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伍新:芮成钢对“中国良心”高智晟的烘托

人气: 4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7月16日讯】芮成钢7月11号进去了,高智晟8月7号该出来了。这是不是一种预兆和象征呢?

两人好像没什么交往,没多大关系,但还是有些相似之处。因“言”而“名”,是明显的一点,而此刻又同为红朝“名囚”(一被“棒杀”,一被“捧杀”)。另外,高智晟律师被殃视聘任过法律顾问,虽与专吃殃视饭的食客芮成钢的金碗不可同日而语,但也算是同一“伙”吧。

当然,一个仗义执言的圣徒,一个仗势放言的痞子。一正一邪,名不同,实相异,放一起,有的朋友可能会觉得是对高智晟的一种辱没。但从另一角度上看,芮成钢的露馅,也不失为对高智晟的一种烘托。

言为心声。说什么?为谁说?所映射出的两个人的心迹,给人们留下的烙印,自然也就会引起明晰可辨的回声。

南京李汛:芮成钢进去了,基本没人同情他,和他的前辈崔永元白岩松有本质上的区别,——他始终和腐败的体制保持高度一致,他为扬州书记的高薪辩护,他嘲笑廉洁的美国大使,他甚至嘲笑崔永元为民请命。他要代表中国甚至要代表亚洲,就是不想代表纳税人的利益。白岩松说:一条狗放在央视也会红。他就是那条狗!——这条微博所言,可以说是对芮成钢进去的代表性反应。

其实是报应。“我个人觉得在新闻领域中是没有所谓真相的,这里面只有事实和角度。事实是什么?哪些是事实?这是很客观的东西,然后,我是从哪个角度看这个问题,答案是不一样的。没有人知道百分之百的真相,真相是一个很虚的概念,只是事实加角度”。芮成钢2009年的这段表白,绕来绕去,实际上不过是九评所揭示的“共产党的原则就是没有原则”的“新闻版诠释。说白了,党的喉舌看问题,根本没有自己独立的角度,而只能是中共“党的需要”的角度。不过,似乎他过去忽略了这一点,“党的需要”的角度还包括一个“死角”:现在,党妈需要他进去了。

高智晟就不同了。人被关在新疆沙漠深处的沙雅小县监狱里,全世界各界尤其是中国大陆的许许多多平民都一直惦念着他。因为他就爱说真话,讲真相,为弱者鸣不平。在北京家庭教会某次聚会上,高智晟对教友说:“当我认识了基督的公义的时候,我觉得我更应该去替被迫害者仗义执言,我必须纠正你的一个说法,说我替法轮功说话。正确地讲,我是替受迫害者说话!我是替社会上遭遇到非公义的受迫害者说话!我是替中国人说话!”

其实高智晟内心里,不止在替中国人说话,同时也是在替全人类说话,因为他在冒险向法轮功学员深入调查之后,认清了中共与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实质,他2005年12月12日第三次公开向中共当局上书的题目就是《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他已经明白:“受到迫害和精神摧残的不仅仅是上亿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眷,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民都在为了推行镇压而进行的谎言欺骗中受到了无形的伤害。” (高智晟:《有谁战胜过人性——写在“法轮功”同胞蒙难6周年之际》)

“风光的背后不是沧桑就是肮脏”。这话,人们在芮成钢早年的博客中见到引用过。而对于“沧桑”的理解与对于“肮脏”的真实态度,从二人的脚印来看,“后生”可畏,芮成钢倒是比高智晟“世故”得多。其实,从系红领巾、戴团徽到入党,青年时代走过的路,高智晟与芮成钢大同小异,只是比芮成钢的路坎坷。后来,论名气,高智晟那全国十大杰出律师称号的含金量,至少不比芮成钢的顶级名记低。只是因为高智晟没往里注水。而芮成钢的屁股就坐在那种方便的注水马桶上,并且乐于也善于用那公器不断地自我注水。

这两个“精英”,能力都非常突出,区别在于德性、品格,因而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一个冲破了党文化的禁锢,凭良心说话,直抒胸臆,坦荡豪放,为民请命,振聋发聩。一个被党文化枷锁束缚的紧紧的,公开场合总是朝党妈屁股开口,娇柔做作,拿腔别调,哗“官”取宠,令人生厌。

按说,他们都应该知道,马列是舶来品,是一种真正的“文化侵略”,颠覆了中华五千年文明。芮成钢对党妈贼喊捉贼的伎俩心领神会,在揣摸到党妈要利用钱眼在国际市场上展开“贪战”(当时不一定有明确的“贪战”意识),大耍流氓之图谋的时候,他抱着市侩的赌博心理,抓住时机向星巴克开了一炮。声称是反击“文化侵略”。而此刻,不止他自己手中用来发射这种炮弹的现代化刀笔,无不是这类“文化侵略”的结晶,而且他发出这一邪念的劣根,就是马列“文化侵略”的果实——党文化中的斗争哲学和流氓战术(中共自称为“斗争艺术”)。至于这背后是否像有人分析的那样,跟那家取而代之接着卖咖啡的“故宫九卿房饮料店”有什么“猫腻”,那就是更恶心的另一个秘密了。反正这样做的结果,正中党妈下怀,完全符合打着“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的幌子忽悠全球的需要。瞧!多识相啊!

