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制止活摘器官图文征选得奖作品公布

“制止在中国的活摘器官”图文征选,陈宥宪的海报作品《勇敢发声停止悲剧发生 》,荣获银奖。作品以柔性的手法吸引观众,而看到令人心痛的画面。强烈的黑底有力的托出残忍的红色器械;而下方无辜的人民和浴血的眼,清楚的表现出活体摘取器官的非人性,是主题意识很强烈、鲜明的作品。(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8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报导)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举办“制止在中国的活摘器官”图文征选活动,2日正式公告得奖名单。主办单位表示,将于9月中举行颁奖及作品展览,并颁发奖状及总计新台币33 万元的奖金。

主办单位表示,“制止在中国的活摘器官”图文征选,图片类包括插画、海报设计作品;文章类则是投稿140字内的微博短文 (每人限投三篇)。历时7个月征稿,来函征选作品共计有海报631 件、短文211 件,分别来自台湾、香港与中国大陆,内容丰富多样。经过初选、复选的审查程序后,两个征选类别分别选出了金、银、铜奖与人气奖,同时亦有若干名优选及佳作作品。

“制止在中国的活摘器官”图文征选,Ao-chieh Chen 的海报作品《人心人术 换得换尸》,以手术台上的画面为主视觉,人体剖开后看到的却是人民币,借此反讽人心自私将原本无过的手术变成恶行,一致获得评审青睐,荣获金奖。(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
“制止在中国的活摘器官”图文征选,Ao-chieh Chen 的海报作品《人心人术 换得换尸》,以手术台上的画面为主视觉,人体剖开后看到的却是人民币,借此反讽人心自私将原本无过的手术变成恶行,一致获得评审青睐,荣获金奖。(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

Ao-chieh Chen 的海报作品《人心人术 换得换尸》,以手术台上的画面为主视觉,人体剖开后看到的却是人民币,借此反讽人心自私将原本无过的手术变成恶行,一致获得评审青睐,荣获金奖。

钟政廷创作的短文作品《国营企业》:“军医院的灯光下,无辜的心灵,纯洁的肉体。手术刀反映的不是济世的慈光,而是贪婪的邪芒。健康的肉体被估价,生存的权利被剥夺。健康不再无价,剥夺不曾停止。层层的钞票堆叠出层层的剥削,宏伟的金轮掉进红的深渊,莫问是鲜红或是血红,是党红。而失踪的你,去了哪里?别人的身体里。”

《国营企业》短文作品获得金奖,评审表示 ,作者以悲悯而准确的笔调,展现“军医院的灯光下”,无辜的心灵、肉体受戕害的真实情景,反讽犀利、有力地指出了这邪恶罪行背后的庞大结构。

“制止在中国的活摘器官”图文征选,陈宥宪的海报作品《勇敢发声停止悲剧发生 》,荣获银奖。作品以柔性的手法吸引观众,而看到令人心痛的画面。强烈的黑底有力的托出残忍的红色器械;而下方无辜的人民和浴血的眼,清楚的表现出活体摘取器官的非人性,是主题意识很强烈、鲜明的作品。(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
“制止在中国的活摘器官”图文征选,陈宥宪的海报作品《勇敢发声停止悲剧发生 》,荣获银奖。作品以柔性的手法吸引观众,而看到令人心痛的画面。强烈的黑底有力的托出残忍的红色器械;而下方无辜的人民和浴血的眼,清楚的表现出活体摘取器官的非人性,是主题意识很强烈、鲜明的作品。(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

“制止在中国的活摘器官”图文征选,图片类共设首奖1名、银奖1名、铜奖1名及优选奖、佳作若干名;以及人气奖1名。首奖可获奖金新台币10万元、奖状一纸,银奖获奖金5万元、奖状一纸;铜奖获奖金3万元、奖状一纸。短文类共设首奖1名、银奖1名、铜奖1名及优选奖、佳作若干名;以及人气奖1名。首奖可获奖金3万元、奖状一纸,银奖获奖金1万5千元、奖状一纸;铜奖获奖金5千元、奖状一纸。

“制止在中国的活摘器官”图文征选,高永中的海报作品《泣官》,荣获铜奖。秋海棠的外部用手术工具围绕,表现出一种恐惧的氛围,而“器”以“泣”谐音代替,表现心理感受,此张感性与理性 兼具,张力十足。(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
“制止在中国的活摘器官”图文征选,高永中的海报作品《泣官》,荣获铜奖。秋海棠的外部用手术工具围绕,表现出一种恐惧的氛围,而“器”以“泣”谐音代替,表现心理感受,此张感性与理性 兼具,张力十足。(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

主办单位说,这次参赛作品数量很踊跃,内容也非常丰富与多样,得奖的图片及文章名单正式公告于官网(http://competition.organcare.org.tw/Home/WinningGallery;http://competition.organcare.org.tw/Home/WinningArticles)。他们感谢大家勇气十足的正义参与,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将会被更广泛揭露,使全世界更多的人认识到罪恶不该延续,让这场迫害尽快结束。

主办单位还表示,历来的文学作家与绘画巨匠都用不同的方式描绘着时代的剧变,用敏感的心灵,为这制度的不公发声,为极权下的苦难民众发声,同时也在为自己发声。历史总是重复的,当邪恶穿上了不同的外衣,变换不同形式,再度侵蚀善良时,众多的参赛创作者们,以他们真挚的心、创意和成熟的艺术技巧,共同对这样毫无人性的迫害发声,成为了历史的见证!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