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遭受迫害妻离子散 为讲真相各赴异邦

-专访原中国某电视主播李振军先生

李振军先生与太太王会娟女士(摄影:唐正/大纪元)

人气: 3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7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唐正美国华盛顿DC报导)

“爸,给我改名字吧,一听到李响我就会想你们。”

先生是新闻主播,太太是语文老师,她们的独生女儿李扶摇现已赴澳大利亚留学,那么美满的家庭,然而谁会想到他们经历过怎样的离别。

2014年7月17日,全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都举行了反迫害15周年和平集会与游行。人群中,记者见到了中国一电视台的新闻主播李振军先生,没有一点主播架子的他热情地向我介绍了他的太太,王会娟女士。

他介绍说,他和太太是两天前,7月15日刚刚来到美国纽约的,时差还没有调过来的他们听说法轮功学员们在美国首都要举行反迫害活动,就坐着长途大巴士赶了过来。

当问及来到美国的感受时,李先生说:“半个月前当我和妻子刚拿到美国签证的时候,真高兴啊,终于可以前往自由的国度了!但当我们将离开的消息告诉亲人的时候,想到离别的日子屈指可数,眼泪不知道流了多少 。如果不是中共邪党的迫害,我想我们一家三口现在一定在国内和亲人在一起,过着安定幸福的生活,享受着快乐温馨。而现在,我们一家三口都是背井离乡。”王太太将手机中女儿的照片打开,清纯的脸庞还透着一种稚气。虽然在别人眼里能够去澳大利亚留学是那么令人羡慕,但是他们却是以怎样的心情送走了女儿,又为何选择来到美国呢?

李先生回忆说:“98年因为我的乙型肝炎又复发了,很严重,太太当时听说法轮功能够祛病健身,便和我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不但我的肝炎症状完全消失了,不到一个月,我太太的十年的牛皮癣也好了。1999年4月23日,因为我们看到光明日报发表了一篇布满了对法轮功污蔑之词的文章,便去了天津教育学院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帮忙纠正。却亲眼见证了邪党那时就开始抓、打大法学员了。4月25日,我们又去了北京国务院信访办,见证了来自各方的大法学员坚守着‘真善忍’,静默的站在路边人行道上的景象。然而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了对大法学员全国性的大规模的疯狂迫害。遭受身体上的酷刑是一种痛苦,然而最让人心酸的就是与家人的分别。特别是我的女儿。”提到女儿,虽然男儿有泪不轻弹,李先生却潸然泪下。

李先生说:“中共邪党镇压法轮功,媒体上充斥着污蔑谎言,我的心头就像压了一块石头一样。我亲身受益于法轮功,我应该去北京说一句‘法轮大法好’。记得那天中午,刚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坐在床上,掏出音乐课本,唱起了刚学会的几首儿歌,看着孩子憋的通红的小脸,我突然间心头一酸,多可爱的孩子啊,可是说不定哪天就看不到了。去北京上访是行使我的公民权,然而在中国,那就意味着被抓被判刑,意味着骨肉分离。”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李先生还是选择了去北京说句公道话,10月28日,他在北京被抓,劳教三年。他说:“当时我太太和女儿相依为命。因为太太也修炼,所以学校停止了她的教课,不给发工资,那段时间,我太太经常接到一些不知来源的钱和物,是大家的帮助,让太太度过了难关。”

据李先生介绍,他第二次被迫害是2002年5月13日:“那天晚上,几个警察闯进了家里,强行把我带走,下楼的时候,刚满十岁的女儿冲着我大叫了一声:‘爸’,然后就抱着妻子的腿哭了起来,静静的夜晚,我女儿撕心裂肺的一声喊,让我的心都碎了。后来我才知道,我太太在那晚也被警察带走了,判刑七年,被关在天津市女子监狱,遭受了精神和肉体上许多迫害 。我被关押四年后回到家里,那是2006年,已经上初中的女儿一次对我说:‘爸,给我改名字吧,一听到李响我就会想你们。’所以我就给女儿改了名字叫李扶摇。”难以想像,这么富有诗意、动听的名字背后却是这样一段令人心酸的往事,令人听了觉得心情好沉重。本应是向父母提出周末一起去渡假的年龄,向爸爸提出的却是这样的一个要求,幼小的心灵究竟承受了多少呢?

