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传奇时代】

【传奇时代】欧洲的抉择

2013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除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的紧急议案。(FREDERICK FLORIN/AFP/Getty Images)

人气: 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08月22日讯】(新唐人电视台《传奇时代》节目)2013年12月9日,六位来自北美、亚洲和欧洲的医生和律师赶赴联合国总部日内瓦。他们将150万来自全球的,呼吁联合国调查中共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谋求暴利的请愿签名,交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高级专员办公室。

2006年前亚大司司长、律师大卫‧乔高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 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展开独立调查,并将获得的证据和结果整理成《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一书。随后他们奔赴全球四十多个国家,公布他们的调查结果,这其中也包括欧洲议会

2013年12月12日,在2013年欧洲议会最后一次全体大会上,议员们投票通过了一项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除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的紧急议案。

决议要求:“欧盟对中国境内的器官移植,以及与这种不道德行为相关的迫害做出全面、透明的调查。”决议还呼吁,中共“立即释放”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良心犯。

从2006年活摘器官曝光,到两位大卫的报告出炉,再到如今欧洲议会通过决议,公开谴责这一暴行,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的光阴。

欧洲议会最大党基督教民主党资深议员克兰先生(Tunne Kelam)表示:“我们本应该更早通过这个决议,但我们在通过这个决议的过程中,也学到了很多东西。现在我们更加清楚,在中国正在发生的事,而且更加坚决的支持我们的中国朋友,团结一致的支持他们。”

如今发起这项决议的议员们,希望中国民众能明白,这是他们发出的善意的讯息。

DAFOH顾问委员会成员 肾移植专家Adnan Sharif:“5个月之内搜集到150万签名,这是来自全球公众的惊人的反响。”

人权国际社会瑞士分部副主席施莱格(Schlegel):“这正是体现了真相的力量。”

与此同时,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的议员们正在讨论通过一项关于谴责中共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的决议。

欧洲议会议员Tunne KELAM:“中国已经发展出一个巨大的黑暗的不道德的器官交易市场,出售器官给外国人。”

欧洲议会议员Raül ROMEVA i RUEDA:“系统的、政府纵容的、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行为。”

前爱沙尼亚外交部长 欧洲议会议员Kristiina OJULAND:“特别是从法轮功学员这样的良心犯身上。”

欧洲议会议员Monica Macovei:“如今就在我们眼前发生著。”

欧洲议会议员Laima Liucija ANDRIKIENE:“这是绝对不能被接受的,必须立即停止。”

2013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通过决议,谴责中共从包括法轮功在内的良心犯摘取器官的行径。

国际人权协会理事 吴文昕:“这是在欧盟这个层次可能是第一个这么清楚、这么直截了当的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欧洲经济与社会委员会主席Henri MALOSSE:“我完全支持这个决议,我们应该更加强硬的谴责。”

欧洲议会议员Tunne KELAM:“我们要求欧盟成员国公开谴责这种败坏的、不道德的器官交易。”

欧洲议会议员Kristiina OJULAND:“这是欧洲议会的职责所在,必须坚决地就这个骇人听闻的问题,谴责中共政府,这种行径已经触及人类尊严和生命基本权利的底线。”

欧洲议会议员Leonidas DONSKIS:“人的生命无论在哪里都同样珍贵,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其它地方。这正是我们在这个决议中想表达的。”

12月初的欧洲,寒风凛冽。在布鲁塞尔欧洲议会大楼外,一群人在舒缓的音乐中无声的表达他们的诉求,抗议中共对和他们持有同样信仰的中国民众长达14年的迫害,尤其是从他们身上活体摘取器官牟取暴利的行为。

法轮功学员 贝纳斯:“这是中国发生的违反人性的罪行,已经拖了很多年,必须得停止了。”

一张张传单,发到进出欧洲议会的议员和工作人员手中。身处民主、自由与人权等基本价值的发源地,大楼中的议员们正在考虑,如何行使他们作为二十八国欧洲公民直接选举出来的代表,所必需履行的义务和权利。

欧洲议会议员Tunne KELAM:“欧洲议会为下周的会议能做的具体的措施,就是就活摘器官,特别是从政治犯身上摘取器官的问题,发起一个紧急讨论和决议。

法轮功学员 单普:“如果能通过决议那就太好了,这也是我们来此敦促他们为此投票的原因,现在这件事情很紧急。”

与此同时,欧洲的法轮功学员致信或致电自己国家的欧洲议会议员,呼吁他们关注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并通过决议谴责此事。

比利时法轮功学员Filip PETITJEAN:“请问我可以和议员斯泰斯先生通话吗?”

