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笔记:归期

作者:尘埃

(Soonly/大纪元)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才能从此不展现

喜欢绘图的人,自小在受挫时,总会画些神话中的故事与神仙,虽然是没学过的,笔触青涩,然而,总是在画图时,心情就慢慢平静下来。他想找位老师,但他所处的环境,找不着可以教他画图的老师,于是,就自己拿着一支秃笔,黑白相间,青涩的涂抹了许多年。

许多年后,他的画还是如此的青涩,不成熟的技法内隐约透著些许的纯真,他想,老师在哪儿呢?

终于在梦中,他寻到一尊巨佛,跪在巨大的主佛前,主佛微笑,喜欢绘图的人领悟那大意是:可以画,但从此以后,不能在人中随便乱用,是否愿意?绘图人虽说愿意,却在心里想着,怎么可能,学会了,不能用呢?

在那看似幻像的真实消失了之后,绘图人回到了人间,他的笔触依然青涩,从此以后却开始,有人找他绘图,几乎都是为了帮助他人而画,受托所画的故事均是立意良好,能为儿童及世人打下美好基础的故事,在绘画中绘图人自己也受益了,在这过程里他的作品,无论是版面还是图画,所带的讯息愈来愈良好,即使是没学过的,技巧仍有不足处,其作品却常会让人感受到两个字:感动!

唯一的一点是,不能收费,不能做为职业,绘图人试了好几年,尝试要将这才能做为于世上生活的职业,却总是不如愿,一收费,收取的金钱,马上当天就遗失,或是以灾难的形式花去,或是人不舒服;且除了这些找上来的,立意为帮助他人,义务绘图的人们外,没有人相信他会绘图,他也不能讲起这些,因为,只要讲起,人们会将他视为吹嘘的疯子。

与此同时,绘图人仍需要生活来源,但没有任何专长的他,只能留在基层工作,于是,偶尔会出现了这样一幅有趣的画面,绘图人偶尔会在工作中绘制一两张画,然而因之前被视为吹嘘疯子的经验,总是默默流传,曾有善于判断的人拿着绘图人的作品来到他面前,却对自己的判断犹疑了,向绘图人诉说:这作品所有的判断指向作者是你,但,这不可能啊!

绘图人笑笑,没有答话,是也非也自在人心中,只要是作品对人有益就行。这一过,即十多年过去,绘图人从需要他人帮助完成作品,已进步到能独立将作品完成,技法也比初时进步。

而这十年寻找到他,托他做作品的人们是谁呢?是这十多年来被迫害得最惨烈、却最坚忍不拔的,那善良的修炼人群,使得他所有的作品,最后都用在帮助制止迫害及扶正人心。

神传艺术的要求

十年来,绘图人渐渐有了判别图形的能力,逐渐的,能在人们一笔一画中,看出此人的个性,看出作品的光明与黑暗。

因这能力来得奇,用得也奇,绘图人在自己能理解并了悟的范围内,整理出一些心得:

“……神传艺术挑选人,心性是最主要的。唯有品德高尚,才能做出好的作品。绘图人得先纯净自己的思想,不想不好的事,做出的作品才会干净。

要求:
一、作品需呈现光明,不可表现阴暗。
二、作品需对人有益,启发净化人心。
三、不可表现暴力色情鬼怪,任何暴力色情丑恶形象同左处理。
四、面对压力,任毁任谤也决不可为邪恶势力涂脂抹粉,以此欺压良善。
五、对受迫害之人,不吝惜伸出援手,不可为怕心所惑。

工艺、美术、雕刻、设计、舞蹈、服装等(注:也可包含广告及电视),都属于艺术的一个类别,也都适用,甚至不同行业也都适用。”

然而无论怎么整理,都理得不完全,绘图人深知,在广袤的境界中,他渺小得只如沧海一栗,知道的有限,也会错,而多少高人走在前头,技巧更为娴熟,所表现出作品的内涵更为广阔,语调与心境更为谦然,何况他只是……。

如上一切,绘图人只愿自己勿忘所托。

考验

十年后的某一天,来了一群生意人,和绘图人建立了雇佣关系,一段时间后,人群中有人,看出绘图人的才能,在寻找其他人绘画又不满意的情况下,让绘图人帮忙编排作品。绘图人不知怎办才好,商业大潮中,只能尽量在作品上力求不为红尘所染。

