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资深媒体人控告江泽民 见证迫害(二 )

李军一家的生活照。(李军提供)

人气: 37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0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东延报导)今年5月兴起的诉江大潮至今,控告和检举江泽民的人数已超18万人,其中包括社会各界主流阶层的精英,有着近20年工作经验的大陆资深媒体人法轮功学员李军先生也是其中一位。李军整个家庭受到的影响,见证了这场持续十六年的人权灾难对整个中国社会的严重伤害。

接上文(一)

洗脑

李军从拘留所回单位上班后,就被调离了记者的岗位,即使他在电视台工作5年,拿了5项中国电视最高奖。

李军说,他被调到了一个属于后勤的闲职,等于是“被挂起来”。

接着,单位在中共由上而下的迫害法轮功政策下,不得不组织人员对李军进行所谓的“转化”工作。

“我们本来就是按‘真、善、忍’做好人,那叫我们往哪转啊?!难道要逼我不做好人去收红包,那才叫正常?”李军说,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到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结果,就是将整个社会的道德往下拖。十几年后的今天,所有人都要为此承担道德败坏的恶果,如:老人倒地无人敢扶、毒食品横行、强挖眼睛偷盗器官等等。

来给李军做“转化”工作的人在新闻界中早就深知中共造谣、造假的黑幕,他们都承认中共在对法轮功进行妖魔化抹黑的宣传,但是他们深知中共的残暴,纷纷用“胳膊扭不过大腿”“好好过日子”等来劝说李军。

“当时中共例举的1400例所谓的炼法轮功后致疯、致死案例,其中有一个就是南京的,此人根本就不是炼法轮功,周围的人都知道,但是中共就是这样造谣。”李军说,他给电视台的人讲,他们都知道中共在造假,但是明知是假,他们还是在执行这种迫害政策,说白了,江泽民在捆绑全国人民迫害法轮功,在共同犯罪。

2000年12月,李军居住地的派出所公安以私下会谈的名义把李军骗到了派出所关押起来。公安明着告诉李军,这是南京市的统一抓捕行动。

“你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拘捕我,你这样做是违法!”当时李军气愤地对公安说,公安回答说,他知道这样是违法,但是他得执行上面的命令。

李军向记者表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不仅把中国社会的道德破坏了,还把中共本身仅有的一点法制都破坏了,最后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都能做得出来,那中共对付普通民众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呢?事实证明,中共后来把对付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全都用到普通的民众身上。这时,法律谁也保护不了了,包括参与迫害的人。

第二天,李军被送到南京郊区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进行非法关押和洗脑,这地方关押了近百名法轮功学员。后来,法轮功学员被迫集体绝食进行抵制。

在这期间,当局找来了一批批的所谓的什么心理学专家、宗教学专家,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但是,经过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他们有一些人从鄙视到怀疑到最后明白了真相。

李军说:“中共迫害法轮功注定是失败的,真相自在人心,只要还有良知的人,没有不谴责这场迫害的。”

3个月后,当局的“转化”失败,最后只好陆续无条件地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了。这期间,家属完全不能见到李军,但是却要家属给李军交住宿费。

磨难

◎半夜惊魂

“彭、彭、彭……”半夜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那天是2001年9月9日,李军从洗脑班回来大约半年的时间。李军夫妻身穿睡衣,正准备睡觉。

门一打开,冲进来5个身穿公安制服的人,他们没有出示搜查证,一上来2个公安就马上将李军反手戴上手铐,另外3个就在家里乱搜。

“你们干嘛抓人?”生性胆小的王晶又怕又急地对来人说。

“他们是非法的!”李军大声地对王晶说。

“哗……妈妈、爸爸……”李军只有两岁多的儿子阳阳被翻箱倒柜的警察吵醒了,两眼充满恐惧地看着本来是“抓坏人”的警察把爸爸抓起来了。

“那时我整个人都蒙了,都不知发生什么事,不知该怎么办好了。”王晶痛苦地回忆当时的情境,“李军就是我的天,他被抓走了,我的天也就塌了。”

公安搜走了李军的电脑和一批法轮功书籍后,就把李军带走。

王晶抱着儿子痛哭,“以后我们母子怎么办啊!”王晶说,当时的情形就像电影一样,太恐怖了。

李军一家的生活照。(李军提供)
李军一家的生活照。(李军提供)

◎幼儿受惊畏警 良师同情关照

从那天起他们儿子阳阳就变得沉默寡言了。

一天,阳阳从幼儿园回家后跟王晶说:“妈妈,我不想见到警察,我害怕。”王晶听后心如刀割,小孩接受的教育:警察是抓坏人的,然而爸爸是好人却被警察抓走了,这如何向小孩解释呢?

