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雄狮石雕”出自雕刻大师手笔。狮子神态威严,裂口长啸,长长的尾巴似乎蓄劲待发,令观者感到精神一震。(当事人提供)

惊动韩国界的无价之宝:田黄石雄狮石雕

2014年08月21日 | 23:08 PM

【大纪元2014年08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马天祥旧金山湾区报导)恩美关切的望着躺在病床上的80多岁的丈夫泰龙。泰龙命运多舛,先富后贫,她不希望孩子像自己一样一生清贫。恩美与丈夫商量后,决定把从养父母留给自己作为嫁妆的收藏了60多年的一件“雄狮石雕”卖出去,好给孩子们一个交代。

这件“雄狮石雕”出自雕刻大师手笔。狮子神态威严,裂口长啸,长长的尾巴似乎蓄劲待发,令观者感到精神一震。(当事人提供)
这件“雄狮石雕”出自雕刻大师手笔。狮子神态威严,裂口长啸,长长的尾巴似乎蓄劲待发,令观者感到精神一震。(当事人提供)

看起来,这件“雄狮石雕”出自雕刻大师手笔。狮子神态威严,裂口长啸,长长的尾巴似乎蓄劲待发,令观者感到精神一震。当年恩美出嫁时,养父母将石雕亲手送给她。这份嫁妆,夫妻俩都非常喜爱。但他们一直不知道这个狮子像的来历,有多少价值。

养父母已经过世,养父曾是韩国法务部长,权倾一时。自己一转眼也接近耄耋之年。这60多年,一家人守着这样一个稀世之宝,一度甘受清贫。

经专家鉴定,这尊“雄狮石雕”是用田黄石制作的。田黄石本身是稀世珍宝,民间素有“一两田黄三两金”之说。目前的市价,上好的田黄石可达数千美元一克,远超黄金价格。(当事人提供)
经专家鉴定,这尊“雄狮石雕”是用田黄石制作的。田黄石本身是稀世珍宝,民间素有“一两田黄三两金”之说。目前的市价,上好的田黄石可达数千美元一克,远超黄金价格。(当事人提供)

然而,恩美实在想不到,养父母给她的这份嫁妆,竟然价值连城!在经过韩国三大银行之一的专家介绍之后,她才知道,养父母当初对她和丈夫是如此疼爱……。

文物专家:乾隆皇帝御用物品

恩美表示,经专家鉴定,这尊“雄狮石雕”是用田黄石制作的。田黄石本身是稀世珍宝,民间素有“一两田黄三两金”之说。目前的市价,上好的田黄石可达数千美元一克,远超黄金价格。加上这只狮子石雕很可能是皇室藏品,其颜色白中泛黄,表面光洁透亮。

为帮助泰龙和恩美,挚友金中大邀请了韩国一名文物官员一起前往中国;这位学者在收藏界和文物界颇有名气。经核对照片,反复推敲,这位文物学者认为,田黄石狮子像应该是清朝乾隆皇帝时期制作,是皇室专用藏品,一般人很难拿到手。对韩国的泰龙能够拥有这样一块希世之宝,他感到非常惊讶。他对金中大说:这件宝贝,价值连城!

经核对照片,反复推敲,田黄石狮子像应该是清朝乾隆皇帝时期制作,是皇室专用藏品,一般人很难拿到手。(当事人提供)
经核对照片,反复推敲,田黄石狮子像应该是清朝乾隆皇帝时期制作,是皇室专用藏品,一般人很难拿到手。(当事人提供)

泰龙希望这个田黄石狮雕能落入好人之手。考虑到文物的特殊性,还没面世,就有多方有来头的买家打听,他同意先在香港一家中文报纸发一个小广告。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广告,让泰龙和恩美受到了惊吓。

无价之宝 惊动黑道人物

小广告刊登后,香港一个电话打来,要与泰龙见面。那时,泰龙还能行走。因为没有经验,他们约在青山南道马山的一家大酒店碰面。泰龙坐在大厅内,看见来赴约者大约有十几人,一个个西装笔挺,带着墨镜。他惊讶的大叫起来:他担心这些人来自黑帮。他的惊叫声惊动了酒店。还没有开口谈,这件事就结束了。对方悻悻而去。后来韩国国安局的朋友告诉他,这些人确实来自黑道。

几周前,中国大陆来了个来历不明的和尚要求见面,但因为搞不清这个人的底细,泰龙一直拒绝见面。和尚在韩国待了几天,又飞回了中国。经过几次经验,泰龙和恩美觉得,他们不能这样再和对方直接见面,对购买者,要先确定其身份,并要求对方自带文物专家。

惊动韩国企业界

这件田黄石狮雕宝物一直放在青山南道马山的农业银行。几次事件之后,泰龙觉得放在这儿不再安全,就将田黄石狮雕转移到韩国三大银行之一——首尔的企业银行。

这件田黄石狮雕宝物放在韩国三大银行之一——首尔的企业银行。(当事人提供)
这件田黄石狮雕宝物放在韩国三大银行之一——首尔的企业银行。(当事人提供)

银行的官员希望能够代泰龙出售田黄石狮雕,但泰龙不同意。据企业银行内有关人员透漏,这件宝物估价在700亿韩币以上,约合近7,000万美元。

韩国第一大企业三星集团研究所对这个文物很感兴趣。三星集团董事长李健熙也在打听,想搞清楚这个文物的价值。据称,在台湾博物馆,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田黄石狮子像,只是尺寸要小的多。

宝剑佩英雄,香车伴美人。这个田黄石狮子像,最终价值到底有多少?花落谁家?恩美和泰龙,还在等待。期待这个故事将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韩国企业银行鉴定:“雄狮石雕”重3公斤,长17厘米,高15.5厘米,宽8厘米。
查询:池先生 82-108736-7606,jzs8282@hanmail.net。

(注:本文内容根据当事人叙述和提供资料成稿,未经本报具体核实。本报不承担法律、经济等其他任何相关责任,特此声明。)

责任编辑:凌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