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美生活:我的朋友葬在加拿大

作者:李文笛 撰文兼摄影

加拿大的墓地基本都是草坪铺面,家属自己选择是否要墓碑,以及墓碑的形式。一般墓地环境都比较美。大型的墓地有管理的办公室,有专人负责割草、清洁、安放骨灰盒等工作。这是一个小镇的墓地。(李文笛/大纪元)

人气: 501
【字号】    
   标签: tags: , ,

忽然听到交往十多年的朋友离世的消息,伤痛之余,我为她做了全面的送行: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亲眼看到火化、到了墓地观看所葬的位置。这一番送行也见识了加拿大葬礼和墓地。

5月29日晚,接到朋友的电话通知,我原来住的城市一位交往十几年的朋友过世了。我惊得说不出话:太意外了,我怎么不知道她病倒啊!怎么没告诉我啊!我都没看她最后一面啊!但是说啥也白搭了,一切都晚了。这晚我基本没有阖眼,心里难过、烦乱:她就这么走了,我都没有给她说一句话啊!不管咋样,遗体告别我不能错过,否则心会一直不安的。

离世的朋友是个热心、细心的人,人缘极好。我的两个女儿都认识她,都争着为她送行。最后姐俩商定:小女儿参加告别仪式,大女儿到墓地去悼念,当然都是陪我参加的。

6月14日(周六),小女儿拉着我参加朋友的遗体告别仪式。在路上女儿拿出她准备好的贺卡给我。我不理解,丧事怎么送贺卡呢?女儿说贺卡有许多类别,这是安慰卡,在这里这类卡用的也很多。看来我是外行了,夸女儿想得周到。我静心想了想,端正的写下“活着的人健康、愉快地生活就是对逝者最大的安慰!”并在贺卡里夹上一张百元钱。女儿也代表其他家人写了安慰的话。

当我们按时到达殡仪馆时,许多当地朋友和她的家人已经都到场。朋友的丈夫、儿子、女儿和从大陆赶来的两个弟弟忙前忙后的接待着来宾。在悼念大厅摆着大家送的花圈,电视机里正在滚动的播放着朋友从年轻到老年的照片,配着柔和的音乐展示着她一生的足迹。

看到她的家人,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顾不上和别的朋友打招呼,也没顾上看电视里放的照片,独自坐在角落里垂泪,此刻难以抑制的悲伤涌上心头,强压着哽咽不出声音。一会朋友的大弟弟过来,轻声对我说:“马上要开始(告别仪式)了,坐到中间去吧!”

告别仪式开始了,一位很体面的高大的中年华人男士当司仪,他用标准的普通话说了一席动人的话:“人活在世有生就有死,死是人生的归宿。我看到X女士的遗容很安详,走得很平静,我们活着的人就要放宽心。对于家属来说伤心是可以理解的,但要节哀,我想逝者不会愿意看到我们一直生活在伤痛之中,她愿意看到我们生活得愉快、健康。”

然后,逝者的家属、朋友逐个上前宣读自己的悼念词。大家缅怀了逝者的一生,一致说她是个善良的人,是个好女儿、好姐姐、好妻子、好母亲。她儿子说的一桩事迹令我印象很深,“母亲的一位远方亲戚的孩子给别人家当保姆,处境很不好,母亲对她十分怜悯、挂牵,千方百计的帮助她离开了那家人家,给她找上工作,找上丈夫,成了家。”她的老伴宣读悼词时一直哭泣,也叙述了许多她的感人事迹,最后深情地说:“你在天国等着我,我们后会有期!”其情其景不能不令在场者动容。

当大家轮流和遗体告别后,棺材就阖上了,由六人抬到殡仪馆的专用大轿车上,开往火葬场。在火葬场家属陪着棺材一直看到被推到火化炉里,我们则站在远的地方看。棺材用专用车被推到和窗户样高度的炉口上,然后推到火化炉里,可以看到火化炉里熊熊的烈焰。此刻,我才知道这里是连棺材一起火化的。推进后被告知三天后到殡仪馆取骨灰。

由于要等待国内的家人和远在马来西亚的儿子来参加告别仪式,所以朋友的遗体在殡仪馆保存了十几天。我想按照大陆的常规,这其中的防腐和存放费可能会是一笔天文数字的钱。没想到她女儿说,没花多少钱,一共才200多元:这里防腐用特殊办法,是把人体里的液体置换出来保鲜,不需用昂贵的冰冻处理;存放问题更让我们意想不到,周围城市的殡仪馆之间业务联系很密切,哪家遗体多了盛不开,他们会自行相互调节,不必家属操心。我佩服当地相关机构做的如此周到。

6月21日,我大女儿拉着我按照朋友女儿说的墓地位置去上坟,大女儿还买了一大束鲜花。朋友所葬的墓地很大,环境很美。墓地还分几个不同的区域,分别有不同的塑像、或标志性的建筑。 不同级别的墓外观差别很大,有的有墓碑,有的没有,只有一个简单的标志。墓碑的形式也千差万别,不少碑上有照片和说明。

加拿大墓地的墓碑形式多样,据说有专门设计墓碑的部门。设计部门根据家属的意向,设计出不同的结构供家属选择。这是一个小镇的墓地。(李文笛/大纪元)
加拿大墓地的墓碑形式多样,据说有专门设计墓碑的部门。设计部门根据家属的意向,设计出不同的结构供家属选择。这是一个小镇的墓地。(李文笛/大纪元)

之前,朋友的女儿告诉我,买下墓地这地皮就是咱们的了,爱怎么打扮都行。果然这里家属都以自己的爱好打扮墓地。有的用鲜花;有的用盆花;也有人在墓碑周围种上花。由于是周六,来吊唁的人不少,与大陆不同的是这里没有人烧纸,也没有人流泪哭泣,来上坟就是平静地献花、浇花,整理墓地的卫生。

这里有棵盛开的黄色马蹄莲大约才四寸高,它所在地面没有任何标志,就它孤零零的长在这里,标志着主人埋葬的位置。我赞叹割草工人居然没有伤着它,体现的是对家属和逝者的尊重和爱护。

我原来以为知道了墓地的坐标号码应该不难找。但当天是周六,墓地管理的办公室不上班,没法找工作人员问,由于墓地整体上是个大草坪,考虑割草方便,号码都埋在地下,刚刚露出一点痕迹,不好找。我们问了好几个人,大家都很热心地全力给予指点,最后总算找到了。

由于还没有来得及买墓碑,埋葬朋友骨灰盒的地方,只有像大挂历大小的草地,有整齐切割的痕迹,看来是骨灰盒放入后再把草皮严丝合缝的重新盖上的,不仔细看和其他草地没啥区别。此刻,我感到朋友已回归了大自然。

回到家,我把她的遗像贴在我电脑桌靠着的窗户上。把鲜花放在水里供在遗像前。我仔细的看她的遗像,发现设计的很有新意:左半是她蹲在盛开的一片菊花前,笑容灿烂的照片。右半是她的名字和出生、去世的年月日。在名字的上面一个“心脏状”的气球飘向天,下面系着线, 这其中的寓意令人遐想。她女儿说,电视里播放的音乐配滚动的照片,和给大家发的遗照都是他们家自己设计的。

参加了告别仪式、看过了墓地,虽然我还有些难言的伤感,但感到大家特别是她的家人,以比较完美的方式为她做了送行,而且葬在加拿大这个美好、温暖的国家,我想朋友可以安息了!@*

责任编辑:谢秀捷

评论
2014-09-22 1: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