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兰西风采】

海面上升起的童话王国 尚蒂伊城堡(九)

文/李琳

剧院图书馆(Bibliothèque du théâtre)。(©Béatrice Lécuyer-Bibal nonlibrededroit)

人气: 5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5年01月03日讯】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在1968年访问尚蒂伊城堡时说过一句名言:“为什么让我七次去凡尔赛而从来没有到这里来?”尚蒂伊城堡不仅宫室奢华精致,周边风景如画,而且收藏品价值不凡,除了仅次于卢浮宫的法国最丰富的古典画作收藏,这里保存的典籍文档也弥足珍贵。

剧院图书馆

剧院图书馆(Bibliothèque du théâtre)是城堡里的第二个图书馆。这个位置的建筑原为孔代家族私人剧院(建于十九世纪初,属于室内网球场),后在大革命期间与室内网球场一同被毁。建筑师奥诺雷‧多梅在19世纪80年代为奥玛公爵建筑了这个图书馆,因此被称为“剧院图书馆”。

剧院图书馆的建筑灵感来自于亨利‧拉布鲁斯特 (Henri Labrouste,1801-1875)的国家图书馆,其存储架构为两层金属结构的长廊。其中藏有大约2万7千册书,有很多是最古老和最有价值的书籍,之外的主要书籍都是从十九世纪以来的奥玛公爵同时代人的书:历史和文学书籍,还包括公爵以往收到的公开发售的图书目录部分。这就构成了公爵的研究图书馆。

在大门的左侧,游人能发现在十七和十八世纪印刷的报纸:《法兰西信使》(Mercure de France),它是一份公报,内容涉及发生在国内的所有重要事件。不远处,有一些十八世纪的巴黎和法兰西岛(Ile-de-France)的导游书籍。而在大门的右侧,能找到此图书馆的个性收藏,主要为灰色文献,即关于当时的贵族、以及大革命时期的所有伟人们的非官方小册子,这些通常是秘密流传的。

剧院图书馆(Bibliothèque du théâtre)的下部中央,巨大的柜子里面存放着尚蒂伊城堡收藏的素描画。(©André Pelle)
剧院图书馆(Bibliothèque du théâtre)的下部中央,巨大的柜子里面存放着尚蒂伊城堡收藏的素描画。(©André Pelle)

在图书馆的下部中央,巨大的柜子里面存放着尚蒂伊城堡收藏的素描画(水彩画也归入其中)。起初,在奥玛公爵时期,这些素描画放在城堡一楼的“奥尔良厅”(salon d’Orléans)里。但为了能更方便的在与戏剧图书馆毗邻的阅览室里调阅,在上世纪70年代,这些画被挪到了这里。

《霍尔巴赫男爵和夏洛特‧苏珊画像》(Portrait du baron d'Holbach et Charlotte-Suzanne),铅笔、红粉笔、水彩、树胶水彩画,Louis Carmontelle绘于1766年。(维基百科)
《霍尔巴赫男爵和夏洛特‧苏珊画像》(Portrait du baron d’Holbach et Charlotte-Suzanne),铅笔、红粉笔、水彩、树胶水彩画,Louis Carmontelle绘于1766年。(维基百科)

尚蒂伊的孔代博物馆内藏有2千5百张素描画和2千5百张版画。就其收藏的质量而言,这个柜子里有法国最重要的素描画:拉斐尔、米开朗基罗、普列马提乔(Primatice,1504-1570,意大利画家、雕刻家、室内装饰家,1532年应法王弗朗索瓦一世邀请来法国为王室服务)、巴末桑(Parmesan,1504-1540,意大利宗教画画家)、让‧克卢埃和弗朗索瓦‧克卢埃、尼古拉斯‧普桑、克劳德‧洛兰(Claude Lorrain)、尤斯塔奇‧勒苏尔(Eustache Le Sueur)、华托、乌德里(Oudry,1686-1755,法国画家与雕刻师)、布歇、安格尔、德拉克洛瓦。

收藏佳作

人们发现很难找出奥玛公爵收藏的所有杰作。这里有独特而无价的手稿、珍贵的古版书籍、档案文献、地图、图纸、装饰华丽的精装书,在公爵进行收购时,唯一的取舍标准就是获得最美丽和最有价值的一切。当有一个比他自己的收藏更卓越的物品在售,他会毫不犹豫地舍弃旧的并将新的添加到其收藏。

即使在他的连续流亡生涯中,公爵一直都通过各类买手与拍卖场保持联系,接收到他们的目录后,他会给出回注。图书馆里保存着这些目录,由此能更好地了解公爵的收购政策。通过目录翻阅,有时甚至可以发现诸如“不惜任何价格买下”的字样,以及每一个单项的销售价格。公爵因此能够完全保持在十九世纪图书市场的顶端位置。在那个可以说是爱书如奥玛公爵者的伟大时代,公爵有文化亦有财力来打造一个最美丽的收藏集合,并给我们留下了空前的信息。

