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花莲纪行(四):吉安庆修院

作者 Tony 撰文、图、摄影

吉安庆修院(图片提供:tony)

人气: 49
【字号】    
   标签: tags:

离开丰田村之后,今天旅程的下一站来到了吉安庆修院。

吉安庆修院是台湾现存最完整的日本真言宗寺院。花莲的平原,所以会有这么一座传统日本佛寺, 是因为这里曾经是日本移民村。

吉安,日治时代称为“吉野”,与丰田、林田并称是花莲三大日本移民村。

最初,这片原野属于阿美族Cikasuan社的世居之地。“Cikasuan”,阿美族语是指“很多薪柴的地方”。 Chikasuaon,清代文献或称“竹脚宣”、“竹仔宣”、“直脚宣”、“七交川”、“七脚川”等,日治时代译为“七脚川”。 日治初期,日本政府的政治势力进入花莲,引起七角川阿美族人的反抗,最后遭到武力镇压,被迫迁离这块土地,史称“七脚川事件”。

七脚川事件之后,Cikasuan社原有的土地成为日本政府规划移民村的基地。 移民村创建于明治四十三年(1910),最初仅有61户,后来逐渐扩大,分为宫前、清水及草分等处聚落。 由于移民村的移民有许多是来自四国德岛县吉野川沿岸一带,因此就将这里的地名改为“吉野”。

庆修院正殿,日本江户传统寺庙建筑。(图片提供:tony)
庆修院正殿,日本江户传统寺庙建筑。(图片提供:tony)

大正六年(1917),日本人川端满二创建“真言宗吉野布教所”,以提供吉野日本移民的心灵抚慰。

吉野布教所来自四国德岛县的高野山,与吉野村的移民同乡,所以成为当时移民村的宗教信仰中心之一。

吉野日本移民村历经三十几年的经营,斐然有成,然而因日本战败投降,而戛然划下了句点。 战后,在台湾的日本人被遣返回国,吉野改名为“吉安”,吉野布教所则更名为“庆修院”。

庆修院在战后历经过一段沉寂的岁月,建物也因年久失修而逐渐毁损破旧。民国八十六年(1997), 庆修院被公告为国家第三级古迹(现为花莲县定古迹),经过古迹修复工程之后, 恢复日治时代的日式寺院风格,如今已成为花莲热门的观光景点,也是许多日本人来花莲旅行旅游或寻根必访的景点之一。

走进庆修院,令人眼睛为之一亮,有令人有来到日本寺院旅行的感觉。虽然院区不大,但庭园典雅精致,建筑多为日本传统木造建筑, 很浓郁的日本文化色彩。今天的这一站景点,老少咸宜,得到全家认同,老婆和孩子各自欢喜游览,或取景拍照,或选购纪念品,或写下祈福卡,来到佛前虔诚许愿。

庆修院四国八十八灵场石佛(图片提供:tony)
庆修院四国八十八灵场石佛(图片提供:tony)

我则一路散步来到庆修院的院墙廊道,参观廊道供奉的八十八尊石佛。这是日本真言宗四国八十八灵场的特殊信仰。 我在台北曾经寻访过类似的石佛景点(注1)。

真言宗的创立者空海和尚(774-835),四国赞岐(香川)人,公元804年,成为遣唐使的一员,前往中国留学。 返回日本之后,创立真言宗,在四国高野山金刚峰寺宣扬密法,圆寂后被尊为弘法大师。

巡行四国八十八个所(灵场),是日本真言宗的重要传统。四国八十八个所是指位于四国德岛、高知、爱媛、香川县的八十八处与弘法大师有渊源的灵场(寺院), 简称“八十八个所”或“四国灵场”,而信众巡拜四国八十八个所则称为“四国遍路”或“四国巡礼”。 最初,真言宗的修行僧巡游弘法大师生前足迹所经的这八十八所寺院,而逐渐形成“四国遍路”的修行传统, 到了江户时代(17~19世纪),四国遍路的传统正式形成,不只限于僧侣,连大众信众也加入这一行列。

由于四国遍路巡行八十八所寺院,路线长达一千三百公里,年老的信徒,体力无法负荷, 于是二十世纪初有的寺院会供奉由八十八所寺院分灵而来的石佛,集中八十八尊于一处寺院,以方便信众参拜。

庆修院的旧石佛(图片中基座的刻字,右为番号,中为佛名,左为寺院名。)(图片提供:tony)
庆修院的旧石佛(图片中基座的刻字,右为番号,中为佛名,左为寺院名。)(图片提供:tony)

庆修院的石佛,每一尊都有番号,从一号至八十八号,儿子小东看我参观石佛,好奇跑来观看,有看却没有懂。

我出个考题问他,这些石佛有新有旧,其中旧石佛有多少尊?其实分辨不难。旧石佛历经岁月风霜,刻字模糊, 新石佛则石材新颖,刻字清晰。小东觉得有趣,来回走一趟,回报答案是:“17”。

旧石佛的比例很低,数字反映了历史沧桑。

旧石佛哪里去呢?合理的猜测是来自于战后的破坏。 而以我在台北寻访石佛的经验,石佛的消失未必是政治的因素,石佛可能是在战后遭到盗卖或私取, 辗转流落于其它寺庙或被私人搜藏。

