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红色势力渗透法拉盛系列报导(七)

红色渗入纽约保钓圈 台侨朱立创等人被中共堕化

朱立创。(大纪元图片)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7月26日讯】导言:曾权势熏炽的江泽民集团如今在分崩离析中,江派在海外扶植的部分红色华侨仍盲目为其卖命。来自台湾的亲共侨社头目朱立创自去年3月公开在海外卖力配合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在今年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及7.20“全球法轮功学员反迫害15周年”活动日之际,他和被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授“敢斗奖”的李华红等中共帮凶,在法拉盛街头煽动仇恨、攻击法轮功学员及其创始人。

经连续多天跟踪采访,本报报导了李华红恐吓上海访民陈黛莉“明天消失”而被告、反X教联盟几个骨干的身份、“法拉盛街头守望队”队长朱立创这个“守望队长”,却向路人散发污蔑法轮功传单、身穿“红马甲”的中共帮凶通风报信以躲避警察。本篇深入曝光朱立创及其在法拉盛街头制造的“红马甲现象”。
  
(大纪元纽约记者站报导)朱立创1952年出生于台北市,上世纪60年代末,随父前往日本冲绳学习生活。在日本读大学还没毕业,转到美国,在夏威夷大学读政治学。80年代拿到美国绿卡。
  
如今朱立创自认为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今年还对几位大陆维权人士叫板:我帮共产党做事时你还没生出来呢!
  
朱立创与共产党的关联可以上溯至上世纪70年代,在《侨报》一篇专访中,朱立创称他当时在美国,却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念大陆文革时期的《老三篇》”,唱那个时代的大陆红歌,“与当时中国国内一样”。
  
上世纪70年代发生了什么事?土生土长的一批台湾人,为何为中共站台?为解开其中的几个迷雾,记者日前走访了多位知情者及一些侨界侨领,查阅历史资料,从中找到了一些答案,涉及中共是如何在幕后分化海外华人,利用海外保钓运动统战爱国人士,欺骗他们,一步一步拖下水、发展地下党的鲜为人知的往事。

历史背景

1970年9月10日,美国务院发表声明,将于1972年把琉球及钓鱼台列屿一并交还日本,声明发表后,引发海外华人的第一次保钓运动。1971年1月29日,2,500名香港和台湾留学生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外,高呼“誓死保卫钓鱼台!”从此掀起全世界保钓运动浪潮,纽约是美国保钓运动的中心。

1971年初,中共积极展开进入联合国运动,并与美国的尼克松政府“眉来眼去”(1970年12月基辛格已秘密访问大陆);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通过第2758号决议,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1972年2月21日至28日,尼克松正式访华;一时间共产党的气焰高涨。

一位60年代来美、亲见纽约第一次“保钓”运动风云变幻的侨领说,一批来自台湾的留学生就是在这段时期开始人生大转变,向中共靠拢。

第一波保钓后﹕中共抛红色幻象

据这名不愿公开姓名的侨领A介绍,“当时台湾留学生们在台湾,思想是受到相当的保护,对左派的思想不准接触,对中共的言论不了解,到了这边之后, 跟1949年大陆青年对中共的幻想完全是一样的。”

来自香港的梁博文现在唐人街金丰大酒楼担任经理,他曾参加1971年第一波保钓运动,他说,这场运动开始是不分族群的爱国运动,以台湾留学生和爱国华侨为主,目的是坚持钓鱼岛属于中国人。

后来左派学生在校园内出版保钓刊物,保钓运动一下子把留学生们对大中国的兴趣勾起来了,他们满怀热情地参加了各种以描述“社会主义建设成就”为饵,以“重新认识新中国运动”为手段,以达成“认同红色中共”为目的的读书(毛著及左翼文学作品)会,观赏“新中国剧情片”,讨论中共宣传的“文革新社会”,对大陆革命充满了幻想。

中共党魁召见 由爱国保钓走上左倾拥共

“保钓开始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国家乱七八糟,一些海外的台湾人也都跑大陆去朝圣了。”A侨领说。1971年后,中共党魁周恩来数次招见海外保钓学生,并将保钓运动形容为海外的“五四运动”。此后左派势力主宰了保钓运动,保钓运动的性质转变为支持中国进联合国的运动,继而转变为统一中国运动。

