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日:一战是一场改变世界的战争

人气: 10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7月05日讯】一百年前,在巴尔干半岛的小城萨拉热窝,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刺杀了奥匈帝国的皇储夫妇。当时,人们为此感到震惊,但并不特别担心。在之前数年中,就已不幸地发生了多起政治暗杀事件,意大利国王、两位西班牙首相、俄国沙皇和美国总统麦金利(William McKinley)都未能幸免。这些事件都没有引发重大危机。然而,就像一粒石子有时能引发山崩那样,萨拉热窝刺杀引发了一系列事件,并使欧洲在五周之后陷入了全面战争。

华尔街日报报导,当时在总统威尔逊(Woodrow Wilson)领导下的美国打算远离这场冲突,因为在许多美国人看来,这场战争与他们无关。但在1917年,由于德国潜艇攻击了美国船只,再加上德国政府试图鼓动墨西哥入侵美国,美国公众被彻底激怒。威尔逊悲痛地请求国会宣战。美国的资源和人力让战争的天平倾向不利于德国和奥匈帝国等同盟国(Central Powers)的一边。1918年11月11日,这场后来被人们称为第一次世界大战(Great War)的战争终于宣告结束。

冰冷的数字揭示了战争的可怕:超过900万人阵亡,受伤人数是阵亡人数的两倍,阵亡者中有儿子、丈夫和父亲,也有技术人员和有才华的人。法国和比利时北部的一块块墓碑以及遍布美国的战争纪念碑见证了5.3万名美国士兵阵亡。在这场战争中,还有成千上万的平民丧生,无论是因为饥饿、疫病还是暴力。此后,随着枪炮声消退,一场致命的流感疫情袭击了人类。在返回家园后,军人们不经意间将这种病毒带到了世界各地。估计有5,000万人死于这场疫情。

报导说,如今人们所熟知的欧洲和中东的政治疆界的划分依然反映的是这次战争结束后达成的和平协议。疆界划分的结果是俄国和德国的面积缩小,由多国组成的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瓦解。新的国名出现在了地图上,例如南斯拉夫和伊拉克等。

这场战争带来的长期后果

报导说,更加难以确定和估量的是这场战争带来的长期后果,涉及政治、社会以及道德各方面。冲突给所有参战国带来了变化。政府获得了更大的社会控制权力,而且从那时起从未完全放弃过这种权力。旧的政权瓦解,新的政治秩序取而代之。在俄国,沙皇专制被共产主义替代,这一变化给那个世纪剩余的几十年带来了深远影响。

这场战争的规模和破坏性也引发了一些问题(其中许多问题到今天还一直在困扰着我们),新的政治理念也得到传播。美国总统威尔逊讨论了民族自决以及维护世界安全促进民主的问题。他希望成立一个国家联盟(League of Nations)作为国际合作的基础。而在俄国,列宁(Lenin)和他的布尔甚维克党则提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设想:创造一个没有国界或阶级的世界。这些相互抵触的观点后来引发了25年前才刚刚结束的冷战(Cold War)。

在欧洲人开始解决自作自受的恶果时,世界其他地区也在总结自己获得的经验。欧洲各个帝国号召它们的殖民地为战争出力,但这样的做法却加快了殖民统治的终结。欧洲各国一直以来依靠的是一个巨大的骗局,即被统治者认同(或者至少不会强烈质疑)殖民统治者比自己更加文明和先进,因此有权进行统治。

来自非洲、加拿大、印度、澳大利亚或新西兰的士兵亲眼目睹了欧洲统治者的德行。欧洲人相互争斗时的挥霍、混乱和残暴以及他们在许多场战争中体现的无能都击碎了欧洲人天生优越的古老传说。这些殖民帝国到处都掀起了坚定而急迫的民族运动(通常由那些曾参加过战争的人领导),结束了殖民帝国的统治。莫罕达斯•甘地(Mohandas Gandhi)曾在1899-1902年的南非战争中组织救护队为英国人效劳。但一战之后,甘地却领导一场运动将英国人赶出了印度。

报导说,在远东地区,日本(协约国成员)的民族主义者感觉他们的国家被利用了,然后又被“白色”大国所嘲笑,它们拒绝将种族平等条款写入《国联盟约》(Covenant of the League of Nations)。这促使日本走上了军国主义和帝国主义道路,并最终在珍珠港(Pearl Harbor)与美国为敌。

对未来世界走势具有同样重要意义的是中国对西方国家的失望越来越大。中国也是协约国成员,它向西方战线供应了超过100,000名劳工,其中有两千名劳工死后被埋在了法国。但当世界大国在巴黎召开会议时,它们没有给中国最想要的东西──德国在中国山东省掠夺的领土及特权,而是将它转手给了另外一个协约国日本。这就是自私的强权政治:日本当时比中国强大,因此对西方更重要。此举引发了中国民族主义者的愤怒,中国主要的自由主义者放弃了西方和西式民主。

在地球的另一边,美国在与逐渐衰落和分裂的欧洲争夺世界领导权。随着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债权国,金融主导力在战争期间已跨过大西洋从伦敦转移到纽约。在其他方面,美国也强大得多。这场战争推动了美国工业发展,加快了美国经济实力向外交和军事实力的转变。到一战结束时,美国已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国家,并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黄金储备来支撑美元。美国的海军可以与当时全球最强的英国海军相媲美。

诸如此类世界可能有不同走向的问题在过去一个世纪都是被热议的话题,人们也因此对一战有着永恒的兴趣。这并不仅仅是历史兴趣,通过一系列的黑白照片向人们展示陌生人的故事。我们仍然生活在一战所带来的影响之中,同时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比如说,世界该如何应对那些领导人野心勃勃的国家?今天的俄罗斯即是当年的德国。又或者我们应当如何重建被战争摧毁的社会,当年是欧洲,今天是中非,中东和阿富汗。

报导最后说,在萨拉热窝街头发生暗杀奥匈帝国皇位继承人斐迪南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事件过后一个世纪,回顾一战依旧能够帮助我们创建一个更加和平的未来。

(文章作者MARGARET MACMILLAN是牛津大学安东尼学院院长,最近出版了《终止和平之战:通向1914之路》一书。)

(责任编辑:张顿)

评论
2014-07-05 11: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