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状告西澳政府部门 青岛妈赢回被抢儿女

青岛王女士的一双儿女在玩耍。摄影2012年4月22日。(王女士提供)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9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周鑫澳洲珀斯采访报导)青岛王女士在2年多前不得不带着一双儿女从北京飞到西澳珀斯时,可能没有想到竟是一场噩梦的开始。英国前夫再一次无情地抛弃了她们娘仨,而且,西澳儿童保护部(Department of Child Protection,DCP)还抢走了她两个年幼的孩子。为了要回孩子,王女士不得不把西澳政府部门儿童保护部(DCP)告上法庭,并在没有辩护律师的情况下,自己为自己辩护,她最终赢得官司,让两个孩子回到妈妈身边。

异国婚姻触礁

王女士2004年自费到英国留学,在威斯敏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学习MBA。在攻读MBA期间,她认识了前夫并结婚。次年年底MBA毕业后,王女士选择回国,并帮助英国丈夫在北京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之后,女儿和儿子相继出生。

儿子出生后不久,丈夫出差时常不回家。王女士隐约感觉到婚姻遇到些问题,但又说不出来啥。2010年她和丈夫商量移民到澳洲,她觉得换个环境也许会好些。于是丈夫向工作单位建议在西澳设立办公处,得到批准后,全家办理到澳洲的457工作签证。

2011年6月丈夫从新加坡出差回来说丢了手机和钱包。但在丈夫到家之前,王女士接到一个菲律宾女人的电话,说已经怀了她丈夫的孩子,手上有他的手机和钱包。两个月后,王女士又接到这个女人的电话。因为那个女人已经怀了孩子,王女士感到不能再装聋作哑,隐忍下去,于是跟丈夫提出离婚,但他不同意。

2011年10月23日,丈夫说到日本出差。丈夫离家走后,王女士就再没在北京见到过他,丈夫也不再支付高级公寓的房租。因为拖欠房租,12月22日,王女士被赶出公寓。好心邻居帮忙买了机票,让她带着孩子来到珀斯,去找丈夫。

追夫到西澳 噩梦开始

2011年圣诞节前夕,王女士带着两个孩子来到珀斯,好不凄凉。丈夫不理她们,娘仨在公交汽车的候车站长凳上无助地流泪。一位好心的老太太看见她们,建议她们寻求救世军(Salvation Army)的帮助。这样她们住到了救世军的难民营里。

虽然有了临时的落脚之处,但在难民营里,王女士饱受不公平对待,她觉得这都跟她的英国丈夫有关。2012年10月4日,难民营的工作人员强行带王女士到皇家医院(Royal Hospital)做精神病鉴定。

到达珀斯之后,王女士就开始起诉离婚,但因为在澳洲居住时间不满一年不能离婚,所以先申请财产分割和孩子的抚养权。2012年10月份前夫到移民部取消她的457亲属签证,并且带走了孩子。后来王女士据理力争,保留了签证,并且得到法庭允许,每天可以看望孩子。

2013年4月17日,西澳家庭法院(Family Court)判决王女士得到孩子的抚养权。王女士说,因为前夫遗弃孩子的经历,本来法庭不给孩子父亲监护权,但王女士不希望孩子的幼小心灵受到创伤,因此主动请求法庭同意,和前夫协商监护。

青岛王女士的一双儿女在玩耍。摄影2012年4月22日。(王女士提供)
青岛王女士的一双儿女在玩耍。摄影2012年4月22日。(王女士提供)

眼看孩子被DCP夺走

王女士和前夫商定轮流在孩子们放学后接他们回家。好几次,前夫没有守约去接孩子,学校就打电话让王女士去接孩子。

2013年8月7日,按照约定这一天也是前夫去接孩子的日子。王女士和同事费尔南多先生(Curly Fernando)在外办事,突然接到儿童保护部(DCP)工作人员的电话,说她的两个孩子放学后没有人去接回家。

王女士只好让同事把她送到东珀斯火车站。根据约定,DCP的两位工作人员在这里接王女士,然后一起到孩子的学校。到了学校接上孩子后,DCP工作人员执意要开车送王女士和孩子们,但王女士不愿意。僵持近40分钟后,王女士才带着孩子们走出校门。

因为时间已晚,而且经历了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为了让孩子们高兴,王女士就带着两个孩子到附近的肯德基餐馆去吃晚饭。离肯德基餐馆还有50米远的地方,DCP的工作人员追上王女士,再次要送王女士和孩子们回家。王女士也一再拒绝。

争执中,王女士发现不知何时来了另一辆车,下来两个人,想要把两个孩子抓住,两个孩子吓得四处躲避。大约6点50分,两个孩子终于被4个大人抓住带走,留下不知所措的母亲。

王女士说,在整个过程中,4位DCP工作人员没有出示她们的工作证件。

在孩子被抢走之后的两个多月里,DCP一直不让王女士跟孩子们见面。刚开始,DCP拒绝跟王女士见面。不得已,王女士写信给西澳负责精神健康、残障服务和儿童保护的莫顿厅长(Helen Margaret Morton)。DCP才同意见面。王女士质问DCP为什么要抢走她的孩子,DCP回复说你有精神病,虐待孩子。

弱女告赢政府部门

王女士只得把DCP告上法庭。从2014年1月开始到4月初,珀斯儿童法庭(Perth Children’s Court)开庭11次,审理此案。

在4月份最后判决之前,王女士每个星期只有1个小时的时间和孩子们在一起,让她痛苦不堪。DCP把孩子抢走后交给了父亲。2013年底,皇家医院鉴定孩子被父亲性虐待,并且把鉴定结果通知了DCP,但DCP将此隐瞒下来,继续让前夫照看孩子。到2014年开庭时,DCP工作人员才被迫将此事公开出来。

2014年2月底,前夫向法官表示不要孩子了,将永远离开澳洲;并给法庭交押5万澳元保证金,在开庭期间不离开澳洲。法官轻信了他,结果开庭后发现他早已离开澳洲到菲律宾了。

王女士是个有心人,在生活中,在与DCP接触的过程中,留下了大量证据,比如照片、录音和摄像等。保留证据也是她在北京被前夫家暴的惨痛经历中学到的。没想到,这些证据在法庭上帮了大忙。不仅驳斥了DCP对她精神病、虐待孩子的指控,也证实了前夫对孩子们的虐待。

在与DCP打交道的过程中,王女士不断学习法律知识。用法律保护自己,并且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

王女士查阅了大量资料,知道和DCP打官司很难很难。开始时,有几位律师为王女士辩护,王女士看得出来他们都没有打赢官司的信心。最后,王女士找不到愿意帮忙的律师,干脆自己为自己辩护。尽管因为语言的关系,很多时候难以准确表达自己的想法,但她坚信天理在自己这边,一定要赢这场官司。

孩子的创伤何时能平复

尽管最后赢了官司,孩子回到了妈妈身边,但事情远远没有结束,因为孩子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了很大的心理创伤。如何抚平创伤,让孩子走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这是王女士面临的另一个难题。

不管如何难,王女士觉得所有努力都是值得的。而且,她还有个想法,想成立一个协会组织,帮助那些给DCP抢走孩子的其他母亲。在打官司的过程中,王女士接触过不少有类似经历的母亲,她们几乎都万般无助,只能眼睁睁地让DCP把孩子带走。王女士希望以后能帮助这些母亲。

责任编辑:高敏

评论
2014-09-19 5: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