追寻日治时代失落的石佛,也成了一种旅行兴趣。花莲的旅人,若有心追寻, 或许有机会可以在花莲的其它寺庙里发现当年吉野布教所失落的石佛之一。

庆修院正殿建筑旁的墙面展出一些吉野村时代的老照片,也吸引了我的目光。

今天走访丰田移民村时,没有机会参观丰田文史馆的心情遗憾,在庆修院得到了弥补, 墙上贴著一张张老照片,消失的吉野日本移民村,影像又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令人勾起岁月的怀想。

唐朝诗人李白有言:“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任何的政权,无论当初自视如何神圣正当,从长远来看,都是只是历史的过客,徒留遗迹,供后人凭吊而已。

如何看待前朝所留下来的历史遗迹呢?我认为历史的功过可以讨论,而历史的遗迹当应珍惜保存,以留给后代子孙,传承土地的历史及记忆。 当今的政权若不能以宽容宽阔的心胸对待前朝的历史文物,而抱持着清算扫除的态度;那么终有一天,自己的历史文物,也会被后继的政权所清算扫除。 后之视今,犹今之视昔,念此则可以将心比心。(~待续)

旅游日期:2014.07.03

旅行地图(图片题供:tony)
旅行地图(图片题供:tony)

责任编辑:施宜葆
——本文转载自Tony的自然人文旅记http://www.tonyhuang.idv.tw/@
吉安庆修院(国家第三级古迹),位于吉安乡中兴路345-1号。 (图片提供:tony)
吉安庆修院(国家第三级古迹),位于吉安乡中兴路345-1号。 (图片提供:tony)

吉安庆修院入口。门票30元,可以折抵院内的消费(购买纪念品或饮食)。(图片提供:tony)
吉安庆修院入口。门票30元,可以折抵院内的消费(购买纪念品或饮食)。(图片提供:tony)

庆修院寺院环境典雅,日式庭园的氛围。 (图片提供:tony)
庆修院寺院环境典雅,日式庭园的氛围。 (图片提供:tony)

庆修院正殿,供奉不动明王。出轩式入口.江户时代的建筑风格。 (图片提供:tony)
庆修院正殿,供奉不动明王。出轩式入口.江户时代的建筑风格。 (图片提供:tony)

正殿内部一景。  (图片提供:tony)
正殿内部一景。 (图片提供:tony)

寺院的池塘,造形与日本四国岛相同。(图片提供:tony)
寺院的池塘,造形与日本四国岛相同。(图片提供:tony)

庆修院庭院中“光明真言百万遍”石碑。(图片提供:tony)
庆修院庭院中“光明真言百万遍”石碑。(图片提供:tony)

“光明真言百万遍”石碑。真言宗的信徒由住持法师带领,双手合十,
顺时针方向绕走石碑,并念佛号“南无大师照遍金刚”,以祈祷治愈疾病。 (图片提供:tony)
“光明真言百万遍”石碑。真言宗的信徒由住持法师带领,双手合十,
顺时针方向绕走石碑,并念佛号“南无大师照遍金刚”,以祈祷治愈疾病。 (图片提供:tony)

四国八十八个所(灵场)石佛.仅有17尊为吉野布教所旧石佛,其余
为后来新补刻的石佛。 (图片提供:tony)
四国八十八个所(灵场)石佛.仅有17尊为吉野布教所旧石佛,其余
为后来新补刻的石佛。 (图片提供:tony)

日本四国岛八十八个所石佛地图。 (图片提供:tony)
日本四国岛八十八个所石佛地图。 (图片提供:tony)

庆修院寺墙贴著吉野移民村时代的花莲老照片。  (图片提供:tony)
庆修院寺墙贴著吉野移民村时代的花莲老照片。 (图片提供:tony)

吉野移民村。 (图片提供:tony)
吉野移民村。 (图片提供:tony)

吉野邮便局。 (图片提供:tony)
吉野邮便局。 (图片提供:tony)

吉野村高等寻常小学校(今吉安国小)。 (图片提供:tony)
吉野村高等寻常小学校(今吉安国小)。 (图片提供:tony)

吉野区役场(相当于今日的吉安乡公所)。 (图片提供:tony)
吉野区役场(相当于今日的吉安乡公所)。 (图片提供:tony)

吉野神社。原址位于今庆丰市场后方,神社建筑已消失,仅存镇座碑遗迹。 (图片提供:tony)
吉野神社。原址位于今庆丰市场后方,神社建筑已消失,仅存镇座碑遗迹。 (图片提供:tony)

吉野移民指导所。 (图片题供:tony)
吉野移民指导所。 (图片题供:tony)

吉野村全景。 (图片题供:tony)
吉野村全景。 (图片题供:tony)

吉野村移民村地图。资料来源:《官营移民事业报告》,台湾总督府编,大正八年(1919)。 (图片题供:tony)
吉野村移民村地图。资料来源:《官营移民事业报告》,台湾总督府编,大正八年(1919)。 (图片题供:tony)

评论
2015-10-31 2: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