《艾蒂安骑士时祷书》

《艾蒂安骑士时祷书》“圣母加冕”。(维基百科)
《艾蒂安骑士时祷书》“圣母加冕”。(维基百科)

十五世纪,描绘基督教内容的彩绘装饰手抄本祷告书或时祷书(Livre d’heures),构成了中世纪晚期生活的重要文件,也是中世纪基督教的肖像绘画之源。由让.富凯(Jean Fouquet,约1415-1420年~约1480年)所绘的《艾蒂安骑士时祷书》(Heures d’Etienne Chevalier),被认为是他本人作为彩色圣书插图画师的艺术顶点,及西方艺术的奇迹之一。

让.富凯出生于法国图尔(Tours),是文艺复兴早期最伟大的法国画家,以肖像画和圣书插图画闻名于世,还绘有祭坛画、细密画及其它多种作品。艾蒂安骑士(约1410年~1474年),是这份手稿的订购者。他出生在默伦(Melun),属于查理七世和路易十一时期的权势阶层。

手稿完成日期传统上认定为是1450年~1461年间,这是法国的一段鼎盛时期。艾蒂安骑士的家族一直拥有该手稿,直到十八世纪。之后手稿被拆散零落各处。奥玛公爵设法于1891年收购到其中的40页,并合并成四组、配以画框展示于尚蒂伊城堡的圣地画廊(le Sanctuaire)里。

《艾蒂安骑士时祷书》“圣艾蒂安将艾蒂安骑士介绍给圣母和圣婴”之一。(©RMN(Domaine de Chantilly)René-Gabriel Ojéda)
《艾蒂安骑士时祷书》“圣艾蒂安将艾蒂安骑士介绍给圣母和圣婴”之一。(©RMN(Domaine de Chantilly)René-Gabriel Ojéda)

《艾蒂安骑士时祷书》“圣艾蒂安将艾蒂安骑士介绍给圣母和圣婴”之二。(©RMN(Domaine de Chantilly)René-Gabriel Ojéda)
《艾蒂安骑士时祷书》“圣艾蒂安将艾蒂安骑士介绍给圣母和圣婴”之二。(©RMN(Domaine de Chantilly)René-Gabriel Ojéda)

《圣艾蒂安将艾蒂安骑士介绍给圣母和圣婴》(Etienne Chevalier présenté par saint Etienne à la Vierge et à l’Enfant),由两页图画构成,从宫殿、墙壁、地板和稍微向外延伸连接两页画面的红地毯,都可以看出这是同一个房间里的故事,描绘的是艾蒂安骑士、由(右手握着他的殉难石的)圣埃蒂安(Saint-Étienne,基督教会首位殉道者,大胆揭发犹太人必须对耶稣的死亡负责,被撵出耶路撒冷城用石头砸死)陪同著,跪在哺乳圣婴的加冕圣母面前。背景是天使的合唱团,及哥特和文艺复兴式的建筑。

《艾蒂安骑士时祷书》“圣母的婚礼”。(©RMN(Domaine de Chantilly)René-Gabriel Ojéda)
《艾蒂安骑士时祷书》“圣母的婚礼”。(©RMN(Domaine de Chantilly)René-Gabriel Ojéda)

《圣母的婚礼》(Le mariage de la Vierge):描绘了牧师主持圣母玛利亚和约瑟婚礼的场景,背景的宗教建筑为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新婚夫妇旁是一群拿着棍子的失望追求者,象征处女的百合花盛开在约瑟的棍子尖端,清晰明确的表示他是新郎。

《艾蒂安骑士时祷书》“圣母领报”。(©RMN(Domaine de Chantilly)René-Gabriel Ojéda)
《艾蒂安骑士时祷书》“圣母领报”。(©RMN(Domaine de Chantilly)René-Gabriel Ojéda)

《圣母领报》(L’Annonciation):“圣母领报”又称为“天使报喜”、“受胎告知”,是指天使加百列向圣母玛利亚告知她将受圣灵感孕而生下圣子(即耶稣)。本画面的背景忠实地体现了布尔日(Bourges)的圣礼拜堂。天使加百列(Gabriel,传达天主信息的天使)跪对着圣母玛利亚,圣母坐在一开一闭两本书(分别象征旧约和新约圣经)之间。

《艾蒂安骑士时祷书》“贤士来朝”(L'Adoration des Mages)。(维基百科)
《艾蒂安骑士时祷书》“贤士来朝”(L’Adoration des Mages)。(维基百科)

《贤士来朝》(L’Adoration des Mages):即三贤士在耶稣星的指引下找到了耶稣出生的地方,向耶稣奉献礼物(黄金、乳香和没药)的故事。应该注意的是,本画面结合了作画时代的建筑特色和政治因素。一个贤士被描绘为查理七世(1403-1461),他跪在有法国王室百合花徽的地毯上,将金子奉献给圣母怀中的圣婴;靠近他的是另外两个贤士,他们由王家卫队护送著;在画面左上方的远处,三个吹号的前锋预示著战斗;耶稣星照亮了战场,其光线指向查理七世,暗示著在1453年的卡斯蒂(Castillon)战役中,法国可能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战胜英国结束百年战争。

