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宫.名花倾国系列.梅妃江采蘋之二

【唐宫美人】落梅尚有香如故

作者:柳笛

一枝疏影素,独抗严霜冷;早晚散幽香,香飘十里长。(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人气: 752
【字号】    
   标签: tags: ,

可是看老了百花斗艳,才猛嗅到梅蕊的清芬?可是听厌了丝竹呕哑,才倾慕一曲笛韵的悠扬?这个问题,唐玄宗来不及扪心自问,就已被梅妃的仙姿牵走了魂灵。然而,玉树琼花,牡丹为王;朝会夜宴,也总是钟鼓齐发、管弦相错的磅礡大曲。玄宗皇帝,从李唐危乱之时发迹,励精图治,一手打造了最辉煌的盛世,他终究是要深入软红万丈的。

江采蘋,那一袭遗世冷艳的身影,注定成为君王生命中最美的过客。

佩玉鸣鸾罢歌舞

新纳了宠妃的玄宗,却是志得意满,迫不及待地把这珍宝展示给身边的所有人。他遂在梅花园中,设一家宴,邀来兄弟诸王,梅妃便在玄宗的盛赞中袅袅出场。

仍是通体莹白的玉笛,悠悠独奏;仍是飘飘欲仙的惊鸿,从风而舞。品鉴的观众,有善吹笛的宋王成器,善弹琵琶的岐王范,皆为梅妃的技艺折服。歌舞暂歇,无限得意的玄宗更命人取出珍藏的美酒,让梅妃予诸王把盏。酒不醉人人自醉,薛王丛一时恍惚,竟然忘记君臣与人伦之常,做出唐突佳人的举动。半醉微醺之间,他竟然偷偷伸出脚来,在桌下勾住梅妃玉足不放。

如此荒淫无道,让一向好高过洁的梅妃不住地嫌恶。她顾及皇家的颜面,没有当场发作,而是不动声色挣脱其纠缠,遂下了舞台,一去不返。玄宗派人去请梅妃,回报的宫人只说她珠鞋脱缀,无法侍宴。片刻后再去请,梅妃命人答复说,她胸腹作痛,恕难应召。一场为梅妃而设的夜宴,只好草草收场。

倒是薛王,次日清醒后,为昨晚的失态之举惊惧不迭,冒犯了皇妃,岂能有善终?他不知道梅妃会怎样哭诉自己的荒唐行径,只好袒肉负荆,一路跪行至兴庆宫,向玄宗叩头请罪。玄宗这才明白为何梅妃无故离席,他见薛王真心悔改,念及多年的兄弟情谊,他宽容地原谅了他。

随后,玄宗又问梅妃,可有薛王无礼一事?梅妃极力否认,她知薛王一时酒后失态,罪不至死,而且玄宗和诸亲王亲情深厚,她不愿把兄弟俩推向对立面,破坏宫中的和平。玄宗非但不怪罪梅妃的“欺君之罪”,反而对她的大度胸怀又爱又敬。

梅妃是柔弱而刚烈的,既能与世无争,又敢于违抗君命。若她是男子,也一定是一位天子不臣、诸侯不友的疏狂文士。她心中有一条底线,即使是天子也无法令她摧眉折腰。

红颜未老恩先断

宠冠后宫的梅妃娘娘,尚做着简素如梅的梦,直到有一天,她来了,带着她的琵琶新声、霓裳羽衣来了!她更年轻,更懂歌舞,更懂得如何与皇帝共享人间繁华。

那一骑红尘飞驰而来,不再是随风沁香的梅树,变成了只有岭南才能品尝到的荔枝。梅妃携侍儿闲步,但见她心爱的梅花只凝缩成渺小的一隅,御花园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百花会,海棠艳、牡丹贵,迎风搔首弄姿,好不热闹。

