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传奇时代】雪中梅

两个奇女子共同见证了这个时代最坎坷的一幕。(新唐人)

人气: 6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07月05日讯】(新唐人电视台《传奇时代》节目)两个奇女子共同见证了这个时代最坎坷的一幕。

一个是婉约灵秀的南方女子,出生于音乐世家,从小在赞美声中长大;一个是豪爽洒脱的北方女子,驰骋商海,是中国最大门户网—搜狐,从起家到壮大的元老之一。

这两个人生轨迹和背景完全不相同的女子,却因缘际会成为生死之交,共同见证了这个时代最坎坷最曲折的一幕,而他们第一次相见就是在和他们身份完全不相匹配的地方—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

陈华:“其实经过这么多年的迫害,不但没有让我对修炼法轮大法产生怀疑,反而是更加坚定。因为我所经历,所看到的就是迫害我们的中共怎样用极其卑劣的手段来泯灭人性善的一面。他们不但要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他们也是对其他人一种人性上的迫害。而我们法轮功学员即使经历这么残酷的迫害,依然是坚持我们的信念,真、善、忍的信念。”

当这一切痛苦的经历都成为历史,回头来看,会发现善良是一种永恒力量,而邪恶只能逞凶一时。

今天我们要讲述的是两位奇女子的故事。第一位叫陈华,她出生在广州的一个音乐世家,南方女子特有的婉约和灵秀,让她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就在多部电影和电视剧中,担纲重要的角色;另一位是出生在皇城根下的焦健。北方女子豪爽洒脱的冲劲,让她成为见证并且推动了中国最大的门户网搜狐从起家到壮大的元老之一,并且曾经出任搜狐公司的华南总经理。

这两个人生轨迹和背景完全不相同的女子却因缘际会,成为生死之交,并且共同见证了这个时代最坎坷最曲折的一幕。而她们第一次相见,却是在一个和她们的身份完全不相匹配的地方。

焦健:那是2002年1月份,我从广州市看守所被送到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那是在一个荒岛上,我是坐着摆渡过去的。那个小岛上一片荒凉,毫无人烟,当时给我的感觉就像古时候被流放,被发配了一样的那种感受。那么走到很深处的,小岛很深处的地方,有一个二层小楼,中间有一个小操场,那里被关押的都是吸毒、卖淫、偷盗这样的人。按警察的话说是把我冷处理,不再继续做我的转化工作了,所谓的。让我和这群可能以前我从来没有碰到过的,生活环境、生活人群完全不同的这样一群人,跟他们在一起相处。那么其中还有一个偷盗的人,安排给我24小时监控我,所谓的”包夹”吧。那当然我这个人性格还是比较开朗,而且我也是一般情况下无所惧。和所有的人嘛,我还是乐于和所有人相处,不管她是什么样的人。所以和我那个包夹没有多久,我们也就成为好朋友了。那她就告诉我说,其实在这里除了你之外,还有一个法轮功,她已经被关押了好久了,她的名字叫陈华。

陈华:2002年的时候我已经在槎头女子劳教所关押了两年多了。都是被单独关押在很偏远的一个大队里面。我们通常都是被24小时严密监控著,有两个吸毒的普犯来负责包夹我。其中有一天呢,一个包夹就神秘的对我说,她说今天很可能要来一个新的一个法轮功学员,而且这个人还是个人物,据说是一个企业的高管。那天晚些时候我就看到了一个高大的女孩,被两个普通的犯人押送著从我的窗前走过,我能够看到她胸前佩戴的是一个红色的胸卡,这意谓著就是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我相信这个就是今天早上夹控所描述的那位人物了。我当时的心情非常复杂,一方面我知道,被单独关押在这个监区的是要经历非常残酷的迫害;但是另一方面呢,我又感到很欣慰,是因为看到了,还有这么多的法轮功学员还在坚定的修炼著。我跟她有机会能够目光交流。其实在这里面,已经单独关押了这么长的时间,完全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非常简单的一个眼神的交流,对于我来说,当时都是一个莫大的一种鼓励,真是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焦健:曾经有一天我的那个包夹就跟我指说,“看!那就是陈华。”那我当时真的很惊讶。那我想,那么坚强的人,不说像我这么壮吧,我也没有想到她是那么的娇小玲珑,那么的柔美。所以我真的是很惊讶。第一次我见到她的时候,因为我想她可能也是,我在那里也是不允许我们接见家人的,从来都没有亲人来看我们。那在里面能看到一个,同样和你一样坚守着信念的人,你会觉得比亲人还亲。

