袁红冰:台湾觉醒 重挫中共统战阴谋

——谈新书《台湾生死书》

袁红冰在《台湾生死书》发表会上。(钟元/大纪元)

  人气: 47
【字号】    
   标签: tags: ,

编按:袁红冰原名袁红兵,是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的汉人,前北京大学法学系教授,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人、《自由圣火》网站总编辑。他在任教北京大学期间支持六四学运被捕,后获澳洲政治庇护,曾受聘台湾开南大学专任讲座教授,对中国和台湾政经局势有独到之见解。袁红冰教授著有《台湾大劫难》、《被囚禁的台湾》和《台湾生死书》等台湾三书,受到了台湾各界民众的高度关注和热烈回响。
本文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袁红冰专栏】主持人静汝对袁红冰教授的访谈,以目前的政治形势来谈《台湾生死书》这本书的写作背景以及对社会产生之影响为主轴。

主持人(静汝):袁教授,您好!请您能介绍一下您为什么决定写《台湾生死书》?

袁红冰:因为中共十八大之后,中共的太子党全面就主导了现在这个国家的权力意志,而中共的太子党呢,他们一方面要继承邓小平的权贵资本主义的经济遗产,另一方面他们又想继承毛泽东时代的恐怖政治的极权主义扩张的这种政治立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就是中国将进入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因为这个中共太子党是共产党内部的一个最为反人民,反社会的一个群体,现在他们全面的主导了国家的权力意志,那么它会产生的效应就是,对内会更加实行极权主义的暴政统治,把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会发展到更加极至的状态,那现在从国内的统治方式上看,那么这个预见,应该是很准确的。

那从国际的角度讲呢,这个太子党主导国家权力之后,中共暴政通过权贵资本主义积累起来的巨大的经济能源,将迅速的转化为对外的极权主义扩张的政治和军事能量,现在可以看到,共产党这个政权也确实是这样做的。而他们对外的极权主义扩张这个主要的目标,或者是首要的目标之一,就是要把自由的台湾变成他们控制下的一个行政特区,这是他们整个极权主义扩张的第一步。所以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我就思考台湾的命运,或者说自由台湾的命运的现在实际上已经处于一个极大的危险之中。那么从更具体的角度讲呢,就是共产党实际上已经确定在2016前后,也就是台湾进行大选的前后,中国共产党把这个时间点,定为他们解决台湾问题的具体的时间节点。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就是自由台湾的政治命运和台湾人民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已经处在了一个迫在眉睫的危险之中。因此是就是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才决定要写《台湾生死书》这样一个著作。台湾生死所说的实际上是台湾自由的生与死、存与亡。

主持人:您在书中谈到中共对台湾控制的一些最新内幕,请您能概括的介绍一下么?

袁红冰:他们长期以来,实行的就是一个先经济统一,然后政治统一嘛,那他们所谓的统一就是一国两制。最近在中共国务院发表的关于香港一国两制的白皮书上就可以看到,共产党的这个统一实际上是一个骗局,因为真正的统一应该是自由人民的自愿的结合,而共产党所谓的一国两制的统一,就是中国共产党的这个中共暴政,它要以中央政府的名义,凌驾于自由民主的台湾之上,让台湾沦为中共暴政统治下的一个行政特区。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可以明确的看到,中共的所谓统一实际上是一个极其反动的政治过程,因为它们主要目标,是要摧毁台湾的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和生活方式。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共产党有一些很具体的战略布署,就是从经济统一到政治统一,他们现在认为已经到了要进行政治统一的时候了,具体的目标就是要在2016年之前,要举行马习会,也就是马英九和习近平之间的会见。通过这个会见,他要签定一种框架下的所谓军事互信协议和和平协议。那么很多人误以为签了和平协议当然是个好事,以为和平是个好事,那么我们可以看到香港现在的状况,共产党现在已经完全撕毁了他们对香港的一国两制的承诺。那么自由的台湾一旦和中共暴政签定了所谓军事互信协议的话,那么直接的后果就是台湾和包括美国在内的自由世界的许多国家之间的军事同盟关系,或者说潜在的军事同盟关系,因为它不是明确的,这种潜在的军事同盟关系就会立刻崩溃。

那当中共上千枚的导弹对准自由台湾的情况下,台湾既然去和共产党签订军事互信协议,那结果就是等于台湾自己斩断了它得到国际的军事援助的可能性,也就是当一旦中共暴政利用它的军事手段对台湾进行逼迫的时候,台湾很难再取得国际上的军事援助。我想这是共产党现在要做的一个很直接、很具体的这个政治目标。

主持人:您认为中共这个目的能达到吗?

