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宫.名花倾国系列

【唐宫美人】太穆窦皇后:金玉良言重千钧

作者:柳笛
太穆窦皇后事君以忠、事夫以贤、事姑以孝。(古瑞珍/大纪元制图)
    人气: 9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太穆窦皇后者,唐高祖李渊之妻、太宗世民之生母也。窦氏生于北周,崩于隋末,生时不曾目睹李唐代隋的清平之治。她的一生是辛苦的,未安享一刻唐宫繁华;她的一生也是无限荣光的,身后追封成为唐朝第一位国母。如果说贞静温婉的长孙皇后是守护锦绣河山的贤内助,那么深明大义的窦皇后则是开启太平盛世的铺路人。

事君以忠

窦氏乃唐天子之妻,出身亦颇为高贵,乃是北周神武公窦毅和襄阳长公主的爱女。她来历不凡,甫出世便有长过脖颈的胎发,三岁时,秀发已和身高一般长短。尚在懵懂蒙昧的年纪,窦氏就开始学习《女诫》《列女》等书,且过目不忘。秀美早慧的小女孩最得长辈的欢心,周武帝宇文邕视为掌上明珠,特地接她到宫中抚养。

窦氏入宫时,舅舅周武帝已迎娶突厥公主、阿史那皇后。起初,容姿秀丽、进退有度的皇后深受宠爱,时间久了,武帝恐耽于柔情将丧失帝王的雄心,为突厥人控制,毅然疏远了皇后。窦氏在六、七岁时,学着臣子的模样向武帝进言:“四边未靖,突厥尚强,希望舅舅能够以苍生为念,克制感情,抚慰皇后。这样您才能得到突厥的兵力相助,统一四海。”也许此时,武帝忧劳国事之际,正逗弄外甥女排遣心绪,谁知窦氏稚气尚在,却观大势所趋,发惊世之语。心虽震惊,武帝亦发深省,最终采纳小才女之谏,与皇后消除芥蒂,重归于好。

如是两、三年后,武帝欲发兵突厥,不料出师未竟,发病而亡。窦氏为之哀毁骨立,如丧考妣。十多岁时,窦氏又闻独掌兵权的杨坚受禅,做了隋帝。新皇登基,不思善待前朝宗室,行德政抚慰民心,却为保全帝位诬陷、诛杀宇文一族,一时间朝堂人人自危。窦氏身为北周后人,不避言语之讳,流泪而悲愤地说:“恨我不是男子,不能为舅舅报仇。”父亲窦毅和母亲万分惊恐,急忙摀住她的嘴:“你不要乱说话,否则我们要被灭族了!”忠勇之言可掩,忠义之心难消,身蜉蝣而思旧主,志鸿鹄而誓慷慨。窦氏不忘昔年舅舅的疼爱与抚育,虽为稚子,却因有着超乎同龄人的见地和抱负,俨然一位忧国忧民的忠臣志士。

事夫以贤

尽管窦毅夫妇对女儿的仗义执言而胆战心惊,但他们更独具慧眼,认为女儿是上天派来的奇女子,将在未来必有一番作为。窦氏渐渐成人,她的美貌和智慧吸引了络绎不绝的求亲者。窦毅欲为女儿觅得良配,曾对妻子说:“此女才貌如此,不可轻易许配他人,非顶天立地之丈夫不能匹配她。”在当时看来,最有权势的莫过隋朝宗室,譬如太子杨勇、同岁的皇子杨广,然杨家与宇文一族系血海深仇,窦家断不会为了一时荣华与之联姻。为了窦氏终身有托,窦毅决定请天意来成全,想出“雀屏招亲”的奇招。

窦毅请人于自家大门的屏风上,画孔雀一双,昭告所有求亲的少年才俊:谁能两箭射中孔雀眼睛,便是窦家的乘龙快婿。消息一出,便有几十人跃跃欲试。那一对孔雀的华丽翠羽早被飞箭射成千疮百孔,但它们的妙目始终炯炯有神,安然无损。求亲者如潮水般涌来,又如潮水般退却,无人能够求得美人。就在这时,这对孔雀迎来一个倜傥非常的英武少年,只见他沉着不惧,弯弓搭箭,两箭连射,不偏不倚正中雀目。