比利时法轮功学员Filip PETITJEAN:“我主要是联系比利时的议员,因为我自己是比利时公民。”

比利时法轮功学员Filip PETITJEAN:“我希望能告知您更多的关于活摘器官的事情。”

比利时法轮功学员Filip PETITJEAN:“最开始都是比较表面的,他们说他们会看看是怎么回事。他们甚至说要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通过决议。但是我们当然不会放弃。”

那时候,距离决议最终投票,只有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

比利时法轮功学员Filip PETITJEAN:“我有这种信念,我不会放弃,哪怕他们说时间太短了,需要等到下次全体会议。我想有这种坚定的信念以及这种坚持,坚持这个决议必须立即通过,这种坚持也改变了那些议员们。”

此外,有15个国际组织或团体陆续致信欧洲议会,要求议会能通过这项紧急决议。

于是,这份谴责中共从良心犯、特别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的决议,开始在欧洲议会中酝酿,并迅速得到了知情议员的支持。

Leonidas DONSKIS:“关于法轮功以及从人体身上摘去器官的事情,这是尤其令人震惊的,我们必须对此明确表态。”

欧洲议会议员Michael GAHLER:“对我们来说这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必须立即停止,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针对什么人。”

欧洲议会议员Tunne KELAM:“我所在的党团中,我是这个决议的发起人之一,这个议题无疑是会被最先考虑的,没有异议,没有任何反对意见。”

然而,“活摘器官”这一指控的惨烈,超出了人们所能认可的底线。经历过二战中纳粹的种族灭绝、又经历了苏共的铁腕统治和屠杀,本以为灭绝人性的史书那一页已然封存,走在宽敞明亮的议会大楼,议员们无法想像也无法相信,当他们喝着咖啡处理公文的时候,在同一块欧亚大陆的另一端,活生生的人被储存在集中营,按照器官移植的需求被杀害。

欧洲议会副主席Edward McMILLAN-SCOTT:“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年轻的波兰人。他1941年逃出波兰,因为曾经在死亡集中营呆过,他去了伦敦、华盛顿,试图告诉同盟国在死亡集中营发生了什么。当时有一个著名的法官,菲利浦•法兰克福,他本人也是犹太人,有记者问他:你不相信这个年轻人说的话吗?你认为他是在撒谎?他回答,不不不,我没有说他在撒谎,我只是说他说的内容太令人难以置信了。这就是这个问题的关键所在。”

为了证明活摘器官的真实存在,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2006年曾亲自前往中国大陆,会见牛进平、曹东两位法轮功学员,并将他的调查过程和结果整理成了报告。

欧洲议会副主席Edward McMILLAN-SCOTT:“他(曹东)说,他只能说他有一个朋友也是法轮功学员,关在西北的一个监狱里。有一天这个朋友失踪了,下次他看到这个朋友的时候,他已经成了一具躺在监狱医院里的尸体,身上有几个洞,器官被取走了。”

除此之外,另一份由著名人权律师撰写的独立调查报告,更是为活摘器官的确切存在,提供了的权威性证据。

David Matas:“关于这个问题的指控和我们调查的结果是令人震惊的,在我们看来这是一种在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2006年,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律师大卫•乔高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展开独立调查,并以律师特有的客观严谨的态度,将获得的详实证据和结果整理成《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随后他们陆续奔赴全球四十多个国家公布他们的调查结果,这其中也包括欧洲议会。

2010年5月19日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召开全体会议,通过了一项规范欧洲器官捐献和移植的议案。

