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际记联指港新闻自由压力暴增

国际记者联会1月26日公布2014的中国新闻年报,指中国及香港的新闻自由进入更严峻的状态。图为国际记者联会代表胡丽云。(潘在殊/大纪元)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5年0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潘在殊香港报导)国际记者联会昨日(26日)公布2014的中国新闻年报,指大陆及香港的新闻自由从本来已经恶劣的环境进入更严峻的状态,香港的新闻自由面对前所未有的压力。

报告强调,雨伞运动于去年9月28日爆发后,只有很少的传媒能把事实的原貌呈现出来,不少报纸及电视传媒跟贴北京政府的口径报道,有传媒更出现自我审查。如最大的免费电视台无线电视台(TVB),摄影师录得多名警员殴打占领运动的示威者后,该录像片段诱发电视台自我审查,撰写该则新闻的记者亦被惩罚。根据《苹果日报》11月14日报道指,该台新闻部编辑主任王滨南于11月初被安排在主要新闻报道时段不再做主编,而另一名编辑主任周洁仪则被削四分之一年终花红。虽然3人未向公众透露有关事情,但舆论普遍相信他们被“惩罚”。

国际记联年报:香港新闻自由严峻

自我审查 罚忠于真相记者

一名记者对联会表示,无线编采部以至香港新闻界年资厚的同业都知道,无线新闻及资讯部总监袁志伟跟中联办官员的关系良好。

报告还提及商业电台前节目主持人李慧玲被封咪、《明报》撤换总编辑、《信报》取消专栏、香港电台被“阴干”等打压新闻自由事件。

撰写报告的国际记者联会代表胡丽云表示,香港的新闻自由面对前所未有的压力。“因为明显见到由外在的压力以至内部的自我审查都在2014年间不断浮现出来,引致有新闻工作者被撤职、被调岗位,有新闻工作者被袭击,有新闻工作者因为采访而招来恶意的检控;亦可见到在内部有新闻工作者用尽不同方法、不同原因去将一些比较敢言、比较异议性的人士去终止他们撰写文章的机会,甚至将一个新闻片段去消音。这些都是在2014年间和2013年去比较,出现频密而且很明目张胆展示在观众面前。”

明目张胆干预编采自主

报告载录了一名本港现职记者的撰文,提及当局在占领期间利用各种渠道接触传媒管理层,甚至制造新闻事件,“一条龙式”干预编采过程,形容香港传媒“弃守编辑自主,踏上准官媒、准党媒之路”。干预主要来自香港特区政府和北京政府。干预途径除了向传媒业老板入手,还向传媒机构管理层入手。干预是前所未有的猛烈。

对传媒老板采用传统的抽广告、以经济利益和爵位授予等威逼利诱的手法,对传媒工作者则是新招迭出,明目张胆。尤其是在涉及特首梁振英的负面新闻时,这种干预更直接。政府官员会直接致电给传媒机构的主管,不但爆料,甚至建议做些什么题材或角度。以梁振英被质疑在出售戴德梁行(DTZ)时收受5千万元回佣为例,政府中人曾经连续3天致电该记者的同事,了解会如何处理该新闻,并主动放料解释,但只允许“引述消息人士”,不能刊其名字。在涉及“占中三子”捐款风波时,有与政府人士关系密切人士,更主动致电传媒中人提示一些容易被忽略的角度。

她批评梁振英没有兑现竞选时“会继续捍卫新闻自由,会尽快订立资讯自由法”的承诺。

记者采访遭粗暴对待

联会在整场雨伞运动中,记录了至少39宗记者遭警方不合理对待的个案,涉及警方骚扰、扣押、殴打或恶意指控;警方的表现明显违反《警察通则》第三十九章,当中述明在场警务人员应“尽量方便及礼貌地协助新闻工作者履行工作,不能阻挡镜头”。而在众多个案中,至少有3名记者被警方指控“袭击警员”或“抢枪”,即使有独立的录影片段证实记者无辜,但他们仍被指控。

新闻工作者在采访期间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当中包括流血及大幅度的瘀伤。不少摄影器材遭“反占中”示威者及警棍损毁。在整个运动中,包括个中发生的暴力事件,记者都携带记者证、穿上记者背心衣,甚至手持公司咪牌的麦克风,突出记者的身份,但是身份的展示并未有助他们顺利完成采访工作。相反,警方在记者拍摄或进入限制区域前,强迫记者出示记者证;此外,更有警员利用手提电筒发出的光线干扰记者在场拍摄。

北京赤裸裸左右报道方向

胡丽云还表示,伞运期间,北京政府的干预程度远比香港政府恶劣,赤裸裸毫不掩饰,长期派人员驻守香港收风,并主动请传媒工作者“饮茶”,有传媒朋友告知一周起码接到3个大陆人士电话,都是询问占领问题,或要求放大报道一些反占中的活动。又有朋友告知该记者,大陆人员在11月初约见他告知,3天后有场示威游行抗议占中三子搞乱香港,并坦言这是他们策划的,只是由友好香港人出面。

这些大陆部门人员不但利用各种渠道接触传媒管理层,干预报道方向,甚至制造新闻事件,由新闻事件发生至编采过程,实行一条龙全面左右,以达到他们部署的舆论导向。譬如针对占中三子的捐款风波,有关材料经电邮爆料后,便有大陆人士联络传媒主管询问有否收到料,能不能刊登,准备怎样报道,并主动提醒注意哪些角度。这种情况以往少见,但在占中期间却频密出现,而且手法日益娴熟,显然大陆部门人员越来越掌握香港传媒的运作模式和口味,令香港传媒按着他们事先写好的剧本处理新闻事件。

该记者和同事、行家在采访反伞运游行时,都发现部分游行人士是来自大陆的。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告知,这些游行乃由大陆组织,大陆各省市部门在背后策划和支付经费,执行者则是他们在香港的同乡会。

为充人数,大陆部门甚至安排大陆人员来港参与游行。而每次游行,大陆部门人员亦会在场监视,避免出现差错,而这些开支乃是大陆维稳费的一部分,大陆当局启动了在香港的全部力量,几乎是“晒冷”。

事实上,国际记者联会获悉受北京政府操控的报纸,在内部早已成立一队针对香港占领运动的队伍,他们每天专挑运动的负面角度予以报道,报道至少有一整个版面。自运动开始以来,有关的版面数量便不断增加,不过,仍旧选取负面的角度撰文。

胡丽云补充,梁振英收钱丑闻,香港只有两个传媒在显著位置报道及跟踪有关报道,其它报纸却把有关报道放在内页或淡化报道。3份亲北京政府的报纸《文汇报》、《大公报》及《商报》更对有关报道只字不提。

大陆镇压措施变本加厉

年报亦提到大陆官方在去年对大陆传媒继续采用更多镇压的措施,进一步加强对大陆境内的网络限制。除了至少20名记者在大陆被扣押、刑事起诉及判刑受罚外,还出现数宗有关大陆官方主动接触海外传媒总部编辑部的个案。

澳门的新闻自由并没有改善。记者在虚假的理由下被警方拘捕,两名敢言的学者亦被大学“踢走”。澳门政府继续用“法律”作为手段,阻止亲民主派的记者、学者、议员及维权人士进入澳门。

责任编辑:澹修德

评论
2015-01-27 9: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