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附录1-2

大骗局 中国“长羽毛的恐龙”

文:正见丛书编辑小组

配图:如果“将恐龙化石与鸟骨头黏合将会填补生物进化理论的一项空白……” (AFP)

人气: 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近年来,为进化论提供证据的最大骗局莫过于“出产”在中国的“长羽毛的恐龙”。(见参考资料2)据美国《国家地理》杂志(National Geographic)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报导,考古学家在中国发现了介于恐龙与鸟类的中间体,填补了生物进化理论的一项空白,生物界及社会对此极其兴奋。后来经鉴定才发现是恐龙化石与鸟骨头在中国由人工粘合而成!

与此相比,更具有讽刺意味的则是出于政治目的,而对科学横加指责,以至批判、迫害了。

中国的科学事业有一个十分特殊的领导部门,就是中宣部的科学处。五十年代相当长一段的时间里担任处长的于光远,他的麾下有两员大将,一位是何祚庥,一位是龚育之。自中国大陆解放初期一直到共产党的第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他们所发动的所谓批判伪科学的运动一个接一个,几乎波及到自然科学的所有学科。著名的有:对摩根基因学说的批判、对孟德尔遗传学的批判、对梁思成建筑学的批判、对马寅初人口学的批判、对量子力学一些理论的批判、对相对论的批判、对控制论的批判等等。(见参考资料5)

一、一九五二至一九五三年:批判摩根学说

苏联的科学家李森科(T. D. Lysenko)出于某种政治目的,大力攻击摩根学说,并上纲为“阶级斗争新动向”,苏联一批有才华的生物学家因此受牵连,惨遭迫害。何祚庥等在“学习苏联老大哥”的大旗下对中国著名生物学家谈家桢(摩根的学生)发动围剿,使中国的生物学家受到致命打击,从此一蹶不振。

二、一九五八年批判共振论

二十世纪初发现苯的克库勒模型以来,数十年来科学界一直未能对苯的化学结构作出合理的解释。后来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鲍林(L. Pauling)提出共振论概念,合理地阐述了苯的化学结构,此为量子力学在化学结构学的肇始。何祚庥等认为“不是无产阶级就是资产阶级”,指责共振于两种克库勒模型的学说是“阶级调和论在科学界的反映”,发动对共振论的批判,上百位结构化学专家因此受连,被检查“资产阶级立场”,中国量子力学研究受到严重冲击而长时间中断。

三、一九五五至一九六二年:批判梁思成

梁思成教授是中国学者梁启超之子,也是著名的建筑学家,对中西建筑风格的融会贯通作了大量的工作,如中国国防部、友谊宾馆等均是他的作品。何祚庥等人攻击梁思成的建筑风格是“中国人的脑袋、外国人的身子”,是“阶级调和的变种”,结果梁思成郁结而死。

四、一九六五年:批判控制论

著名犹太裔学者维纳在有关控制论的著作中讲述了一个故事来表明他的观点:二战时期,高射炮对敌机的命中率非常之低,因此盟军方面组织了一批科学家对此进行研究。他们发现,老鹰在捕捉兔子时很少失手,是因为老鹰脑子中有一套回馈闭环系统,能根据兔子的方位、速度不断调整自己的飞行路线,直至成功。将类似的系统装在高射炮上,可使命中率大为提高。由此维纳认为生物界和非生物界存在一定的共同性。当时中国的政治背景,阶级之间尚未能调和,何况生物与非生物?这不是典型的“伪科学”吗?于是何祚庥等人用这简单的理由把多位科学家斩于马下。

以上这些事情虽然都已过去,却已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不幸的是,出于政治目地或迎合政治需要而扭曲事实的现象今天依然存在:

