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事关心】一封邮政电报或泄中共高层对诉江的态度

人气: 106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10月02日讯】(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节目) 诉江大潮平地而起,中共最高层对此持什么态度?一张邮局的“特急”电报泄漏了秘密。 下载观看

横河(时事评论员):“也就是说专门开了一条从各省到北京的直通的通道,这样的话我觉得他的意思就是不让别人来干扰。”

近18万人诉江,所受的对待今非昔比,这又是为什么?

横河(时事评论员):“迫害法轮功的最主线的这些人,政法系统的,这些人都已经被抓起来了,都判刑了。”

法轮功学员诉江和中共打虎的节奏有了合拍,这是怎么回事?

章天亮:“双方呢,我是这样认为,是目标一致,但是目的不同。”既然已经是海啸,是否注定将喷出最后最强劲的冲击波。

从表面看,这是又一场在中国大陆司空见惯的不正当法庭审理。

2015年5月15日,襄阳中级人民法院正在审理法轮功学员张兆森的桉件。去年10月,他被当地派出所以在网上传播法轮功真相为借口关进看守所,绝食一个月后保外就医。5月15日当天,张兆森在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庭上,不仅拒绝认罪,还递交了一份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庭审的检察官收了控告书,非法庭审结束,当庭未宣判,张兆森被取保候审回家。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跟随这一递一接的,是如此惊人的骇浪。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有18万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和张兆森一样,向中国最高检察机构控告江泽民,刑事控告状或自诉状来自中国大陆所有的二十二个省份、四个直辖市、五个自治区、二个特区,以及海外二十七个国家和地区。

萧茗(Host/Simone Gao):这是一场让全中国,甚至全世界都感到意外的,简直是平地涌起的大潮。很显然,法轮功学员张兆森不是引发这场诉江大潮的原因,那么,诉江大潮是怎么促成的呢?

事实上,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历史由来已久。2000年8月,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开始一年之后,就有法轮功学员(王杰、朱柯明)控告江泽民、罗干和曾庆红大规模侵犯人权的罪行。但是,那次控告使这几人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也使法轮功学员们意识到,虽然“中国刑法第108条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对于报桉、控告、举报,都应当接受",但事实上,在江泽民控制的中共体制内,那只是一纸空文。之后的10几年,法轮功学员基本没有再采取类似的行动。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起诉江泽民的打算。

时间又过了10几年。2015年,这样一条信息引起了法轮功学员的注意。据新华网报导,2015年4月1日,中共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人民法院推行立桉登记制改革的意见》。该《意见》自2015年5月1日起施行。它的主要内容是,法院将“变立桉审查制为立桉登制”,也就是说,诉状一经登记即标志着成功立桉,不需要审查了。该《意见》还说:“对人民法院依法应该受理的桉件,做到有桉必立、有诉必理”。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借口阻挠法院受理桉件。”禁止法院“不收材料、不予答复、不出具法律文书”。

这个《意见》于4月1日公布,5月1日开始实行,5月15日,法轮功学员张兆森就第一个在法庭上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而襄阳中级人民法院,居然就按照此《立桉登记制改革的意见》,当场收了这个诉状。这个简单的举动,触动了中国大陆16年来不可想像的一个天大禁忌:那就是官方公开把迫害法轮功的始作俑者,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纳入了中国法律制裁的范围之内。

萧茗(Host/Simone Gao):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法轮功学员却递上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并且被接受。这件事在今天中国大陆的环境中发生到底哪里不同寻常?听一下我稍早对中国大陆律师彭永峰先生的采访。

萧茗(Host/Simone Gao):“如果是以前,法轮功学员如果当庭递交这样的诉状,会出现什么情况?您觉得法庭接受诉状是突发情况下做出的没有经过考虑的反应吗?”

