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退役空军:国民政府主导抗日战争

勇士国魂─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七十周年图像展在昆士兰台湾中心展示。(倪尔森/大纪元)

人气: 7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10月03日讯】(大纪元倪尔森布里斯本采访报导)1945年9月9日,日本帝国向中华民国政府投降,结束八年抗战。为纪念这个意义非凡的日子,由中华民国侨委会指导协办,澳亚艺术交流协会主办的“勇士国魂─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七十周年图像展”茶会,9月29日下午在昆士兰台湾中心举行。

抗战胜利,日本投降,图为当年“降书”的复制品。(倪尔森/大纪元)
抗战胜利,日本投降,图为当年“降书”的复制品。(倪尔森/大纪元)

中华民国空军退役上校王德龙先生,在时隔70年后,依旧坚信抗日战争是由国民政府军主导,而非中共。

现居布里斯本的王德龙是本次活动的主讲者之一。他说:“我们是用血写的历史,这一场战争来讲,我们陆军就死了大约321万多人,空军也有4400多人,飞机2468架,海军的舰艇是全没,将军大概有两百多人,统计里面只有一位是中共的人。我们会死了那么多人,表示我们打了多少硬仗。所以光看这些史实来讲,就知道这场战争不可能由中共为主导。”

王德龙从当时国民政府保家卫国的壮志、军队实力、战争史实以及支援国外军队记录四个方面,来驳斥中共的抗日宣传。他指出,当时中国是由国民党政府执政,日军侵入时,政府军保家卫国的雄心壮志使他们不惜牺牲生命迎战。

王德龙暗喻,共产党当时并不是真正在抗战上用心。他分析道:“共产党那时被剿灭的时候,几乎是全军覆没,躲到陕北去,他有多少军队?我们在七七卢沟桥事变的时候,已经整备了四十个师,270万的人,有陆军、有海军,这么大的军队才可以跟日本对抗。所有的中日战争里面有多少个重大的战役,例如淞沪战场里面,我们出了70万,日本出了50万,这可能是中共带领的吗?”

他提出,当时中共完全没能力去支援国外军队,因此中共支援国外的记录并不存在。“我们打仗的时候还有支援国外,比如说我们在滇缅打仗时帮助英军,后来也打胜仗了。另外一个,诺曼地登陆我们曾经派了一个部队,去那边登陆。死亡了将近一万人,受伤的也将近九千多人。中共有这个能力去帮助英军吗?”

驻布里斯本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赖维中处长也在开场白指出,当时的政府对二次大战的贡献是什么:“牵制日军,美国说百分之五十,后来日本防卫厅的解密报告说,最高的时候是分之九十四。让欧洲同盟国能运用军力,才能胜利。”至于谁来领导这场战争?他说:“二十三场大规模会战中,中共一场都没参加过。当时,共产党都被国民党打得喘不过气来了,怎们可能去对付日本呢? ”

茶会结束,主办单位澳亚艺术交流协会和参与的贵宾合影。(倪尔森/大纪元)
茶会结束,主办单位澳亚艺术交流协会和参与的贵宾合影。(倪尔森/大纪元)

昆士兰台湾中心董幼文主任则分享了今年9月初去达尔文时,在澳洲航空博物馆看到的“血幅”与美国380轰炸大队轰炸打狗(今天的高雄)的地图与纪录。

图片是典藏于北澳达尔文的澳大利亚航空博物馆内的“血幅”印有中华民国国旗,并书有“美国空军 来华助战,仰我军民 一体救护  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血幅”是代表中、美在抗战间的情谊,其由来是因抗战时期来华助战的美籍飞行员不会讲也听不懂华语,航空委员会因此发给他们上面写着“来华助战洋人,军民一体救护”的血幅,让他们缝在飞行夹克背上,飞行员如果跳伞求生,可寻求中国人民协助,不少飞行员因此能够安然返回部队。(昆士兰台湾中心董幼文主任提供)
图片是典藏于北澳达尔文的澳大利亚航空博物馆内的“血幅”印有中华民国国旗,并书有“美国空军 来华助战,仰我军民 一体救护 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血幅”是代表中、美在抗战间的情谊,其由来是因抗战时期来华助战的美籍飞行员不会讲也听不懂华语,航空委员会因此发给他们上面写着“来华助战洋人,军民一体救护”的血幅,让他们缝在飞行夹克背上,飞行员如果跳伞求生,可寻求中国人民协助,不少飞行员因此能够安然返回部队。(昆士兰台湾中心董幼文主任提供)

另两名主讲者是昆大历史系博士候选人袁子贤及昆士兰警署警民联络官容斯杰。袁子贤从历史影像与文史资料,探讨抗战时期国军的日常生活。容斯杰则介绍祖父容正平年轻时留日,回国后从军抗日,不幸为国捐躯,后被入祀中华民国忠烈祠,追赠陆军少将的故事。

这项图片展将在昆士兰台湾中心持续到十月底,欢迎有兴趣的侨胞参观。

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七十周年图像展将在昆士兰台湾中心持续到十月底,欢迎有兴趣的侨胞参观。(倪尔森/大纪元)
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七十周年图像展将在昆士兰台湾中心持续到十月底,欢迎有兴趣的侨胞参观。(倪尔森/大纪元)

责任编辑:倪尔森

评论
2015-10-03 4: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