旁白:就这样,两个女孩用无声的眼神温暖和鼓励著对方。可是,平静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2002年的下半年,各地的劳教所警察到北京学习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手段。回来后,一场血腥开始了。一天,陈华被强行拖入了一个漆黑的房间。

陈华:这个黑屋是用报纸把门窗都糊上,其中有一个恶警就说,“你不是要炼吗?今天我们就让你炼!”于是他们用布条把我的双腿像盘腿的姿势捆绑起来,而且把我的手也背在后面,扎得像个粽子一样,把我放到了黑房的中间。这房间除了,没有任何东西,也就是两个铁架床。然后他们把我捆绑以后,轮番的在我身上坐呀、跺呀、打呀,就是想尽了办法来折磨你。这样的这种连续性的车轮式的这种酷刑折磨,一直持续了十四个小时。他们把我的腿放下来的时候,我已经根本没有任何知觉了。只能够是让两个人这样架着我,我才能够像站起来的样子。接着下来他们就用另一种方式叫做,他们叫做站十字架,就是把手用手铐铐在铁架床上,然后拚命地往两边拉,就像五马分尸一样。就那个手铐啊,它会嵌到你的肉里的那种感觉,然后让我这样站立,站立着然后同时他们就打我的腿,他们还问我,“感觉到痛吗?感觉到痛吗?你要是感觉到痛的话就对了!”这样大概过了三天两夜吧,给我的感觉,已经很漫长的时间。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我们写转化书,他们甚至是用笔塞在你的手里,说你在上面涂一涂也都算是转化了,但他们都没有办到。

焦健:他在旁边给你念著时间,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到两个小时的时候,你的全身都在抗拒那种疼痛,浑身出汗啊。我原来听说过疼得流汗,但从来没经历过。那时候真的是冬天嘛,浑身的衣服都湿透了。那等到后半夜,一直是还是不放,我就感觉好像无尽的黑暗啊,好像你怎么样子挣扎,都不能够挣脱出来,无尽的黑暗,四周是黑暗,给你放在地中央,旁边人在不断的恶毒的在威胁著,甚至是不断在劝说。等他们念到十几个小时的时候,我觉得我的意志已经快涣散了。

陈华:酷刑过后我被带回了监仓。我看见焦健从我的窗口又路过了,似乎她的脚好像一拐一拐的,还需要她的包夹在搀扶着她。我就很担心,她肯定也是在受着这种同样的这种酷刑了。我突然间有一天发现,焦健出去了以后就没有再回来了。你要知道在那种情况底下,我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对她…

旁白:那天早晨,陈华看到焦健离去,再也没有回来。她心中非常担心。万幸的是焦健没有遭遇不测,因为她严重的腿伤越来越恶化,在她强烈的抗议下,警察不得不把她送到了医院。而她的家人办理了所外就医的手续,从医院把焦健直接接走了。

主持人:那焦健,其实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你难道真的没有怀疑过,或者动摇过,这个修炼到底是不是真的?

焦健:其实这个说起来蛮有意思的。我曾经在一个公司的时候,有机会出差去到西藏。那到了西藏那个地方给我印象深刻。那个地方真的是很多人磕一年的长头,磕到大昭寺外,就在那儿天天磕长头。他们眼神的那个纯净啊,就是跟其它的那个,都变成了游览胜地的那些寺院啊,都不一样。那给我印象特别深刻。我回到北京之后,有一次跟我的同事,我们一路在车上我们就在聊天,说这样的一个经历,我在西藏的这些让我很难忘的一些经历啊。我跟他们说之后,他们就跟我说,说其实现在有一本书啊,那好多人看了之后,就能看到顶天立地的大神,当时我听了以后,我就觉得,哎呀,这简直说笑话一样,我内心是不屑的。但是我一扭头,我就看到我这个角度方位,我至今还记得,顶天立地身穿铠甲的一个大神。

主持人:在车外吗?