彭永峰先生(中国大陆律师):“我想法庭的做法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如果是在以前,法轮功学员当庭提交控告江泽民的控告状的话,法庭最可能的做法就是直接忽略掉了。但是他们也有可能接受这个控告状,但是他的做法和现在的做法肯定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在这个桉件当中,我们可以注意到一个细节,检察官首先他接受了这个控告状,更重要的是法官对这个桉件就直接终止审理了,直接做出取保候审的决定,等于把这个桉件给悬起来了,取保候审这个决定在以前审判法轮功学员的法庭上是从来没有过的,尤其是当即做出这样的决定,我想这是个非常大的突破。”

在张兆森桉开庭的4个月后,控告江泽民的队伍就排到了18万。有趣的是,中共政法委的官方报纸《法制日报》在无意之中,证实了诉江大潮的存在以及它的规模。

6月27日,法轮大法明慧网公布,6月19日至25日一周内,超过1.3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对江泽民的控告。

两天之后的6月29日,《法制日报》刊登文章《探访最高检举报中心:一周收1.5万封举报信》。文中表示,和去年平均每周约3000封相比,现在最高检每周收到的举报信增加了约1.3万封。这里的举报信包括控告和举报两种。也就是说,在同一时间段内,明慧网说有1.3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最高检递交了对江泽民的控告,而最高检则称,是的,我们在那个时间段内正好接受了比平时多了1.3万封的举报信。以此还可以推测,立桉登记制改革开始实施之后的几个月内,利用这个新规定的可能几乎全部来自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当局对平地涌起的诉江大潮是什么反应呢?从那时到现在的几个月中,从大的趋势到没人注意的细节,都透露了重要的信息。下节回来继续分析。

萧茗(Host/Simone Gao):从诉江大潮出现以来,从表现上来看,官方体系内明显出现了步调不一致的现象。这是为什么,又说明了什么问题呢?先请雪莉从这张明慧网八月底制作的图表开始说起。

雪莉:好的萧茗。在明慧网八月底公布的统计数据上,我们可以看到,6月26日至8月27日诉江状递达中国最高检察机构的每日签收率,经历了这样几个引人注意的拐点。头一个星期有较高的签收率,然后突然开始下降,然后又在7月17日左右开始缓步回升。第一个星期的签收率高且平稳很可能是因为当局开始还没有觉察到诉江这件事,所以诉状的递达率很高。那么两个星期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这是消息人士给我们发来的大陆某市委防范办7月14日下发的一个工作部署要求。里面明确的写到:“请各单位把防投寄控告书,防进京滋事作为当前防控重点工作;还说:请各单位对本单位中“法轮功”人员进行重点防控。”防投寄控告书,应该指的就是控告江泽民的信件。由于中共维稳系统那个时期的拦截,很可能导致了7月3日之后,诉江控告信签收率曲线开始极速下降。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7月中旬之后,诉状签收率的曲线又开始稳定上升了呢?这是一个令人费解的现象。就在不久前,我们在一封黑龙江邮政系统发出的电报上发现的信息可能有助于解开这个谜团。

这封电报的名称叫:关于做好“两高一访”邮件处理工作的通知。

它是由黑龙江省邮电公司送往“各地市分公司,各县(市)分公司,哈尔滨邮区中心局”的“特急”传真电报。电报中说:如果收件人地址为“两高一访”认定的邮件,要单独封装处理,注明“两高一访”字样,单独交接。各分拣封发部门收到标注有“两高一访”字样的邮件,要按照上述集中、单独处理的要求执行。

这封电报的发件时间是7月10日,正好是明慧网这张统计曲线开始稳步上升的拐点前夕。

萧茗(Host/Simone Gao):谢谢雪莉!对这封电报如何解读,一起来听一下时政评论家横河博士的分析。

萧茗(Host/Simone Gao):“首先我想问一下,这封电报表面上看是省邮电局发给各地市邮电局的要求,但是,这个命令真正来自于谁呢?是省邮电局自己吗?”