一、萨斯(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大流行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学首席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洪涛曾于二○○三年二月十八日向社会公布了他的研究成果,即非典型肺炎病人的尸检肺标本上有衣原体。中央电视台、新华社等权威媒体迅速报导:“非典型肺炎的病原基本可确定为衣原体。”“衣原体”之说从此成为官方“非典不可怕”、“已经得到控制”的一份“医学证明”。因为,如果该病的病原体确实是衣原体的话,患者只需服用红霉素等已有的普通药物即有特效。(衣原体肺炎一般呈散发性,即零零星星地发生,流行的可能性不大,衣原体肺炎的死亡率也不高。) 但稍后,香港一家研究机构宣布,萨斯的病原体是副粘液病毒。三月二十五日,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和香港大学微生物系宣布,萨斯病原体是来自冠状病毒。随后,世界上多个实验室纷纷宣布找到了冠状病毒。四月十六日,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宣布,经过全球科研人员的通力合作,正式确认冠状病毒的一个变种是引起萨斯的病原体。

二、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在文革后,凭著“政治嗅觉”到处捞资本(见参考资料4),打着“反伪科学”旗号,反对气功、人体特异功能等人体科学。一九九九年四月,他在天津一刊物上发表文章,无视上亿人炼功身心受益的事实(见参考资料7),反而污蔑炼法轮功会得精神病,会亡党亡国。天津警方随后抓了去讲道理的40多名法轮功学员,从而引发了四月二十五日的万人和平上访。

据二○○四年“追查国际”报告表示,二○○○年成立的民间组织“中国反邪教协会”,其实是科技界“官方”机构,参与者包括在内,均为宗教或科技身份的党政高官,目的是配合江泽民政治集团迫害法轮功。该组织通过各地举办污蔑法轮功的展览、报告会、演讲会、所谓“百万公众签名”、网站、影视作品、刊物等方法,使全中国及世界各国民众,以为法轮功修炼者“迷信”、“反科学”,从而合理化当局的镇压行为。(见参考资料8)

对法轮功的镇压中,除了透过媒体大量散播反法轮功言论,许多中国科学界修炼法轮功的知识份子均遭非法关押,使他们无法以亲身体会向人澄清事实。例如本书分析进化论漏洞时主要引用的文章的作者曹凯,是中科院发育生物所博士生。修炼法轮功后,使他长年难治的眼疾病症全消,重新拥有健康的身体服务社会。一九九九年镇压开始,他以身心受益的事实向人大上访,遭到多次非法拘捕、关押、遭酷刑折磨,刑期不详。

讽刺的是,被“别有用心的科学家”当作伪科学加以批判的,事后被证明恰恰都是科学的,而批判伪科学运动的本身才是真正的伪科学。当科学界为利益或意识型态所驱使时,不但难以认识生命、物质、宇宙的真实情况,可怕的是遭到政治家利用成为一根打人的棍子。科学的发展需要创新和探索,但最根本上来说,高尚的道德与坚持真理的精神才能为人类带来真正的进步。

参考资料

1.Dalton R(2003 May 15). Conservation Biology: Mock Turtles. Nature, 423(6937), p.219-220.

2.Creation Science Resource. Archaeoraptor Liaoningensis; Fake Dinosaur-bird ancestor. http://nwcreation.net/evolutionfraud.html#anchorArchaeoraptor

4.投机者于光远、何祚庥(二)。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1/2/18/11847b.html

5.张久庆(2002年)。李森科与前苏联生物学家。在自牛顿以来的科学家—近现代科学家群体透视(第30章)。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

6.黄季宽(2003年6月5日)。衣原体之争成为中共防治SARS不力护身符。中央社。
http://www.epochtimes.com/gb/3/6/5/n324281.htm

7.北美法轮功修炼者(2002年3月11日)。中国大陆对于法轮功袪病健身效果医学调查报告总结。在首届世界未来科学和文化大会论文集。
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2/3/11/14055p.html

8.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关于“中国反邪教协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http://www.epochtimes.com/gb/11/4/28/n3242034.htm

——转自洞见文化出版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

责任编辑:古容

评论
2015-01-18 1: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