窦毅观之大悦,当场请出窦氏,许下这门亲事。这少年曾被相士预言“骨法非常,必为人主”,他就是未来大唐的开国皇帝李渊,世袭的唐国公。

窦氏的聪慧和美德在婚后留下许多佳话。她与高祖心志相通,好雅趣,也曾流露出少女狡黠顽皮的天性。窦氏别出心裁模仿丈夫笔迹,时间久了,几可乱真,令高祖又惊又喜。她还工于篇章,好存规诫之作。但真正让人敬服的,是窦氏偶然道出的金玉良言

隋炀帝即位,与高祖有血缘之亲,君臣之间议事对答较旁人更为随意。因李渊生来面上皱纹多,看似老成年高,皇帝常调笑他为“阿婆”。高祖不敢当场发作,忍着怒气回家,窦氏问清原因后,却向丈夫贺喜:“这是上天的吉兆啊!你是唐国公,‘唐’便是‘堂’,‘阿婆面’就是‘堂主’啊!”她这番话,意指早年相士说他将做人主的预言。“阿婆”既然从隋炀帝口中道出,不就预示著高祖将取代隋炀帝,成为新一朝的天子吗?高祖闻言,顿时释怀,从此不以形貌为重,专注于帝业宏图的谋划。

大业年间,高祖偶得骏马数匹,珍爱非常。窦氏却劝道:“君知皇帝喜好奇鹰宝马,应把这些马匹进献,不宜久留,若授人以柄,只恐被马儿连累。”高祖心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但身为武将同样珍爱良马,思来想去一直难以割爱。后来,生性猜忌险诈的隋炀帝果然听说他私藏好马舍不得进献,只道他对天子不忠不敬,寻个罪名便将他贬斥,亦将那几批骏马强夺。

高祖思及夫人忠告,懊悔不迭,为求自保,四方奔走求购珍奇鹰犬数只,尽数送进宫里,方化解天子之怒,重获君心,升迁为将军。此后,他时刻谨记窦氏之言,每得奇珍异宝便献给天子,不仅在隋炀帝暴虐的统治下得以保全家族,而且能够暗中壮大实力,为筹谋大事做准备。高祖虽有刀箭武功、马上功名,上阵杀敌可谓勇武,在生活细微处却因无法克制私欲而招致祸患。窦氏精妙的劝诫,点醒迷中人,犹如四两拨千钧,她的功劳抵得千军万马的雄威。

窦氏对高祖的良苦用心从生活琐事可见一斑。她之所以如此,不仅是出于人妻本分,协助丈夫完成毕生鸿愿。更是因为她心中笃定,自己嫁了一个伟大的丈夫,他将来会为百姓疾苦、家国兴亡做一番大事业。这事业究竟有多大,天意难窥,但天命却早有安排。高祖心中规划的,是一个清平的新时代,他所做的,是利国利民的善举。而且窦氏自幼便有为北周宗室复仇的誓愿,当她看到丈夫无可限量的前程,便全身心投入高祖的事业中。她能做的,除了为高祖养育出太宗李世民、公主平阳这一双优秀的儿女,便是从旁观察朝野局势,以三两言语化解丈夫性格上的弱点,助其运筹帷幄,居安思危,初定李唐基业。相夫与教子,窦氏可谓做到了至善至美。

事姑以孝

窦氏的婆婆独孤氏是个性情孤僻严厉的老妇人,她早年守寡,苦心孤诣一手支撑家业,致使身体欠佳,素萦疾病。独孤夫人重病时,性命危在旦夕,其他儿媳惧怕婆婆的坏脾气,皆托疾而退。唯有窦氏挺身而出,衣不解带殷勤服侍,动辄几旬几月。窦氏的至孝换来独孤夫人的健康和真心感动,也让她的孝行天下闻名,为家族积累了福分和威望。

然而遗憾的是,窦氏常年忘我的付出让她无暇顾及自身。大业九年,也就是“劝夫献马”后不久,窦氏随高祖出征高丽,行至涿郡,意外病倒,遂一病不起,终年四十五岁。次子李世民悉心照料,陪伴她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高祖化险为夷、升任将军后,他放声大哭,对子女们沉痛地说:“我要是早听从你们母亲的话,早就做将军了。”他不仅为李家失去一位贤妻良母而惋惜,更为自己没有珍惜妻子规劝的苦心而追悔不已。

