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葛特曼:中共强摘器官 周永康是重要人物

7月29日,周永康落马同一天,前美国智库研究员、作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旧金山由“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国际组织主办的研讨会上,介绍新书《屠杀》。(马有志/大纪元)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8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章洪综合报导)美国的资深中国问题专家葛特曼(Ethan Gutmman)8月12日正式发售他的新书《屠杀》。他表示,新书中披露了大量的新证据证实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罪恶,特别是在1999年中共镇压法轮功后,开始大规模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且这个罪恶现在还在继续。他指出,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其中是一个重要人物,中共最高层都知情。

葛特曼花了5年时间,对中共的高级警官、参与摘取器官手术的医生以及散居在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长时间的访谈,在这个基础上撰写了《屠杀》这本新书。葛特曼当日在美国民主基金会谈论他的这本新书时,还出示相关照片来证明。

葛特曼并不是第一个对活摘器官进行调查的人。加拿大前国会议员乔高(David Kilgour) 与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 (David Matas) 2006年曾经应设在华府的“非政府组织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的请求,对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进行独立调查。他们对中国12个省份的医生进行秘密访谈,得出了这些指控是真实的结论。

大规模的屠杀不仅存在而且在继续

据美国之音报导,葛特曼认为,对这种骇人听闻的指控提出怀疑是正当的,这也是他着手调查这个问题的原因之一。

他的结论是,从政治犯,尤其是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的这种大规模的屠杀不仅存在过,而且还在继续。

中共目标对准法轮功学员

葛特曼表示,在调查中,他调查到的最早一例活摘证据来自于一位年轻的医生。这例活摘发生在90年代末的新疆,当时中共对发生在伊宁以及整个新疆地区的穆斯林抗议活动进行了镇压。这名医生向他讲述了参与在死刑行刑现场强摘犯人器官的亲身经历。

该名医生说,他当时在乌鲁木齐中心铁路医院。他被告知,从北京来了6位高级干部,他们都需要肾,“你到乌鲁木齐监狱关押政治犯的地方,抽取他们的血液样本”,他这样做了。

葛特曼说,中共接下来把目标对准了法轮功学员。他估计,在2000年到2008年期间,至少有6万5千名法轮功学员因为器官被摘取而被残杀。

葛特曼还估计,中国的劳教和监狱系统中关押有“50-100万名法轮功学员”。

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制采血

葛特曼对美国之音说,他在采访不同的人时无意间发现,他们都有被弄去做抽血化验的经历,而这些人是在谈论他们受到虐待等事情时提到这一点的。这让他感到脊背发凉,因为他意识到,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而这些人却根本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目前旅居在美国的王春英是葛特曼的采访对像之一。来自大连的王春英曾经是该市中心医院的主管护士师,因为炼法轮功而5次被抓进拘留所。

王春英谈到她在马三家劳教所时被被强行验血的经历时说,马三家一大队和二大队关押的二百多个法轮功学员,一个不漏都被抽血,但是谁也不知道化验结果是什么。王春英说,很多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因为隐瞒身份,为当局摘取他们的器官提供了便利。

她对美国之音说:“当时(抓)去了的人都不敢报姓名,因为报姓名就要牵连到当地派出所,株连他的家人,包括孩子不能上大学,不能当兵,自己的工资被停发,株连,所以说,大法弟子被抓以后,很多人都不敢报姓名,这样一批人就是活体摘除器官的供体吧。”

周永康扮演重要角色 最高层都知情

葛特曼认为,活摘器官是中共当局的系统性政策,而不是个人或是某些利益集团的行为。他表示:“第一起摘取政治犯器官的案例就是为中共高级官员摘取的,所以说,它不是从某种民间系统开始的,而是始于中共高官,他们到新疆找器官。”

葛特曼说,人们会想,也许这只是一个例外,有时候中共高官需要换肾,就像他们享有别的特权一样。但是他说,这种做法随着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而扩大到全国各地,而且器官摘取手术几乎都是在军方医院里进行的。

他说,他所掌握的信息显示,武警与部队医院为争这方面的生意而发生矛盾,法官居中调停的事实,说明中共的司法系统也深陷其中。

他说:“另外,我们有与中共官员通电话的记录。他们总是说,这是上面交待的。他们说,是发生了这种事情,但是你得追溯到周永康,他授权这样做。你看到越来越高级别的官员卷入其中。人们陷进来了,而且是在最高层。”

他说:“在最高层,他们肯定知情。 他们当然知道薄熙来在做什么。这不是个谜。他们这些人都相互暗中监视。这是一个警察国家。被监视的是中共高层官员,尤其是军队。”

他说,鉴于这些原因,尤其是全国各地都发生过器官摘取的事情,而且在藏人和维吾尔族人身上都发生过的事实,说明这不是一个全国性的犯罪团伙的所作所为。

7月30日上午,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的281号决议案在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完成最后审议,决议案指出中共活摘器官是政府批准的国家行为。

决议案明确提出:“要求中共政府马上停止从所有的囚犯、特别是从法轮功良心犯和其他宗教信仰及少数族裔人士身上强摘器官;要求美国国务院对中国的器官移植业(系统)进行全面和透明的调查;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其发起的、已持续15年的对法轮功精神修炼的迫害,立即释放所有法轮功修炼者和其他良心犯。”

当局对活摘器官不断改口 前后矛盾

有关中共当局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的暴行,于2006年首次在国际社会曝光后,中共一直否认和试图掩盖,法轮功学员则坚持不懈地在国际社会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屠杀真相。

在中国,被处决的死刑犯人数和自愿的捐献者人数,远远低于器官移植的人数。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器官移植国,仅次于美国。

中共对于器官移植的真实情况和供体来源一直在撒谎,拒绝承认。对于大陆器官的来源,中共官方多次改口,前后矛盾。

2005年7月,中共前卫生部长黄洁夫首次承认器官摘取的存在,并称绝大多数用的是死刑犯器官。而在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

2006年4月10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公开表示:大陆器官“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自愿捐赠”。2006年活摘器官真相首次在国际社会曝光后,毛群安在2007年1月11日,又改口承认中国摘取死刑犯器官。从那以后,中共一直咬定大陆器官主要来源于死刑犯。
  
到了2014,黄洁夫又披露,器官的捐献都是医生跟“局部的人”,包括法院和武警来互相沟通,无法说清道明。

近年来媒体多次报导,中国看守所很多被中共处死的死囚犯不是真正死囚犯本人而是替身,目前被处死囚犯中有相当数量的替身。一位曾被中国看守所关押过的知情者透露,在中国花大概10万到30万元人民币就可收买警察,找其他犯人替死。他说,打死法轮功学员上头不追究,致使很多罪恶从中产生,现在中国各看守所、劳教所中最容易被当作替死者就是法轮功学员。

“追查国际”发表调查报告确认“沈阳存在庞大活人器官库”,并公布了几个大陆移植医生的原始电话录音。这些医院公开承认他们移植用的器官来自于活着的法轮功学员,这其中包括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上海中山医院、河南郑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等。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4-08-16 8: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