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兰西风采】

海面上升起的童话王国 尚蒂伊城堡(八)

文/李琳

图书陈列室(cabinet des livres )。(©Béatrice Lécuyer-Bibal)

人气: 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5年01月03日讯】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在1968年访问尚蒂伊城堡时说过一句名言:“为什么让我七次去凡尔赛而从来没有到这里来?”尚蒂伊城堡不仅宫室奢华精致,周边风景如画,而且收藏品价值不凡,除了仅次于卢浮宫的法国最丰富的古典画作收藏,这里保存的典籍文档也弥足珍贵。

珍贵书籍与文档

《托里亚尼时间书》(Heures de Torriani)。(© IRHT-Bibliothque et archives du château de Chantilly)
《托里亚尼时间书》(Heures de Torriani)。(© IRHT-Bibliothque et archives du château de Chantilly)

尚蒂伊城堡内所保管的珍贵书籍文件藏品,是由尚蒂伊的领主——蒙莫朗西公爵和孔代亲王的家族,历经数个世纪(十一至十九世纪)由一代代人努力搜集而来,再加上由充满激情且品味高雅的奥玛公爵于十九世纪(1850- 1897年间)获得的那些珍藏。并且在公爵将尚蒂伊城堡和这些古籍整体捐赠给法兰西学院后,又不断有现代和当代文献的补充。

阅览室(la salle de lecture)。(©Domaine de Chantilly)
阅览室(la salle de lecture)。(©Domaine de Chantilly)

这些具有重要价值的珍稀书籍文件,被放置在多个专用房间:图书陈列室(le cabinet des Livres),它被设计成一个图书演示室,并且能阅读和工作的地方; 剧院图书馆(la bibliothèque du théâtre),这是奥玛公爵作研究之处,除了图书陈列室,这里存有最古老和最有价值的书籍;阅览室(la salle de lecture),布置于1898年,预留有10个座位供研究人员使用,这个房间用于专业化的学术研究,必须由图书馆和档案馆馆长授权才能入内,不开放参观。

图书陈列室

图书陈列室(le cabinet des Livres)建于1876至1877年,位于尚蒂伊十六世纪的“小城堡”,在由奥诺雷‧多梅(Honoré Daumet,1826-1911)负责尚蒂伊整体重建时,它被设计成奥玛公爵的书籍展示厅,并作为其读书与工作之处。

图书陈列室(cabinet des livres)。(©Domaine de Chantilly)
图书陈列室(cabinet des livres)。(©Domaine de Chantilly)

沿着大门后面、壁炉左侧的楼梯进入图书室,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金属结构的两层长廊,标志着它是十九世纪下半叶的建筑。铁质书架被真皮包裹着,沿着玻璃柜排列的地理地图也有窗帘的作用,能保护书籍免被光线曝照。天花板上装饰著大孔代亲王及其同袍们的纹章。孔代亲王由夸瑟沃(Coysevox,1640-1720,法国雕塑家)所塑的半身像,布置在壁炉架上。

《Psalterium》。 (© IRHT-Bibliothèque et archives du château de Chantilly)
《Psalterium》。 (© IRHT-Bibliothèque et archives du château de Chantilly)

不同于尚蒂伊的其它房间,布置这个房间时就非常明确它最重要的功能是作为书房。这些藏书,以大小、种类、装订年代来排列,无论布置或用料,皆在显示出它们的珍贵与稀有。书籍的封皮本身,因为其颜色多样和考究的烫金也成为装饰的一部分。

奥玛公爵由古维利耶 - 弗勒里陪伴坐在图书陈列室,加布里埃尔‧费里尔绘。(© RMN(Domaine de Chantilly)Thierry Ollivier)
奥玛公爵由古维利耶 – 弗勒里陪伴坐在图书陈列室,加布里埃尔‧费里尔绘。(© RMN(Domaine de Chantilly)Thierry Ollivier)