《血腥的活摘器官——杀害法轮功学员谋取器官》

许多议员正是通过两个大卫的造访、以及他们权威性的调查报告,了解到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

Leonidas Donskis:“我见了大卫•乔高,他是加拿大司法部部长,本人也是律师、作家。他对我说,是的,尽管听起来令人无法相信,但是最了不起的中国人,那群最文明而杰出的人,他们拒绝相信,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但这也说明这(活摘器官)是只有中国社会一小部分人参与实施的异常邪恶的行径。”

在调查报告出炉后,全球的法轮功学员开始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告诉各国民众,在中国发生的活摘器官的事情。

2013年7月20日欧洲哥本哈根
DAFOH欧洲区代表、德国医学教授李会革:“从囚犯身上摘去器官的事情,直至今日还在发生。”
Huige Li, MD, PhD. DAFOH Delegate for Europe:“Organ harvesting from prisoners, even today are still happening.”

这其中不乏与活摘器官的命运擦身而过的幸存者。

2013年10月20日 美国洛杉矶

法轮功人权代表陈师众:“你们中间有多少人在被关押期间被验过血?请各位想想,中共政府迫害这些人,穷尽最可怕的方式酷刑折磨他们,为什么还会关心这些人的血?他们验血的目地是什么?”

这样的幸存者也来到了欧洲议会的门外。

刘玉梅,是被联合国营救到芬兰的法轮功学员,她的父母、妹妹、丈夫、都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致死或含冤离世,自己也曾经被抓捕过9次,并被迫害致伤残。

法轮功学员刘玉梅:“我在被关押期间,警察告诉我,说你不报姓名和地址就给你剖心挖肝,连尸体都找不着。我的姐姐在马三家被迫害中也进行了一系列的身体检查。”

这次她从芬兰专程赶来,作为迫害的第一见证人进入了欧洲议会,向芬兰议员亚戈萨利(Liisa JAAKONSAARI)的助手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

刘玉梅自己曾饱受类风湿关节炎所苦,修炼法轮功四十天后便摆脱了病魔;却在中共的9次非法抓捕,三十多种酷刑的折磨下,被迫害致残,四次生命垂危。

父亲七十多岁时曾被煤矿车辗过,造成全身粉碎性骨折,医院不愿动手术,回家后父亲通过学炼法轮功,不长时间便能下地干活。

刘玉梅:“车都没轧死,最后在迫害中被迫害离世。”

在这活生生的血泪控诉中,议员助手红了眼眶。

刘玉梅:“她就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她说我尽我的最大努力支持你们,我也通过告诉我的议员,告诉其他的正义人士支持你们。当时走的时候又和我拥抱。”

在知情议员和法轮功学员的共同努力下,活摘器官一事终于在议会召开全体会议前形成正式决议,等待投票通过。

12月9日,欧洲议会的议员们按照惯例来到法国斯特拉斯堡的另一座议会总部大楼举行全体会议。走在在温暖的大楼内,议员们隔着玻璃窗望着在大雾和低温中日复一日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

没有口号,没有喧哗,这群人请愿的方式与其他任何的抗议团体都不一样,却于无声中展现了最坚忍的力量。

欧洲议会议员Tunne Kelam:“在欧洲议会大楼外的请愿对于唤起人们的良知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议员们开始思考、谈论、这个即将在三天后进行投票的紧急决议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他们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Monica Macovei:“我想引用但丁•《神曲》中的句子:地狱中最黑暗的地方,是留给那些在道德危机中无动于衷的人,我们正处在道德危机中,所以我们应该行动起来。”

这一天,欧洲议会并不是唯一一个讨论与思考在活摘器官真实发生的道德危机中该如何行动的地方。在欧洲的另一个举足轻重的国际中心日内瓦,六位来自全球各地的医生和律师,带着一封信,来到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高级专员办公室。