《圣丹尼永生书》

《圣丹尼永生书》(Vie de saint Denis) (©RMN(Domaine de Chantilly)René-Gabriel Ojéda)
《圣丹尼永生书》(Vie de saint Denis) (©RMN(Domaine de Chantilly)René-Gabriel Ojéda)

《圣丹尼永生书》(Vie de saint Denis)是玛丽.德.美第奇(Marie de M□dicis,1575-1642,法国国王亨利四世的王后,路易十三的母亲)的手抄本祝圣书,内容是关于圣丹尼的生活和殉难。其原装的封面是路易十三时期制作于法国的10个最精美刺绣之一:紫色的丝绸上绣著金线;装饰著彩色鲜花刺绣;中间的美第奇王后的姓名起首字母组成的图案上,饰以王冠和精美珍珠;长边框上是标志法国王室的百合花徽;还有宽宽的带金蕾丝边的紫色饰带。

“埃夫勒的让娜”祈祷书的鎏金雕镂封面

“埃夫勒的让娜”祈祷书的鎏金雕镂封面。(©RMN(Domaine de Chantilly)René-Gabriel Ojéda)
“埃夫勒的让娜”祈祷书的鎏金雕镂封面。(©RMN(Domaine de Chantilly)René-Gabriel Ojéda)

奥玛公爵最有价值的书籍中,有一本泥金装饰的十四世纪的羊皮纸手抄本——《“埃夫勒的让娜”祈祷书》(Bréviaire de Jeanne d’Evreux)。“埃夫勒的让娜”(Jeanne d’Évreux,1310–1371),原名让娜.德.纳瓦拉(Jeanne de Navarre)、埃夫勒(Evreux)女伯爵,在跟法王查理四世结婚后成为他的第三任王后。

为保护书籍,奥玛公爵向Paul-Emile Froment-Meurice(1837-1913,法国第二帝国和第三共和国时期的时尚巴黎珠宝商和金银匠)订购了这个珠宝匣一样的封面。雕花镀金的上封面上有两个吕克 – 奥利维尔.默森(Luc-Olivier Merson,1846-1920,法国画家)画的托著王冠的银质天使、还有珐琅质的盾形法兰西王室百合纹章、埃夫勒纹章;书的搭扣上也有一个珐琅质的纳瓦拉盾形纹章。下封面和书脊是猪皮的。

《古腾堡的赦罪信》

《古腾堡的赦罪信》(Lettre d’indulgence de Gutenberg)这份文件,是对于远征土耳其、以及塞浦路斯防务的赦罪信。这封31行的信在1455年印于德国美因兹(Mayence),是约翰内斯.古腾堡(Johannes Gutenberg,1398-1468,第一位发明活字印刷术的欧洲人)的作坊里最古老的作品之一。印在上等犊皮纸上,是法国的两个保留副本之一。奥玛公爵在1876年收购了它。

纪尧姆‧科克亚尔著作封面

纪尧姆‧科克亚尔著作封面。(© RMN(Domaine de Chantilly)Harry Bréjat)
纪尧姆‧科克亚尔著作封面。(© RMN(Domaine de Chantilly)Harry Bréjat)

奥玛公爵把他图书馆里相当数量的藏书都重新装订了,因为这些书籍的原有装订不符合其要求。公爵找来了他那个时代最伟大的(装订)艺术家:Trautz、Bauzonnet、Duru、Belz –Niédrée、Lortic,Purgold、Bozérian等。

这个纪尧姆‧科克亚尔(Guillaume Coquillart,1412-1510,法国诗人)的著作封面,是在十九世纪由Georges Trautz(1808-1879,生于德国,法国装订商Bauzonnet的女婿、合作伙伴和继任者)在法国装订制作的,署名Trautz-Bauzonnet:红色摩洛哥皮(注:山羊皮制的鞣革)衬底,饰以仿马赛克的蓝色、绿色摩洛哥皮和镀金树叶,衬里为红色摩洛哥皮,四角饰以鎏金树叶,烫金和大理石花纹镶边。

《Modus国王和Ratio王后书》

《Modus国王和Ratio王后书》(Livre du Roi Modus et de la Reine Ratio)是法国最古老的关于犬猎和放鹰捕猎的印刷书籍。文字部分由费勒斯的亨利(Henry de Ferrière)写于1370年代;1486年,在尚贝里(Chambery,法国城市)由Anthoine Neyret印刷。此书收购自艾斯令王子的图书馆,是非常难得的头版书,也是已知存本中保存最完好美丽的。

书中说,Modus国王的安排如下:首先要猎取“红色野兽”,即雄鹿、母鹿、小鹿、狍子和野兔;然后猎取“黑色野兽”,野猪、母猪、狼、狐狸、水獭;最后,用猎网和砍掉灌木丛来猎取其它红色和黑色野兽。

责任编辑:德龙

评论
2015-01-07 8: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