绘图人曾亲眼在一画展中,见过一位观画人,对画家说:“画家!为什么?我看你画的这幅牡丹图,感觉像看见了观音菩萨!”而画家开心的回答:“是啊!我在画这幅画时,心里就想着观音菩萨啊!”那造诣高深的画家,在对神的崇敬中作画,将观音菩萨的慈悲都画进了画中,使得画中的牡丹,也显得那么慈祥慈悲、熠熠生辉。

绘图人知道,无论表面形式的表现是什么,画家作画时的心念,才是最主要的,能给观画人带来无形的影响,耳濡目染,润物无声。

于是绘图人画那“笑”,心里想着经历苦难却云淡风轻,心无牵挂,不染尘埃的笑;画那“怒”,想着怒目金刚……如此这般,数张图稿,宛若有生命。

生意人将图拿去,没问绘图人即稍做修改,制成产品。等到成品到来,绘图人却哭了……那被稍做修改的图,“笑”成了奸险的笑容……。绘图人希望将图改回,生意人读不见图的讯息,不解,稍作迟疑,于是,绘图人终于明白,为什么多年前那个幻象中,主佛殷殷告诫,他的才能从此以后不能随便在人间乱用。

“……我们都希望遇见善良的人,但很多时候,我们的不足却不经意而无知觉的损坏著这个世界。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世界呢?一定希望我们的孩子能生存在这样美好的世界。可是,这个世界并不圆满,所以我们只能退而求其次,将美好绘于纸张。

只愿我们的图,无论大人小孩看了都会会心一笑,在那一笑间能带给受挫与悲伤的人力量,正面而向上,融化那久经风霜的冰封;如是那图本身能够带有这样的能量,那是绘图真正的功夫,而表面的技巧只是其次。

只那一念,便仿如能够得见微观世界尽其所能的护佑,那看似微不足道的改变,彷若涓涓细流,从自己开始。”

将文字落笔后,绘图人一连难过了数日,“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何不将才能隐去,只与少数人知,粗茶淡饭,也不忍将不好的讯息,散向人间。

生意人看不下他那么难过,从原本认为绘图人冲击到他的权威,最后仍因恻隐之心,答应将图改回。

太极设计司

这陈列出的产品,完全看不出来是太极,店面也完全没有太极的名字,产品销售至世界各地,坚持产地来源与品质保证而不走低价,也没有任何丑恶恐怖的形象。

绘图人惊讶极了,依其多年处理图形的判断,那里头带的讯息是太极,许多产品也是从太极图演化衍生出来的,赶忙进店,讯问设计理念,得知产品许多均是老板与老板娘亲自设计,而他们,本身就对太极与东方文化极有兴趣,并有所领悟。

绘图人微笑,试玩了几样产品,且购买。在使用时,那从太极衍生出的产品,一层一层显现出不同层次的意涵,直至最终的太极图,其过程不知不觉中能培育专注力,归正人的行为。

而一般人却看不出来,只觉得好,觉得玩后心比较定,比较专注,却不知道那背后是什么。

绘图人松手,似乎明白了什么,想起围棋,棋手层次的高低,能领悟的也不同,心性高者可从围棋中领略经天纬地的治国之道,而心性过低者却只能整日沈迷棋局不事生产。

一个简简单单的产品,融入了设计者多少的巧思,也显出来设计者的境界,或许以后的教玩具,以后的任何产品,都会包含着某个层面的道理在内,让不同特点,不同性格的人都能对人生有所领悟,无形中成为安定社会的力量。

古代有摩西出埃及记,如果将暴力、色情等作品,比拟成伤害犹太人的古埃及,那么,属于商业之神的子民们,愿能不再受此荼毒;愿水星净化后的力量,能得到苍穹之主的护佑,带领衪所有的子民,再上演一次“出埃及记”。

“……在过去,我们买卖,是为了生活;而现在,我们买卖,是为了未来。……”

归期

一日,重游旧地,绘图人又得见自己十多年前所绘之图,犹记当时,他还得他人帮助,才能完成一幅可用之作品。画中的国王、淳朴的小伙子、鹅、老人、少女、侍卫……他一幅幅看下来,这些都是他人帮他完稿与上色的。

依著年份与月份,他看着这些图,从需要他人帮助至自己能独立完成作品。然而,当回顾到自己十年前刚有能力独立完成的系列图画时,他从头呆愣到脚,整个人开始冰凉。

“绘这张图的人已经死了。”

“……不可能,我在这里。”

“可是,绘这张图的人应该早就该死了,而且,已死了很久很久。”

“那我是谁?”