薄薄的信笺,承载的却是近150万来自全球各地民众郑重署名的心愿。

请愿信的三个诉求:
1.要求中共政府立即停止从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

2.对参与这个反人类罪的人进行进一步调查。

3. 要求中共政府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因为这是活摘器官的根源。

近一百五十万签名经过扫描并刻入光碟后,已经从12月3日开始,由各国寄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高级专员办公室。

DAFOH执行主席Dr. Torsten Trey:“我想我们让他们更加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这项征签活动是一个叫做DAFOH的非政府组织发起的。

DAFOH发言人Damon Noto:“DAFOH,也叫作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是一群美国医生发起的。他们注意到在世界各地都有一些不道德的器官掠取事件发生。于是他们开始对此进行调查,并意识到在中国有数千人器官被强制掠取。这件事深深触动了他们,因此他们想为此做点什么。于是他们成立了这个非政府组织,并开始呼吁全世界的医生加入。”

欧洲议会、北美、亚洲、澳洲、美国费城DAFOH论坛,越来越多的医学专家加入了DAFOH,并在世界各地奔走呼吁,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行为。

DAFOH发言人Damon Noto:“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现存有一个系统管理的活的捐献者仓库,其器官随时准备被攫取。”

2013年中旬,DAFOH发起了一项涵盖全球四大洲的征集签名活动,呼吁民众关注这一违背人性基本价值的罪恶行径。

记者:“你为什么签名?”
答:“为支持人权”

欧洲法轮功学员Johan Bijnens:“几乎每一个有机会听我们介绍这个征签的意义的人,都立即表示愿意签名。有些人非常支持,他们甚至从我们手中拿过征签表,就地开始帮我们征集签名。”

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DAFOH代表及其律师顾问在日内瓦湖畔,就向联合国递交签名一事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DAFOH亚太地区的法律顾问朱婉琪:“所以我们在此地谈的不只是法轮功问题,我们谈的是整个人类面临反人类罪的一个态度、一个维护普世价值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信仰国际主任Biro Dianwara:“这个影响是很重要的,成员国能够更多地了解到这些情况。”

欧洲经济与社会委员会主席MALOSSE:“我作为欧洲经济与社会委员会主席,随时准备好邀请所有欧盟机构的欧洲领导人来发起一个请愿支持这项征签活动。”

南北协会秘书长Simone Piazzini:“真的,所有人都应该签名。”

日内瓦新闻发布会的第二天。另一位DAFOH的成员赶赴法国斯特拉斯堡,参加欧洲议会负责人权事务的副主席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就活摘器官召开的新闻发布会。

DAFOH代表Harold King:“官方公布的每年不断下降的死刑犯的器官捐献,无法解释这一增长,这只能被在中国发生的不道德的器官攫取所解释。”

这时距离决议最终投票,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

欧洲议会2013年度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投完票的议员已经开始陆续离开议会总部大楼。而在议会大楼外,法轮功学员的请愿依旧继续著。

寒风吹透层层衣衫,他们却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温暖。

瑞士大型制药公司医药专家Sammy LEE:“大概是在中午1点钟左右,从大厦里面出来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性,在我跟她打完招呼之后,她主动地对我说,我是(欧洲议会)人权委员会的主席,我支持你们,我有一个博客,欢迎你去访问我的博客。”

发生在中国的器官摘取

英国议员Richard ASHWORTH
英国议员Roger HELMER(右)和克罗地亚议员Nikola VULJANIC(左)
塞浦路斯议员Eleni THEOCHAROUS(中)、斯洛文尼亚议员Ivo VAJGL(左)和奥地利议员Richard SEEBER

不仅是议员,从大楼中出来的有议员助理、翻译、工作人员,他们是专门来签字、合影、或者向寒风中默默请愿的法轮功学员表达问候的。

瑞士大型制药公司医药专家Sammy LEE:“有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的男士,他说他不是议员他不能投票,但是他很希望能够来到我们的展台前亲自签字来表明他们的支持态度。”“好几个人主动地说:‘你们做的这件事情十分的重要,让大家明白了这个真相太重要了,感谢你们。’”