大约五年以后,隋恭帝退位,高祖受禅称帝,在长安建立了新的王朝,追封发妻窦氏为穆皇后。因为感念妻子的贤德,高祖一生未立新后。在他心目中,世间再无一女子如窦氏那样为李家无怨无悔地付出,用一身智谋襄助他成就大业。后来,秦王李世民南征北战,消灭各地割据势力,逐步统一天下,并在登基后追尊母亲为太穆皇后。他亦效仿父皇之举,在长孙皇后仙去后,永远为她空置著皇后的宝座。那是对每朝国母最深沉的悼念,以及对其炜炜贤德的无声赞美。#

责任编辑:张宪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九成宫,九重宫阙,九曲回廊。这座唐朝第一离宫,在隋开国时就已存在,时名“仁寿”,却非仁非寿。开皇十五年,在它建成时,役夫死者相次于道,为了迎接隋文帝驾临避暑,不得不以火焚之。四年后的除夕之夜,杨坚远望仁寿宫磷火弥漫,隐有鬼哭。得知是鬼火后,隋帝幡然醒悟,这是为修建殿宇而冤死的无辜百姓在悲号,遂派人酾酒祭奠。之后杨坚因新立太子,改元“仁寿”,大赦天下。
  • 长孙氏作了皇后,登上人生的巅峰,可谓拥有了世间一切稀缺的珍宝。帝王的宠爱,至尊的册封,儿女双全的美满,德高望重的亲族……而唯一缺憾的,似乎是她美好而短暂的年华,这般富丽堂皇的岁月,她却只享用了十年。
  • 谈起后宫,任是艳妃美人千娇百媚,谁又能对端居正宫的皇后娘娘视而不见。那是永远站在君王身边,共同守护天下的万民之母。恰如花之娇艳有千万种,而唯有牡丹真国色。国之盛世,莫出于唐,而后宫之最,莫出于长孙皇后。
  • 起后宫,任是艳妃美人千娇百媚,谁又能对端居正宫的皇后娘娘视而不见。那是永远站在君王身边,共同守护天下的万民之母。恰如花之娇艳有千万种,而唯有牡丹真国色。国之盛世,莫出于唐,而后宫之最,莫出于长孙皇后。
  • 远方,一个陌生而神秘的领域,在地平线迎接晨曦,送走月轮,向每一个仰望天空的人,闪耀出诱人的辉光。当走到曾经的目极千里处,心底似乎又有遥远的怀抱在召唤,像投入石子的湖心晕开层层涟漪,发出深沉的吟唱:归来吧,归来吧。
  • 诗仙李白,别号青莲。直观其名号,便觉这是一位素衣飘飖的汉家遗俊,独行于白鹿青崖间,对月吟哦,沐岚而眠,或凌空虚笔,勾勒一支惊风泣雨的词章。仙,总让人有疏离的距离感,现实中大多是凡夫俗子,结缘神仙的能有几人?在古籍扑朔迷离的文字中,仙大抵是绝情寡欲、吸风饮露、飘渺山林沧海的修行得道者。
  • 调丹黄铸兽面铜胄,覆压你三千青丝祈一世长安。丝袍纺凤纹描,皮甲护心,裁一袭战衣保你归期可期。钟鼓齐发,十五字铭文攀上回音,篆刻着万国来朝的隐语。干戚长执,数千双铁拳暴起青筋,召唤著远古狞厉的狼烟。
  • 鼙鼓甫振罗衣,玉足纷沓牵引环珮清淙。丝竹喑哑又闻莺歌独发,水袖从风欲遮半面酡颜。乍飞旋,堪把宫腰折断,飘香落影,知是真幻两重?蹙冰眉,低寒目,唱罢《佳人曲》。不见满座,衣冠似雪。这厢依红偎翠,那壁推杯换盏,浑忘了故国明月,军前死生。
  • 平阳,平阳,我喃喃念着你的名字,唇齿开阖,一股浩荡之气盈盈而生,雅正中和。宛如涓涓细流扩开境界,化作滚滚江河,周流天际。我便于这江岸,行吟且踟蹰,观览你清流自美,聆听你那开国公主的传说。
  • 涉过清溪,蓦然忆起闺阁内临窗点翠贴黄的菱花镜;她越过山林,蓦然忆起柴扉外芳草萋萋的青石路;她嗅到狼烟,蓦然忆起残照下家家煮水烧饭的烟火味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