“其实我也害怕。”王晶对记者说。

幼儿园的小阿姨也发现阳阳的变化了,她问王晶发生了什么事。王晶只好如实相告,恳请小阿姨多关照阳阳。小阿姨很同情阳阳,后来给了阳阳很多的关照。

“原以为小孩还小,不会对他有很大的影响,事实上对他的伤害也是很大的。幸亏遇到一个好心的小阿姨。”王晶说,对比其他成为孤儿的法轮功学员的子女来说,阳阳已经是很幸运的了。

◎抱怨与相思

王晶说,她很相信李军的人品,不相信他会是那种中共抹黑宣传中的炼法轮功后会杀人、自杀的人。但是,中共天天铺天盖地的妖魔化宣传却让其他人视她一家为异类,身边只有父母还支持她。

2014年,在纽约一次表演培训时,王晶曾将她当时对李军既抱怨又相思情感真实地重现,让现场参与培训的人员忍不住掉泪,从而见证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给家庭、给社会带来的严重伤害。

“老公,我不知道你怎么样,你还好吗?

那天晚上,一帮人就这样闯了进来。你不知道我多么的恐惧,你看到了孩子的眼神了吗?那么小,在他的前面,一帮人就把爸爸铐走了。

你是我的天,我一直崇拜你,你走时只是转身笑了一笑,我知道,你想说,但你什么都没说,你只是笑了笑。

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啊!大法那么重要吗?为什么你不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我不知道你在那里有没有受苦?他们打你了吗?

你知道自那之后,所有的人都视我们为猛兽,离我们而去。孩子哭着回来说,妈妈我不想见警察,我害怕。其实我也害怕。

我很爱你,我们是一见钟情,你知道吗?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我这辈子就会永远跟你在一起。

你只是笑笑,我真的想让你知道,其实我更苦,我在强忍着泪,你不知道,你有大法的支持,我呢?我得拉扯着孩子。

你会想我吗?你在那受苦了吗?”

最后,王晶朗诵李清照思念丈夫赵明诚所写的宋词《一剪梅》来表达她当时的心情。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酷刑示意图:劈腿 (明慧网)
酷刑示意图:劈腿 (明慧网)

◎逼放信仰辣招频出 妄拆鸳鸯咄咄相逼

这次李军被抓捕是原因之一是他资助一名生活困难的法轮功学员九百元钱,这名法轮功学员严格按修炼人的心性要求自己作了记账,打算将来归还。不幸这名法轮功学员在一次派发真相资料时被公安抓捕,这笔记账就成了李军资助做真相资料的“证据”了。一个月后,李军被非法劳教一年。

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刚到劳教所,都是被关押在最严的新兵队进行暴力“转化”,李军在这里饱受折磨,包括被剥夺睡眠、罚站、恐吓、单独隔离、电击等等肉体和精神上的攻击,但这些都没让李军屈服。

劳教所警察知道李军夫妻感情好,就想出一招损招,伙同派出所和李军妻子的单位来逼王晶以离婚来威胁李军放弃信仰。

“那时公安、单位、街道一齐来逼我,要我用离婚来逼李军。”王晶说,李军曾跟她表示过,他很爱家人,而法轮大法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放弃信仰就是要他的命。

“虽然我不理解李军为什么对信仰这样的坚持,但是他已经在受难了,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呢?”王晶说,她看到李军这样优秀的好人,却遭如此的罪,非常心痛。

◎迫害株连 险出人命

王晶是南京地税局业务科的科员,因为不愿跟李军离婚“划清界线”,从此没有升过职。在几次竞争上岗的民主评议中,王晶得票都遥遥领先,但是最她还是被刷下来。她的上司私下跟她说,他们不敢推荐她晋升,害怕因“立场不坚定”也受牵连。王晶一时承受着外界的各种压力,身边的人除父母外,其他人包括以前的好友都躲得远远的。

“你要摆正位置”、“你要离婚”、“你要想想你的前途”、“自焚”、“杀人”各种妖魔化抹黑宣传在王晶的头脑中不断地回响,另一方面王晶又深知“我老公是好人”,“我不能落井下石”。

