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篇(1)

【故国神游】收拾残唐旧梦 一统大宋江山

作者:宋紫凤

《清明上河图》描绘北宋京城汴梁(今河南省开封市)及汴河两岸的繁华和热闹的景象和优美的自然风光。(公有领域)

    人气: 163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10月07日讯】公元907年,唐哀帝禅位,中原大地陷入了五代十国的乱局。短短五十年间,中原朝廷已历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五代更迭矣。此外,周边又有大小藩镇拥兵自重,是为十国。而契丹趁乱,取燕云十六州,建大辽,自此北方藩篱尽撤,辽朝始为中原之大患。

就在契丹兵的铁骑南下中原“打草谷”时,有个叫归德的地方来了一位异僧,他貌若豪侠,一手指地,高声宣说:“不二十年,当有帝王由此建号。”异僧的话很快传扬开去,没有人知道他说的帝王是哪一位,但人人的心中却都莫名地期待有这样一位不世出的帝王出现,去抵挡辽兵,去一统中原。想来,五十年间虽然山河破碎,但那一抹残唐旧梦却终究挥之不去,于是这世间所有的纷争却都不约而同地有了同一个目标——海宇一统,天下安宁。

十多年后,中原早已数易其主,此时的归德节度使乃是后周大将赵匡胤。赵匡胤深受先帝周世宗器重,随他击北汉,伐后蜀,征南唐,在军中威望极高。他的身边,又有一干结为生死兄弟的将领,号为义社十兄弟。义社兄弟以赵匡胤为首,这不止是因他器度豁达、与生俱来的领袖气质,也与他出生时,赤光绕室、体被金色、异香不散等等离奇的传说多多少少有些关系。毕竟在众人看来,这样的祥瑞之征绝非偶然,其中必有道理。

赵匡胤以军功擢升为殿前都指挥使后,常常相从周世宗左右。在赵匡胤的眼中,有些时候,周世宗是一个有作为的皇帝,譬如整顿吏治,发展经济,练兵治军,而有些时候,却也未免短视与功利。

譬如一次,周世宗征召华山道士陈抟入朝,不问天下苍生之事,却请教起黄白之术。陈抟为当世高道,自然不屑于这些小道术类,于是辞之以“不知术”。

而至于周世宗下诏废佛寺,毁佛像法器用以铸钱,则更可谓利令智昏。其初,镇州有寺院极为灵验,毁佛诏下,无人敢去执行。周世宗听说,竟亲自前往,一斧砍在佛像胸前,观者为之心惊,这一幕,随周世宗同去的赵匡胤亦看在眼中。

赵匡胤虽为将门出身,却绝非一介武夫。他在公事之余,每与方外之人往来,喜谈玄言佛理。当年周世宗毁佛像的一幕,令赵匡胤心神不安。他曾造访当世异人麻衣和尚。麻衣和尚说:“今毁佛法,大非社稷之福。”赵匡胤又问:“天下何时定乎?”答曰:“真主将出,佛法将兴。”赵匡胤似懂非懂,默然点首。

公元959年,周世宗率军北上,志在收复燕云十六州。战事进展迅速,大军很快攻陷瀛洲、莫州等地,下一个目标,即是幽州。此际,北方的大辽正值辽穆宗在位,穆宗甚是昏暴,辽兵军心不稳,这真是一个收复失土的绝好机会。

然而就在大军进兵幽州的前夕,周世宗在中军大帐里批阅四方文书,却在文书中发现一只韦囊,开囊视之,得一木笺,其上赫然写道:“点检作天子”,周世宗大惊,难道天命不在自己,却在自己的殿前都点检张永德?!想到这里,居然旧伤复发,竟至垂危。很快,周朝大军起程,不是向着幽州进发,而是班师回朝。赵匡胤护送著病入膏肓的周世宗,一路上驻马回望,太行山葱茏蜿蜒的山麓渐行渐远的隐去在天地间,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大业就这样功败垂成。

周世宗回到开封,立刻罢免张永德的点检之职,而以赵匡胤为殿前都点检。很快周世宗驾崩,他去世时,胸口的旧疮已经溃烂,赵匡胤却依稀记得,四年前周世宗在镇州亲毁佛像时,那一斧恰恰就砍在了佛像胸前。

年仅七岁的恭帝被扶上帝位,一班老臣悍将立于殿下。五代之世,中原内有藩镇骄横,北有契丹来犯,天下动荡,频频易主,而此时的后周,主幼国疑,每个人心照不宣的是,新登基的小皇帝不是他们所期待的可以安定天下的英主。

