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想念绵绵春雨

文/王金丁

(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

多年盼不到春雨造访,不由得想起旧时南台湾故乡的绵绵春雨来。彼时的雨是踮着脚尖,吹着淅沥淅沥的口哨来的,清晨或夜半,敲打着玻璃窗户,一点一滴敲进我的梦境里。

春天带着小雨来的时候,雨丝从茅檐下斜斜的飘进来,我们几个小孩倚在门边,望向晒谷场,渴望着雨丝飘上脸庞。趁着大人没看见,拔腿就溜了出去,大人发现了追来时,只好接过斗笠不情愿的戴在头上,奔进雨林里去。

屋舍前,一位老妇还在雨里慢慢悠悠的收拾东西,墙边壮硕的芒果树下,几只麻雀正忙着啄食地上的芒果花籽,等我们跑过去才匆匆的飞起,翅膀上的雨滴扑了我们一脸。一个孩子拾起青涩的小芒果往麻雀群掷去,小芒果还没追上已乏力的墬了下来,却扰了一群色彩鲜艳的蝴蝶,在雨丝婆娑的世界里飞舞。

天空飘落的雨丝像面铺晾晒的面线,风吹过来时就顺势歪斜一下,像邻家新妇飘逸的裙䙓。我们追着雨,满足的让雨滴沾满了脸,湿也湿不了衣服,远山、稻田却染上了一片翠绿。农人仍然弯着腰在田里工作,远远的,只能看见浮在稻田上的斗笠。田埂上,农夫穿上了蓑衣,像稻草人似的缓步前行。有个农夫打着赤膊从低矮的农舍里出来,荷着锄头走进濛濛细雨里。

我们走过一段田埂后,雨水已打湿了裤管,到了街上刚好碰见了卖小吃的担子,那锅里正冒着白烟,旁边围着一群戴斗笠、撑着纸伞的乡人,在细雨里捧着大碗小碗,等着买回家去。我们经过时,闻到了熟悉的香甜味道,定是米糕粥啦。忽然一阵大雨落了下来,敲得担上的锅盖叮当响,老天爷也闻到了米糕粥的香味,凑热闹来了,却急得大伙抢着将担子搬到廊檐下。

雨追着我们,逼得我们跑进土地公庙里,不小心撞翻了厮杀中的棋盘,只好又逃向田野里去,背后清晰的听见添寿伯高亢的嗓音,理直气壮的争论着棋局的输赢。

来到都市后,每天拎着笔电在繁忙的街道上奔忙。最近想起故乡的春雨,却始终盼不来,夏天时,带来了一场倾盆大雨,听说故乡的路毁了,稲田浸了水。那天回乡,添寿伯仍然在土地公庙里下棋,他抬头望了好久,才认出我来。谈起近年气候的异常变化,他停下棋子长叹了一声,用哲学家的语气说:“人若不照天理,天就不照甲子。”意思明白,人假如不遵循道德做事,老天就不按规律运行,天灾人祸就会接踵而来。

每当大自然有了灾难,就会想起故乡的添寿伯感叹的话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以为是被我的嘹亮优美的唢呐声吸引来的,想不到她却告诉我吹奏的原理,告诉我如何换气,如何控制声韵的回旋,还说最重要的是,演奏家随时要保持一颗纯净的心。她平静的神情与广阔的心胸,使我如沐春风。那时,我才知道音乐里还有这样的境界。
  • 安平经过荷兰人、郑氏、清廷及日人几个治理阶段,留下了时空邅递的历史痕迹。在安平古堡东侧,荷兰人建造的街道,及辐凑街道两旁的旧聚落仍然保留了下来,游走巷弄间,不免让人回想先民渡海来台,艰辛奋斗的岁月历程…
  • 老渔夫船前船后跳来跳去,嘴里吆喝着向我挥手,在这个微雨而孤寂的港湾里,带给了我一丝暖意。
  • 几天后,猫头鹰的羽翼下又钻出了一只小猫头鹰,有人说是猫头鹰在呵护着小鹰,也有人说猫头鹰在教小鹰飞翔…
  • 高山茶具有独特的韵味,阿里山屏障中央山脉,山势从低海拔连绵攀高,层峦叠嶂,也是地形自然形成的茶区,这边山坡种了茶,隔一个树林才能见到茶园,越过一片竹林,才看得到翠绿的茶叶。
  • 转过身来,看见和尚仍然殷勤的扫着落叶,一阵风吹起了地上的几片叶子,他拿起扫帚追逐着。阳光从树梢渐渐褪去,鸟声跟着聒噪了起来,此时,我的心里已一片宁静。
  • 阳光才从肉松铺高高的店招照过来,清晨的菜市场已人声鼎沸,在铺前的菜摊旁,我又听到了那一串变调的琴声。
  • 一时,法国号也来了,双簧管也来了,小提琴更加大力度的演出。众声喧哗中,大鼓击出震聋发瞆的一响,指挥家双手在空中展开时,乐团已将充满灿烂色彩的交响音符送上了云霄。
  • 走过寺院凹蚀的石板,从天井筛进来的微光里,仿佛听到了远处传来,昔日洛津码头工人粗犷的吆喝声,帆樯云集的港口…
  • 母亲已近九十岁,一生过着农家生活,那天她坐在风檐下忆起了年轻时,经历的“煮三年烂饭,娶一个媳妇”的故事,说出了半世纪前农家妇女的辛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