当时花俊雄(现为纽约中共侨团头目)等左派学生以为,中华民国被联合国赶出去,台湾大势已去,决定跟着“世界潮流”转向,向中共靠拢,等中共“解放”台湾后,两岸统一把钓鱼岛拿回来,“指日可待”。

宣传铺路 一步步拖下水

前台湾联合报、世界日报记者李勇在1972年初从台湾被派驻香港,之后1976年在纽约服务世界日报,对保钓运动发生的“佐共媚共风潮”有深刻的观察,他本人也与左派有不少“短兵相接”的经历。

中共统战机构一方面采取温情主义攻势,邀请一些人参观大陆,极尽礼遇接待,让他们回美后将耳闻目睹巡回放映幻灯片、做报告发表感想,统战海外保钓中的爱国人士。李勇说:“至于杨振宁更不用说,他从1971年4月美国宣布解除对中国大陆的围堵封锁进入中国大陆访问后,对中共怀疑、仇视的态度就有了180度的转变。4月15日他在中共邀请下进入中国大陆访问,停留四个星期,获毛泽东、周恩来接见、邀宴,并彻夜长谈,从此对毛、周倾心崇拜。”

杨振宁回美国后就判若两人,肯定“文化大革命对中国的发展贡献”,几乎成中共代言人,1977年成立“华协会”以学界人士为对象,鼓动在美华人心向北京。

打打拉拉 两手策略交互使用

另一方面,中共通过他们所操控的一些代理人打击反对他们的人,中共两手策略交互使用非常得心应手。李勇说:“当年哥伦比亚大学生中有一个由中共出资成立的学生组织,经常在非共人士举办的研讨会或座谈会上传播共产党思想与理论,如果有人反对或持不同异见,他们立即奋身而出、张牙舞爪、伸拳踢脚、大打出手,即使对他们的言论不表示意见,他们也无法容忍。”

对那些“并不真正了解革命的情况下选择革命的”左倾派,则用大话忽悠欺骗 。

“四十多年前,中共利用保钓运动把台湾留美知识份子引向亲共之途,促使他们反对中华民国政府,歌颂毛(泽东)江(青)五人帮发动的文革,因此,大批台湾留美的知识份子被他们骗去大陆访问参观,然后发表文章歌颂中共窃据大陆二十多年来的种种辉煌成就,海外极少数投机,愚昧的知识份子利用国际上姑息逆流向中共靠拢,他们的理由是:联合国已承认他们存在,美国也与他们建立外交关系,因此他们确定,毛江是中国人的救星,文革是必要的政治运动。这一切都是中共利用保钓政治活动所达成的目标。”

“海外华人目前最大的困惑是华人保钓是否应该左右联手,站在左倾亲共立场,他们当然希望占多数的传统侨社华人支持他们的保钓活动,他们的理由是什么中华儿女团结保钓。”李勇说,但海外华人很清楚,当今对中华儿女迫害最甚的是中共政权。

侨领A说:“保钓中共搞的民族主义,当时台湾对日本相当的软弱,北京和美国没有外交关系,那个时候反正它不能插手,强硬只是嘴巴强硬,可是当它和日本一面对的时候,就软的一塌糊涂,比台湾还不如。后来中共和日本建交的时候,它对钓鱼岛提都不提。”

梦醒者脱离 执迷不悟者被收编为中共代理人

“不过这些人(左派骨干)后来就跑联合国做事,在联合国吃香喝辣,中共对他们有酬劳。”侨领A说,保钓一代中很多人受到红色中国的美丽幻象吸引 ,为此付出了代价,自共产党在文革中的血腥罪恶逐渐被揭露出来,特别是六四大屠杀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发生,很多人才大梦初醒。

“很多香港的都反悔了,台湾也有个别反悔,到了大陆以后就反悔了。” 侨领A说,最后留下来继续为中共卖命的,已经被中共收编,“就是为了生活、饭碗,成为谋生的方式。”◇(未完待续)

(欢迎来信爆料,或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导的看法:editor992@gmail.com;传真:646-349-5995。)

(责任编辑:Aric che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