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正义(20):神传汉字“神”在哪里?(4-4)

作者︰子正
(Fotolia)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

(五)意象合一,音画一体,诗情画意

汉字语音的单音节结构,使其具有音乐性;汉字语音声调的高低强弱变化,使其有抑扬顿挫的韵调;汉字以表达概念为主旨及语意多载的特点,使其内涵深邃而丰富;汉字以形寓意的表现形式,使其具有主观与客观相交融的意象一体性;汉字形象、二维、独体、整齐的构形,使其具有视觉感应性、空间可组合性与整齐对位性。

汉字的这些特点,共同造就其无与伦比的智慧与诗性。而智慧与诗性,是人类精神与情感的高级(表现)形式。

汉字的智慧与诗性,在汉语的诗词歌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通过韵律的铿锵沉郁,哀婉和畅,拨动心弦,共鸣心声;通过意象的生动丰富、隐喻联想,营造如画意境,抒发幽思之情,及显浪漫洒脱,深沉凝重,哲思机锋,妙趣轻松,洋洋洒洒,林林总总,外照自然,内映心境。

所以我们看到︰

《诗经.秦风.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寒露,秋水伊人,真切自然,朦胧迷离。空灵缥缈,可望而不可即。诵之入耳,斐然成章。

唐.王勃〈滕王阁序〉

落霞与孤鹜齐飞,
秋水共长天一色。

--落霞流金,孤鹜凌空;秋水洗练,长天澄碧。意境旷达,情致飘逸。

唐.李白〈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城高入云,江泻千里;猿啼犹在耳,舟速山已移。豪情飞扬,心驰神远。不假雕琢,自然天成。

唐.王维〈山居秋暝〉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山雨初霁,苍山如洗;凉风送爽,秋高云稀。皓月当空,山泉清冽;一静一动,静动相宜。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情画意,脱俗清丽。

唐.柳宗元〈江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山寂径空,寒江孤舟,蓑笠一袭,雪中垂纶。
遐景苍茫,迩景孤冷;皑皑一点,寂寂觉动。峻洁孤高,遗世独立。

宋.岳飞〈小重山〉

昨夜寒蛩不住鸣,
惊回千里梦,已三更。
起来独自绕阶行,
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
旧山松竹老,阻归程。
欲将心事付瑶琴,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沉郁含蓄,忧思孤寂;壮志难酬,尘满征衣。一种壮怀能蕴藉,长吟千古武穆词。

元.马致远〈天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三句十八字,无一动词。九种物境,孤立平常,意象关联,顿显生动,浑然一体。对仗整齐,音律和谐,语调抑扬,声转情变。

枯藤老树昏鸦——语调由平而重,由重而平。苍凉凄楚,昏昧幽冥。
平平仄仄平平
小桥流水人家——语调由重而平,由重而平。欢快和舒,清雅闲适。
仄平平仄平平
古道西风瘦马——语调由重而平,由平再重。秋风萧瑟,孤寂茫然。
仄仄平平仄仄

以景托情,寓情于景;景因情而生,情因景而浓;景情交融,静动相映。
用字简练,省无可省。含蓄无限,意味无穷。

宋.陆游〈游山西村〉(颔联)

山重水复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前路迷茫,愿景如在。坚持不弃,突如其来。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实变幻,韵味环萦。@*

点阅【汉字正义】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吴雨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个调查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因为我认为,如果我们找到了汉字的钥匙,我们将能够分析人类的思维。”(1707年,莱布尼兹致 La Croze的信)——李约瑟《中国的科技与文明》(卷七,P14)
  • 汉字不仅记录语言,而且超越于语言,微趣妙旨,体用无穷。
  • 由前文〈汉语的秘技〉我们知道,汉语对世界的表达,是基于对物质世界结构的完整认知、对事物分类基础上的一种层级逻辑的立体式表达,作为“记录”汉语的汉字,自然也要体现出这些特点。
  • 文字是记录、传递语言,表达情感、观念的书写符号系统,是语言的视觉形式,也是人类交际的最重要辅助工具。语言是人类对自身意识与思维的一种系统的声音(口腔发声)表达形式,主要目的是交流与传达资讯。
  • 扁鹊,春秋战国时代名医,姓秦,名越人,齐国卢邑(今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人,因医术精湛,被人们以传说中上古轩辕时代的名医,扁鹊的名字来称呼他。
  • 因为汉语是“我说即我思”的语言,而中国文化的思维活动,本质上是对不同概念的运用,和反映、揭示、构建不同概念之间的联系,所以通常汉语表达,只要按照思维的流动把相应的概念接着说出来就行了,完全没有多音节语言严苛繁复的语法规则的外在限制。
  • 三)语法与表现力--无招胜有招
  • 通过上文的介绍我们知道,多音节语言最基础构成单元是Word(词)。“Word”的表意思路是一一为每一具体事物单独赋音;因为世界上的事物是无限的,所以Word的数量也是无限的。
  • “汉语中从来不用像其他自然语言那样寻找令人厌烦的词根或者派生词。她的词根就是单词,单词也就是词根--他们也从来不用考虑人称的变格、动词变化、数、性、语气、时态以及其他语法上的细节。除了大自然带给她的光线以外,她没有任何规则,也完全不需要担心会发生任何混淆和困惑。因此,他们的语言朴实、简单和容易,就像大自然在说话时应该的那样。”--李约瑟《中国的科技与文明》(卷七,P13)
  • “如果上帝曾经教导过人类某种语言的话,那种语言就一定会类似汉语。”(莱布尼兹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