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我所知道的东南亚回归大陆华侨的遭遇 (之一)

从东南亚归国的特殊华侨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8月26日讯】“我去年来到海外,发现这里的许多华人仍在迷信中共的谎言,将中共等同于中国, 认为大陆表面经济的发展是共产党的功劳,觉得在国际上似乎有了地位。其实今天的大陆经中共长达近六十年的统治,社会道德沦丧,腐败贪污横行。《管子》 曰: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我认为有必要把这段历史写出来,穷源溯流,希望我们的华人或华侨,通过了解当初受中共指使的马共、泰共和听随中共的归国华侨的遭遇,从中吸取教训,明明白白的爱国,免使同样的悲剧再发生在自己身上。”—- 郭宝  

一九七九年,中国改革开放的头一年,珠江电影制片厂推出了“海外赤子”这部电影,主题曲“我爱你,中国”随之也唱红大江南北,海内外迄今还有不少人记忆犹新。先不论它在对外重新统战和安抚国内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到各种迫害的归侨起到多大的作用,它毕竟首次承认了两点:一是华侨在国外并不是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二是那些被共产党欺骗统战回国的华侨,怀着报效祖国的理想和千年落叶归根的传统思想回到大陆,却因有所谓的“海外关系”等诸多莫须有罪名,遭到共产党的无情迫害。

据中共侨联网的统计,从一九四九年伊始至一九五五年,共有十八万各种成分的华侨回到大陆,这些人中有回国求学的青年, 也有一部分是被统战成功的商人。还有为数不少的鲜为人知的特殊华侨:他们不是自愿或不明真相被骗回国的正式华侨,他们是由中共一手支持建立的马共、泰共、印共等十几国的党员,因听命中共在东南亚策反暴动,被所在国驱逐出境,这段历史中共是从来不提并尽力掩盖的。

笔者生于华侨家庭,长期工作和生活在归侨的圈子里,经常接触这些东南亚国家的共产党员及其后代,现将所知的情况写出来,希望人们了解中共的本质、早期的红色输出及对华侨的欺骗迫害。

中共建东南亚据点 输出暴力

中共窃取政权后,立即对外输出“暴力革命”的思想,公开告诉东南亚各国共产党,要建立革命根据地,武装夺取政权。积极支持马来西亚、泰国、寮国、缅甸、越南等各国共产党建立武装、开展武装斗争。
   
在中共的帮助下,泰共建立起一些游击区和根据地,毛泽东对泰国共产党说,泰国革命发展起来是件大事。一九九六年,我所认识的一个泰共的女儿潘立莎,向我介绍在泰国搞暗杀的规矩:凡事成之后,要在死者的鞋里放些钱,以免冤魂找上身。并回忆他们一家和其他泰共,于一九五三年被泰国警察押送出公海遣返大陆时, 还引吭高歌“我的祖国”……。缅共的残暴也是他们的亲人无意透露的,一九八六年,前来广州生产的缅共妻子李氏,当说到其夫性情暴烈时,小声说其在缅甸时, 那些缅共将俘虏的脑浆就著酒食。

马共策反 被遣返回大陆

马来西亚共产党成立于一九三零年四月,日本投降后马共欲推翻英国建立的“马来亚联合邦”,英政府于一九四八年六月二十日颁布了“特别紧急条例”,把抓捕的马共关押在吉隆玻集中营,在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五七年间,将其中的华侨分三十八批遣送回大陆。
  
第一批遣送时,广州尚在国民政府手里,在汕头港下船后,有些马共直接上福建战场,参加中共军队颠覆中华民国。每次船(批)遣返的人数在五百到六百人之间,总共约有二万一千多(含家属)的马共被遣回大陆。
  
这些被遣返的特殊华侨,其中一些被认为有培养价值的人,则集中在广东省著名侨乡台山市台城草朗街的学习班(即今天的敬修中学校址内),接受所谓的社会主义理论教育(实为洗脑),分三个月和六个月或一年的学时。
   
我的一个朋友陈发云,其父是马共,一九五四年全家被遣送时他才十六岁,被认为有培养价值,送进了“小鬼班”洗脑。而级别较高的骨干再经短期培训后安排在省侨委安置处,继续为中共作统战。那些级别较低或无职无权的人,就回去农村老家,或由省侨委派人领他们到各地开垦土地,成立华侨农场。

共党策反引东南亚大排华
    
一九六零年开始至一九七八年越战前夕,东南亚国家吸取共产党策反的动乱教训,印尼、马来西亚、泰国等十多个国家大排华,尤其印尼总统苏加诺频布四号法令,关闭所有的华人学校等一切有关组织,规定留下的华人必须入当地籍,很多了解中共本质的华侨投奔台湾、菲律宾或香港,而不明真相受中共宣传蒙蔽的则回到大陆。(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季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