袁红冰:现在这个台湾处于一个很迫在眉睫的国家危机之下,但是呢这要从两个角度来看,一方面就是台湾人现在已经开始觉醒,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台湾所面临的这个中共暴政的威胁。另一方面就是中共暴政自身,也陷于越来越多的内部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以及社会的整体危机之中。而现在中国内部的这个社会危机,可以说是随处可见,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当共产党把极权主义全球的扩张做为一个现实的政策来执行的时候,它很可能由于内部爆发的这个已经巨大的政治和社会危机,而使它处于进退两难的这个境地。

所以它对台湾的图谋能不能实现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就是台湾人民能不能表现出保卫自己自由民主生活方式的坚定的意志来,就像现在香港的人民为了争取他们的自由民主权力,而正在越来越强有力的发起对中共暴政的抗争。另外一个因素就取决于中国国内局势的变化和发展。中国现在内部的这个共产党的统治危机,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了。所以在这两个因素的作用之下,我们来判断它能不能最终实现对台湾的政治图谋呢。总体来讲我认为共产党的统治因为它是违反天道人心的,所以最后的失败者一定是中共暴政。

主持人:您希望这本书能达到什么样的社会效果?因为您之前写了几本有关台湾的书,如《台湾大劫难》、《被囚禁的台湾》等,但有很多台湾民众当时并不认为台湾危机有多严重。

袁红冰:我是从2009以来写了几本关于台湾命运的书,这些所有的这些著作,如果说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就是他都表达了一个主题,那就是中共暴政对自由台湾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威胁。那么从2009年发表第一本著作一直到今天,我认为这些著作事实上在对台湾人民发出预警的这个作用上,已经产生了很大的作用。这个《台湾生死书》出版之后,有的人把《台湾生死书》,在加上《台湾大劫难》和《被囚禁的台湾》这三本书成为救国三书。也有的人根据《台湾生死书》中写的一些内容,和现实对照,他们认为这本书是政治先知之书,先知先觉。所以这些都说明越来越多的台湾人意识到了他们所面临的国家危机,他们所面临的来自中共暴政对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的威胁。其实这些书呢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从数量上来讲,也可以看到它的影响,实际上这几本书,总体上的出版的数量,已经达到十多万册了,十三四万册,所以的这些书加起来。那《台湾生死书》一出来不到一个月,就是已经是在很多的书店,都成为最畅销的书了,所以这些都说明这些著作所表达的内容,正在潜移默化的发挥着影响。

主持人:您能举些具体例子么?

袁红冰:比如说就是最近,中共讲,台湾人的命运要由全体中国人来决定,其实共产党国台办发言人的这个话并没什么新东西。在一年以前,他们就曾经这样表述过,当时我对他们这些表述发表了一个看法,我的看法就是现在的中国主要有两类人,一类人就是被统治者,就是广大十五亿人民群众。另一类人,就是中共的一千五万的贪官污吏组成的这个极权专制的统治集团。那么我们看一看这两部分人中哪那一部分人有资格决定台湾人的命运呢,我们说第一类人也就是被统治的人民大众,中国人民被剥夺了政治的选择权,被剥夺了真正的政治上的选举权,被剥夺了思想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出版结社自由等等所有属于自由人的权力,中国的民众实际上处于一个政治奴隶的地位,而台湾2300万人,现在通过自己长期的努力,已经获得了自由和民主,所以在一定的程度上讲,台湾人属于自由人。那政治奴隶,有什么资格来决定自由人的命运呢?