在屋内的一个画框里,是一幅由加布里埃尔‧费里尔(Gabriel Ferrier,1847-1914,法国肖像画家和东方风物画家)所绘的奥玛公爵由古维利耶 – 弗勒里(Cuvillier-Fleury,1802-1887, 法国历史学家和文艺评论家,他协助公爵购买图书)陪伴坐在图书陈列室的画作。

《犬猎》(Traité de vénerie)。(© IRHT-Bibliothèque et archives du château de Chantilly)
《犬猎》(Traité de vénerie)。(© IRHT-Bibliothèque et archives du château de Chantilly)

图书陈列室里藏有旧制度(大革命之前)时搜集的书籍,由于其悠久的渊源、稀有性、审美特质、才智及历史意义,而成为珍贵典藏。许多书籍仍然保持着最初的装订或封面,又或在十九世纪被精心封装过,大多数作品都很引人注目。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 IRHT-Bibliothèque et archives du château de Chantilly)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 IRHT-Bibliothèque et archives du château de Chantilly)

这里共藏有1万9千册书籍、1千5百份手抄本和1万7千5百份印刷品,其中涉及所有科目的通用知识。最古老的手稿可追溯到十一世纪,包括2百份中世纪的手稿,它们往往用金、银等彩色图案装饰。印刷书籍中包括近7百本古籍(1501年以前印制的书籍)和2千5百本在16世纪印刷的书籍。

图书陈列室面向游客开放,室内的主要展示橱窗里有各类临时展览,介绍其中藏书所涉及的各个领域。城堡里有世界上最宝贵的手稿——《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Les Très Riches Heures du duc de Berry)。为保护珍贵的十五世纪羊皮纸原稿,其复印件在这里供参观,并有CD-ROM免费使用,令读者能追溯到它的历史和欣赏其细节。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二月。(维基百科)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二月。(维基百科)

这是一本发表于中世纪的法国哥特式泥金装饰手抄本,内容是为祈祷时刻(Heures canoniques)所作祈祷的集合。该书由林堡兄弟(Les frères Limbourg)为赞助人贝里公爵(duc de Berry)而作,创作于1412年至1416年。1416年上半年贝里公爵与林堡兄弟们都去世了,死因可能是瘟疫,书中装饰图案未完成,直到15世纪40年代由匿名画家(艺术史学家猜测为Barthélemy d’Eyck)进一步装饰。在1485年至1489年,画家Jean Colombeit受萨伏伊公爵之命将书中插图补充完整。奥玛公爵凭借其无可挑剔的品味,于1856年冬季收购了这本他那个时代最伟大的藏书。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四月。(维基百科)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四月。(维基百科)

该书使用了206张羊皮纸,包含66幅大型细密画及65小型细密画。该书的设计复杂,且经历了很多变化。许多艺术家曾参与其细密画、首字母装饰、边缘的装饰绘制及抄写工作,但确定艺术家精确人数和身份的问题仍有争论。画很大程度上是由来自荷兰的艺术家绘制,有时还使用了稀有昂贵的颜料,画作深受意大利艺术风物的强烈影响。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六月。(维基百科)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六月。(维基百科)

18世纪,该书手稿由斯皮诺拉(Spinola,热那亚共和国鼎盛时期支配该城历史的贵族世家之一)家族装订,封面采用红色摩洛哥皮,纹章为“斯皮诺拉与塞拉”。这份手稿被保存在一个覆盖着华丽的银质雕镂装饰板的盒子里,由安托万‧费希特河(Antoine Vechte ,1799-1868年,19世纪最优秀的银匠之一)雕刻。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九月。(维基百科)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九月。(维基百科)

手稿中的第一部分最为有名,是描绘一年中十二个月份的12幅历画。这些哥特式历画大多以贝里公爵的城堡为背景,显示美食、耕作劳动、打猎出游等细节。每幅历画的上面是半圆形的十二宫图及对应的宗教圣人的字母。