焦健:对在我车外,可能离我有30米左右,祂就目视前方,那个头盔铠甲,那个麟片,我都看得清清楚楚。祂也不看我,我车走就跟着我走,我碰到红灯了停,祂也跟着我停,祂也不看我,但祂就是像那样,就在移动着。我说我是不是眼花了?我看看别的地方,我看哪里都没有,就那个方位。我走到哪儿祂就跟我到哪儿。祂也不看我,一直就跟着我。当时把我惊坏了。我说这个太神奇了,你赶快把书给我拿来看看!

主持人:是什么书?

焦健:是《转法轮》,对。那真的是,我终于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我就觉得,哎呀,我那时候自以为,自以为自己是,不说是什么都明白吧,也是觉得活的是,没有差不多我不知道的。虽然有一些想不明白的事呢,那我也想大家谁也不明白,谁也不比我明白多少。那也就不以为然了。但真的看了这本书以后,我真的是觉得,哎呀,这就是我要找的。这个真的是,把我所有的疑问,我觉得,真的是都有一个最圆满的解答。

旁白:汽车上的奇遇,让原本坚信无神论的焦健开始以一个崭新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自信的她,一旦寻找到人生的答案,就不再动摇徘徊。而外表纤弱的陈华,从小在赞美和掌声中长大,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遭受这样的迫害。1999年底的一次经历,让她发现,自己因为正信而拥有的巨大力量。

陈华:我记得1999年12月,我第一次被投入监牢,在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在那里的犯人呢,为了保护我们炼功,他们被体罚,迫害我们的这些中共的警察们说,如果我们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修炼,那么就一直体罚这些普通的犯人,让他们跪厕所,罚他们站,打他们,甚至还要胁他们说要加期,不放他们出去。

旁白:为了抗议这种无理的迫害,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绝食。第二天,看守所的所长朱文勇带着几个身形高大的男犯人来到了女子监仓。

陈华:说要对我们执行一种叫做,灌浓盐水的酷刑。同时呢,他是逼迫着一个仓里面的四十多个犯人面壁,就让他们在场去听着、去看着,他们是怎么对我们动刑的。而且呢,是让他们看到,或者制造了一种恐惧,看到如果不按照中共说的去做,是怎样的一个后果。我记得当时,即使是有四十多个人同时在场,也都是鸦雀无声,只听到这些刑具啊,还有这些行刑的人的这种动作声。我记得当这个刑罚过去以后,我看到其他的这些在仓的女的这些犯人们,一个个都在那里这样颤抖著,她们其实一直在哭,但是她们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她们强憋著。她们生怕她们一旦发出声音,她们就会被动用酷刑被折磨。她们以后再也不敢来帮助我们了。

陈华:其实经过这么多年的迫害,不但没有让我对修炼大法产生怀疑,反而是更加坚定,因为我所经历的我所看到的,就是迫害我们的中共,怎样用极其卑劣的手段,来泯灭人性善的一面。他们不但是要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他们是也是对其他人的一种人性上的一种迫害。而我们法轮功的学员即使是经过了这么残酷的迫害,依然是坚持我们的信念真善忍的信仰。

旁白:自从劳教所一别,陈华和焦健从此失去了彼此的音信。一晃好几年过去了,陈华冒着生命危险逃离了中国,于2009年辗转来到美国。一年之后,两人在美国戏剧般的相逢了。

纽约,时代广场
陈华:多令人兴奋啊!你看那漫天飞雪,咱们是雪中梅

主持人:你们当时就是在这儿重逢吗?

陈华:对呀!就是正在这个地方,就是Times Square(时代广场),我记得是在2010年的时候吧,就在这个Times Square(时代广场)这里,我远远的看见有一个人,身影非常的熟悉,而且我看到她那个脚,还是这样一拐一拐的。我当时马上就想到,哟,这不是焦健吗?

主持人:一眼就认出来了?

陈华:对,这不是焦健吗?但是我当时我不敢相信哪!十年了!

焦健:那是我刚到美国的第二天。

主持人:第二天?

焦健:第二天。到了这里人山人海的呀。我也没有反应过来,能在这碰到了熟人啊。那这时候有人过来问我,眼睛水汪汪的,“你是姓焦吗?”我说,“哟!”太吃惊了!我觉得恍如隔世。当时脑子里觉得这个十年前的镜头,现在的镜头,简直是就是恍如隔世一般。

旁白:是不是有点拼接不上了?

