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习近平多线打击江泽民势力

“五中全会 习近平全面清理江势力”系列文章之三

在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薄熙来等“新四人帮”被拿下后,2015年来,更是多线、全面打击江泽民实力。(大纪元制图)

人气: 96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0月27日讯】系列文章之一
系列文章之二
接上文

(大纪元记者郭济林报导)在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薄熙来等“新四人帮”被拿下后,2015年,当局“打虎”的脚步仍未放缓,郭伯雄、奚晓明、苏树林等多只“大老虎”被抓。

五中全会江泽民提拔贪官被问责迹象显现

有军方背景的《环球新闻时讯》杂志9月1日报导了题为“党政军老虎扎堆 源头难辞其咎”的文章称,熟悉中共历史的人都心知肚明,“新四人帮”其实依附着一个共同的“老板”江泽民

文章说,熟悉中共历史的人都心知肚明,“新四人帮”其实依附着一个共同的“老板”,这个“老板”是谁呢?从人的角度来看,谁掌握最终的人事大权,包容他们的毛病,不断提拔他们的人就是他们的老板。周永康的几个关键性的提拔,都有一个退而不休又掌握大权的人的影子在背后(1999年,周永康转到地方,担任四川省委书记。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召开,靠着石油帮老大曾庆红的提携,周永康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并出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同年12月,周永康被刚卸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提拔为公安部部长,成为继华国锋之后,中国25年来首位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公安部长);徐才厚、郭伯雄的提拔,更是作为那个退而不休的影子在军队代理人的角色被任用的(从徐、郭二人的简历中不难看出,两人都在1999年江泽民出任中央军委主席时成为中央军委委员,并先后在2002年和2004年以军方最高代表的身份晋升为中央军委副主席);苏荣骄横跋扈却不断被提拔,就是与“老板”代理人的权力交易的结果;令计划的背后如何,仍不清楚,但是其弟令完成(王成)也是通过令计划建立了盘根错节的利益勾连关系,显然也维系在“老板”或者“老板”代理人的权力周围。

“老板”是谁?文章自问自答地说,江泽民是也。“老板”会不会被揪出?人民群众拭目以待!

文章举例称,13年前,一位香港女记者采访江泽民时提了一句逆耳的问题,结果惹得江很不高兴,指着对方厉声训斥:“你们这些记者就是喜欢瞎起哄,太幼稚、太无知。中国有句话叫做闷声发大财,你们知不知道? 这句话是最好的!”
 
文章说,“闷声发大财”的最高指示便是江泽民时期中共党政军与国企腐败滋生的温床。

《环球新闻时讯》杂志是“两弹一星国际基金会”旗下的国际性综合类中英文月刊,创刊于2007年1月,其杂志社在香港。

随后的9月25日,中纪委纪检监察报以题为“靠山不是泰山 周永康不就出事了吗”刊文称,“塌方式”腐败,折射出一些人倚仗靠山、攀龙附凤的深层症结。

在仕途中,那些处处找靠山、投靠山的人,不仅不会把自己带向正途,还会成为靠山倒台的“牺牲品”。文章反问说,总认为不会出事的周永康不就出事了吗?!总认为动不得的徐才厚不也动了吗?!

时政评论员石九天认为,中纪委的文章暗示反腐没有禁区,不设上限,将会继续往上追究。虽然说的是周永康,但实际的指向是江泽民。

同月,香港《凤凰周刊》在今年9月份的一篇名为“中共反腐大数据”的文章中,在谈到“带病提拔”时,以已经落马的原南京市长季建业为例说,季从1992年10月开始就谋取利益。1999年底至2012年下半年,季建业收受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1132万余元人民币,“在长达21年的时间里,如此严重的犯罪行为竟然从未被追究,季建业本人也一路官运亨通,令人咋舌”。

文章还举例,此轮落马官员的晋升历程中,不乏破格提拔、快速晋升的影子。譬如,曾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总经理的周永康,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曾任华润电力总经理的王帅延,曾任太原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陈川平等人,不止一次一职级的有破格提拔的经历。

