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宫.名花倾国系列.忆长孙皇后之一

【唐宫美人】忆长孙皇后:出众风流旧有名

作者:柳笛

国之盛世,莫出于唐,而后宫之最,莫出于长孙皇后。(绘图:曹醉梦)

    人气: 2789
【字号】    
   标签: tags: ,

谈起后宫,任是艳妃美人千娇百媚,谁又能对端居正宫的皇后娘娘视而不见?那是永远站在君王身边,与君王共同守护天下的万民之母。恰如花之娇艳有千万种,而唯有牡丹方是真国色。国之盛世,莫出于唐,而后宫之最,莫出于长孙皇后。

一、盛放于春之昭华

世间美好不过一个“初”字,人生若只如初见,最是那惊鸿一瞥的擦肩、回眸一瞬的巧笑,遂定了一生的缘分;我生之初尚无为,谁也不会忘记纯真少年眼中的美好世界,一枝青梅、一线纸鸢就成了垂手可得的幸福。人间物事都离不了一个生老病死的起承转合,那么当他初生的时刻,就仿佛豆蔻的娇矜、朝露的清透,谁都不忍移开怜爱的目光。新生事物以及生命,看上去那么稚嫩、柔软,却又生气勃发,给人无限的希望。

经历了五胡乱华和南北朝的长期分裂,华夏民族终于百川向海,再次走进大一统的融合时期——隋唐王朝。隋与唐,遥似七百多年前的秦汉,犹如历史的轮回,再次印证了多民族文化的广博与包容,迎来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辉煌。即使在隋唐之交,暴君无道、民不聊生的层层危机下,依然有圣主良将降临人间,定倾扶危,坐镇中原。是以乱世虽乱,实则孕育著和乐光明的运势,预示太平盛世的到来。

或许是为了映衬初唐刚健蓬勃的生命力,一位贵族女子降生在大隋仁寿元年的初始——早春二月,一个乍暖还寒而又繁花满枝的明媚时节。偌大的长孙氏深院,伴随着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洛阳城的牡丹花便渐次萌发盛放的讯息。院中的水塘销尽严冬的冰雪,成对的禽鸟在池畔闲步欢鸣,草木褪去凛冽的寒气,浮动着绿肥红瘦的清新。

她是鲜卑贵族的女儿,身体却流着一半汉人的血液。这家的主人出身将门,原系北魏宗族。门传钟鼎,家世显赫,隋末时传到了长孙晟这一辈。此人于隋帝时,官至右骁卫将军,不仅创造了“一箭双雕”的典故,而且在对抗突厥的战事中立下汗马功劳,突厥之内对长孙将军的敬畏,达到“闻其弓声,谓为霹雳,见其走马,称为闪电”的程度。他的妻子高氏亦是名门闺秀,出身北齐皇室,其父是聪敏仁孝、风仪都美的乐安王,其兄乃当时名士高士廉。出生在这样一个大富大贵的家庭里,是荣耀也是使命,这个女婴身兼胡人的豁达与汉女的内秀,注定要周旋于风起云涌的天地,走一条万众仰望的不凡之路。

人若对什么事物有强烈的钟爱,总是会忍不住征于色、发于声的本能,将其表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多民族大融合的隋唐之交,佛法盛传,少数民族同汉人一般,沐浴著普照的佛光,宗室贵族中流行着依佛经取名的风俗。比如隋文帝杨坚字“那罗延”,取义金刚不坏;他的独孤皇后名为“伽罗”,意为沉香木;唐隐太子李建成小字“毗沙门”,是北方多闻天王的大名。

因而长孙家这对笃信佛法的父母,也为女儿取了一个来自佛国世界的名字:观音婢。他们不求女儿大富大贵,只愿她一心向善,不负神灵恩泽。观音大士,救苦救难,象征着佛法的智慧和慈悲,几多楼台烟雨的寺庙,都供奉着她宝相庄严的塑身。长孙家的女儿倒让人联想起塑像右侧侍立的小龙女,梳着总角,双手合十,一副笑靥如花的俏模样。童年时代的观音婢也定是这般玉雪可爱。

长孙观音婢,是她成人以前,今人对她姓名最完整的考证。她的父母为她取名时怎会预想到,观音婢将成为千古贤后,在人世间传播著观世音的福祉,给初唐注入母性的仁爱和光彩。

南国的春风逐渐吹向北地,飘来樟木结子的暖香。江南人家有个风俗,若哪户生了女儿,父母便亲手种植香樟木一株。随着女儿的成长,树木也渐渐枝繁叶茂。说亲的媒人见哪家院子里有茂盛的樟树,便知这家有女待字闺中,便会登门拜访。长孙家的女儿远不到婚嫁的年龄,长辈们便开始操心她的终身大事了。在世交的大家族中,伯父长孙炽颇为欣赏被封为唐国公的李渊一家。李渊马上功名自不必说,妻子窦夫人更是位深明大义的名门淑女。她年幼时曾劝说舅父,即当时的周武帝宇文邕,从大局出发,善待远嫁而来的突厥皇后,让人刮目相看。他认为,这样一对优秀的父母必定能教导出出类拔萃的子孙,他们的子孙中,必定有一位可做长孙家的东床快婿。他便时常劝说弟弟长孙晟:“此明睿人,必有奇子,不可以不图昏。”与唐国公家早早定下姻亲。然而订下婚约不久,父亲在大业五年去世,年仅九岁的观音婢,尚未来得及体悟失去至亲的痛苦,就和母亲、兄长无忌一同被异母兄弟赶出家门,寄居在舅舅高士廉家中。