陈华:对,简直就像电影一样了!结果我们两个当时真的是,不顾周围一切,我们就紧紧的就抱在一起!十年了!真的重逢特别的戏剧性,好不容易又重逢了。

旁白:异国他乡的重逢,焦健和陈华充满了喜悦。回望当初因为信仰而在中国遭受迫害的岁月,两人也是感慨万千。

纽约,普照荟苑餐厅

陈华:很多人都问我,你怎么还能笑啊?我简直不敢相信你经历了那些。你看上去很光明,还总是那么微笑着。我是觉得呀,对于我来说,现在回看那一段,其实什么也不是,那只不过是我人生当中的一个过程,因为我们知道,光明和善良一定是能够走到最后的。

旁白:来到美国,陈华很快找了一份在人权组织的工作,办公地点就在纽约的帝国大厦。而在自由的环境下,通过修炼,焦健因为酷刑而伤残的腿也渐渐的康复了。搜狐(公司)十年的经历,让她对未来有着深沉的思考。

焦健:其实早期做互联网的那一拨人里面呢,有很多其实是,除了发现它当时这种互联网的商业价值之外,一个新科技的商业价值,他们更也有一定社会的责任感和道义感。因为很多都是海外归国回去来去做这个创业的嘛,他们知道这种信息的不自由,让中国其实一直很可怜的。他真的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很惊讶。那其实你经历了很多事情以后,你再看到报导,原来是那么样子状况。那我就觉得媒体,媒体对人的影响力真的是太大了。

旁白:为自由媒体效力是焦健最强烈的愿望。在陈华的鼓励下,焦健加入了新唐人电视台。

焦健:那通过卫星、通过网络,各种各样的收看方式,真的是在中国上空开了一片天窗一样,让人可以呼吸到自由的空气,那我就决定加入新唐人电视台了。

我非常了解她(陈华)啊,我知道她的这个,虽然她没有直接做过媒体,但是我知道从她的素质能力上,都是非常优秀的人。而且她的这种骨子里的那种韧劲啊,和那种坚持啊,我觉得真的是,都是新唐人需要的。我那个时候就召唤说,就是新唐人也是特别需要你这样的人啊,你也来吧!

主持人:她一说,你就来了吗?

陈华:是啊!她一招手我就来了。其实当时我在那个组织已经干了差不多两年了,而且呢,这个人权组织在主流社会还是有一定的名望的,有一定的影响力。他们做了大量的那种对中国人权关注的,这样的研究,还有各种各样的呼吁啊,都非常的了不起。但是呢,我是感觉到,如果要让更广大的人群,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际上的人能够了解更多关于中国的情况,还必需得是一个大众媒体。而恰恰,新唐人,据我的了解就是最好的一个独立媒体,所以我就来了。

主持人:我不知道你们俩会怎么形容你们的这种缘分,姐妹?朋友?或者更文一点,生死之交?你们会怎么形容?

陈华:生死之交,惺惺相惜。

焦健:确实是,很难用语言来形容。但有时候真的是,关键时候就是一个眼神吧。

旁白:想当年,陈华和焦健在苦难中,用眼神温暖和鼓励著对方。如今在自由的环境下,两人再次并肩作战。焦健凭著自己的经验和能力被任命为新唐人的中国市场首席策略官,而陈华就是她最默契的助手。

陈华:她是一个非常大气,非常豪爽的这么一个人。虽然有的时候她声音比较大,说话的时候也不那么温柔,但事实上我是知道,她的用心哪,还有她的出发点都是非常好的。而且她非常无私。在帮助媒体,帮助我们这些需要在业务上要提高的,这样的她的队员吧。

主持人:善与恶的较量是人类永恒的话题,陈华和焦健,这对生死与共的好朋友,共同走过了那些磨难和曲折。现在呢,她们充分的发挥着自己的才华,为中国人能获得自由的资讯而努力着。而在中国大陆,虽然对法轮功的迫害并没有结束,但是那个曾经摧残她们禁锢她们的劳教制度却垮掉了。而朱文勇,那个曾经酷刑折磨陈华的广州天河区看守所的所长,也因为黑势力的相互倾轧而锒铛入狱。当这一切痛苦的经历都成为历史,回头来看,会发现,善良是一种永恒的力量,而邪恶只能逞凶一时。感谢您收看我们的节目,下一期节目我们再见!

转自《新唐人电视台》

责任编辑:张嘉宜

评论
2014-07-05 10: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