虽然文章没有特别点名提拔这些人的是谁,但此前的报导称,季建业是江泽民的“扬州大管家”,因投靠江而不断在仕途上被提拔。周永康、徐才厚和郭伯雄等都是江泽民的亲信,都曾在仕途上得到过江的提拔或破格提拔。

五中全会 习近平明暗双线清洗江的势力

今年五中全会除了“十三五”计划之外,另一看点是将一批落马的江系高官清除出中央委员会,而这也是这次五中全会的“明线”。

预料今次会议将撤销3名中央委员、8名候补中央委员的资格,3名候补中央委员将会递补中央委员。据中国经营网报导,按过往历届五中全会的先例,更重要人事安排在今次全会上也会涉及。

《法制晚报》报导,中央政治局已于7月开除令计划的党籍,10月开除周本顺、杨栋梁的党籍,这3人料于今次全会上被撤销中央委员职务。

至此,中共“十八大”产生的205名中委中,将有6人被撤销资格,其中原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成都军区副司令杨金山3人的资格在去年的四中全会上已被撤销。

按照中共惯例,中央委员的空缺将由候补中委按得票多少依次递补。

本月被抓的福建省长苏树林暂时尚未被开除党籍。据称,开除苏树林党籍的决定可能要到明年六中全会才确认,并撤销苏的中央委员职务。

除了要处理这些已经落马的官员外,东网的评论文章《五中全会的最大看点》分析了五中全会人事变动的“暗线”,五中全会最值得关注的看点其实在于会否涉及中央领导层的人事变动,即政治局、书记处、军委层面的调整。五年前的十七届五中全会,习增选为中央军委副主席,进一步巩固了地位。本次十八届五中全会虽不涉及同样的使命,但却存在其它诸多调整的可能:譬如天津大爆炸之后仍悬而未决的天津市委书记人选问题,以及选出央行下任行长,甚至政治局、书记处、军委会都有可能换人;几位年事已高或不受重用的人士;在“能上能下”的大背景下,这一切都充满可能。

此前陆媒报导,6月26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的若干规定(试行)》。

网民对此热烈回应:“这个精简很对,吃皇粮不干事的人太多了”,“公务员差不多4千万吧,裁减4/5还差不多”,“可以比这个力度再大一点。最多留20%就够了”,“有一些部门从上到下全部撤了,中国就大进步了。如计生委和共青团可以全部撤了。还有物价局,工商局,体育总局,城管委,地震局⋯⋯都可以撤销”。

据港媒报导,今年北戴河会议上习近平通过中组部提议了一份省部级高官“能上能下”名单。据称,在此绝密名单中,“能下”的高层有一大串,其中包括多名现任政治局委员及实际能力不行的现任政治局常委。

8月21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党媒《人民日报》上刊发6000字的长文,再次强调了中纪委的监督等作用。王岐山表示,巡视工作着力发现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阳奉阴违,拉帮结伙等问题;巡视官员要“敢于碰硬”;对中央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员会等各级党政机关基本实现巡视全覆盖。

9月1日,中共人民网全文转载党媒《求是》杂志刊发的中组部部长赵乐际4000余字署名文章,文中强调《巡视条例》的重要性;引述习近平的讲话,“选好人、用对人是头等大事,要用最坚决的态度、最果断的措施刷新吏治”。

就在五中全会前夕的10月21日,当局印发了一份《纪律处分条例》,规定中共党员不允许搞“团团伙伙”、“妄议中央”、参加“老乡会”、“战友会”、“纵容子女亲属经商”等。

时政评论员方林达分析,江泽民集团掌控中共主要权力二十多年,在全国各地培植了大量的人马和亲信,在习近平与江泽民的博弈中,这些江派势力成为阻力。彻底清除江泽民集团在全国地方的势力,成为习近平全胜江泽民的必需一步。王岐山与赵乐际先后发长文,再加上最新出台的这个《纪律处分条例》,释放对官场中江派和不作为官员大清洗的信号。