这一天,恭帝下诏,改赵匡胤为归德节度使。人们似乎已经淡忘,十多年前归德异僧曾说出“将有帝王由此建号”的预言。

此后的数月,还算平静,然而也未必不是一场巨变前的沉寂。上轻下重的朝廷,内忧外患的中原,在风雨飘摇中勉强支撑到了这一年的岁末,直到镇、定二州传来契丹来犯边境告急的消息。

正月初一,朝廷派殿前都点检赵匡胤带兵北上,迎击契丹军。然而此时一军将士却士气不振,心中犹疑。他们个个骁勇善战,蹈死不顾,但此时,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坐镇中央,威摄四方的天子,而非是一个受制于托孤老臣的顽童。正月初三,大军行至开封东北四十里处的陈桥驿,军中有名苗训者通晓星相,见日下复有一日,于是“点检作天子”的预言在军中悄悄传开。天命所在,人心所归,这一天赵匡胤黄袍加身,在一众持刀露刃环立四周的将士的簇拥下,中原迎来了一位新的天子,历史迎来了一个新的王朝。

宋太祖赵匡胤(公有领域)
宋太祖赵匡胤(公有领域)

公元960年,赵匡胤登基大宝,因其曾为归德节度使,而归德之地在被更名为归德之前,它的原名一直叫“宋”州。于是一切即如归德异僧所预言的,赵匡胤由此建国号为“宋”。此时,陈抟老祖正高卧华山,一睡月余。即觉,听闻太祖即位,笑曰:“天下自此定矣。”

果然,太祖登基后,大展雄图,以十五年之文治武功收拾五十年之乱政残局,他先后收荆湖,平后蜀,灭南汉,下南唐,结束五代乱政,一统大宋江山。然而,宋太祖驾坐崇元殿中,他所仰慕的并不只是汤武革命的魄力,更神往于汉唐垂统的文明。太祖深知,一个有道之君首要之务乃在彰显天道。于是他大兴佛道二教,建宫观寺院,修经籍坠典,期以佛道二教,德化天下。种种嘉政,规模宏远。而在大宋的版图上,也注定将出现一个不逊汉唐的文明治世。#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每日为读者梳理翻墙必看的重点新闻:
  • 是一个动荡的年代,虽说大汉一统,中原初定,而大汉王庭却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经历了刘邦对异姓王的诛杀、吕雉对刘姓王的清除,直至公元前180年秋八月,吕氏灭门,一场持续了近二十年的动荡嘎然而止。而此时远在代地的皇子刘恒已经平平静静地做了十七年的代王,这在命运中沉浮的诸皇子中,实为异数。
  • 大纪元每日为读者梳理翻墙必看的重点新闻:
  • 人的命天注定。信也不信,由你,是也不是,交由历史评说。
  • 公元前300年的一天,被秦人称为“智囊”的秦相樗里子在卧榻之上将不久于人世。弥留之际他说出了一生中最后一个预言——“百年以后,将有天子的宫殿夹立我的墓旁”。樗里子去世了,被葬于渭水南岸的章台之东,秦人以为大概后世的某位秦王将在此地大兴宫室吧,谁又能想到,一百多年后,秦时的明月之下,迷离著梦色的已是汉家的宫阙。樗里子的墓右,是大汉天子的长乐宫,墓左是大汉天子的未央宫,而樗里子墓的位置正应对着夹于两宫间的武库。
  • 萧何是大汉开国第一相,他的生平被记载于《史记》,流传于《汉书》,两千二百多年后的今天,萧何的名字依然家喻户晓。而每当人们提到他时,不暇思索开口即来的却总是那一句“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 大纪元每日为读者梳理翻墙必看的重点新闻
  • 孔夫子曾被匡人所困,性命攸关之际,夫子却说“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于是使子路弹剑而歌,夫子亦歌而和之,直至匡人解围而去。
  • 公元前196年的初冬,城南的沛宫里,刘邦故地重游,招来沛县故人父老子弟,欢聚畅饮,话旧谈新,一连十余日,十分热闹,而庭中还有百二十个沛中少年,都是临时征来唱歌助兴的,虽是乡野之音,不能与宫庭雅乐相比,而沛宫的狭促与长乐宫的宏丽更是相去天壤,但此情此景在刘邦看来,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 大纪元每日为读者梳理翻墙必看的重点新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