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诺贝尔的荣耀——化学桂冠:Professor Michael Levitt

对话诺贝尔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1)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方菲专访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图片:新唐人电视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7月28日讯】日前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方菲专访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详细对谈内容如下。

2013年10月9日,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内又一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庆祝医学院3天内的第2位诺贝尔奖得主:结构生物学教授迈克尔.莱维特。莱维特是将计算机引入化学实验的先驱者之一。早在40多年前,就开始用电脑模型分析和模拟化学反应的过程和分子结构。他也因此和另外两位教授:哈佛大学的马丁.卡普拉斯以及南加州大学的亚利耶.瓦谢尔,共同获得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这也是诺贝尔奖历史上第一次对电脑领域的肯定。

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图片:新唐人电视提供)
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图片:新唐人电视提供)

在诺贝尔颁奖晚宴的致辞中,莱维特用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勾画出了电脑业的迅速发展:“如果车的发展速度像电脑一样,那么新车会花费20瑞典克朗,会一小时开100万英里,会很舒服的容纳5万人,而泊车则泊在鞋盒里。”

2014年初,我们又一次来到斯坦福的校园,见到了这位形容自己有着“奇客”(geeky)性格的精力充沛的教授。

记者:我一直想问:为什么诺贝尔奖经常是因为获奖人因几十年前的工作而授予他奖项?

莱维特:我想有两个原因:首先有一长串的人等著得奖。如果你给一个比较新的人奖,那么那些一直在等著获奖的人怎么办呢?另一个他们要确定那个工作确实是重要的。每年都有很多东西发布:到底有多重要?不过我们的情况,我认为还有第三个原因:我们开启了一个新的领域,一个综合电脑、化学和生物化学的领域。对于实验型的生物学家、生化学家来说,他们很难认识到电脑在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重要。我们这个奖很不寻常,因为这是给一个全新领域的奖项,也是一个跨学科的奖。它是化学奖 (也可以是生物奖)。现在没有给电脑的奖,但也可以是给电脑领域的奖,甚至可以是物理奖,大的生物分子的物理,而很多应用则是医学上的。所以真的包含了所有这些领域。我想这个奖让人惊讶的原因是,没人认为诺贝尔委员会敢于做这个事,因为这确实需要跳出常规思考。

人体是最完美的

记者:这似乎是一个跨学科的领域,可以是诺贝尔生物奖,或物理,那么为什么是化学奖呢?

莱维特:最基本的模型是化学模型。所有的物质都是化学;很简单的物质是物理,很复杂的物质是生物,介于二者之间是化学。很长时间以来就是这么划分的。

对我来说,最终的目标都是要了解生命之谜。没错,我认为生物学很重要,因为那关系到我们自己,我们真正最关心的还是我们自己 。我们每个人都承载着一切生命的历史,这是它的复杂所在。我们(人体)是很复杂的,比任何一部机器都要复杂太多(我很引以为豪)。我想一个细胞要比整个纽约市都复杂得多,考虑到有那么多的构成元素,它们的运动,在细胞内的活动,那些让我们能做很多事的因素。在50年代末60年代初,英国的一些科学家,他们大多在剑桥,曾致力于研究蛋白质的结构,他们发现生命是非常精细的,非常有序的,在我们体内,如果你想我们身体内是什么样,那就像是时钟的运作,就像在一个钟表内部,有很多很小的部件都配合在一起,以一种非常精准的方式一起运作。

记者:那么对于科学家来说,这种运作是自然形成的呢,还是被安排成这样的?

莱维特:Ok!人们经常问我宗教方面的问题, 是上帝创造的呢,还是进化。我不打算介入这个讨论,重要的是这不是我们创造的。我们看到这部精美的机器(人体)解决了我们周围的所有问题: 这部机器(人体)可以看见光,可以活动,可以感知到事物,所有我们想要设计的他都在做(完美的协调在一起),他优美的工作,我们没有创造他,但我们可以从中学到东西。这个(人体)比任何科技都要先进。现在人们在说纳米材料,生物学的东西比纳米材料要小100倍。

记者:那么您们研发的这些电脑模型有什么实际应用呢?

莱维特:人们说到药物的研发可以用到电脑,现在已经开始这么做了。但是需要很长时间;一种新药问世一般要20年的研发时间,至少10年。很多人说科学要能应用。我像是你可以把科学用到实际中;但是如果你应用的太快,你就看的不够远。

记者:现在让我们往回看,我想问您有关您早年的一些问题。您出生于南非比勒陀利亚,在16岁的时候搬到英国。您能不能说说您的家庭背景?