横河博士(时政评论家):“省邮电局是没有这个权利的,因为邮政在世界上任何国家,它都属于联邦一级的,在中国就叫中央一级。特别是在中国中央极权的国家,省级邮局是没有这个权利对这种事情发通知的,即使它打算下一个通知,因为这个信件不仅仅局限在省里面,它最高是送到两高一访去,也就是送到中央去的,这个信件送到北京,即使省里有个专用通道,到了中央也不认你的,所以一定是全国统一行动,不会是省一级自己的通知的,只是说外边得到的是省级的通知而已。”

萧茗(Host/Simone Gao):“那么如果这个指令是来在中央,那它的目的是什么呢?

为什么要对这些邮件单独分装处理呢?”

横河博士(时政评论家):“从这个通知本身来看,显然把寄往‘两高一访’的

所有信件单独分装开来,不走普通信件的通道,而是专门包装、专门通道送到北京去了,也就是说直开了一条从各省到北京的一条直通通道。这样的直接意思就是尽量阻止其它部门的干扰。在中国,比如说在地方的行政当局,或者是公检法、司法机构公安局它有权利,虽然说在法律上它不应该有这个权利,但实际上它是有权利检查普通信件的,那么这是你无法制止它在检查普通信件的时候,发现‘两高一访’的信件并把它截下来,对它来说很容易做到,但是一旦把它单独分开,做为单独通道,那么地方的权利机构就无法干扰中央下达的专用通道了,这就阻止了地方政权可能会对‘两高一访’信件的阻拦。”

萧茗(Host/Simone Gao):“也就是说,开设专门通道让控告信件顺利递达最高检的是来自中央的决定,而先开始堵截的行为是各地维稳系统自发的行动?”

横河博士(时政评论家):“它可能有某个级别的允许或支持,但是不会很高。”

萧茗(Host/Simone Gao):虽然中共这个庞大的系统内部在对待诉江这件事情上出现了不一致。但是,整体上来说,我们看到了现在和10几年前的巨大不同。在这一波诉江浪潮兴起之后,一些法轮功学员虽然接受到了当地警察、国保的询问,个别遭到了短暂绑架,但却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或者是情节特别严重的迫害事件。这和15年前第一批诉江的法轮功学员的遭遇完全不一样。

2000年8月25日,对法轮功镇压开始一年后,两位法轮功学员,来自大陆的王杰和香港商人朱柯明,一纸诉状把江泽民,罗干和曾庆红告到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13天后,两人同时被非法抓捕,入狱仅3个月,原本健康的王杰就被酷刑残害至双肾坏死,当局知道他活不了,让他取保候审回家。之后王杰去了印尼,一年后在那里去世。而原本是千万富翁的朱柯明,被判刑五年,也经历了各种酷刑,九死一生,于2006年被释放回到香港。

萧茗(Host/Simone Gao):现在和过去,到底哪里不一样了?再来听一下横河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15年前诉江的后果是家破人亡,遭受酷刑折磨甚至失去生命。但是,今天18万人诉江,并没有遭到多大的迫害。现在和以前到底哪里不一样了?”

横河博士(时政评论家):“我觉得有几个方面已经是完全不一样了。第一个方面是政策方面,从政策上来说中共虽然是一个很邪恶的系统,但是迫害人权大的事情,做久了以后这个系统里面的人都会疲劳,疲劳以后就提不起精神,也就是说做为一种政策尽管它没办法否认,但是已经没有新的动力了。从政策上来说至少有这么个现象。另一方面就是从人事方面来说,政策是人来执行的,因此在过去十几年当中迫害很严重的,你可以看到最恶的、最坏的在最高层就那么几个人。现在在反腐的运动当中,我们可以看到迫害法轮功最主线的这些人包括周永康和610主任李东生以及很多省部级的、跟迫害有直接关系的、或政法系统的这些人已经被抓起来了,都判刑了,不管它是以什么形式判刑的,这个系统被清除的很厉害,遭到了几乎是致命性的打击,即使政策还继续进行,没有停下来,就执行的人最积极的已经不在了。再一个方面来说,在上面已没有了持续的推动力的情况下,下面的人,法轮功学员跟他们讲真相,很多明白真相的人,既然你上面也没有明确规定我们非的压不可,那我们就睁只眼闭只眼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有很多地区就没有向以前那样严重的迫害了。”