李先生说他们作为父母都无法想像孩子当时的那种苦。他说:“一夜之间我和太太都被抓走了,孩子只能跟着年届古稀的奶奶一起,住在大伯和姑姑家。她不愿提起往事,谁都无法深入了解她的内心世界。后来我和妻子回家后,孩子偶尔会不经意吐露一点当时她的情况,孩子年龄小,好动, 有时大人不理解她的行为,经常教育她。对于大人的不理解,孩子没有任何反驳,一副傻乎乎的样子,而在避开大人的晚上,跟奶奶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常常用被子蒙住头,悄悄的哭泣。而第二天,孩子就像没有什么事一样,还和大人们一起说笑。妻子在监狱整整待了七年,当她回到家后看到女儿已经长高了,她说:‘我女儿都这么大了,妈还没来得及好好抱抱呢!’说着母女俩就抱在了一起。”

一家三口坐在一张桌前共同进餐,这可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然而对于李先生一家,是经过了怎样漫长的生离才又一次相聚在一起。

李先生回忆说:“有一次,妻子说‘我们一家再也不分开了!’她的声音很平静,可那声音却好像刻在我的心里一样。是啊,世界上谁会愿意骨肉分离呢?然而在中国大陆,中共邪党仍然在疯狂镇压着法轮功,生活在中国大陆,如果你坚持正义,每天都面临着被绑架、判刑,甚至被邪党活体摘取器官、焚尸灭迹。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和妻子决定离开大陆,到真正自由的人类社会去。于是我们决定让孩子先离开中国去留学,这样可以免除我们的后顾之忧。在孩子临走的那段日子,妻子经常是忍不住的哭出声,因为这又一次要面对人生分离的痛苦 。记得送孩子去飞机场的那天,大家为了避免孩子太难过,都极力表现轻松愉快,偶尔还说说笑话。但是当孩子上电梯那一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夺眶而出。后来一位朋友当天晚上来看望我们,说是孩子特意安排叔叔阿姨去的,担心我们忍受不了离别的痛苦。孩子走了以后,我们夫妻两个面临着一个选择:是去澳洲找孩子呢还是到美国发挥我的一技之长,更好更快地将迫害的真相告诉更多的人们?我们真的想去澳洲,太思念孩子了, 其实孩子也希望我们能够去澳洲,毕竟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彼此有个照应,有困难的时候能够和父母商量,共同去面对。但是孩子没有要求我们这样做,她告诉我们,去澳洲、去美国都行,只要能够对讲真相更有力就可以,因为她希望更多的像她一样因中共迫害而被迫和父母分离的孩子都能早日与家人团聚,希望早日制止这场残酷的迫害。我和妻子也再三再四的反复商量,我们最终决定还是来到美国,在这里发挥自己的一技之长,揭露中共邪党的种种罪恶,曝光它给我们全家人制造的各种苦难。我真心的希望国际人权组织、有正义感的各国政府首脑和各方的正义之士伸出援手,一同制止这场仍在持续的镇压迫害,不要让我们一家人的这种痛苦再次发生。我也希望世人都能够看清中共邪党的真实面目,撕下它的画皮,就会看到一个让人性和良知泯灭的邪教,谁相信了中共邪党,谁就将走向万劫不复,只有退出中共的各种党、团、队组织,彻底摆脱中共的精神桎梏,才会看到未来的美好,才能享受到真正的幸福!”

(责任编辑:杨飞)

评论
2014-07-19 1: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