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卫生部原官员 河南艾滋病一村死六百人

2014年3月28日,300多名艾滋病患者云集郑州,向中央巡视组举报河南“血浆经济”鼓吹者和推行者前卫生厅厅长刘全喜。(陈秉中提供)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5年0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河南艾滋病(又称:爱滋病)村死了六百人,被中共当局与世隔绝了。原中共卫生部官员陈秉中向外界揭露河南当年的世纪血祸的黑幕,希望受害者得到应有的治疗和帮助。“河南艾滋病关你什么事,你管得了吗,别没事找事……”,82岁的陈秉中近期再遭到中共卫计委、“维稳办”官员上门威胁恐吓。

最近就其遭遇在接受大纪元记者专访时,他再次希望外界关注河南艾滋病患者的现状和他们悲惨的命运。

一个艾滋村死了6百人 河南暗访公安贴身紧跟

陈先生介绍,自己几次去河南调查,刚一到河南就被当地公安局盯上了。可能是因为上网买票或发电子邮件让他们就知道了行踪。一次他到河南郑州后,警方规定他哪都不能去,不能见任何人,连他安排的招待会都不能召开。

2013年国际艾滋病日前11月份,陈先生曾去过河南一个最严重的艾滋病村。他说,当时警方跟在后面,并阻挡他进村,“我在村边待了十小时都不让我进村。因为这个村的艾滋病太严重了,如果我把它曝光出来,当局会因此丢大丑,所以就看住我不让进。”

河南商丘市双庙村死了6百人,算世界艾滋病死亡率最高的地方。依稀可见村庄。2013年11月陈秉中在村边十个小时,跟踪的警察就是不让他进村调查。(陈秉中教授提供)
河南商丘市双庙村死了6百人,算世界艾滋病死亡率最高的地方。依稀可见村庄。2013年11月陈秉中在村边十个小时,跟踪的警察就是不让他进村调查。(陈秉中教授提供)

河南商丘市双庙村死了6百人,算世界艾滋病死亡率最高的地方。2013年11月陈秉中在村边十个小时,跟踪的警察就是不让他进村调查。图为跟踪的警车(陈秉中教授提供)
河南商丘市双庙村死了6百人,算世界艾滋病死亡率最高的地方。2013年11月陈秉中在村边十个小时,跟踪的警察就是不让他进村调查。图为跟踪的警车(陈秉中教授提供)

河南商丘市双庙村死了6百人,算世界艾滋病死亡率最高的地方。2013年11月陈秉中在村边十个小时,跟踪的警察就是不让他进村调查。图为跟踪的警车(陈秉中教授提供)
河南商丘市双庙村死了6百人,算世界艾滋病死亡率最高的地方。2013年11月陈秉中在村边十个小时,跟踪的警察就是不让他进村调查。图为跟踪的警车(陈秉中教授提供)

上个月(2014年12月)15日,陈先生再次考察这个河南最严重的艾滋病村,这次他悄悄行动,没有发电子邮件,但当他成功进村后还是很快被发现了。他说:“我刚进村不到半个小时,县、乡、村三级干部联合把我撵出来了,我跟受害者见面没有谈成。只见了一个老太太,她的四个儿子全部得艾滋病死了。这个村不大,但死了6百多艾滋患者。南非也没有这么严重,尽管南非感染率高,但死亡率不高。而中国是感染率高、死亡率也高。”

他还说:“这个村由警察守卫,已与世隔绝了,任何人都不让进去。当局就怕里面的问题传出来,太严重了。”

老人还表示尽管自己82岁了,身体状况也不行,但为了解开这个黑幕还得再去。而且现在当局管控很严,“谁陪我去,他们就抓谁,我不能再让人陪我了,我自己一个人去。卫生部对我怎么打压,我都不会后退一步的。我还是要替他们说话。”

因关注河南血祸 卫计委派官员上门施压恐吓

陈秉中退休前是卫生部的官员,还担任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北京医科大学兼职教授等职位。他曾多次亲赴河南实地考察,整理了第一手资料,写过很多次公开呼吁信。

陈老先生介绍,去年的国际癌病日,他发表了“五问党中央”的公开信后没几天,中共卫计委就派官员上门向他施压恐吓,来人在他家待了半小时左右,要他认错,让其不要再上河南去调查艾滋病的情况,也不要再发公开信了等。

陈先生回忆,来人主要讲了3个主要内容:一,对方表示自己代表国家卫计委、“维稳办”二部门,上面要求对有关的公开信实施调查;二,来人说:“都80开外的人了,河南艾滋病关你什么事,你管得了吗,别没事找事,多活几年比什么不好”;三,对方甚至还威胁称:“上边对你怎么评价的,因为保密不能全对你说,你自己寻思去吧;你一趟一趟去河南搞调查,我们拉都拉不回来,非要一条道走到黑,看来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我不替他们说话违背我的良知与天职”