绘图人回过神,反复看,这确实是自己十年前刚有能力独立完成的作品,图中的讯息透露著当年自己生命的天年已到尽头。可是,他还活着,这么多年,他的生命确延长了这么多年,为什么?

绘图人想起多年前那似梦境的一切,什么都明白了,他的生命,是主佛帮他延长,只因他的善念,现在他的每一天,都是被安排出来的,让他帮助他人的同时,又反过来建立自己的威德,他自己真正的归期,得主佛说了算。@*

在这篇文章落笔前,和我十分熟稔的绘图人每每希望我将他的故事写出。原来,我只想写长诗,不过那篇诗作写得不好,某编辑来回讯问,将诗作后的故事套出,并建议,既然有如此故事,不如以散文方式记述。于是,将文章重新整理,以酬谢该编辑,与在这篇文章中出现的所有人、物以及环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人的善念一出,便会有好事,有正神保护,一切皆安;若是恶念一出......
  •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网刊登了两篇关于化解仇恨的文章。
  • (大纪元记者Andres Auzunbud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报导)Bracha Waldman女士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国家广播电梯青年交响乐团的指挥,在观赏了神韵纽约艺术团5月9 日晚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第四场演出后,她表示神韵演出无论是哪个角度来看都很壮观,传递了非常积极的信息,而且打开了观众心灵的窗,唤起了观众心灵深处的善念。
  •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并不是把钱看得那么。
  • 璞苑的建造者是两个年轻人谢明璋和弟弟谢明宏。谢明璋的舅舅是土水师出身的建商,父母经营过房地产与建筑。谢明璋理工科研究所毕业后曾经在高级公家单位负责写程式,厌倦当上班族的他源于家庭背景,转行从事房地产工作,自己购地自建自销,在过程中实践自己善念造屋的理念。
  • 一天,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做过很大坏事的人问我:你说我邪恶不?梦中的我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第一感觉,如果我说他是邪恶的,他就会自暴自弃,继续行恶。但我并不认为人是不可改变的,在佛法中讲人有佛性和魔性。当魔性起主导作用的时候,人做的事都是坏事,都是邪恶的;当佛性起主导作用的时候,人做的事都是善事,都是好事。
  • (大纪元记者李明珊台北报导)八月 二十六日假工业银行音乐厅法蓝瓷举办第一届的想像计划成果发表会,获得法蓝瓷第一届计划支持的七组青年团体,从2013年初开始,历经半年的执行,走 遍全台二十余所偏乡小学,透过音乐、舞蹈与彩画,让孩童认识文化艺术之美﹔以公演舞台剧、摇滚演唱会或美学、音乐体验课程,让孩童的想像驰骋飞翔。这群来自各行各业满怀梦想的青年,无论是医生、乐手或设计师皆现身份享执行过程的动人点滴,并展示 了计划的丰硕成果。 法蓝瓷更透过五部精彩的纪录影片纪录了七组年轻人的热情与动人历程,希望将这份感动分享到世界上各个角落。请于官方网站(http://project- imagination.org)与Youtube频道收看。
  • 直认为瑞典人比较古板,遵守规则,办事认真,不打折扣,但最近才发现他们还有不守规则的另一面。
  • 在东西方的神话故事中,都曾出现神女用梭来织锦罗的美丽传说。无论地域多么辽远广阔,一支小小的织梭,便能施展广大的法力,轻松的穿越遥远,把缘分的丝线交织在一起,为普罗大众编织不同的人生境遇。
  • 周末的午后,阳光明媚,暖暖的照在身上,让人有一种悠闲的感觉。我坐在街边的长椅上,静静的看着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在眼前穿来穿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