“姥姥……快救妈妈……呜啊……”一天夜里,王晶的妈妈突然听到两岁多的小外孙阳阳在厨房大声的哭叫。

王晶母亲慌忙冲到厨房,只见王晶已经用刀把手腕割开了,小外孙抱着王晶的大腿哭喊着“妈妈、妈妈……”

王晶的母亲上前夺刀跟王晶扭作一团,王晶的老父闻讯赶到,一巴掌将王晶打晕过去了。

那一晚,非常郁闷的王晶喝醉酒回家,觉得“活得很没有意思”,就走到厨房拿起刀刮腕自杀。

◎孝儿融化死心

“我要保护妈妈,我要保护妈妈……”深夜,阳阳趴在王晶的身边,不管姥姥怎么劝也不肯去睡觉。

第二天,王晶醒来看到儿子就睡在身边。

当她知道昨晚阳阳一直在保护她后,她抱着儿子痛哭:“我怎么就忘了你呢!”

王晶为了儿子,从此打消了自杀的念头。以后在面对单位、公安的逼离婚,她都是低头沉默不语,默默地承受着压力。

王晶说:“在这场迫害中,有多少家庭在利益和压力下就这样被拆散、破坏啊!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只是法轮功学员,他们妻子儿女、亲朋好友全受到牵连。”

中共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所施酷刑。(大纪元资料库)
中共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所施酷刑。(大纪元资料库)

◎真相改变人心

王晶几乎每月都去劳教所看望李军,她看到李军瘦了很多,知道他吃了很多苦,但是每次李军都笑眯眯跟她说没有事。

就在李军劳教期满前的几个月,王晶在信箱中收到了一封没有邮票的信,王晶一边流泪、一边颤抖着看完了信,她的身心再次被撕裂。

原来一名吸毒的劳教人员张伟(化名)明白真相后被感化了,张伟表示解教后也要修炼法轮功。解教时,他偷偷地帮李军带出这一封信。

信中,李军讲述了他在劳教所中的真实遭遇,如何被殴打、开飞机(一种体罚姿势)、劈叉、拉腿、电击、头顶粪桶、不让睡觉等等。

“简直就象电影中的情节一样!”王晶痛苦地描绘着当时的感受。

王晶说:“这时我想起每次见到李军,他都是笑眯眯说没有事,哪能想到他会受这么大的苦。李军这长久大都没有受过什么苦,中共的手段太残酷了。”

王晶把真相告诉父母,并表示这个时候她不会跟李军离婚,“他在受难中,我不能在他的伤口上撒盐。”王晶的父母以后也暂时不提离婚的事了。

李军告诉记者,面对暴力“转化”,他铁定了心,“要么就是弄死我,转化是不可能的”。

“真相就是力量,在真相前面,那些良知尚存的人就能打开心锁。”李军说。

在新兵队,一个劳教犯人头明白真相后,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劳教所找被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来做李军的转化工作,李军用善心跟他们一个个的交流,启迪他们的正念。那些做包夹的劳教人员明真相后,也放松了监视。

“反啦、反啦,他们全反水啦……”一天,新兵大队的队长气急败坏地叫。

那些被暴力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突然一齐发出严正声明表示重新修炼,新兵队转化率从百分之九十几一下变成了零。劳教所害怕这批二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影响之后的新收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只好将这批法轮功转去其他大队劳役,再也没有提转化的事了。

李军说:“估计劳教所不会上报这件事,又是用欺上瞒下的手法不了了之了。”

有一个有正义感的劳教所警察,知道一个张姓的警察用离婚这种低劣的手段来逼李军转化时,气愤地大骂“太缺德、太不像话了”。张姓的警察却倒过来污蔑李军在挑拔他们警察之间的关系,李军反驳说:“你们不说,我还不知道你们会用这样的卑劣手段。”

劳教所一边对法轮功学员使用暴力,一边又欺骗家属,称他们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春风化雨、苦口婆心的教育,法轮功学员反而搞事,以此来挑拔亲属对法轮功学员产生误解和怨恨。

有一次,李军被叫去参加一名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生日会,警察骗他说生日会应该高兴些,还骗所有法轮功学员拍合照,之后警察就用这张照片来蒙骗亲属。李军说,他太太也是在看到他偷带出来的亲笔信后,才知道之前都被警察骗了。

除了王晶来探望李军外,当时,有两位南京市人大领导听闻李军被劳教后,也不畏前途受影响亲自去劳教所看望李军,这让劳教所警察有所顾忌,不敢再过分迫害李军。#

接下文(三)

责任编辑:蔡致信

评论
2015-10-03 1: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