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5年失去3至亲 沈阳13岁男孩的悲惨童年

李泓翔小小年纪就尝尽了与亲人生离死别的痛苦。图为李泓翔小时候与太姥(爸爸的姥姥)的合影。(明慧网)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7月26日讯】 “我眼前的爸爸像个老爷爷,佝偻着腰,胳膊和腿细的没有肉,肋骨一根根清晰可见,只剩的三颗门牙一说话就随着舌头动。爸爸再不像我小时候去看他时的那样对我又搂又抱的,他沉默寡言,整天观察着爷爷、妈妈和我。妈妈问他怎么样,他总说挺好,顶多说中国像是个人间地狱。后来爸爸高烧不退,经拍片检查,医生说肺早就烂没了。爸爸说他来医院是想要留一个证据,以后好告他们。2011年12月30日,爸爸出狱刚刚一年,就离世了。”

这是一个13岁的大陆男孩叙述的故事:他曾有一个和睦之家,爷爷李永登是高级工程师,奶奶高友兰是老师,爸爸李上荣毕业于沈阳建工学院机械系,妈妈何欣毕业于沈阳东北大学英才学院会计系。一家人都修炼法轮大法。然而在中共统治的国度里,他一出生就遭遇绑架,三位亲人先后在迫害中去世。下面是他叙述的故事。

我叫李泓翔,今年13岁,于2000年11月21日出生。妈妈说,我出生的时候,奶奶家中已经18年没有小孩了,亲戚们都盼望着我的到来,给我买的衣服装满了一双人床。没想到,就在我出生前后,我的家人接二连三的遭到中共警察的绑架。

出生前后的两次被绑架

2000年11月12日,就是在我出生的前9天,因当时沈阳地区出现大量法轮功真相横幅,妈妈被警察非法抓捕,警察、社区人员来家中抄家,头一晚爸妈已经搬家,无任何证据就把妈妈放了。

在我出生后的第36天的晚上,一阵疯狂的砸门声持续不断地在爸妈的出租房响起,爸爸问是谁?聼到是爷爷的声音,就把门打开。结果闯进来了一屋子的警察。警察绑架了爸爸和爷爷,又把我和妈妈押到奶奶家,并开始非法抄家。随后奶奶也被绑架,剩下我和妈妈,还有当时85岁的太姥(爸爸的姥姥)。警察让妈妈说出和谁有联系,妈妈不说,他们就用拳头打妈妈。警察说:“叫你不说,以后天天上你家来问你。” 警察走后,我因受到惊吓不断的哭闹,妈妈被逼无奈,便带我离开家,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那时正是12月末,三九严寒。

中共对爸爸非法开庭。律师说,中共不让律师给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还在开庭时说,爸爸只要说不炼了,就当庭释放,说炼就给你按最重的判。爸爸说,他不能没有良心,他当初得了脉管炎,治了三年没有好转,医生还说要截肢。爸爸这才炼了法轮功,现在都好了,所以他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后来法院给爸爸非法判刑10年。

我小的时候,一次得知监狱正在“转化”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妈妈就带我去看爸爸,但爸爸怕我们担心,什么情况都不说。一次,一位法轮功学员家属接见后说,狱警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打伤了好多人,她丈夫的肋骨就被打断了好几根。而我爸爸一直拒绝“转化”。

从爸爸被抓开始,我就已经开始流离失所了。爸爸、爷爷、奶奶都被抓,由于我当时小,妈妈没有被抓走。当时天寒地冻,妈妈不想让亲戚受牵连,带我独自租房,几年中居无定所。

繈褓中的李泓翔。(明慧网)
繈褓中的李泓翔。(明慧网)

2003年4月21日,我不到三岁,妈妈带我去看望刚从教养院回家的奶奶,晚上沈阳南塔分局警察就将我和妈妈带走,在派出所关了一晚上,后来家人办取保候审将我和妈妈放回。

妈妈被绑架

妈妈何欣。(明慧网)
妈妈何欣。(明慧网)

2005年6月24日,妈妈带我去瓦房店监狱看爸爸。下了火车以后,到站前旅社登记住宿、出去吃饭。刚回到旅店,妈妈就被警察抓捕了,说妈妈被网上通缉。随后我和妈妈在瓦房店站前派出所被关了一宿。第二天沈阳南塔分局来车,给瓦房店派出所悬赏金后,将我和妈妈非法带走。在车上我哭着要下车,警察对我吼道:“再叫就把你扔下去。”妈妈知道警察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赶紧把我抱在怀里。到了沈阳南塔派出所后,家人把我接走。妈妈被关入看守所。