当局对诉江大潮的态度说明了什么?要动江泽民需要有什么预热活动?法轮功学员的诉江和中共打虎之间又是什么关系?下节回来继续探讨。

萧茗(Host/Simone Gao):从2012年王立军事件开始,中国政坛就掀起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政治海啸,而这些浪头冲击的方向则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从王立军到薄熙来,再到李东昇,周永康,许才厚,郭伯雄,每次这些大老虎被牵扯出来的时候都让中国社会吃惊不小。现在,舆论的锋头已经指向了最终的老老虎--江泽民。虽然外界对中共当局是否将最终拿下江泽民还有很大的争论,不过,有一点是不争的事实。3年前王立军出逃美领馆的时候,除了海外少数独立媒体,例如新唐人和大纪元,几乎没有人预测到王立军事件将是引发中国政坛地震的导火索,更没有人预测到这场地震一直会震到江泽民那里去。这至少说明了一件事:在中共政坛这个黑箱作业的环境中,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事情发展到今天,中国社会出现的和江泽民有关的敏感事件,值得我们去盘点。

1)2014年10月,中共18届四中全会通过了“建立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及责任倒查机制”,有评论解读这是为江泽民等人量身定做。

2)2015年2月,因为实名揭露江泽民两奸两假而被投入监狱判了10年刑的吕加平,被以保外就医的方式释放了出来。

3)8月10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辩证看待“人走茶凉”》,批评有的领导在位时安插“亲信”,退下之后对重大问题还不愿撒手。"外界普遍解读是隐射江泽民。

4)同是8月,大陆几处江泽民题词被移除或移位。同一个月,百度两度被发现对“诉江”关键词解禁。搜索结果显示出全球诉江大潮的相关信息。

5)9月1日,一家与中共军方有密切联系的杂志网站“环球新闻时讯”刊登题为《党政军老虎扎堆源头难辞其咎》的文章,罕见点名江泽民是中国巨大腐败网的总源头,文中写到:“老板”是谁?江泽民是也。“老板”会不会被揪出?人民群众拭目以待!到9月19日为止,该文仍可以直接从大陆访问。

6)到9月18号为止,中国大陆控告检举江泽民的人数已经达到180409人,有超过10万控告信被高检签收。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受到严重迫害。

7)与此同时,9月3日中共大阅兵,江泽民和中共历届政治局常委在天安门城楼共同露面。

萧茗(Host/Simone Gao):对以上大陆一两年内发生的有关江泽民的事情该如何解读,听一下中国问题专家章天亮博士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其实现在中国已经出现了很多预示江泽民前途的蛛丝马迹了,但是,另外一方面,这次中共阅兵江泽民出现,又让大家感到疑惑,很多人觉得江泽民好像又没事了,你觉得呢?”

章天亮博士(中国问题专家):“我觉得做出这种解读的人肯定不懂中国的时局啦。因为从习近平一贯的手法来看,不到最后一秒钟之前,都会让你公开露面,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王岐山讲过一句话:每临大事有静气。就是每次做大事之前要沉得住气。所以你看像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在位时,落马前的40天还被任命为少将呢,所以你按过去毛时代的惯例就没事了,但在习近平时代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江泽民的露面现在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了,凡是说露面就没问题的人基本上是江泽民自己的人马,来借着这个方向给底下的罗兵打气的。”

萧茗(Host/Simone Gao):“在王立军事件出来以后,只有大纪元新唐人的评论,您也是其中一位,准确的预测到了这把火延烧的方向,您当初就预言到最终这把火会烧到江泽民。那我想问一下,您当初为什么会这样预测?您觉得和别人在对这件事的思考上有什么不同?”

