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泽民其人》 (187)

《江泽民其人》:大陆色情业泛滥黑幕

盖棺论定清算江泽民(7) 道德危机:沉沦的民族魂

在江泽民诽谤法轮功的宣传中,更有无数记者为了私利出卖良知。天津市公安局国保局出逃的原“610办公室”官员郝凤军在澳洲披露,他亲眼目睹中央电视台记者伙同“610”不法人员,威逼法轮功学员景占义在电视上说假话作伪证。在中央电视台的这些记者身上,已经找不到记者的职业良知。(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524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1月18日讯】江泽民其人》第廿四章:天地高悬阴阳宝镜 盖棺论定清算江贼(下)

6.道德危机:沉沦的民族魂(3)

繁荣“娼”盛

中国古话说,万恶淫为首。但在江泽民当政下,中国社会色情行业猖狂泛滥,正常的价值观念遭到彻底颠覆。

中国现在究竟有多少“舞女妓女”?谁也说不清楚。中国官方估计目前有六百万,这个数字接近香港总人口,更比全国军队二百四十万总人数多出一点五倍。有民间研究人士则认为实际上早已超过了1000万人。公安部的数据表明,1984年查获的卖淫嫖娼的人数是6千,1989年是10万,1999年达45万,被查处的人数直线上升,但查获率是1%还是10%,没有人知道,但绝对超不过10%。工商局的数据表明,登记在册的个体私营娱乐场所(歌舞厅、桑拿浴、发廊等)约45万家(未登记的数字不得而知),相当部分的娼妓就在这类企业就业,一家店铺的小姐少则数人、多则数百。此外,从星级宾馆、高档酒店到出租屋、路边小店以至闹市街边、广场戏院、网络聊天室里,也都有为数不少的妓女。另据知情人士透露,不少女大学生供职于各类伴游、商务咨询公司、商业俱乐部,从事色情服务。如重庆伴游公司内幕调查:4小时收费500元,“什么服务都可以”。而一位女大学生“涉黄”月收入两三万。所以,一般人认为,这支庞大卖淫大军其创造的年产值可能超过五千亿元人民币,仅次于食品餐饮业、服装业,雄居第三位。其中有三千亿元来自公费。难怪有人戏称,现在是“笑贫不笑娼”,中国进入了“娼妓空前繁荣的时代”。

东北三省一直是中国色情活动最猖獗的地区之一,几乎每个城市和乡村都星罗棋布著大小“桑拿浴室”,而这类地方多是公开、半公开的性交易场所。在东北三省里色情场所规模最大和最露骨城市,就是大连市。性交易、色情表演不但在大连“合理合法”,而且色情业主常常公然在大街上和报纸上是招聘男女色情从业人员,甚至就是有人报警也是无人出警。

大连如此“娼盛”,和全力巴结江泽民、忠实执行江泽民的“发展”政策的大连市长薄熙来是分不开的。有一位大连基层官员透露说:“从上世纪末起,大连的色情娱乐行业就一直是欣欣向荣,犹如野草遇到了春天的阳光雨露一发而不可收拾。原因是薄市长公开表示,第一要保护外商在大连的企业,不能随便进去抓卖淫嫖娼最后挫伤外商在大连投资的积极性;至于那些有一定规模的娱乐服务企业,也要由各区人民政府出头成立‘保护重点企业工作领导小组’,不管是大连哪级单位要进入企业查案都需要事先向该领导小组汇报或者说明情况,并在该领导小组成员的陪护下,方可进入。”

近年来,色情腐败和性贿赂发展迅速,从地下转向公开,甚至成为官员追求的一种“流行”和“时尚”,公费色彩越来越浓。贪官的攀比内容已经拓展到包养情妇的多少上。调查数据显示,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有情妇。在1999年广州、深圳、珠海公布的102宗官员贪污受贿案件中,100%包养了“二奶”。但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天门市委书记张二江一个人就有情妇107个。最恶劣的是,大陆年轻人中竟出现了群体“换妻”的乱伦取乐,更有少女一次一次地去修补“处女膜”。几千年传统的社会伦理道德几年之间在江泽民“改变了中国”的声浪中,被全面摧毁了。可以说,在中国的社会转型中,从“性封闭”走向“性开放”是转型最快最彻底的。如果问江泽民时代人们拥有的最自由的“权利”是什么,大概非“性泛滥”莫属了。可怕的是,历史重复地告诉我们,性的全面堕落往往是一个民族走向覆灭的先兆。

(版权归大纪元所有,欢迎转载,不得更改)

责任编辑:肖笙

评论
2015-11-18 6: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