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诺贝尔的荣耀——化学桂冠:Professor Michael Levitt

对话诺贝尔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2)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方菲专访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图片:新唐人电视提供)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7月28日讯】日前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方菲专访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详细对谈内容如下。

莱维特拥有美国、英国和以色列三重国籍 。16岁时,随父母搬去英国生活。20岁毕业于伦敦国王学院。当时他非常希望能进入剑桥大学著名的分子生物实验室读博士,但他的申请一开始并未被批准。不过莱维特没有轻言放弃,最终,他得到了1962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约翰.肯德鲁的青睐。肯德鲁要求他先去以色列的一个实验室实习1年,之后回来剑桥读书。

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图片:新唐人电视提供)
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图片:新唐人电视提供)

记者:我看有媒体报导你的一个故事,不知道是真是假,说你在一个教授的办公室外露宿?

莱维特:我没有露宿,只是未经预约就去了,(是去约翰.肯德鲁的办公室吗?)是去Max Peruz的办公室,他是我这些年越来越感激的一位,他是Francis Creek (1962年诺贝尔奖得主)和John Kendrew(1962年诺贝尔奖得主)的博士导师。他是个很谦逊的人,很安静、小个子,像我一样。我没什么借口,但我和他说我很担心我的期末考试,如果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会怎样,我怎么能好好复习我的考试呢?因为我被告知要等一年才能知道是否可以(进入剑桥);但我在等的时候本来可以去其他地方读博士。他接受了这个理由,我想他不认为这是个好理由,但他和我说:我不能自己决定,我要和John Kendrew商量一下。那天John Kendrew不在;几天后他回来了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可以了。我想是我的坚持使这件事成了。我想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很认真的人,他想要做计算机领域的东西,那我就送他去以色列和Lifson (Shneior Lifson教授)一起做,这样他能学到怎样正确的用电脑(做化学研究)。所以当时那个情况是刻意造成的:他(John Kendrew)用告诉我做什么的方式影响了我,而且他完全正确。

记者:你在那里遇到了你太太;你们两个是怎么相遇的?

莱维特:我们是在一个圣诞节聚会上遇到的,真是圣诞节,1967年12月25日。

记者:然后你们一年后就结婚了?

莱维特:不到一年;我们8月就结婚了。我要回剑桥读博士,所以我回剑桥之前我们结婚了。

记者:在以色列那年听上去像是你人生的转折点

莱维特:确实是转折点。那意味着我在20岁的时候就独立了,因为当我回剑桥读博士时,我很清楚我要做什么。在那个年代,不只是我,许多博士生都会发表文章,自己署名,或者和别的博士生一起署名,或者一组人。不是每篇文章都要有你的导师的名字在上面。现在都要有,我认为这是个错误;我认为学生要认识到,你看,学生的好处在于他还不知道什么是他不应该知道的。我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但是通常我是错的,因为所有的新发现都是我一开始以为是错的东西。如果我说:不要做这个,可它其实是对的事,学生并不知道这个。我们真要鼓励世界各个国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来做科学,并且不要太仰视前辈。我也想到同样的问题:许多诺贝尔奖得主都是因为他们在20多,30多岁时的工作而得奖的,所以这让我觉得一个新鲜开放的思想和敢于尝试的精神要比经验更重要。是这样的,我认为一个新鲜的思想和勇敢的精神是非常重要的。我想也有人因为他们在40岁时开始做的工作而得奖,但通常这些人在很早期就在做很特别的事了。

记者:您似乎对您的工作非常有激情。是什么让您这么着迷?

莱维特:我认为科学让人称奇的地方是你会发现你想不到的东西,即使你的直觉也可能是错的。它让你谦卑;当然对于一个诺贝尔奖得主,或是一个扮演诺贝尔奖得主的演员说这话有点奇怪;但在科学面前,你意识到你知道一些但永远都不很多;你必须总是认识到真相是复杂的,你不能通过生气而发现真相,或者骄傲,或者自大。真相是一点点从细节中看到,去考虑新技术,总是心生警惕。试着去发现好注意从何而来;通常好注意来的奇怪,比如在洗澡时想到一个注意,而不是通过在纸上列出主意而来。很多时候是你不在想它的时候。

莱维特:当你不在工作的时候。你也许会问我人生中最大的遗憾是什么;我最大的遗憾是我没有在早年的时候,更多的从工作中请假。当然我们有全家的假期,和孩子一起,我有假期 。但是在过去10年我更多的开始做体力运动,所以我会徒步旅游,真正的徒步,背着大旅行包,即使是年轻人也不常做的那种,一去就是10天。如果你不要账篷睡觉你可以不带帐篷;但通常你需要,还有食物。那很棒,因为那很辛苦,你没法想太多。 那是非常好的事。我应该在早期更多的做这些事,因为外面有一个令人惊奇的世界。

记者:所以你是说当你不刻意去想的时候,好主意就来了。

莱维特:每个人都是这样。我相信这对每个人都一样。不然主意怎么来呢?你对我说:请给大家演示一下你怎么想到好主意的?请你列出可能有的主意?不可能。好主意是从很奇怪的地方来的。就像直觉,像佛教的那种思维状态。我的一个儿子对冥想很感兴趣;有一次他和我争论,我说一切都是理性的,他说:那主意(想法)来自哪里?我说:哦,这个。是在放松,不想它的时候来的。当然你还是要努力工作,你要去试着按你的想法去做,不过我觉得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特别是年轻人他们不局限于他们所知的,觉得自己老是正确(自以为是)不是一件好事。

记者:你过去经常说你希望获得诺贝尔奖不会改变你的生活。那你的生活是不是没什么变化?

