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中国”王子密码

文:李晓宇、卡尔  摄影:林文责

26是精神自然常数、28是创世的自然常数、27是连接数,还有“142857(所有数字累加之和是27)就是神创造自然界的能量密码(Creation Code),它存在一切事物中。”伦纳德亲王的数列研究发现。见于他的论文。(伦纳德提供)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 ,

为了保卫家园与基本生存权利,西澳一个农场主人伦纳德依循法律与心灵之声,以一己之力和平地抗衡澳洲联邦政府,几经波折,如有神启,最终顺利脱离西澳与澳洲联邦,建立私人国家——赫特河公国。

此事发生在40多年前的澳大利亚。缘于民主宪法的保障,伦纳德从小民“维权”登上君主制王国的首座,但因为没有收到神要他成为王者的旨意,他不敢自称为国王,始终以王储称号自居。

从脱离澳洲联邦到独立建国,伦纳德一路领受到高层生命的意志,与生俱来神奇的数学天赋,也开启了他探索生命本源奥秘之旅……

伦纳德亲王不但擅长法律,还擅长数学和物理,近30年来他一直浸泡在他的数字王国里。他所思考的问题是:在我们这个常规的世界里,一切事物似乎都有一定的模式,那么是否存在一些模式,它们构成了更高级的超凡的世界呢?

伦纳德亲王似乎感受到自己与宇宙的创造性能量有着某种崇高的联系,30多年来,他一直利用他熟知的数学和物理学的逻辑和推理进行一项很少为外人所知的研究:上帝是否存在?如果存在的话,那么祂是以何种形式存在?

见到伦纳德亲王,无需多言,就能感觉到他的精神活力。伦纳德不是宗教人士,不过他认为,在所有宗教里面,佛教的法理最接近真理。

伦纳德收藏的中国画:天门。他认为,佛法最接近真理。(伦纳德提供)
伦纳德收藏的中国画:天门。他认为,佛法最接近真理。(伦纳德提供)

经过30多年的研究后他发现,神是宇宙中一种创造性的能量,这种能量遍布整个宇宙空间,无处不在。

奇妙的数学头脑

他的研究始于对一些古老概念的梳理。在他的研究论文《上帝的真实性》(The Reality of God)中,他指出,在字典里,上帝/神(God)的定义是这样的:“任何超自然的、不朽的生命,他具备特殊的能量来控制人类的生活和各种事务,以及自然过程。”所以他认为宗教中常说的只有一个神的说法首先就不符合这个古老的概念。

“很多古老的概念,尤其宗教中的概念,已经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性,但是,要让它与自然和科学(他这里的科学主要是指数学和物理)对应起来,那么,2000年前的这些古老概念需要更新。”

“当你在做数学或物理学研究时,对于很多概念你不能随意破坏,除非你能代替它们。斐波纳契数列与所有生命物质的结构都有关系,然而,没有人能够解释它为什么存在。斐波纳契数列早在斐波纳契之前在古代中国就已经被人认识到了,只是斐波纳契更突出的开始使用它,所以才广为人知。”

“在我的一本书中,我给出了一个数学公式证明,每一个人,包括你和我,身上都蕴含着精神能量。其中数字26是精神能量,数字28是普通能量,数字27是它们的连接器,26、27、28是自然常数(NC)。”

问他是如何发现这些公式的,他解释说,他用心灵的眼睛,再加上潜意识的帮助。他说:“我历来对数学感兴趣。经常是一个问题进到脑子里,潜意识就会开始工作,如果三天之内解决不了,我就会觉得头胀。而要停止头胀却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驾车到农场去。一旦我上了车,一打开钥匙启动车子,脑子就清醒了。然后我边开车脑子边计算,9位数乘以9位数,然后回到家,进到办公室就把答案写下来。即使晚上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我的脑子也会继续在那里算数。我人在看电视,可我的脑子却在算数,我的潜意识像电脑一样,一直在那里工作,即使我并不想要它做事,也是那样。”

“我是一个爱探求问题的人,16岁时在办公室里工作,如果那天很安静没什么事的话,我会去读议会的一项法令,只是感到读书挺有意思,似乎就喜欢那样。”

能量常数26、27、28

伦纳德亲王发现,如果给英文中的26个字母赋予数值1至26,即A的值为1、B的值为2、C的值为3……一直到Z的值为26。那么精神(Spirit)一词的数值是91(19+16+9+18+9+20)。而上帝(God)这个单词,每个字母的数值加起来的和是26;把这个规则应用到犹太教的上帝(希伯来语中的耶和华)这个词中,也得出26的和数,这非常有趣。

他以26为基数,得出与斐波纳契数列对等的一个数列,把它命名为伦纳德亲王数列,各列的数值分别如:13、26、39、78、156、234、390等,如果把这些数分别除以91(精神)和常数28,会发现一个惊人的现象:除以91得到的每一个结果都包含142857(如图);把同样这些数除以28,所有的结果也都会包含142857。然后他将我们日常事物如人(Man)、牛(Cow)、树(Tree)等等单词的数值除以28,所得结果也全都包含142857。

他认为142857(所有数字累加之和是27)就是神创造自然界的能量密码(Creation Code),它存在一切事物中。如果他把常数28用26代替,那么得到的结果中都包含153846(所有数字累加之和也是27),他称其为精神密码(Spiritual Code)。二者之和为296703(所有数字累加之和也是27),就是精神和创造之间的连接密码(Bonded Code)。26是精神自然常数(Nature Constant of Spiritual),28是创世的自然常数(Nature Constant of Creation),27是连接数(Binder)。