莱维特:我父亲出生于立陶宛, 在他10岁的时候来到南非,就是1920年。我母亲出生于南非,她父母是从南欧过去的,都是犹太人。我出生于1947年。我童年时代很普通,我是个过得去的学生,但我从来不想做班里最好的学生。我想做,比如第三好的,这样我可以有许多时间来做别的事。

记者:比如什么事?

莱维特:嗯,我妈妈说我以前老在院子里搞一些爆炸的东西。不过我觉得我当时还是对女孩子感兴趣,和小孩玩,把我的头发用发胶弄成直立状,诸如此类的我做的更多。不过对我的专业生涯有决定性影响的事是在我15岁时。有一次我在外面和朋友们打台球,在一个不怎么样的旅馆,我凌晨2点才回家。我没告诉我妈妈,当时也没手机,她以为我11点左右就会回家的。她非常担心,她以为我死了。她很生气并对我说:“显然学校对你来说太容易了,那就直接上大学吧。”当时我在中学,还有两年完成高中。我母亲说她会花钱找老师教我,在夏天的时候把高中的课读完。挺不容易的,那个夏天我不太常见到我的朋友,我好像每周有一个下午可以休息;因为不光是学科学方面的课,我还要学英文、学非洲语、学拉丁文(为考大学做准备),因为要为大学的入学考试做准备。夏天结束的时候我通过了大学的入学考试,然后16岁就开始上大学了。

记者:我觉得您母亲做了个非常明智的决定。去年她98岁是吧,她去了斯德哥尔摩看你领奖。我在电视上看到她,我有个感觉她对您影响很大。

莱维特:她对我影响很大。我父母离异了,所以是我母亲把我带大的。我母亲是个很特别的人。我想我很幸运有很广泛的好奇心,我什么都喜欢做。我也很幸运,我结婚很早。我去以色列那年20岁,开始接触后来为我赢得诺贝尔奖的工作,我也碰到了我太太,在年底我们结婚,孩子也很快出生了。

记者:你为什么说你很幸运结婚很早?

莱维特:因为我觉得,我本来可能很专注于一件事。我现在专业比较广泛的原因之一,是我和小孩一起长大,还有我太太。我太太是艺术家,她不让我躲在一边只是工作。 工作是很让人上瘾的,也很有意思,很容易就会一直不停的工作。我也确实工作得很多,我太太恐怕会告诉你我大多数时间都在工作,但我也在家看小孩,我们那时没什么钱,所以她要出去工作,我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

记者:所以,您是说那个生活方式让您不能专注在一件事上?

莱维特:我想它使我更难专注在一件事上,更容易不只做一件事。(待续)

(责任编辑:谢云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前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方菲专访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详细对谈内容如下。
  • 日前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方菲专访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详细对谈内容如下。
  • 台湾大学杰出校友郭兆林博士本月应南加州台湾大学校友会邀请担任专题演讲主讲人,分享其最新科研成果──侦测到爱因斯坦一百年前提出的“重力波”(gravitational waves),为140亿年前宇宙大爆炸“大霹雳(Big Bang)”提出直接证据,受到举世瞩目。此研究计划中最关键的侦测仪器即是郭兆林设计发明的。
  • (大纪元记者俞建新澳洲悉尼编译报导)2011年荣获诺贝尔物理奖的澳洲天体物理学家(Brian Schmidt)施密特日前表示,放宽大学学费管制使得联邦政府全额资助大学的研究活动变得更加重要,否则,学生们会为他们用不到的服务付款。
  • 台湾半导体协会(TSIA)及国际电子与电机工程师学会台北分会(IEEE Taipei Section)3日举行“听君一席话:与微电子界大师座谈-Terman博士与施敏教授”,两位大师分享学术研究历程,并分别介绍美国IBM和贝尔实验室。
  • 有东方诺贝尔奖之称的唐奖,18日公布第一届永续发展奖得主为挪威前首相布伦特兰(Gro Harlem Brundtland)。唐奖发起人润泰集团总裁尹衍梁表示,诺贝尔奖各奖项大都在100年前定出,100年来世界有很多变化,环境污染、温度上升等都需要人类关注,唐奖是要补诺贝尔奖的不足,而不是要跟诺贝尔奖竞争。
  •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莫里斯(James Mirrlees)教授表示,随着世界迈向经济均衡,像澳洲、美国和英国等富裕国家的工资水平将不可避免地下降。
  • 芝加哥大学今天说,以将经济学原理应用到广泛人类行为,而获颁1992年诺贝尔奖的美国学者贝克(Gary Becker),昨天与世长辞,享寿83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