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少年岁月

文/王金丁

(Fotolia)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在贫穷的童年时光里,整个夏天我们都是靠着田边那棵芒果树度日子。饿了渴了,就跑到芒果树下,吃着从树上打下来的芒果。夏天结束时伙伴们蹲在田埂上,望着彼此的脸互相取笑,惹得系着围裙的清水婶抱着大萝卜从园子里探出头来,笑骂着:“都成了芒果脸了。”

几个夏天下来,一个个练就了打芒果的功夫。大伙跑到了芒果树下,屏气凝神静听,只要浓密的树叶里有一点动静,最好还带着麻雀的啁啾声,那就一刻不能迟疑了,手中的石头朝发声的地方狠狠掷去。谁都知道,麻雀选了熟透的芒果先尝了,果然,树上掉下来的红彤彤的芒果,给啄了几个小洞,若遇上饿坏了的麻雀,掉在衣襟里的芒果就汁液横流了。

要是叶荫里鸟声喧哗,几个孩子便赶紧使足了劲,抢着将石头掷出去,只见一群麻雀拍着翅膀飞向天空,带走了一阵杂沓声后,树上的芒果该落的都落了下来。于是,大伙坐在地上剥着芒果皮,嘻嘻哈哈的吃了起来,几个伙伴还抚着头上被石头砸出的包包喊着痛。在那个贫穷的年代,嘴里有了芒果吃,头上的痛忍忍就过去了。

一个头顶冒着热气的夏天,谁都想着冰棒,伙伴里有头脑灵活的,找到了赚钱的差事,于是大伙一起挤在长长的丧葬队伍里,手里举着高高的旗幡,一路上耳朵灌满了呜呜咽咽的哭泣声,绕了半个市镇后,有人发给了我们每人两个铜板,我兴冲冲的跑去买了两枝冰棒,坐在那棵芒果树下尽情的吃起来,耳里仍然萦绕着丧家的哭泣声,虽是满嘴冰凉,可吞进肚里的都是泪水。

上了初中的第一个暑假,我提着水桶,跟在父亲的冰担子后面,穿梭在火车站区的货场里,从一堆木材边钻出来时,担子旁已围了一群光着臂膀的工人,远处一列长长的火车正冒着白烟开出车站,我看见一个旅客,抱着包包从月台跳了下去,快速跨过一条条闪亮的铁轨,从一个水泥栅栏的窟窿钻了出去,月台上那个戴圆盘帽子的还朝那人张望着。那时我才明白,原来搭火车也有不用买票的方法。后来,我通学搭火车到嘉义读高职,这窍门就让我用上了。

就是那一个周末放学后,在书店里看到了一本叫“封神榜”的书,翻了几页就把我迷住了,当我想到口袋里没钱时,月台旁钻水泥栅栏那一幕瞬间浮上脑际。于是,整整一个月我背着书包,学着钻水泥栅栏窟窿,拿买车票的钱来买书,不只“封神榜”,还有“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一本一本都进了我的书包里。

贫穷的年代已经过去了,那天报上报导了一个坐车没买票的人,要把几十年前积欠的车资寄还给铁路局。一时,勾起年少岁月的回忆,想起了那棵芒果树下纷纷掉落的芒果,想起哭号的送葬队伍,还有那段乘车逃避验票的惊恐日子;那时,那个少年,只顾着肚子饿了想吃,嘴里渴了想喝,也不知道什么是苦,却把那一份酸楚,留给了几十年后的我,想着想着,不禁怜悯起那个天真的少年来了。@*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忆起儿时乡下姐姐们手里抛起的一个个小布囊时,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温馨。可是,现在已不见小布囊游戏了,儿时玩伴也不知奔波哪儿去了。
  • 往山下瞧去,原野里错落着屋舍、树木、麦田,那条溪流在村子边上画了一道弧线,溪边一排红色的枫树隐约可见,归德乡果然尽在眼底…
  • (shown)原来那月牙儿已移到了屋前,照得驴厩里一片雪亮,远远的可以看见那黄鬃驴儿正偏着头沉沉睡着。这驴儿模样我还记着,懂事后,海二叔就赶着驴儿,带着我驾着驴车穿江越岭,九村十八镇的奔波,输运归德乡方圆几十里山川间的农产事物…
  • 多年盼不到春雨造访,不由得想起旧时南台湾故乡的绵绵春雨来。彼时的雨吹着淅沥淅沥的口哨,敲打着玻璃窗户,一点一滴敲进我的梦境里…
  • 我以为是被我的嘹亮优美的唢呐声吸引来的,想不到她却告诉我吹奏的原理,告诉我如何换气,如何控制声韵的回旋,还说最重要的是,演奏家随时要保持一颗纯净的心。她平静的神情与广阔的心胸,使我如沐春风。那时,我才知道音乐里还有这样的境界。
  • 安平经过荷兰人、郑氏、清廷及日人几个治理阶段,留下了时空邅递的历史痕迹。在安平古堡东侧,荷兰人建造的街道,及辐凑街道两旁的旧聚落仍然保留了下来,游走巷弄间,不免让人回想先民渡海来台,艰辛奋斗的岁月历程…
  • 老渔夫船前船后跳来跳去,嘴里吆喝着向我挥手,在这个微雨而孤寂的港湾里,带给了我一丝暖意。
  • 几天后,猫头鹰的羽翼下又钻出了一只小猫头鹰,有人说是猫头鹰在呵护着小鹰,也有人说猫头鹰在教小鹰飞翔…
  • 高山茶具有独特的韵味,阿里山屏障中央山脉,山势从低海拔连绵攀高,层峦叠嶂,也是地形自然形成的茶区,这边山坡种了茶,隔一个树林才能见到茶园,越过一片竹林,才看得到翠绿的茶叶。
  • 转过身来,看见和尚仍然殷勤的扫着落叶,一阵风吹起了地上的几片叶子,他拿起扫帚追逐着。阳光从树梢渐渐褪去,鸟声跟着聒噪了起来,此时,我的心里已一片宁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