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宫.名花倾国系列.梅妃江采蘋之一

【唐宫美人】倚梅吹度半园春

作者:柳笛

那梅影重重的深深庭院,是江采蘋的秘密花园(网路图片)

    人气: 270
【字号】    
   标签: tags: ,

她生于闽南,偏有一个北飞的灵魂。若非如此,她为何对家乡的锦绣花事视而不见,却偏偏痴恋上那经冬待雪的梅花?

闽地的物候,温软濡湿,连风雪都成了门庭稀客,梅花,更与此地的风土相去万里。她或许也本能地感觉到,自己在家乡亦是不中留的。当群雁迁徙时,她总会用一个翘首遥望的姿态,将目光端凝著北方的天空。在她潜藏的意识里,北飞才是北归。空气中偶尔拂面的一丝清凉,总能唤醒她心灵深处的祈盼。

在北方,有冷月清辉,有小园香径,更有她的萧萧梅树,疏影横斜,暗香浮动。

误入盛唐人家

她总以为,她生错了家乡,却不知,她更误入了大唐。

此时的唐朝,正如闽中热闹的花粉香气,迎风招展着一个空前盛世的靡丽。而她江采蘋,带着早慧的灵性降生于悬壶济世的医道世家,自小远离争权夺利的喧嚣红尘。她攻读书卷,九岁诵《诗经》,十四岁便在诗赋上初露头角。家世的高洁与翰墨的滋养,突然激发了江采蘋的少女情怀,她在《梅花落》中听到了雪满梅枝的声音,在折梅诗中品出了文人如梅的韵致。她不可遏止地爱上了文艺世界的梅。

江家夫妇中年得女,怀着医者仁心,给予女儿精神上最大的自由。父亲为女儿一掷千金,从各地选购梅花,栽满江家的小院。那梅影重重的深深庭院,是江采蘋的秘密花园。她与俗世隔绝,执意孤立于主流之外,把自己妆扮成一位梅花仙子。她观梅,嗅梅,写梅,谱梅,和著梅花的暗香工诗度曲,轻歌曼舞,她要与这满园梅花融为一体。

采蘋,这个从《诗经》采撷的芳名,本身就是一幅鲜活的清秀水墨。当它附着在江家小姐身上,江采蘋便成了东汉古诗的化身:“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这是一首在末世的哀歌,她的美也如梅花一般,带着几分孤寒与清冽。彼时,唐人爱繁华,她独占清幽;唐人爱牡丹之绚烂,她独慕梅树之冷香。这似乎便注定了一场孤芳自赏的劫数。

以梅之名

一舞梅花落,一世梅花梦。

在一个寻常的日子里,地处东南的闽地迎来了天子的使者,那是玄宗皇帝的心腹高力士,亲至南国遍选美人了。他听说了江氏女儿的才名,如获至宝,即以重礼相聘,用宝马香车载着佳人隆重回京。原来偏居东南一隅的小城,也深藏着神仙一般的人儿,那待字闺中的江采蘋,湿热的水土在她这里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她仿佛生来就是与梅花相伴而生的。宫里的女子,艳如桃李,在富贵乡里浸润得久了,也越发似那精巧的器物,不见真淳,只有满目的繁冗雕饰。再看她,通身皆是梅的风骨和气韵,正是长居深宫的玄宗皇帝不曾拥有的奇珍。

恰逢玄宗新失武惠妃,郁郁寡欢之际,江采蘋的出现定会如早春初绽的瑶英,唤醒大唐天子的生气。高力士不愧是天子宠臣,他绝不舍得轻易把美人献给君王,而是构思了一出好戏,让多情的玄宗像寻宝一般,在不意间发掘江采蘋的美好。他于皇宫的僻静处寻来一丛梅林,设下玉液佳肴之宴,延请玄宗入园赏梅。

甫入梅林,便嗅到不可捉摸的暗香,素日里政务缠身的玄宗,忽然生出离尘之感。他原不曾对这角落的梅花有过一丝眷顾,此刻莫名咀嚼出它的好处来。分花拂叶,他踱进林子深处,隐约瞧见疏淡的花影中,笼著一个身量纤细、幽然独立的倩影。待要上前打量,一阵清越悠长的笛音渐起,那是李延年传下的乐府《梅花落》。玄宗亦是乐中圣手,便暂放结识佳人的好奇心,聆听佳人吐纳的兰音。

“中庭多杂树,偏为梅咨嗟。
问君何独然?念其霜中能作花,露中能作实。
摇荡春风媚春日,念尔零落逐风飙,徒有霜华无霜质!”

是鲍照的诗,用她的玉管绵绵吟唱。江采蘋对梅的喜爱,是揉进骨血中的执迷,她虽是受高力士嘱托在此与天子相会,但她之意不在取悦皇帝。闻说玄宗精通音律,她索性把平生所好说与他听,看他是不是自己命中的真人。

果然,只凭一个曼妙的背影和精湛的曲艺,江采蘋已攫取伟岸帝王的心。玄宗随着她的乐音,逐渐走入忘我的佳境,与她一同沉浸在梅花的香影中,超脱尘世。

曲终人不去,江采蘋从花影中走出,低眉敛衽盈盈下拜。玄宗这才看清了她的姿容,目作横波秋水,眉似黛色春山。那一身广袖长裙的宫装,却是淡衣素服,不缀一丝纹饰,正如她身后色泽清浅又清贵超然的梅花。他怜她体态柔弱不胜西风,欲免行礼,而等待多时的梨园弟子在梅林外聚成乐部,准备合奏一支新作的曲子。这是专为江采蘋创作的新声,只为她一舞倾城,名动天下。

