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研究:打坐冥想25分钟 持续三天即可减压

李熙

打坐已经成为2,000万美国人放松身心、保持健康的日常方式。(大纪元)

人气: 112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7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综合报导)近年来,打坐冥想在西方社会正兴起一股潮流。一项最新研究显示,打坐冥想能有效纾缓压力,带来健康益处。每天只需25分钟,连续三天就可见效。过去也有研究发现,打坐冥想可以减轻5~10%的焦虑症状,改善10~20%的忧郁情形,与抗抑郁药提供的效果类似。

据《每日邮报》7月4日报导,这项研究主导人、卡内基美隆大学迪特里希学院(Dietrich College)人文和社会科学系心理学副教授克雷斯韦尔(J. David Creswell)表示,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打坐冥想可减轻压力,但很少人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才达到效果。

在这项研究中,克雷斯韦尔和研究团队对66名18-30岁健康人士进行为期三天的实验。 一组受试者连续三天进行25分钟的打坐冥想。第二组受试者则完成为期三天的认知训练课程,被要求批判性地分析诗歌,努力提高解决问题的能力。

最后,所有受试者被要求在表情严肃的评估者面前,完成紧张的演讲和数学任务。 每个人需报告他们在完成演讲和数学任务时的压力水平,并提供唾液样品进行皮质醇测定,皮质醇又被称为“压力荷尔蒙”。

结果显示,那些进行打坐冥想的受试者在演讲和完成数学任务时,压力明显低于另一组人。表明打坐冥想可培养处理心理压力的应变能力。更有趣的是,在生理方面,打坐冥想者表现出更大的皮质醇反应。该研究报告发表在《心理神经》杂志上。

压力过大会导致人的身体出现高血压、抑郁症、不育甚至衰老等等。打坐冥想其实是一个自然轻松的过程,能使你达到舒适安静的机敏状态,并且能恢复身体的自我修复和自我平衡的机制。

打坐冥想和人体生命科学的奥秘

美国哈佛医学院的心理医生JohnDenninger正在主导一项研究,关于东方古老的修炼方式,对长期处于高压下的人们的基因和脑部活动有何影响。他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证明,一些身心技巧可以使一些与压力和免疫系统功能有关的基因打开或者关闭。

东方古老的修炼方式,对长期处于高压下的人们一些身心技巧可以使一些与压力和免疫系统功能有关的基因打开或者关闭。(Fotolia)
东方古老的修炼方式,对长期处于高压下的人们一些身心技巧可以使一些与压力和免疫系统功能有关的基因打开或者关闭。(Fotolia)

John Denniger是哈佛医学院的教学医院之一麻塞诸塞州总医院身心医学研究所研究主任。他说:“这确实有生理的影响,当你打坐冥想的时候,对整个身体都有效果,而不只是大脑。”

在这项研究中,Denniger把210名有长期压力困扰的研究对像分为三组,每天分别进行20分钟的活动:

第一组70个人做一种叫Kundalini的瑜伽,第二组70人打坐冥想,第三组70人听减压教育的音讯书籍。研究结果今年5月发表在医学杂志《PloS One》上,一段令人放松的活动练习,能够增强与能量代谢和胰岛素分泌有关基因的表达、抑制炎症反应和压力基因的表达,即使对于从未练过的新手也有如此效果。

现在许多西方知名企业都竞相引进冥想、瑜珈及静坐等观想(mindfulness,或译正念减压)活动,作为员工纾缓工作压力及激发创新观念的方法。热衷打坐冥想的高盛集团和艾克森美孚公司董事会成员Bill George,和喜剧演员Jerry Seinfeld,新闻集团董事长Rupert Murdoch也都在推特上说,想尝试打坐冥想。

打坐冥想有助治疗注意力缺陷

每天下午2时55分,是英国员工平均生产力最低的时间点。(Ljupco Smokovski/fotolia.com)
每天下午2时55分,是英国员工平均生产力最低的时间点。(Ljupco Smokovski/fotolia.com)

计划不周、走神以及难以抑制冲动是认知控制能力出现了问题。现在,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通过打坐冥想强化“心智肌肉”,可以帮助儿童和成年人应对其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和注意力缺陷障碍(ADD)。

研究表明,通过所谓的正念冥想强化“心智肌肉”,可以帮助儿童和成年人应对其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和注意力缺陷障碍(ADD)。(摄影:Dawn Lackner)
研究表明,通过所谓的正念冥想强化“心智肌肉”,可以帮助儿童和成年人应对其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和注意力缺陷障碍(ADD)。(摄影:Dawn Lackner)

虽然大部分青少年ADHD患者可从第一年的治疗中受益,但这些效果通常在第三年或更早的时候就开始逐渐减弱。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心理学家詹姆斯•M•斯旺森(James M•Swanson)说,“然而,打坐冥想似乎能对可减少ADHD活动的那部分脑区加以训练。”

一般认知控制能力从4至12岁左右开始逐渐增强,然后就进入平台期,冲动水准在16岁左右会达到顶峰,大多数人在20多岁的时候会达到成年人水准。健康成年人在七、八十岁时会开始明显减弱,体现出无法记住名字或单词。

现在,专家们提出,强化认知控制这种精神能力可能对治疗ADHD和ADD特别有帮助。加州大学三藩市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的神经科学家亚当•加扎利(Adam Gazzaley)博士说,冥想是一种认知控制锻炼,它可以增强“人对内部干扰进行自我调节的能力”。

《临床神经生理学》(Clinical Neurophysiology)上最近一份报告显示,成年ADD患者可从正念训练加认知治疗中受益,他们在精神功能方面的改善与服用药物的受试者相当。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发展精神病理学专家史蒂芬•欣肖(Stephen Hinshaw)表示,探索正念冥想等非药物干预效用的时机已经成熟。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