于是,芮成钢抖了起来。进而又在2013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调侃骆家辉坐经济舱给腐败瞠目,又为中共扬州“市委书记的收入比姚明低”大鸣不平,倡吸血管扩容,就像叫嚷蚊子的嘴太小一样,不断得到贪官污吏们的赏识。一条小泥鳅在烂泥里越钻越爽,越吞越肥(自然也越混越险,这是后话)。

相比之下,在党妈眼里,高智晟就“太不懂事”了。明明不敢明文规定,但江泽民和中共楞是口头规定不许律师受理法轮功的案子,那么多人都不傍边,他偏偏百不听邪,“不识时务”,硬要接这“反党”的活,趟这“地雷阵”,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揭露迫害真相,上书呼吁停止迫害,公开声明退党,广传《九评共产党》,等等,——“死磕”。舍得一身剐,非要把“党妈”拉下马。

而对他,党妈就越来越不客气了。2006年8月15日,趁高智晟探望家在山东省东营市的姐姐高艳芳之际,没出示任何证件、法律文书,也不说明身份,北京市国内安全保卫总队的十余名秘密警察,冲着高智晟,大力发扬了一把井冈山赤匪绑票的传统。非法拘捕高智晟四个多月后,2006年12月22日,中共司法当局又通过非法秘密审判,扣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名,判处他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他们都知道,中共是窝里横。芮成钢从党妈那里满足了虚荣心,但他从来没有得到真正的勇气,因为真正的勇气是道义正气、道德骨气,不可能从无道无德无神论的中共那里得到。作为党的喉舌,不过是看门狗(不是骂人,这是殃视的自喻)而已。狗仗人势。在红朝“窝里横”院内,在家门口,在党妈跟前,咬星巴克两口,还咬得来。一旦出了门,尤其是碰到外国大佬,那就得“夹起尾巴来做狗”了。所以,遇见大人物,芮成钢就神气不起来了,就熊了,不,就“狗”熊了。只是不愿叫人家觉出自己“狗”熊来。提问美国总统奥巴马时,就说“我代表中国、亚洲、全世界”(2009年伦敦G20上说,第一、二个问题分别“代表中国”,“代表全世界”,2010年首尔G20峰会上说,“代表全亚洲”)了。这又是二人的一大区别,高智晟在为中国人、全人类说话,他却只是声言自己在说“我的心里话”,而芮成钢在为自己说话,为党妈说话,他却口口声声代表“中国、亚洲、全世界”。

芮成钢之所以那么讲,不仅是邪党的“代表病”犯了,而且也因为骨子里是真没骨气,自己觉得自己没那个份量,根本跟总统,特别是第一大国的总统不可能平心静气地相“谈”并论。掉底子不?没办法,党奴就是党奴,自负就是自卑,就这么可怜,就这么自己看不起自己。可是,表面上呢,还装得牛气冲天呐! 你说,这党文化都把人给糟践成啥样了?一个顶级名记,就这么点儿起子。所以,今天真相一显,没人拿他当多大事。

而这跟高智晟就无法相提并论了。吊销执照、封律师事务所、撤销全国十大杰出律师荣誉称号、暗杀、毒打、软禁、绑架、酷刑,把家庭变成监狱,等等,流氓政府手段全用上了,还不服气,他高智晟一人非要抗争到底,还神气十足,说是“神和我们并肩作战”。他甚至对西方政要在人权问题上作秀,都“说三道四”,甚至指出美国元首所谓“成熟的美中关系”,标志着其“成熟的堕落和堕落的成熟”。2006年夏,中国大陆几位基督教徒去见布什,高智晟也在名单之列,但因中共阻挠未成行。有人打电话跟他说:“你非常遗憾,失去了见美国总统的机会。”他竟然淡淡地说:“我们从来没有把见美国总统当作机会去对待,我们没有把它视作是多大的机会。因为在中美人权对话几十年来,美国所做的程度我们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我们不糊涂。所以我们永远只靠我们,而不是靠他们。”因此,有些人说他“狂”,不识抬举。

对于民运和维权人士躲避当前中国最严重的法轮功受迫害的人权问题,高智晟也深感痛心,他在《我的心声》:“现在相当多的民运及维权人士变得不再是行动者,而是沽名钓誉的民运投机者。他们对我们民族灾难史上最惊天骇地的中共政权对法轮功的迫害睁眼不见,充耳不闻。”

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见分晓。在阴阳倒悬,黑白颠倒的红朝末期,芮成钢因中党文化邪毒太深而被害的趴倒,对于因自觉清除党文化毒素而成为“中国良心”的高智晟的烘托,其实也是对人们的一种警示。“棒杀”、“捧杀”都是杀,受害的是我们中华民族,殃及全球。没有共产党,芮成钢何至于此?高智晟何至于此?

“共产党摇摇欲坠,却又是个庞然大物,其巨大的阴影造成了许多人的无奈。三年,五年,十年,三十年……,人们在数着共产党什么时候垮台。其实,人们在直线外推历史发展时,常常没有意识到改写历史的经常是一些意想不到的因素。历史上无数强权在突然之间倒塌了,那一切看似偶然,其实都是神的安排。”

“对神不敬,必遭天谴。天灭中共,此乃天意。共产党不可一世,但天意难违。《九评共产党》及其掀起的退党大潮,正是天意在人间的展现。而解体党文化,清除党文化的毒素,正是顺天意而行的必然之举!”(《解体党文化》)

对此,高智晟有清醒的认识,他曾“多次提到中共领导体系内部以及那些对中国民族抱有良知的那些中共大部分的普通党员,他们和我们是命运是一样的,一致的。包括中共领导体系内部的那些人我也提到的,他们的子女和他们子孙后代,还要和我们的子女,我们的子孙后代一起生活在中国,今后中国的问题应当是我们共同的理性的去解决,而不能用敌对的方式。人们对中共的恐惧有些过火”。至于芮成钢是不是已经被中共彻底毁掉了,还能不能醒悟过来,还有没有这种机会,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但他以前的教训和高智晟的经验,还是值得好人汲取的。

开头那句话,再重复一遍:芮成钢进去了,高智晟该出来了。这是不是一种预兆和象征呢?

没三退的好人,真得抓紧了。

评论
2014-07-16 11: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