一月历画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一月。(©RMN (Domaine de Chantilly) René-Gabriel Ojéda)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一月。(©RMN (Domaine de Chantilly) René-Gabriel Ojéda)

在一月这张历画里,身着蓝色长袍、头戴毛皮帽的贝里公爵,背靠壁炉坐着,他邀请其子民和家人参加宴席。公爵身边是教士,附近是几个熟人,旁边有仆人在忙碌著:司酒官在提供饮料,中间背对观众的是两个切肉侍从,在桌子顶端忙乎著的是宫廷面包总管。这里可看出中世纪时法国的宴会特色,食物并不是主角,炫耀财富和权力才是重点。当时还是用刀割肉,用手自取食物,然后放入一种叫Trencher的餐盘(硬面包、木或金属制成)中食用。

壁炉上有公爵的纹章——金色百合花布满蔚蓝的底色,周围的红底上有唇形花图案,还有小熊和天鹅。桌子右边有一艘船,船头是小熊和天鹅,代表这是属于公爵的金银器皿。此外,画面上还有很多宠物:小狗在桌子上,猎兔狗在地上。背景挂毯似乎是代表特洛伊战争的场面。

五月历画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五月。(©RMN (Domaine de Chantilly) René-Gabriel Ojéda)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五月。(©RMN (Domaine de Chantilly) René-Gabriel Ojéda)

在五月这张历画里,上面半圆形的十二宫图里有双子座和金牛座,伴随着驾着马车的太阳神。画面主题是年轻人骑马出行,他们前方人群为小号演奏者。这伙贵族青年正在离开森林,他们的头上或脖子上挂着嫩树枝,女士们穿着绿色长礼服。隐约可见森林后面远处为城市,也许是奥弗涅地区的里翁(Riom)。

八月历画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八月。(维基百科)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八月。(维基百科)

在八月这张历画里,有好几个场景。在最重要的第一个场景里,一群骑马人在出猎,他们都携带着猎鹰。最前面的仆人右手拿着长棍,用来敲打树木和灌木以惊起猎物,在他左手上的皮带上蹲著两只鸟,旁边还有猎犬。第二个场景是农业劳作,一个农民在田间割草,另一个在捆草垛,第三个在拾掇草垛到两匹马拉的板车上。其余的人在河流——也许是瑞讷(Juine)河里沐浴,或者在晒太阳。

背景中显示的带四边形主塔的城堡,是贝里公爵在1400年收购的埃唐普(Étampes)城堡。现已衰落成小镇的埃唐普,曾是历史上的重要城市,由于位于巴黎和奥尔良的中心点,战略地位异常重要。而且这里也是中世纪重要的小麦产区,主要供应巴黎京畿之地,繁盛时期每天都通过河路由船只向巴黎运输粮食。

“反叛天使的堕落”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反叛天使的堕落。(© RMN (Domaine de Chantilly) René-Gabriel Ojéda)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反叛天使的堕落。(© RMN (Domaine de Chantilly) René-Gabriel Ojéda)

除了历画,手稿里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部分,这些部分同样出色:《福音书》、《诗篇》、《连祷》(注:对上帝、圣母、圣徒等的4连串简短祈祷)、《日课经》、《祭礼》、《弥撒》和《节日》等等。

如第64页的“反叛天使的堕落”(chute des anges rebelles),这一幕出现在《旧约圣经》的悔罪诗篇开头这部分,在《新约圣经》中只有少数段落提及。讲述的是路西法反抗上帝失败,造成反叛天使军团与他一同堕落。

画面中,天主端坐在宝座之上,占据着场景中的主导地位。在他的左手中握执着地球,而其右手宣示著对路西法的判决。忠实的天使坐在天主的身边,空出来的座位原先属于众反叛天使。带着盔甲与剑的是天主的军队,反叛天使们则坠入深渊。路西法在深渊最底部,被一个倒扣的光晕包围,但仍有天使的冠冕和襟带。

责任编辑:德龙

评论
2015-01-04 6: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