再看来往穿行的宫人,私语着新入宫的杨贵妃,纷纷向华清宫的方向奔去。或许梅妃早该发觉,平日里天子召见的次数越来越少,即便相伴一时,还有高力士避着她细若蚊蝇地耳语。正当她神思恍惚之间,高力士持一纸诏书而来,说梅妃喜静,陛下赐移居上阳宫。

仿佛一场大梦初醒,那个陪她徜徉梅园的玄宗,那个与她在梅阁煮雪烹茶的玄宗,那个看她吹梅舞袖的玄宗,终究是离她远去了。想她得宠时,安分守己,不曾伤害过谁;一朝君心难挽,她必须速速退场。

她且行且回眸,蓦然瞥见僻静处冷落却幽胜的寒梅。这几株梅树,在无人照拂时,依旧自开自落,自尝冷暖。看似可怜,实则暗香不减,傲骨依旧。都说时穷节乃见,宫梅之气节方在此时尽显。她小心折下一朵香雪,收于袖中,孑然一身离开这是非之地。

独唱独酬还独卧

梅妃失却了玄宗的传召,也失却了那个梅花世界。但梅的静好却在她心中生根发芽,给予她清静自处的安宁。她固守着慕梅不倦的才思,默默做一位入于庙堂、出乎尘外的隐世才女。

华清宫歌台暖响,春光融融;上阳宫舞殿冷袖,秋色深深。偶然,梅妃也会听到关于杨贵妃三千宠爱集一身的消息,她付之一笑,这杨妃骤获天恩,不知多少人侧目,而她一味沉醉东风,只怕到头来亦难得善终。

偶然,她也因玄宗一时兴起,秘宣至翠华西阁叙旧。梅妃以知己之心待玄宗,此刻却要避著杨妃耳目与丈夫相会,虽然心中苦闷,却也不忍拂了玄宗美意。谁知,贵妃闻风赶来,一番吵闹,搅扰了玄宗兴致,也断绝了梅妃与他最后相处的机会。

在悲慨无望中,梅妃仿照汉赋的体制为玄宗献《楼东赋》一篇:“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无休”,是她坚贞不渝的高洁;“夺我之爱幸,斥我乎幽宫”,是她幽居冷宫的写照。相传玄宗读罢此赋,长吁短叹,对梅妃充满愧疚,谁知杨妃却说她言辞庸贱,怨望君王,唯赐死才能消弭她的罪过。其实,他并非完全抛弃了梅妃,只是更宠溺杨妃,纵容了她出于嫉妒的胡闹言行,不得以和梅妃日渐疏离。

后来,玄宗会见外族使臣,忽忆上阳故人,命人封珍珠一斛秘赐于她。这一次,梅妃没有接受“秘密”的示好,她把珍珠原封不动地退还,附绝句一首:“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玄宗览诗,自是怅然不快,但他非常肯定妃子的才华,将这首沧海度尽又萧索决绝的诗,被乐府谱曲代代传唱,词牌《一斛珠》自此始。

梅魂一缕掩风流

天宝十四年,一场巨变震撼朝野,安史之乱成为大唐第一个挥之不去的创伤。马嵬坡前杨贵妃报应不爽,上阳宫里更是梅花寂寂,零落尘泥。玄宗仓皇出逃之时,不及带走迁居的梅妃,留她孤弱一人深陷兵乱,四壁无援。待杨花过早地枯萎,人才想起梅花独向风雪,不知是何模样?玄宗回宫寻找梅妃倩影,却是上天入地皆不见。

一日,玄宗昼寝,仿佛见梅妃隔竹悲泣,似花蒙轻雾。梅妃说,她死于乱兵之手,有人为她埋骨梅树旁。他惊梦而起,在宫中拚命寻找梅花。自有了杨妃,后宫梅花本就疏落,再经战事流离,更是所剩无几。温泉汤池旁尚有几株傲然盛开的梅树幸存,宫人挖掘,果得梅妃尸身。检视其身,胁下有刀痕。玄宗大恸,自作诔文,以妃礼厚葬了佳人。