26是精神自然常数、28是创世的自然常数、27是连接数,还有“142857(所有数字累加之和是27)就是神创造自然界的能量密码(Creation Code),它存在一切事物中。”伦纳德亲王的数列研究发现。见于他的论文。(伦纳德提供)
26是精神自然常数、28是创世的自然常数、27是连接数,还有“142857(所有数字累加之和是27)就是神创造自然界的能量密码(Creation Code),它存在一切事物中。”伦纳德亲王的数列研究发现。见于他的论文。(伦纳德提供)

伦纳德亲王数列

伦纳德的这项研究在他脱离澳洲三年后即已开始,当时他的一位读圣经的朋友、来自昆士兰州、也是赫特河公国公民,请求他帮忙列出《圣经启示录》中的数字,因为他知道伦纳德擅长处理数字。

“那时候到现在我都不是圣经的读者。我并不学习或读《圣经》,只因为他是我的公民和朋友,他要求我做。我做了一些研究,写了34页的文章交给他。但是我自己却产生了新的想法——精神是否真实存在?让我们看一看,并找出真实的答案。就这样,我开始要研究精神的存在。这是研究你看不到、碰不着的东西,你想知道它是否真的存在。那时我认为重力也是看不到摸不着的,可是它在起作用,所以我们就相信它的存在。但是它在哪里?是什么?所以既然重力可以研究,那么精神也可以研究。”

可是怎么研究呢?伦纳德认为一切都是可以进行数学计算的,于是他就从计算开始。他将英语单词转换成数字。如前所述,26个英文字母,从A到Z,分别赋予1至26的数值(《牛津大词典》也是这样排的,A-1,B-2,C-3等)。他发现上帝(God)这个单词,每个字母的数值加起来的和是26;把这个规则应用到犹太教的上帝(希伯来语中的耶和华)这个词中,也得出26的和数。适用于其他宗教也如此,这非常有趣。那么上帝不就是精神吗?

作为一个科学家,他立刻想到这(26)是否代表某种能量,既然是能量,就会有一个波频。以26为基数将这个波频图画出来,他得到的是与斐波纳契数列完全相对应的一个新的数列,他把它命名为伦纳德亲王数列(Prince Leonard Series),这个数列紧接着26的下一列数是78,78转为英语单词是人体的细胞(Body Cell)。

众所周知,斐波纳契数列被公认与所有生命物质的结构都有关系,例如人体从肚脐至头顶之距离和从肚脐至脚底之距趋近于该数列的前后两项之比(即黄金分割),向日葵的种子螺旋排列99%是Fn。还有蜜蜂的繁殖规律、树的分枝、菠萝上的菱形鳞片排列、松果上的鳞片排列、蜜蜂的家谱、钢琴音阶的排列以及花瓣对称排列在花托边缘、整个花朵几乎完美无缺地呈现出辐射对称状……所有这一切都表现出这种数学模式。

伦纳德不愿意谈论他自己亲身经历的精神现象——比如特异功能,他说:“如果你谈那些的话,一般的人会把你当作一个怪人。”所以在他有关上帝真实存在的论文中,他尽量保持纯粹的数学和物理推理。但他表示如果真正要探讨灵性的话,可以更深入。

伦纳德确信,中国文化有更崇高的精神内涵,他说他从自己感受到的气和道能够体会到一点,非常耐人寻味。他说在脱离澳洲的过程中,他一直感到有一种更高的力量在支持他。从地方议会到西澳州到联邦政府,他一路不战而胜。

人最重要的是行善

梵蒂冈曾邀请伦纳德亲王分享他的精神发现。记者问他有何心得,他认为教会实际上销毁了古代文明中很多精深的神圣教义,他说:“教会是人在运作的(组织),而人做了很多很坏的、愚蠢的事情……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梵蒂冈也不比常人强。实际最重要的是行善,但他们并不总是这样。”

“物质中的所有微粒都是有灵性的……宇宙的旋转就是一路通向最终的智慧。”

伦纳德还很擅长“外交”辞令,在伊朗分享他的精神发现就是一个最微妙的例子。众所周知,如果有人胆敢说与官方伊斯兰教义相悖的话,很可能被追杀。而他是这样对一个伊朗的代表说的:“你拿我这本书,理解它,然后你们就可以教给美国人一些东西了。”结果伊朗人说:“哦,对,没错。选举结束后,我们会看看。”

伦纳德对记者说:“你看,没有追杀令,尽管我也告诉了他们,他们错了……使用外交式的态度始终很重要。现在,他们愿意我寄书给他们。”

伦纳德现在正着手写一本有关人体的新书。他说:“那有点像如果你有一辆车,你需要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那我有一个身体,我想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我想了解我自己……我要将我知道的传授给其他人。”

伦纳德认为,现在我们的大脑已经变得程式化,被训练成按照一定的方式去思想,要改变这些还不容易,但年轻人可能会好一些。所以他计划在赫特河公国境内的海滩附近创建一所大学,教授与精神世界相关的数学。◇

--转自《新纪元周刊》 (第233期2011/07/21)〈悠游数字王国 能量与精神密码〉

 

评论
2014-08-07 7: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