那对于中国十五亿中国政治奴隶而言,他们现在应该做的一件事、迫在眉睫的事,就是如何想办法要摆脱政治奴隶的地位,成为一个能够自己决定自己政治命运的自由人,也就是说,如何通过前苏联那样的一次全民反抗和人民大起义,彻底的摧毁中共暴政,在中国实现自由民主,从而获得决定自己政治命运的权力,这才是中国人应该做的。

那第二部分人就是所谓一千五百万的贪官污吏了,这贪官污吏有什么资格掌握自由的命运呢?中国人在贪官污吏的统治之下,现在已经处于一个极端痛苦的状态。你看看这个藏人,被共产党这个贪官污吏统治的藏人,现在已经有一百三十三个藏人,为了反抗中共暴政而自焚了,那他们忍受了多大的心灵的苦难和现实生活的艰难,他们才会这样的反抗,所以从这个角度讲,这一千五百万的中共暴政的贪官污吏,更没有资格决定台湾人的命运,这是一年多前,我发表的一个看法。可是当时共产党发言人讲,台湾人的命运要由中国来决定的时候呢,台湾并没有做出什么明确的反应。可是最近这一次,就是不久前,中共国台办的发言人讲,台湾的命运要由中国来决定的时候,在台湾的民众间激起了极大的反弹,充份的意识到,一个极权专制的中国,根本没有资格决定自由民主的台湾的命运,大家纷纷的用各种方式发表言论,发表意见,对这个中共暴政的统战说词进行强有力的反驳。那从这一件事情就可以看出,台湾人民正在觉醒。

主持人:另外,您在书中也提到了台湾太阳花学运的历史作用,请您能谈一下吗?

袁红冰:我一直在讲,这个整个台湾政治的发展长期以来处于国民党的权贵和民进党中的某些投共的政客的操弄之下,所以台湾的政治在相当程度上是一个不很健康的。正是由于这样的一个状况,在台湾除了国民党和民进党之外,崛起了一个新的进步的力量,那这个进步的力量一般就叫做公民运动,而太阳花学运是公民运动中的一个最为具有历史价值的运动,迄今为止吧。

太阳花学运的崛起就是在于反对国民党和共产党之间签定所谓服两岸服贸协议。这个服贸协议,表面上是一个经济协议,实际上它是中国共产党推行的先经济一体化,然后政治一体化的一个重要的一环。如果这个协议一旦签定的话,那共产党就等于完成了经济上统一台湾的法律手续,所以呢,正是在这个台湾太阳花学运强烈的反对之下,共产党的这个统战阴谋遭受了重大的挫折,当时马英九试图用三十秒的时间在国会强行通过这个服贸协议,结果激怒了台湾的社会,以太阳花学运为代表的台湾主流民意,通过占领立法院的行为,阻止了服贸协议的通过。实际上就是重挫了共产党的统战阴谋,这是太阳花学运的一个具体的、直接的意义。

另外就是在台湾太阳花学运爆发之后,随后在澳门和香港都发生了类似的学生运动,也就是说台湾太阳花学运的这个精神,它已经影响到了澳门和香港,所以它的这个影响力,应该说是给中共造成了极大的恐慌。共产党前几天发表这个关于香港问题的白皮书,实际上在相当程度上,也是为了应对台湾太阳花学运对于香港自由民主运动的影响。

主持人:说到中共这次对香港发布的白皮书,已经引起了香港人的强烈反弹。您认为台湾是不是面临着这样的危险?台湾民众认识到了么?

袁红冰:可以说现在是越来越多的台湾人意识到了,中共暴政的威胁,也意识到了绝对不能相信中共暴政的所谓的什么一国两制、和平统一这样的这个统战阴谋。因为很明显就是中共现在收回香港不到十七年,他们本来向香港,向国际社会郑重的承诺,这个香港的政治是五十年不变,一国两制的这种统治方法五十年不变,可是中共现在的这个国务院的白皮书,等于彻底的推翻了他们自己的承诺。他们已经不再遵守什么一国两制了,因为他们明确的讲,香港能够得到多少自治的权力,要由中央政府决定。中央给多少权力,香港人才能有多少自治权,这实际上是一个极端蛮横的一个集权专制的统治者的宣言了。

