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北京医生戳穿2015停用死囚器官的谎言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1月20日讯】迫于国际社会的强大压力,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医院协会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联盟主席黄洁夫对外宣称,从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公民器官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对于中共的这一承诺,国际社会反映冷淡,并遭多方质疑,“就像中国许多纸面上的承诺、规定和法律,它是否能真正实施仍然有待观察。”有分析指出,中共此举并非“弃恶从良”,而是为了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更大罪恶。

黄洁夫这次新器官言论到底是真是假,包藏的什么祸心?不妨听听近日北京两家医院移植医生是怎么说的。

1月11日,有人打通了北京友谊医院肝移植副主任医师吴平的电话,问能否做肝移植,吴医生表示可以。当听说患者明确要求自愿捐献的器官做供体时,吴有点泄气。再问什么时候能等到?吴说:“那必须得有捐献的器官配型才能做啊,”“实在无法回答你,”“可能要等好久。”他又说:“像这种等待捐献的情况,我们很难说什么时候有这种合适的肝源来供我们做。没有人来捐献怎么去做呢?”求医一方要求吴医生给出一个病情不急的普通等待手术时间,吴很敏感,吞吞吐吐。当对方说想去其它医院咨询时,吴马上说:“那肯定是有希望的,那有可能在春天。”并表示他们要的器官供体“在地方和全国系统都能排上队”,有拿到器官的优势。他还肯定“供体不是死刑犯”, 做肝移植收费50万起价等。

1月14日有人给北京佑安医院泌尿科打电话问能否做肾移植?接电话的护士说肾移植他们还没做过呢。一名男医生接过电话说:“暂时做不了,可能过一段时间能做,因为已经报上去了。我们肝移植做得挺好的,肾移植还在申报中。”问他,黄洁夫说2015年1月1日起不用死刑犯器官了,那你们用什么器官做移植?男医生说:“黄洁夫说的是好事,但是不会一刀切,得有一个过程。可能一点点,慢慢地,可能最后不用了。”

上述两个电话表明,进入2015年,北京两家三甲医院仍旧在按部就班地做器官移植手术,医生在招揽生意,表示器官供体有保障。友谊医院承诺换肝等待时间不长;北京佑安医院泌尿科医生不但羡慕其它科室肝脏移植做得好,而且预告他们正申报肾移植业务,今后泌尿科也能做肾移植了。医院器官移植业务不但未受到“停用死囚器官”的冲击,北京佑安医院反而在信心十足地扩大发展。

另外,对于黄洁夫宣称的2015年停用死囚器官,北京佑安医院医生的解读最清楚不过了,“黄洁夫说的是好事,但是不会一刀切的,得有一个过程。”也就是说,停用死囚器官那只是黄洁夫对外说的好听的话,实际上不可能兑现。他们医院不但目前仍在使用,而且将来在很长一个时期都要继续用下去。停用死囚器官是个很长的过程。什么时候停呢?“可能一点点,慢慢地,可能最后不用了。”

移植医生透露出的医院器官移植的现状,表明中共并没有停止使用死囚器官,更不用说停止盗取法轮功修炼者等良心犯的器官。实际上,中共也根本就没有一个停止非法盗取器官罪行的真正时间表。所谓2015年停用死囚器官的“誓言”,纯属骗局!不过是为敷衍国际社会,变换话题,拖延时间来掩盖中共的反人类罪而编造出的一个器官新谎言而已。

北京友谊医院和北京佑安医院,这两家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三甲医院,都在《追查国际》发表的对中共参与活摘法轮功器官的追查名单上,医院和器官移植医生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目前两家器官移植业务照旧,供体器官有保障,而且很快能得到,甚至有时间表。友谊医院明确“供体不是死刑犯”,暗示他们有法轮功的器官来源。这些迹象表明,中共还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黄洁夫作为中共器官移植发言人,在器官上吹出一个个肥皂泡,但是无论多么眼花缭乱,中共多年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事实是无法回避的。1999年后中国器官移植呈爆炸性增长,2000年~2005年官媒曝出的6万例中,除去不足1万死囚器官和不足1百例公民自愿捐献的数据外,其间巨大的差额器官供体来自哪?国际社会一直在追问中共,黄洁夫也一直没回答。其实,这才是中国器官的真正禁区,也是黄洁夫不断变化的器官言论所要掩盖的最大真相。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5-01-20 9: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