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凤: 《开元九章》之 新元第一秀,肇开万古春

当你或这样或那样走进神韵之场,分明是一次不期然的偶遇,心中却亲切有如重逢,笃定而无所犹疑,这难道不是天公之巧设,而早有三生的因果为之缘起。(图片来源: fotolia.com)

2015/01/17

【大纪元2015年01月17日讯】又逢岁暮年关,自西方之圣诞节,至东方之中国年,无处不弥合著辞旧迎新的气息,无论引朋呼友,夜宴聚谈,或学贾岛做些祭诗之类特别的自娱,都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欣然浮漾心头,盖此岁暮良时,新春嘉辰最易引人憧憬,启人遥思,无论做什么或不做什么,心底总怀着一份莫名的希望,于春天,于新年,于未来。这故然是天赐的厚福,亦是新年之主旨,且又全凭心领与神会。而此刻,一年一度的神韵演出又如期而至,似乎正为唤醒记忆,激发灵性而来,使得幸运的人们走出神韵之场,都怀抱希望,满载而归。想来,所谓“世界第一秀”之美誉,除了是对神韵艺术独步当世的一种毫不夸张的形容外,还当有“新元第一秀”这一充满对新年之希望的意象蕴涵其中。

神韵歌唱家白雪演唱过一支《给你一条希望的路》,歌声婉转,旋律轻盈,有如冰泮之初解,或有极清脆的声响让人还未及察觉,而溪水已冲出宿冬的封冻,一路欢畅而去,流经之地,步步生机。这是一类早春之希望,简单,明快,令人愉悦,似无有什么深奥的义谛,却使人一见,心冰顿释,而之前的种种误解,隔阂,困惑,冷漠,都渐次消融于此盎然之春意。

神韵二胡演奏家戚晓春在一支以《希望》命名的曲子中,引弓如诉,娓娓道出另一类希望:隽永,细腻,平静中有跌宕,悱恻间又分明抑扬著有如金石之铿锵。闻彼双弦之切切,俨如行于逆旅,半生随缘聚散,彳亍长途,几番生死歌哭,却于蓦然回首间,忽见希望的心灯举火于诸天之下。我也记得那一连几个长弓拉出的坚实而有力的音响,希望与之迸泻而出!屏息间,我看到前方的路依然脩远,但因为有了希望,从此就有了不迷失的方向与穿越一切距离之力量。

希望无处不在,或于早春时候飘然而至,或于人生路上不离不弃,而神韵舞剧《升起的莲》则别开境界,带给我们令生命为之震撼的希望。舞蹈家用舞蹈的语言讲述高贵的生命在受难中所展示的非是痛苦,非是恐惧,非是负重,而是希望之曦光。是的,哪怕生命也终将消失,不为磨灭的还有希望。而当天国的光辉穿透黑暗的铁幕,牢狱的魔障顷刻遁形。而座下之你我,如坐莲花界,升起无量法喜,于彼希望的大光明中,此身如莲,此心如莲……

有人以严冬喻人生,虽然看尽岁月之老去,繁华之消歇,生命之寂灭,而于冬夜的朔风中,人们依然选择静候,无非是希望着某一个春晨,一元于兹复始,万象从此更新。然而,若非神的眷顾,谁能赋予卑微的人类如此强大的信心,谁能赐予脆弱的灵魂如此乐观的精神,谁能给予浮沉的心灵如此光明的希望。自然,我们也曾亲见了那些远离神的日子,没有希望的灵魂被绝望噬咬得残缺不全,人们自受自作的恶果,又何需谁来降责。而神韵之来,将神赐的希望带回人间。当你或者这样或者那样走进神韵之场,分明是一次不期然的偶遇,心中却亲切有如重逢,笃定而无所犹疑,这难道不是天公之巧设,而早有三生的因果为之缘起。

希望实在是神之厚赐,故而此新元伊始之际,圣诞节纪念耶稣降世,带来救世之希望,中国年则传承祖先岁暮年初祭拜天地的活动,旨在感恩与祈福,也无非还是“希望”。从东方到西方,希望无处不在,只因神与我们同在,而这也正是神韵之为新元第一秀带给我们的第一层天机。仰观神韵之大制作,开场于诸神创世之历史,收笔于诸神救世之主题,壮阔如史诗,洪大如宇宙。如此幕起幕落间,万古梦觉,人类重获希望,新元肇开,共千春而永长。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责任编辑: 劳拉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