丝竹声起,但见江采蘋优雅地转身,随之飘飞的轻罗袖袍在玄宗眼前划过,作了一个绝妙的切换。定睛再看时,江采蘋不见了,只有一只身姿窈窕的鸿雁在梅树间,或信步,或飞舞。那只鸿雁,行踪飘忽仿佛随时欲振翅高飞,但又频频回顾仿佛作别天上的故乡,将长伴于君旁。

高力士笑了,他仿佛预见到皇宫里新妃入主阖宫一新的场景。虽然玄宗钟爱的武惠妃去了,但眼前这个少女,将给他生命中带来不可取代的风景。江氏女独创的这支舞蹈,优美轻盈,用写意的手法拟飘飖轻举的飞鸟之姿,更需舞者洁白清空的灵魂才能舞出这神韵。名之《惊鸿舞》,可谓尽善尽美。

花鸟本就长相伴,惊鸿与梅花,此时竟有如此天然的融合。翩跹的舞姿,醉了玄宗,也醉了舞动的精灵。

风情独占向梅园

自那一日惊鸿一现,玄宗将这个裹挟著梅花香的南国女子放在了心尖上,甫入宫便赐予“梅妃”封号。江采蘋感怀在心,这雄图天下的帝王,果然愿意暂忘国事,把她这小女子的心思细细品味,她心中的爱慕,也尽数系在了帝王家。

“此‘梅精’也,吹白玉笛,作惊鸿舞,一座光辉。”在江采蘋独享隆宠时,玄宗回忆初见的惊艳,由衷而道。江采蘋也不负帝王千钧一语,对梅花的依恋越发到了爱绝、痴绝的境地。如获至宝的玄宗,把对梅妃的宠溺也发挥到无以附加的地步。他下令各地进献梅花名品,为爱妃造了一座清幽的梅园,她读诗起舞的楼阁,他题为“梅阁”,她静观梅影的小亭,他挥就“梅亭”。闲暇时,他便携心爱的梅妃,穿梭于各品梅树之间,谈论梅花之精神,笑看梅妃之仙姿。一时间,好似大唐改了固有的脾性,冷落了红药牡丹,专情于独占百花之先的玲珑疏影了。

长安四季分明,天下繁华尽收此地,梅妃采蘋,也有更多的机遇见识各种梅花,宫粉、绿萼、玉蝶、黄香,深红浅粉,金绿相错,这岂是小小莆田能够容纳的气象?终于,江采蘋寻到了此身的皈依,便是在这晓寒初雪的节气,游园访梅,再把天地间梅雪相应的绝代风华,用她的诗笔画心描摹出来。

自从宫中出了一位梅妃娘娘,只见新人笑,大家再不提起武氏的美丽与忧伤。#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她生于闽南,偏有一颗北飞的灵魂。若非如此,她为何对家乡的锦绣花事视而不见,却偏偏痴恋上那经冬待雪的梅花?
  • 谈起后宫,任是艳妃美人千娇百媚,谁又能对端居正宫的皇后娘娘视而不见。那是永远站在君王身边,共同守护天下的万民之母。恰如花之娇艳有千万种,而唯有牡丹真国色。国之盛世,莫出于唐,而后宫之最,莫出于长孙皇后。
  • 起后宫,任是艳妃美人千娇百媚,谁又能对端居正宫的皇后娘娘视而不见。那是永远站在君王身边,共同守护天下的万民之母。恰如花之娇艳有千万种,而唯有牡丹真国色。国之盛世,莫出于唐,而后宫之最,莫出于长孙皇后。
  • 谁唱著名花倾国两相欢,再把玉钟金盏殷勤捧?是谁念著最是人间留不住,再把羽衣霓裳黯然收?一去千年,大唐离开长安城很久了,大唐的宫苑湮没于历史也很久了。
  • 远方,一个陌生而神秘的领域,在地平线迎接晨曦,送走月轮,向每一个仰望天空的人,闪耀出诱人的辉光。当走到曾经的目极千里处,心底似乎又有遥远的怀抱在召唤,像投入石子的湖心晕开层层涟漪,发出深沉的吟唱:归来吧,归来吧。
  • 弘一大师李叔同的书法与篆刻笔致冲虚恬淡、儒雅纯真,一如他的为人;而李叔同的谱曲及填词作品,更是抚慰了无数天涯游子的心灵。
  • 诗仙李白,别号青莲。直观其名号,便觉这是一位素衣飘飖的汉家遗俊,独行于白鹿青崖间,对月吟哦,沐岚而眠,或凌空虚笔,勾勒一支惊风泣雨的词章。仙,总让人有疏离的距离感,现实中大多是凡夫俗子,结缘神仙的能有几人?在古籍扑朔迷离的文字中,仙大抵是绝情寡欲、吸风饮露、飘渺山林沧海的修行得道者。
  • 调丹黄铸兽面铜胄,覆压你三千青丝祈一世长安。丝袍纺凤纹描,皮甲护心,裁一袭战衣保你归期可期。钟鼓齐发,十五字铭文攀上回音,篆刻着万国来朝的隐语。干戚长执,数千双铁拳暴起青筋,召唤著远古狞厉的狼烟。
  • 鼙鼓甫振罗衣,玉足纷沓牵引环珮清淙。丝竹喑哑又闻莺歌独发,水袖从风欲遮半面酡颜。乍飞旋,堪把宫腰折断,飘香落影,知是真幻两重?蹙冰眉,低寒目,唱罢《佳人曲》。不见满座,衣冠似雪。这厢依红偎翠,那壁推杯换盏,浑忘了故国明月,军前死生。
  • 平阳,平阳,我喃喃念着你的名字,唇齿开阖,一股浩荡之气盈盈而生,雅正中和。宛如涓涓细流扩开境界,化作滚滚江河,周流天际。我便于这江岸,行吟且踟蹰,观览你清流自美,聆听你那开国公主的传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