妈妈被抓后,我又开始在亲戚家住,爷爷奶奶被龙山教养院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双双保外就医,他们不断地住院,都拄着棍子,也照顾不了我,我就在姥爷家、姥姥家、舅爷家、舅舅家、姨奶家、叔叔家到处住,直到妈妈出狱那天,我才回到自己家,结束了七年流离失所的生活。

我家常年遭监控、骚扰

有时候妈妈带我出门,回来门卫要特意跑出来问我去哪了,出门的时候也要问去哪。每当年、节、假日共产邪党认为的敏感日期,家中必有人来骚扰。

我四岁那年,妈妈带我回奶奶家过年。夜里11点全家20多人正高兴时,几个警察来敲门,当时是太姥开的门,太姥一看是他们来了差点坐地上,幸好被家人搀住,这时家人都出来看是咋回事,警察一看这么多人,就撒谎问,是不是我家报的警,有什么事吗?之后就走了。警察走以后,亲人都劝妈妈以后再也别回来了,他们要是眼看着妈妈被抓走,这年可咋过啊。妈妈当时就哭了。

五年中三位挚爱亲人离世

不久后妈妈再次被非法抓走,当时中共在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曝光,奶奶在教养院也被验血,中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奶奶怕爸爸、妈妈被中共害了,整日以泪洗面。2006年5月,妈妈被抓不到一年,奶奶就离世了。

奶奶高友兰在焦虑中去世。(明慧网)
奶奶高友兰在焦虑中去世。(明慧网)

奶奶去世后,太姥被舅爷接走。等妈妈带我回去看太姥时,太姥每次顶多忍十分钟就哭开了,非常伤心。太姥于2009年在思念她的外孙、我的爸爸的悲哀中去世。

太姥和李泓翔。(明慧网)
太姥和李泓翔。(明慧网)

爸爸临出狱的两年,监狱让我和妈妈去当地的派出所开证明说以后不炼了,才让见爸爸。妈妈让他们拿文件、拿法律规定,为什么不让见。后来监狱的人一看妈妈来就吓得都跑了,要不就是把门反锁上,不让妈妈进。

2010年12月26日,我盼望了10年的爸爸终于要回家了。接他的那天,沈阳万莲派出所的所长、街道社区、“610”共四人要把爸爸拉去洗脑班。当时爸爸的亲戚、朋友、同学去了很多人接爸爸,在他们要将爸爸带走时,亲戚朋友们组成人墙在他们那辆车的必经之路将车挡住,一位阿姨说:“都到期了,你们还想咋地。”他们一看没有办法,就放弃了带爸爸走,但是告诉爸爸释放证不能给,回去到派出所去取。

爸爸李上荣被迫害前的照片。(明慧网)
爸爸李上荣被迫害前的照片。(明慧网)

[[13]]

被迫害后的李上荣在医院,检查结果显示肺部已经烂没了。(明慧网)
被迫害后的李上荣在医院,检查结果显示肺部已经烂没了。(明慧网)

那时我眼前的爸爸像个老爷爷,佝偻着腰,胳膊和腿细的没有肉,肋骨一根根清晰可见,他只剩三颗门牙,一说话牙都随着舌头在动。离家50多米远的距离,他走不动,在地上蹲了三回。爸爸再不像我小时候去看他时的那样对我又搂又抱的,他沉默寡言,整天观察着爷爷、妈妈和我。妈妈问他怎么样,他总说挺好,顶多说中国像是个人间地狱。

后来爸爸高烧不退,经拍片检查,医生问:“这人在哪,还活着?”妈妈指给他们在外等待的爸爸。医生说:“这人在什么地方生活,肺子都烂没了,五脏六腑都不行了,为什么现在才来看,这肺子烂的都有年头了。”妈妈说,爸爸因为信仰在监狱被迫害10年,2007年查出肺内有陈旧性空洞。医生让家人做好精神准备。爸爸说他来医院是想要留一个证据,以后好告他们。

2011年12月30日,爸爸出狱刚刚一年,就离世了。

结语

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15年了,这场史无前例、血雨腥风的迫害,残害了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无数不明真相的世人被谎言欺骗。希望他们通过我的遭遇能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远离中共,获得生命的平安。

(文章来源:明慧网;责任编辑:叶青青)

评论
2014-07-26 3: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