唐太宗(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唐太宗(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所幸舅舅对母子三人眷顾有加,他暗中观察无忌的少年好友李世民,发现他小小年纪却气度非凡,将来必定有番大作为。他想起长孙与李家的婚约,有心促成良缘,便在四年后,为十三岁的观音婢和十六岁的李世民操办婚礼,从此开启了未来帝后相知相伴的生活。

那一年,长孙氏在含苞待放的年纪,风光出阁,在命运的主宰下嫁给国中最有才华的少年,不负花期。当无忌和世民一同读书探讨学问时,当他们刀剑往来切磋武艺时,观音婢只当李世民是哥哥身边最好的朋友。虽然李家的公子个个年轻有为,她又怎会想到,他将成为牵动家族国运的人主,成为她无怨无悔生死相随的夫君。长孙氏繁花烂漫的三十六载光阴,原来只是等待他的出现,在他的身边,摇曳出最美的芳姿。

只待琴瑟在御,时岁静好,长孙氏出落成端秀从容的温婉女子。婚后的某一天,她被册封为长孙皇后,安然生活在丈夫一手开创的清平盛世中。多年的闺阁教养令她辞采翩翩,她更是把一身的诗笔才华留在了春天,谱下一首令后人无限遐思的《春游曲》:
“上苑桃花朝日明,兰闺艳妾动春情。
井上新桃偷面色,檐边嫩柳学身轻。
花中来去看舞蝶,树上长短听啼莺。
林下何须远借问,出众风流旧有名。”

这诗以朝日里的桃花起兴,借用的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意蕴,之后又写花与美人,展现的是美人眼中生机盎然的风景,却展现了有别于宫廷的天然闺趣。唐人推许魏晋风流,以“咏絮才”闻名的谢道韫,就被时人誉为有“林下之风气”,是一种娴雅贞静又飘逸超群的风度。因而结句她以林下之风自许,含蓄点出游园女子的身份,流露出一种高雅的自信和矜持。

据说那一日,已登上帝位的太宗与长孙皇后一同游览宫中春景,得此诗后,见而诵之,啧啧称美。她做了那“临水照花人”,他配以平生得意的飞白,便成了诗坛上不可替代的佳话。#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谁唱著名花倾国两相欢,再把玉钟金盏殷勤捧?是谁念著最是人间留不住,再把羽衣霓裳黯然收?一去千年,大唐离开长安城很久了,大唐的宫苑湮没于历史也很久了。
  • 今秋,一场盛大而传奇性的古典文明盛宴在北美洲的著名剧院拉开了帷幕。神韵交响乐团,以她独有的东西合璧的音乐形式,重新赋予古老的五千年文明蓬勃的生命力,将古典文化的壮丽和美好展现在世人眼前。
  • 远方,一个陌生而神秘的领域,在地平线迎接晨曦,送走月轮,向每一个仰望天空的人,闪耀出诱人的辉光。当走到曾经的目极千里处,心底似乎又有遥远的怀抱在召唤,像投入石子的湖心晕开层层涟漪,发出深沉的吟唱:归来吧,归来吧。
  • 从小就喜欢蓝蓝的天空,总觉得那蓝像梦一样,深邃、幽远。凝视蓝天,目光总想要努力穿透那蓝,冥冥中,总觉得在那蔚蓝的深层似乎有个诱人的秘密。小时候,常常对着蓝蓝的天空凝视发呆,那蓝的深处到底有什么呢?如此吸引我。
  • 弘一大师李叔同的书法与篆刻笔致冲虚恬淡、儒雅纯真,一如他的为人;而李叔同的谱曲及填词作品,更是抚慰了无数天涯游子的心灵。
  • 秋色里,金桂丹枫开始装点大地,神韵交响乐团也将再次莅临纽约卡内基音乐厅。这个把中国古老乐器天衣无缝融入西方交响乐团的团体,将为观众带来新一轮震撼人心的节目。除了上演取自中国传统旋律的神韵独创乐曲,乐团也将诠释西方经典作品。在今年的音乐会上,观众将欣赏到小提琴独奏家Fiona Zheng演奏西班牙著名小提琴家帕布罗.德.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由神韵交响乐团伴奏。在彩排期间,记者见缝插针,对这位安静而谦逊的艺术家做了简短采访。
  • 神韵交响乐团指挥米兰‧纳切夫(Milen Nachev)出生于保加利亚,从小接受私人钢琴教育,长大后到俄罗斯跟随名师学艺,随后又到美国发展,直至登上著名艺术殿堂卡内基音乐厅献艺。他在纽约找到了新的立足点,在神韵交响乐团发现了自己的使命。今年10月10日,纳切夫指挥的神韵交响乐团将重返卡内基音乐厅,在此之前,记者有幸与他进行了一次长谈。
  • 宫殿,已成断壁残垣;青史,却如星汉灿烂;书卷,虽被烈火焚尽;教诲,仍然铭刻心间。英雄,早已随风而逝;忠魂,依旧涤荡人寰;岁月,逐渐抹平了记忆;过去的风云,还要听章公笑谈!
  • 诗仙李白,别号青莲。直观其名号,便觉这是一位素衣飘飖的汉家遗俊,独行于白鹿青崖间,对月吟哦,沐岚而眠,或凌空虚笔,勾勒一支惊风泣雨的词章。仙,总让人有疏离的距离感,现实中大多是凡夫俗子,结缘神仙的能有几人?在古籍扑朔迷离的文字中,仙大抵是绝情寡欲、吸风饮露、飘渺山林沧海的修行得道者。
  • 调丹黄铸兽面铜胄,覆压你三千青丝祈一世长安。丝袍纺凤纹描,皮甲护心,裁一袭战衣保你归期可期。钟鼓齐发,十五字铭文攀上回音,篆刻着万国来朝的隐语。干戚长执,数千双铁拳暴起青筋,召唤著远古狞厉的狼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