12月12日傍晚,投完票的议员已经陆续离开议会总部大楼。而关于这项决议的辩论,仍旧在会议大厅内紧张的继续著。

欧洲议会议员Raul ROMEVA i RUEDA:“我们必须表明我们深切的担忧,有严密而可靠的报告指出,正在发生著系统的、政府纵容的、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行为。”

欧洲议会议员Laima Liucija ANDRIKIENE:“受害者包括法轮功学员,据我所知,他们因为自己的信仰而被关押。这是绝对不能被接受的。”

曾任检察官的罗马尼亚议员Monica Luisa MACOVEI:“中共发起了全国性的迫害,铲除这个传统的和平的遵循真、善、忍的原则修行的人们。”

奥地利议员Franz OBERMAYR:“这种攫取器官的暴行令人震惊,违背了人类所有的基本尊严。”

斯洛伐克议员,自由和民主欧洲党团副主席Jaroslav PASKA:“对我来说难以理解,拥有如此丰富文化和文明的民族,怎么开始以如此堕落的方式对待人类的身体。”

然而,辩论过程中也有少数质疑的声音,对此,德国的议员米歇尔•加勒作出了这样的回答。

德国议员Michael GAHLER:“我很想问自己这个问题:(议会外)的受害者不正是最好的证人吗?如果他们和他们的家人没有遭受这些,他们怎么会有这些控诉?真的,这让我很困惑,让我想起当年斯大林和希特勒的集中营的受害者,也得给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可怕的事情提供证据,这也太离谱了。只是因为独裁政府设置了个遮挡的屏障,你们就怀疑那些受害人告诉我们的事情。”

欧洲议会议员Tunne KELAM:“我们要求欧盟成员国公开谴责这种败坏的、不道德的器官交易。”

前爱沙尼亚外交部长,欧洲议会议员Kristiina OJULAND:“这是欧洲议会的职责所在,必须坚决地就这个骇人听闻的问题,谴责中共政府,这种行径已经触及人类尊严和生命基本权利的底线。”

最终这个由议会7个党团中的5个党团联合发起、6个党团表示支持的决议,以获得多数赞成票得以通过。

决议呼吁欧盟及其成员国公开谴责这种不道德的器官交易,并将此告知欧洲公民。

决议还要求议会主席将该决议送达欧盟委员会、欧洲理事会、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及中国政府。

欧洲议会副主席Edward McMILLAN-SCOTT:“这份决议代表了五亿欧洲公民的声音。”

欧洲经济与社会委员会主席Henri MALOSSE:“我们建立欧盟,是基于自由和民主的价值之上的。这种行径无法被接受,无法被国际社会接受。”

从2006年活摘器官曝光,到两个大卫的报告出炉,再到如今欧洲议会通过决议公开谴责这一暴行,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的光阴。

欧洲议会议员Tunne KELAM:“我们本应该更早得通过这个决议,但我们在支持这个决议通过的过程中也学到了很多东西。现在我们更加清楚在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且将更坚决得支持我们的中国朋友,团结一致地支持他们。”

如今,发起这项决议的议员们,希望中国民众能明白,这是他们发出的善意的讯息。

欧洲议会议员Ria OOMEN-RUIJTEN:这项决议是欧洲议会的决定,是欧洲议会想尽可能为中国人民所做的有益的事。

欧洲议会议员Laima Liucija ANDRIKIENE:“所以我非常希望这个决议能够被正面的接受,这表达的是关心中国的人们良好的愿望。”

欧洲议会议员Leonidas DONSKIS:“我能理解有时候中国像俄罗斯一样,认为西方社会在强加于它们,这当然是无稽之谈。因为我认为西方欠中国人的太多了,尤其是那些异议人士,人权卫士,有勇气的作家,那些无畏尔勇敢的人们。这是深深植根于宇宙的东西,是所有文明国家共同选择的基本价值。”

国际人权协会理事吴文昕:“这个事情不仅仅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政党之间的政治问题,其实这个问题是关系到全人类的以后未来的生存。因为人类社会没有最基本的道德观念是很难运转的。”

转自《新唐人电视台》

责任编辑:张嘉宜

 

评论
2014-08-22 6: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