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飞机噪音扰民 皇后区居民怒喊

——“停止飞机噪音!还我们安静的天空!”

人气: 6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9月15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陈晓天纽约报导)这个周日的纽约,晴空万里,皇后区康宁汗(Cunningham)公园的草地上,儿童们追逐玩耍,手里牵着几个蜻蜓风筝,在公园嬉戏。然而,几分钟内,多架客机陆续从人们头顶飞过,飞机的身影掠过蜻蜓风筝,伴随着轰轰的巨响。

“停止飞机噪音!还我们安静的天空!”“停止飞机噪音!还我们安静的天空!”公园一侧,一百多位法拉盛、贝赛、白石镇、新鲜草原和肯尼迪机场、拉瓜地亚机场附近的居民,拿着牌子举行集会,喊着口号,对飞机噪音表示强烈抗议

“非常吵,而且客机飞过的频率非常高,一两分钟就飞过一架,实在让人受不了!”家住法拉盛172街和Francis Louis交界处的许敦福先生摇着头说,“我和夫人年纪越来越大,飞机飞过的噪音从早到晚不停,已经严重影响到我们的睡眠,生活中做事都受到很大影响。”

“早上在阳台上给花洒水,就看那飞机一架接一架地飞过,好吵好吵。”许吴漱玉女士说,“飞机飞过的时候,家里人说话连喊都没有用,都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

“我们在这里住了20多年,以前没有这种困扰,大概一年多以前开始,噪音污染越来越严重。”许敦福提到。

一年多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FAA又为什么要移动航班线路?这要追溯到11年前。

FAA移动航班线路

2003 年12月,为了保持美国在航空运输业等方面的世界领先地位,适应更加节约成本、节能环保的航空发展趋势,美国颁布《世纪航空再授权法案》,授权联邦航空管 理局(FAA)等七大政府机构组成联合计划发展办公室(JPDO),开展新一代航空运输系统的研究、开发与建设。 2004年12月,该办公室向国会提交了《新一代航空运输系统计划》(Next Generation Air Transportation System Implementation Plan),2006年正式更名为NextGen计划。

随着“新一代空中交通系统”(NextGen)新GPS航空科技的推进,使得飞机在跑道起降更集中,飞机在保持精准航道时低空飞行。为了满足这个条件,很多航班改道飞行。

2011年,为了减轻肯尼迪国际机场繁忙运营以及实施空中管制的压力,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决定,将部分航班线路移至邻近的拉瓜地亚机场,2012月12月,FAA宣布正式将其列为永久航线。

飞机噪音污染调研无进展

永久航线24小时的航班低飞,伴随而来的高分贝飞机噪音,成为居民生活品质、身体健康和社区环境的杀手,严重影响到部分东北皇后区居民,抗议之声不断。据纽 约、新泽西州港务局公布的一项统计数字显示,皇后区拉瓜地亚机场和肯尼迪国际机场接到的噪音投诉总计超过一千件。 “皇后区安静天空”(Queens Quiet Skies)等维权组织随之成立。

纽约州长库默(Andrew Cuomo)此前命令肯尼迪机场和拉瓜地亚机场调查噪音污染,被称为“150研究”,目前研究还在进行中,没有任何进展。新航线也并未进行公开讨论,让很多居民无法理解。根本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居民投诉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我写信给FAA,跟他们讲,飞机噪音的问题,只要是在机场附近的城市和社区,都受到影响,目前我们要求FAA进一步对环保、人体健康的影响进行研究,希望他们尽快解决问题。”国会众议员孟昭文(Grace Meng)说。

像孟昭文一样,国会议员伊斯瑞尔(Steve Israel)、州参议员艾维乐(Tony Avella)、史塔文斯基(Toby Ann Stavisky)、市议员顾雅明、华裔社区人士任柏年(Phil Gim)等,持续对此表示关注,要求FAA和皇后区各社区展开公开讨论,更改航班线路,减少民众噪音污染,还居民安静生活。

FAA随后终于有所回应,在机场附近社区安装了更多的噪音检测器,也开始着手调查飞机噪音的更多细节。

改航道未咨询社区民意

“以前航道都没有经过法拉盛这边,为什么现在经过?没有社区居民的同意,怎么就改变航道,影响居民呢?这不太合理。”许敦福对此表示不解。

对此,艾维乐认为,两大机场在为皇后区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必须要平衡好和社区民众需求的关系。同时,各方圆桌会谈非常有必要,民众的声音必须要被听到,还要参与到相关的决策中。 “FAA和纽新港务局必须明白,这些飞机是在居民区的头顶上飞过。”艾维乐说。

最近在市区测得的飞机噪音为96分贝,远高于目前所谓的标准值的65分贝。华人聚居的法拉盛多所小学、老人中心和居民楼都是受害者。抗议现场,两名小女生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请降低飞机噪音,我听不到老师讲课。”

在158小学读8年级学生Tiffany和读6年级的妹妹Elpida都提到,老师讲课时,常常讲一会儿就要停一会儿,等飞机飞过去再讲,不然根本听不到老师说话。万一发生火警,连警报都听不到。她们感到非常恐惧。

吁所有受影响民众发声

“我在家如果不关窗户就听不见电视声音、听不见家人说话。就算我不是科学家,我也知道这个噪音绝对超过标准,是噪音污染。”市议员顾雅明说,“我希望所有受到影响的民众,都要站出来发声,把我们的诉求让FAA和政府听到。”

上周五(9月12日),包括孟昭文、伊斯瑞尔等26位来自不同选区的国会议员“联名上书”FAA,敦促FAA重视飞机噪音污染问题,并且提出,现在的“航空噪音日夜音量”(DNL)65分贝的标准是70年代制定的,早已过时,应该将标准降至55分贝。

联名信还呼吁FAA正确利用“新一代空中交通系统”(NextGen),设定一个全国范围内的政策,以降低飞机噪音污染。

责任编辑:赵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