军队大洗牌 传习近平在军内重新点将

9月3日,在北京阅兵仪式上习近平宣布裁军30万方案。

博闻社消息称,因习近平出访美国一度放缓的军队改革进程将再度加快,军委四总部、七大军区已做好了“打散重组”的准备。四大战区范围和指挥所所在地已确定。

七大军区撤消后全国划分为东、西、南、北四大战区,战区的管辖范围和指挥部所在地已确定,指挥中心在北京。

四大战区并不管部队,所有军队平时都由总部指挥,即陆军总部、海军总部和空军总部,三军总部分别成立自己的军种指挥司令部,但战区设联合司令部,战时则由联合司令部对辖区的陆海空三军指挥调度,将部队平时的军种建设和作战的联合使用分开。

对于原有的四总部,总后勤部和总装备部合并,更名为后勤保障部。总参谋部将仿照美国的参谋长联席会议,升格为由各兵种将领组成、为中央军委主席提供决策参考的军事智囊式机构。军委原有的各部,变为中央军委机关的内设职能部门(作战部、政治部、后勤部),不作为一个层级。

同时,中共18个集团军将缩编成为14个师,至少有17万名陆军军官被裁减。

消息指,军改最重要的是人事安排,也是全军将领最关注的问题。这将是一次由习近平亲自操盘、没有任何外来阻力和影响力的大洗牌,目前全军中高级将领正接受军纪委和总政治部联合清查和审计,这项工作将在今年11月前完成,然后通过审查的将领名单将提交中央军委深改小组,由军委层考虑具体任职。

有分析认为,习近平会借军改的机会,裁减和清除军内与郭伯雄、徐才厚和江泽民关系密切的军官。同时,习近平也会借联合司令部回收平时由各大军区司令所掌控的军权。

还有报导说,对于如何改革、设立军官任免、管理部门,中共高层及老军头和现任军头争论激烈。

一种意见是维持现状;第二种意见是分离出来,恢复总干部部;再一种意见是鉴于郭伯雄、徐才厚买官卖官的教训,中央军委须直接掌握高级将领的任免。

公安大洗牌 国保或被撤销

除了军队改革外,在五中全会前后,外界传出中共的公安以及国安等政法系统也会有大改组的趋势。分析认为,一方面是机构改革,另一方面是主管人事将会发生变动。

9月24日,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出席全国公安厅局长座谈会讲话时,强调要深入推进警务机制改革、公安行政管理改革和执法权力运行机制改革等。而公安部长郭声琨讲话时也谈到有关公安厅行政管理改革等问题。

据悉,中共将对公安体制进行30多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全面系统的“改革”。有海外报导称,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即一局,简称国保)将被撤消,部门改名,职能改变,以舒缓大陆民众对臭名昭著的国保的不满情绪。

报导称,据估计,大陆国保警察达数十万之众。

此外,去年10月,有海外媒体报导,在中共新成立的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导下,中共对涉及国家安全领域的改革将展开。其中一个可能的变化是,国安部的对外情报系统从国安分离出来,而国安部剩余部分和国保合并,成立一个新的实体。

中共国保与国安部两大部门长期以来勾心斗角,恶性竞争。这些年来,尤其是周永康从公安部长上位,把持中央政法委后,公安国保以“维稳”名义得以迅速坐大,人员编制急扩,还配置各种侦查技术,包括窃听与电信监控等。

公安国保不但越界触碰原属国安主管的范畴领域,甚至在工作方法上,使用手段对付民众,秘密监控、监听、黑头套等,无所不用其极,有些手段连无法无天的文革期间都没有用过。公安国保滥权,不仅使得中国维权和政治异见群体深受其害,这些行为也遭到国际舆论的强烈抨击。

国保的背后都是“610”和政法委在指使和撑腰。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国保常常直接胁迫检察院和法院,使得一些检察官和法官紧跟国保,打着法律的幌子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行破坏法律的事,性质极其恶劣。

国保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门机构,在16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中,国保常常是制造冤案的直接黑手。

分析:五中全会成分水岭 习全面清理江势力

时事评论员石九天说,在“十八大”后过去的四次全会上,从没有像这次全会那样,习近平会在此前后,如此大幅地清洗官场。在地方大员、军队将官、公安国保、政治局层面、中央部委层面,都将会出现大幅调整。

石九天表示,实际这次全会是习和江双方阵营的分水岭,这次全会标志着江势力的全线溃退和习人马的全面上位。#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5-10-28 8: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