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郑州市人民医院肝移植科哪去了?

人气: 11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1月14日讯】在郑州10月中旬开的器官移植学年会后,才半个月,郑州换肝大户郑州市人民医院爆出了冷门。很多人本以为“学术盛会”后,医院肝移植会做得更欢,没想到值班员先说没医生了,后说没肝移植科了。

10月初,郑州市人民医院肝移植科值班护士对病患说:“这没什么医生了,最近人员变动很大,有几个医生辞职了!”

次日再电话时,值班护士说:“我们这不做肝移植了,做移植的那个院长陈国勇带医生到河南省人民医院去了,这里没移植医生了。”奇怪啊,不久前这里移植手术很忙,怎么现在没了?回答说:“就是这个月开始的。”调查员说,你们原来2天就有供体,之前做了那么多,怎么突然跑掉了?答:“整个科室去省医院了。我也不清楚,这都是领导的事。”

其实,半月前“泡汤”的器官会上人心惶惶,已初现端倪。有多名递交了论文的主刀医生没来开会,很多报了名的器官移植医生也没露面。据说,承办方为撑会场门面,最后连扫地做饭的都被拉来了。

器官会开成这样,和海外法轮功学员拨打了几千通器官真相电话和不断发送的真相彩信有很大关系。他们向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郑州市人民医院、河南省人民医院拨打电话,从院长、移植科主任、医生、到护士,都拨打遍了。一肝移植医生告饶:“我都不干了,打我2年电话,我说不干了。”

移植科出现的“突变”,很可能像器官大会上那些没来开会的主刀医生一样“不干了”,真相电话引起的震慑作用在发酵。医院的主刀移植医生,大部分上了海外《追查国际)的追查名单,他们心虚害怕。电话这边一提法轮功三个字,移植医生就变脸,再好的生意也不谈了。或矢口否认,或语无伦次,或突然挂电话。为什么这么敏感,像被电击了?是作贼心虚。他们对器官供体来源心知肚明,但揣着明白装糊涂。今年统一口径用“脑死亡捐献”骗人骗己。当谎言被一步步追问到要戳穿时,活摘医生的条件反射都是气急败坏。

那些移植医生听了真相后逃跑溜号的,是不是真的金盆洗手不干了?还需要继续观察。已经发现,有医生躲到隐蔽些的医院去继续活摘,郑州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国勇就属于这类。他“转移战场”,把肝移植科连锅端到河南省人民医院去,还放风什么省级医院挖人才,把市级医院的陈国勇们挖走了。据查,河南省人民医院连做肝移植的资质都没有,它怎么可能挖肝移植科过去?肯定是陈国勇们自己上门的,借省人民医院这个窝“下蛋”。

陈国勇突然挪窝,是不是原籍“郑州市人民医院”涉嫌活摘的目标太大,名声太臭,换个地方,掩人耳目,能接着做?陈国勇有充足的供体来源,这意味巨额利润,不赚白不赚,省人民医院看中的不也是这块!什么人才资源,是陈国勇手里的器官,让他们有利可图,可以分赃,这才是省级医院接纳下级市医院的原因。两家医院为赚活摘器官的钱,勾结起来联手作恶,实属豺狼心,魔鬼行!

最近不断传来大陆官员密集非正常死亡的消息,17天里,曝出7名官员非正常死亡。细查他们底细,都和迫害法轮功有关。近年逾百名省部级以上的落马高官,也都曾追随江迫害法轮功。再有,明慧网已公布上万例有据可查的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反人类罪,罪不可赦,天理难容。像郑州市人民医院的陈国勇们,真的要一条道走到黑吗?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5-11-14 11: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