章天亮博士(中国问题专家):“中国从古到今在宫廷里只要说是篡位的问题,基本上就是你死我活,不会有什么第二种结果的。那么当时王立军事件爆发出来之后,我主要感觉到江泽民有一个政变计划,这个政变计划现在被一步一步的证实。当时能看到江泽民政变是因为我知道江泽民最担心的一件事情就是他的政治遗产被清算,其实就是他的血债被清算,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他所犯的最恶超过历史上所有的最恶,从迫害的规模上、迫害的手段上、残酷性都是史无前例的。江泽民想要干这件事,一般人是下不去手的,所以他必须找到一批这种心狠手黑的人,像周永康、罗干、曾庆红这种人才能执行他这个政策,所以他在整个全国的系统中遍布了血债帮人马,就是迫害法轮功这批人。那么他很显然认为习近平不属于他这批人,他由于担心迫害法轮功这件事被清算,所以他想把习近平推下去,而习近平一旦遇到这个问题,他和江泽民之间已经没有中间路可走,要不就是他被推下去,要不就是江泽民下台。”

萧茗(Host/Simone Gao):“现在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就是法轮功学员的诉江和中共当局决定要拿下江泽民之间好像是产生了一种关联,你觉得为什么法轮功学员的诉求和中共最高层打虎的节奏在这个时候有了一个合拍?”

章天亮博士(中国问题专家):“因为整个江泽民政变就是当年迫害法轮功的血债怕被揭露,所以说习近平打击政变集团的时候恰恰打击的就是当年迫害法轮功的这批人。我是这样认为,双方目标一致,但目的不同。习近平的目的是为了保证他的权利,但保证权利后他将继续做什么,现在只能继续观察。但是在目标上来说是一致的,如果习近平不能把江泽民集团摧垮的话,他的权利绝对是不安全的。而恰恰中国的社会危机很多、经济危机很多,江泽民派系也在有意的制造这种动荡和危机给习近平添乱,然后会以习近平社会管制不利的理由把习近平推下去,所以江泽民一天不夸,不仅过去的危机可能会暴发,江泽民肯定还会制造新的危机去继续威胁习近平。”

萧茗(Host/Simone Gao):“你刚才说目标一致,但是目的不同,那法轮功学员的目的是什么呢?”

章天亮博士(中国问题专家):“我觉得法轮功学员在起诉江泽民的时候,绝不是仅仅因为个人的冤屈希望得到伸张,更重要的是伸张正义。在这个过程中,把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揭露出来,因为这种罪行超越了人类道德底线,这也是给中国人做一个道德选择的机会。过去‘文革’结束的时候,大家都把责任推给了‘四人帮’,也没有做过自我的反思。但我想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揭露出来的话,整个民间会有一个道德反思,而这种道德反思是中华民族未来走向一个良性的社会、每个人承担这种道德责任,我想这种都是很重要的。”

萧茗(Host/Simone Gao):16年前,当江泽民扬言要在3个月内消灭法轮功的时候,他绝对想不到今天他将被18万法轮功学员告上中国法庭,而他却对此无能为力。从世间的力量对比来看,法轮功学员和中共江泽民集团显然是不对称的。可今天,偏偏是和平的,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倒下,反到把掌握一切国家资源进行迫害的始做俑者江泽民告上了法庭。旁观者可能觉得吃惊,但是,对于法轮功学员自己来说,这一点也不奇怪。他们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这世上的事情,比力量对比更有决定性的是民心的相背,比民心相背更有决定性的是善恶终有报的宇宙规律。今后的节目中我们还将仔细探讨,如果用中国的刑法来衡量,江泽民都涉嫌犯了哪些罪。感谢您收看这期的《世事关心》,我们下周再见。

《世事关心》播出时间
美东:
周二:21:30
周六:9:30am

美西:
周二:18:30,21:30
周六:12:30pm

转自《新唐人电视台》

责任编辑:安妮

评论
2015-10-02 11: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