一枝疏影素,独抗严霜冷;早晚散幽香,香飘十里长。梅妃江采蘋半生寂寞,身后凄凉,却因她与梅同在的气韵和风骨,永远留香于后世。@*#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起后宫,任是艳妃美人千娇百媚,谁又能对端居正宫的皇后娘娘视而不见。那是永远站在君王身边,共同守护天下的万民之母。恰如花之娇艳有千万种,而唯有牡丹真国色。国之盛世,莫出于唐,而后宫之最,莫出于长孙皇后。
  • 今秋,一场盛大而传奇性的古典文明盛宴在北美洲的著名剧院拉开了帷幕。神韵交响乐团,以她独有的东西合璧的音乐形式,重新赋予古老的五千年文明蓬勃的生命力,将古典文化的壮丽和美好展现在世人眼前。
  • 远方,一个陌生而神秘的领域,在地平线迎接晨曦,送走月轮,向每一个仰望天空的人,闪耀出诱人的辉光。当走到曾经的目极千里处,心底似乎又有遥远的怀抱在召唤,像投入石子的湖心晕开层层涟漪,发出深沉的吟唱:归来吧,归来吧。
  • 从小就喜欢蓝蓝的天空,总觉得那蓝像梦一样,深邃、幽远。凝视蓝天,目光总想要努力穿透那蓝,冥冥中,总觉得在那蔚蓝的深层似乎有个诱人的秘密。小时候,常常对着蓝蓝的天空凝视发呆,那蓝的深处到底有什么呢?如此吸引我。
  • 弘一大师李叔同的书法与篆刻笔致冲虚恬淡、儒雅纯真,一如他的为人;而李叔同的谱曲及填词作品,更是抚慰了无数天涯游子的心灵。
  • 秋色里,金桂丹枫开始装点大地,神韵交响乐团也将再次莅临纽约卡内基音乐厅。这个把中国古老乐器天衣无缝融入西方交响乐团的团体,将为观众带来新一轮震撼人心的节目。除了上演取自中国传统旋律的神韵独创乐曲,乐团也将诠释西方经典作品。在今年的音乐会上,观众将欣赏到小提琴独奏家Fiona Zheng演奏西班牙著名小提琴家帕布罗.德.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由神韵交响乐团伴奏。在彩排期间,记者见缝插针,对这位安静而谦逊的艺术家做了简短采访。
  • 神韵交响乐团指挥米兰‧纳切夫(Milen Nachev)出生于保加利亚,从小接受私人钢琴教育,长大后到俄罗斯跟随名师学艺,随后又到美国发展,直至登上著名艺术殿堂卡内基音乐厅献艺。他在纽约找到了新的立足点,在神韵交响乐团发现了自己的使命。今年10月10日,纳切夫指挥的神韵交响乐团将重返卡内基音乐厅,在此之前,记者有幸与他进行了一次长谈。
  • 宫殿,已成断壁残垣;青史,却如星汉灿烂;书卷,虽被烈火焚尽;教诲,仍然铭刻心间。英雄,早已随风而逝;忠魂,依旧涤荡人寰;岁月,逐渐抹平了记忆;过去的风云,还要听章公笑谈!
  • 诗仙李白,别号青莲。直观其名号,便觉这是一位素衣飘飖的汉家遗俊,独行于白鹿青崖间,对月吟哦,沐岚而眠,或凌空虚笔,勾勒一支惊风泣雨的词章。仙,总让人有疏离的距离感,现实中大多是凡夫俗子,结缘神仙的能有几人?在古籍扑朔迷离的文字中,仙大抵是绝情寡欲、吸风饮露、飘渺山林沧海的修行得道者。
  • 调丹黄铸兽面铜胄,覆压你三千青丝祈一世长安。丝袍纺凤纹描,皮甲护心,裁一袭战衣保你归期可期。钟鼓齐发,十五字铭文攀上回音,篆刻着万国来朝的隐语。干戚长执,数千双铁拳暴起青筋,召唤著远古狞厉的狼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