莱维特:很难不影响。我想对我太太的影响大一些,她不喜欢这个获得诺贝尔奖的演员(我)。

记者:但你在家里就不是演员了啊。

莱维特:很难不表现出来,因为你要做许多额外的事。在家里我会更努力不让得奖的事影响生活,但我要旅行,她现在更经常的和我一起旅行,所以我们更多时候一起出门。不管你去什么场合他们想谈的都只是诺贝尔奖。但另一方面,除了我太太外,我的孩子,孙子,我母亲,我哥哥姊姊都觉得很好。他们真觉得得奖这个事对他们帮助很大。我母亲说她现在受到的医疗待遇比她6个月前的好很多;我孙子很为我骄傲,我去学校时他和我说:哦,别让大家知道你得了诺贝尔奖,这些方面很有趣;我的孩子们说他们受到许多关注,媒体的注意 。我不想什么都不做,但我需要非常小心不要做太多。我感觉我必须要做的就是鼓励年轻人,让他们觉得他们拥有这个世界,未来是他们的。我觉得这个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要让人类能顺利度过下面100年,我们需要解决能源的问题,解决食物的问题,解决人口问题,解决通讯问题。

记者:这个世界需要解决这些问题。如果今天一个年轻人问您:迈克尔,我想要一份通往成功的秘诀,你会写什么呢?

莱维特:要有热情、要持之以恒、要有创意,同时还要做个好人。我真的相信所有这些,而且实际上这些是通用的,每一项都。要有热情。如果你在做的事你不喜欢,那就做别的。当然很多时候你没有选择,不会有人说哦,你可以做总统,或者是洗碗工;但是在生活中,不管你做什么,试着把它做到最好。要持之以恒,很多时候人们对你说不,是因为他们收到那么多要求。但是当然你要有智慧的坚持;我认为要有创意是很重要的,因为那样你就不用太担心别人在做什么,所有的进步都是有了新东西,新的角度,你在应用软体店里会看到很多创新。这么多应用软件,有些软件真是疯狂,有些非常奇怪,但是很多新的应用软件成功了。最后要做个好人,你不用为了上位而变得很刻薄。你要去鼓励其他人。如果你的个性很强,即使你有这个个性,试着把它放在一边,让别人出主意。我不认为让别人得到赞扬会使你失去任何东西。 这些是通用的,管理公司也同样是这几点,一个管理公司的人应该同样这么做。当然并不总是这样,乔布斯就是个例子。他不是按照这些做的但他是个非常特别的人。他有着极大的激情,他的激情是有感染力的。(待续)

(责任编辑:谢云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前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方菲专访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详细对谈内容如下。
  • 日前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方菲专访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详细对谈内容如下。
  • 日前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方菲专访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详细对谈内容如下。
  • 台湾大学杰出校友郭兆林博士本月应南加州台湾大学校友会邀请担任专题演讲主讲人,分享其最新科研成果──侦测到爱因斯坦一百年前提出的“重力波”(gravitational waves),为140亿年前宇宙大爆炸“大霹雳(Big Bang)”提出直接证据,受到举世瞩目。此研究计划中最关键的侦测仪器即是郭兆林设计发明的。
  • (大纪元记者俞建新澳洲悉尼编译报导)2011年荣获诺贝尔物理奖的澳洲天体物理学家(Brian Schmidt)施密特日前表示,放宽大学学费管制使得联邦政府全额资助大学的研究活动变得更加重要,否则,学生们会为他们用不到的服务付款。
  • 台湾半导体协会(TSIA)及国际电子与电机工程师学会台北分会(IEEE Taipei Section)3日举行“听君一席话:与微电子界大师座谈-Terman博士与施敏教授”,两位大师分享学术研究历程,并分别介绍美国IBM和贝尔实验室。
  • 中国,这个GDP总量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且分别被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为将赶超美国、位居世界第一的经济大国,却已无数次的在全球多项指数的排名中被远远的甩在倒数的位置上。多年来,在“全球幸福指数报告”以及“全球最幸福的国家和地区”的调查报告中,中国一直进展缓慢,始终在125、112、93的排名中艰难的前行,而这种状态又总是让人禁不住对GDP那个辉煌的数字产生些许联想和反思,并试图在两种数据极端矛盾的对立中寻找著某种合理与必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