所以这个白皮书事件,充份曝露了共产党是一个靠谎言来进行统治,完全不会遵守承诺的一个政党。它的这一次对香港的倒行逆施,对台湾人民是一个很好的教育。所以现在很多台湾人已经越来越清楚的意识到,绝对不能相信共产党的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的这一套说词。一旦相信了这一套说词的话,那台湾就很可能落入香港现在目前所处的这种民主困境。@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袁红冰专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容国团,1959年在第25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获男子单打世界冠军,成为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不久,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容国团试着去按照“党的思想”扭转自己的思想。但他正直的心无法轻易就范,他痛苦万分!生活中没有了目标──世界比赛不许参加了,参加比赛的愿望甚至成了罪恶;生活中没有了乐趣──书籍、电影、音乐、美术几乎都成了罪恶的渊薮;没有了友谊──朋友之间不能倾吐真情,人人互相防范……最使他难受的,是看到一个个好人失去了做人的尊严——可以随时被叫到台上批判,凌辱,殴打,动不动就被抄家。乒乓球队成了名副其实的“运动”队。
  • 在台湾反黑箱服贸太阳花学运后,中共国台办主任张志军仍照原计划访台,大陆流亡作家、前北大教授袁红冰28日在《台湾生死书》的新书发表会上,分析张志军此行背后真正的图谋。他说:“太阳花学运重创共产党统战台湾的阴谋,张志军若不按既定计划来访,共产党认为,这将会扩大太阳花学运的能量”;而此行拜会高雄市长陈菊,也凸显共产党一直在推动的一个统战阴谋,就是“国民党的共产党化、民进党的国民党化”。
  • (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湾台北报导)六四25周年,中国自由派法学家、中国流亡作家袁红冰谈到,他是六四的见证者,从6月3日晚上到4日清晨,在北京西长安街看到景象;“直到开枪的前一刻,我都不相信中共会用坦克车与机关枪,来对待自己的学生与北京市民”。
  • (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湾台北报导)“太阳花学运”拉开了台湾“东方茉莉花革命”的序幕,中国流亡作家、诗人、哲学家袁红冰谈到,这场“台湾公民运动”,已被中共视为其谋台战略的首要“敌对势力”;不过这场自由与专制的对抗,台湾看似艰难,中共却有3个必败理由。
  • (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湾台北报导)两岸自签订ECFA后,陆续签订许多协议,台湾在这其中,国际生存空间被节节逼退;针对这次越南暴动波及台商事件,中国流亡作家袁红冰直指,这是中共一手主导的骗局,把越南人对中共平日欺压的怒火,引向台湾,并在外制造事端,借机缓解已经到达爆发临界点的社会危机。
  • (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报导)中国流亡作家袁红冰出版新书《台湾生死书:自己的国家自己救》,他在新书发表会表示,自由台湾面临前所未有的国家大危机。他大意提到中共、国民党权贵及在野党投机政客结合,台湾逐渐丧失自由民主生活方式的主权,恐沦为极权专制中共统治下的一个政治特区。
  • (大纪元记者徐翠玲台湾台北报导)鸿海董事长郭台铭说民主不能当饭吃,引发民主论战。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刘宏恩在脸书PO文反问郭董,关公显灵可以当饭吃吗?六四民运人士王丹在脸书说,“民主或许不可以当饭吃,但是民主可以让我们自由地呼吸。”中研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叡人9日表示,郭台铭不理解学生运动的价值,事实上,这次学运已扭转台湾走向香港化,并迫使中共必须调整对台统战策略。
  • (shown)海耶克一八九九年五月八日生,在一九三零年代埋首研究经济学,成就极高,于一九四三年获选为英国学院院士(Fellow of British Academy),但其光芒却被凯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盖住,加上他在一九四四年写了《到奴役之路》这本得罪人的书,使他学术生涯更为孤寂。直至一九七零年代停滞性膨胀(stagflation)出现,海耶克的理论才受到重视。而一九七四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他后,才逐渐恢复名望。一九八零年后共产世界纷纷解体更印证了他的先知。
  • 西藏流亡作家安乐业及异议人士袁红冰周四在台湾立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针对十世班禅大师疑似遭中共当局谋杀以及藏人现今的处境,向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递交“控诉书”。
  • (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多年来中共迫害人权事件频传,其中藏族、维吾尔族人士及法轮功团体所受遭遇更是惨绝人寰。中国流亡作家袁红冰与藏学家安乐业9日向蒙藏委员会提交诉状,控告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前中共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及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等人,涉嫌用政治力量谋杀十世班禅喇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