陈先生告诉记者,他当场反驳官方派来的人说:“河南这是冤案啊,我不替他们说话,违背我的良知、违背治病救人的天职。”

陈先生还表示:“我认为这样做是正义,卫生部没有理由这么制止我。卫生部在河南艾滋病问题上很多地方做得很有问题,我在公开信中也具体列出几点。”

陈先生介绍,其实二年前北京公安局就曾对自己进行传讯,当时就问他为何要发表公开信,他就将每一封公开信内容、发的理由都跟对方说了。对方当时表示自己是奉命行事,“你刚刚说的那些,我就向上汇报吧,我也知道河南那些事”,对方甚至还提醒他,“这些资料很重要,电脑资料要备份,当心被黑客攻击全没了。”

数千名申冤投诉者挤破头奔向巡视组驻地

据陈秉中介绍,去年2014年3月28日至5月27日中央巡视组进驻河南时,很多当年的血浆受害者以为青天大老爷来了,但想不到最后是竹栏打水一场空。

中央巡视组住进郑州黄河迎宾馆第一天,当时就有300多名“血浆经济”受害者列队出现在宾馆前,等待向中央巡视组递交投诉书,但他们没有料到等到是河南各级政府出动的官员和警察,守住各高速路口拦截过往车辆,对他们进行截访,并在黄河迎宾馆周围的路口设路卡,他们遭到官方的围追堵截、特警驱逐,有的还被打伤。

陈秉中表示,当时省委书记郭庚茂在新闻媒体上却动员官员和群众积极投诉,还说鼓励举报的气氛,但实际上视上访者为眼中钉,根本就是白色恐怖笼罩。上访者被来自各市县以及乡镇政府基层官员所“包围”。

举报者拉出横幅要求问责河南血祸责任人(陈秉中提供)
举报者拉出横幅要求问责河南血祸责任人(陈秉中提供)


2014年3月28日,300多名艾滋病患者云集郑州,向中央巡视组举报河南“血浆经济”鼓吹者和推行者前卫生厅厅长刘全喜。(陈秉中提供)
2014年3月28日,300多名艾滋病患者云集郑州,向中央巡视组举报河南“血浆经济”鼓吹者和推行者前卫生厅厅长刘全喜。(陈秉中提供)

地方媒体《河南日报》再登谎言

当河南各地大批艾滋病患者前往郑州中央巡视组驻地之际,《河南日报》翻炒河南省艾防办2013年10月31日的通报:“全省累计有5.9万人感染艾滋病”。

陈教授称,这个数字还不及高耀洁揭露的一个零头。

《河南日报》的这篇翻炒通报被国内媒体铺天盖地转发,将河南成千上万举报者多年翔实列出的在“血浆经济”中至少有一二百万农民卖血,几十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十万得不到救治死亡的事实,在中央巡视组的眼皮底下给翻盘了。

2014年3月28日至5月27日,中央第八巡视组对河南省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巡视。《河南日报》,突然翻炒河南省艾防办2013年10月31日的通报:“全省累计有5.9万人感染艾滋病”,掩盖世纪血祸。(陈秉中教授提供)
2014年3月28日至5月27日,中央第八巡视组对河南省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巡视。《河南日报》,突然翻炒河南省艾防办2013年10月31日的通报:“全省累计有5.9万人感染艾滋病”,掩盖世纪血祸。(陈秉中教授提供)

河南卫生系统内部人士统计数据更惊人 感染率高达50-70%

陈秉中先生披露:“据河南省卫生系统内部知情人士统计分析,1992至1995年间,河南全省至少有140多万人卖血,其中大多数是农民,艾滋病毒感染率高达50-70%。可是河南省卫生厅谎报瞒报,先是说二三万,后又是三四万人。至今中共当局隐瞒20年没有将这些信息向世界公开。”

陈秉中教授与在宁陵妇幼保健院分娩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患者会面。(陈秉中教授提供)
陈秉中教授与在宁陵妇幼保健院分娩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患者会面。(陈秉中教授提供)

听取艾滋儿童张鑫的血泪诉说(左为张鑫妈妈)(陈秉中教授提供)
听取艾滋儿童张鑫的血泪诉说(左为张鑫妈妈)(陈秉中教授提供)

老人还经常从河南进京上访的民众那里了解第一手的资料,对他们遭遇感同身受,他告诉记者说:“到目前为止这批人至少死了十万,坟头很多,目前还活着的艾滋病人差不多有二十多万,这批活着的人连家属三十多万没人管,国家对他们不管不问,他们一分钱都得不到赔偿,而且还要被倒打一耙,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冤案。我非常气愤。”

他强调说:“他们得不到赔偿还遭打压,被任意拘留判刑。他们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煎熬,非常的惨烈。基于做人的良知,我绝不会在强权威胁面前后退一步。”

老人表示现在自己最大愿望是对河南血祸:一立案、二问责、三给予受害和死者家属国家赔偿的中国梦成为现实。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5-01-30 11: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