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本小学校的食堂(下)

作者:水野

富士五湖之一的河口湖的红叶。(卢勇/大纪元)

人气: 1045
【字号】    
   标签: tags:

以前孩子们的学校总时不时发来通知,请家长们有时间去参加学校给食的“试食会”,如有不足之处好提意见或建议什么的,我从没时间去过。这下好了,因为这里提供员工的午餐,所以我等于每天都在吃“试食会”,虽然这里所供应的学校和我家孩子们的不是同一所学校,但大体是一样的。

这么说吧,在日本,同一市内的小、中学校和保育园的午餐种类都是市役所统一拟定好之后,再分发到各个学校和保育园,每个月的月末家长们就会收到下个月午餐的菜单表格,非常详细,罗列每天的菜名,并注明这道菜由哪些食物构成,是什么饭还是什么面包,以及标明这一天午餐含多少卡路里什么的。结尾还要来一句先发制人的道歉,说若是由于意外原因买不到当天所要用的食材而改用了别的会另行通知,敬请谅解等等。

所以你在同一市内不管去哪个保育园,午餐都是一模一样;去哪个小学校,午餐种类也是大同小异。由此看来,日本政府对下一代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不过说实在的,日本人做的饭,我是不觉得好吃的,我比较在乎味道,而他们似乎更注重营养的搭配与平衡,一顿饭里面少说也有十来种种类,在我看来就是什么菜都要来一点,乱七八糟地都煮在一起,总少不了胡萝卜白萝卜洋葱土豆乳酪这些。我不太喜欢吃,但也不至于难以下咽。不过他们的食材品种真的很好,在我看来都是很贵的,绝不是便宜货。

在此仅举两例。日本人很喜欢吃杏仁豆腐这种甜点,所以在日本的很多料理店都会送这道甜点,或是在套餐里头配上这个,超市里到处都有卖杏仁豆腐。由于日本人超爱这东西,所以我也在不同的地方吃过不少这道甜点,觉得很难吃,有些地方杏仁的味道很重,口感也很硬。只有一个地方的让我回味无穷,那就是在横滨中华街一家的中餐店里,那是我吃过当中最好吃的杏仁豆腐了,杏仁带着奶香,很浓也很软滑,还想再要时才看到价格不菲,恍然大悟原来不是杏仁豆腐不好吃,而是一分钱一分货。

因为在这(横滨中华街)之后的几年中再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了,所以在这里第一次看见有杏仁豆腐时就尽量多盛了些水果布丁,只稍带两三块杏仁豆腐。不用说吃过之后就觉得豆腐拿少了也已悔之晚矣,真没想到会和横滨中华街那家的味道一样,可不能小瞧了这日本学校的午餐,用的都是高级货啊!

另一个就是红薯,日本的红薯都是那种乾乾的像板栗一样,颜色也多是黄绿色,普通价格的根本就吃不出什么甜味,贵点的才有点甜味,好的品种就很甜,颜色也呈红黄色,吃起来很香糯的感觉。而这里(学校给食中心)的红薯就是用的这种。难怪我们家孩子总说学校的红薯比家里的好吃,那当然了,因为我买的都是便宜货嘛。

综上所述,你可能忍不住想问,这么好的午餐,那价格呢?这家给食中心所供应的学校统一收费是每月4,000日币,而我家孩子们的学校以前是6,000日币,随着附近的居民增加学校的学童们也增多,现在降到4,500日币,而日本所有的学校也就是在5,000日币左右了,有的近郊农村就2,000~3,000日币。

每月4,000日币是什么比值?在日本做小时工每小时最低不能低于790日币,我在这里打工每小时830日币,每天工作5个半小时,也就是一天挣4,565日币。你算算吧,这家给食中心能赚多少?好像政府有给补助的吧,具体我也不太清楚。

听说中国的小学校每天伙食费是人民币8元,算算一个月有20天就得160元。我父母在中国雇著钟点工,我们家是特大都市,那钟点工每小时15元,160元她得干10个半小时。不过与特大都市区别的就是,我的时给是基本上属最低了,而在东京,普通都是1,000日币,你再算算吧!

炸鸡(Fotolia)
炸鸡(Fotolia)

另外还想再说点儿。每天中午大家都在事务所吃饭时,如果电话响了,所有的人都会停下吃饭的动作,甚至于社员(正式工)都会从他们的休息室跑出来,大家都聚焦于接电话的场长,直到场长摆摆手示意一下什么,大家才各就各位,如释重负的样子。

而每每此时,继续吃饭的我总显得有点特别,为了让自己不要与众不同,有一次就问旁边的人,为什么来个电话大家都如此紧张,饭都不吃了?回答是如果学校方面打来电话,可能分配的食物数字不对,比如应该是355个炸鱼块却只有354个,那就是很麻烦的事情,我这里写是麻烦的事情,在这家给食中心看来是重大事故,要追究责任还得给本社写报告什么的,听得我头都是大的!

在我们现在的中国人看来,差几块算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呀,有必要兴师动众小题大作吗?难怪总是在我吃饱饭后,厨房又拿出一些炸的肉块鱼块来吃,原来他们要等到12时40分以后,确认学校那边没有问题了,才把预备剩余的油炸食物拿出来分给大家享用。

不过我倒记得在我应聘面试时,店长曾着重讲过,除了卫生方面很注意以外,其次就是数数的问题。我当时还笑说数数谁不会啊,店长却很郑重地说,不能数错,特别是数少的,绝对不能发生数少的事情,你想想,如果你的孩子在学校里因为数少了,发到他时他就没有吃的,可不可怜?我马上就想到我女儿可怜巴巴地看着别人都有炸鸡块吃的样子,就点头说那是,不能数错的!

当然日本人都很人性化,真发生了这种事情也绝不会是学生没有吃的,一般教职人员都会先保证学生的那份,再来酌情解决。

看到这里,也别骂我洋奴媚日什么的,我写的都是实情,只不过我写的都是日本的实情,中国的实情我也十年不长在祖国,具体情况也是从媒体中得知。我工作的这家给食中心在日本,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食品会社(公司)了。就因为我是中国人,在我看来觉得微不足道的事却被他们认为是至关重要,而他们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却让我觉得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父亲听到我在这里上班每个月要检便两次时就感叹:“唉!这是在日本。不过在我们中国做这种相关的工作当然也有检查,不过那是一次管终生了!至于其它的就没法比了!看看人家是怎么培育下一代的,我们中国又是怎么培育下一代的,过二十年,两国的小孩子一比就比出来了……”可以用眼下比较时髦的一个词来形容我父亲当时的心情,“无语”啊!@*

责任编辑:谢秀捷

评论
2015-11-16 3: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