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小强:打破惯例后 习近平开始突破上海

人气: 693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11月02日讯】五中全会后,两个重要的新闻出现在上海。第一,10月30日,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在讲话中称,“高度关注和解决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不平衡、不协调问题,担当起中央交给上海的重任”,31日,韩正会见市长咨询会嘉宾时称,“上海改革深度广度前所未有”;上海市长杨雄讲话称,“对创新活动管的仍太多,必须作出大调整”。第二,11月1日,中共官媒报导,称上海警方破获特大操纵期货市场案,与六七月证券市场暴跌有关,这是习近平当局金融反腐对上海展开行动之后的最新消息。

上海市对于中国有着经济和政治两方面的重要意义。一方面,上海市是中国的金融和贸易中心,2013年上海自贸区成立,上海成为中国大陆境内第一个自由贸易区,上海对于中国的经济和金融作用和意义重大;另一方面,上海在政治上还有着重要意义,上海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老巢和大本营,特别是在习近平展开针对以江泽民集团为主的反腐打虎之后,江泽民退守上海,依仗江泽民家族在上海经营多年形成的政经一体的保护圈,把上海做为对抗习近平中央的据点,来阻击习近平。因此,这两年多来发生在上海市的全部大事件,就是围绕习近平对上海市在政治和经济两个层面的江泽民集团势力,进行打击清除。

五中全会后,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和市长杨雄,高调发表呼应习近平当局的改革创新的讲话和会议,就是上海政治和经济两方面受到中央的高压下的状态表现,同时也是在习近平不断打破中共高层政治惯例的背景下发生。

习近平不断打破高层政治惯例

10月29日,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结束,通过了“十三五”规划建议。习近平亲自就“十三五”规划建议向中央全会做了说明。这是1985年以来,第一次由最高领导人对五年计划(规划)建议作出说明。此前在历次审议五年计划(规划)建议的中共中央全会上,向全会作说明的都是时任国务院总理。

由总书记向全会作五年规划说明,是30来年的第一次,这是习近平打破惯例的一个举动。但是,打破惯例不是首次,习近平上任之后,在多个方面多次打破惯例。

2014年9月30日晚上,中共国务院主持召开中共建政65周年“十一”招待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发表讲话。而过去30年,中共的“十一”招待会一直由国务院秘书长主持,国务院总理发表讲话。

2015年新年团拜会。以往团拜会都是总书记主持,总理讲话。今年却由总理李克强主持,习近平发表讲话。

与往年惯例不同,在今年中共两会上,3月4日中共官媒报导政治局七常委参加政协分组讨论会,将习近平与其他6常委区别报导,突出习近平。

江泽民下台之后,把中共最高权力分散于9常委分工制,江派在政治局占多数,继续掌控中共主要权力,胡温成为弱势政府,权力被架空。以江泽民集团为代表的利益集团掌控着中国的经济命脉,用腐败把中国经济推到了崩溃边缘。同时江集团继续对习近平进行政变夺权行动。

习近平上任之后,吸取了胡锦涛的教训,改变了中共七常委分工制的权力架构,成立了“深改小组”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等多个领导小组,并担任一把手,从江派常委手中收回了权力,江派常委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的权力被弱化和边缘化。同时,习近平与李克强、王岐山结成稳固的同盟,在胡锦涛、温家宝、朱镕基、李瑞环等中共元老的支持下,对阵江泽民集团。

而这次五中全会上习近平打破惯例的做法,是此前行动的延续。习近平阵营突出和集中习近平的权威和权力,成为与江泽民集团对阵决战的需要,稳固的权力可以调动更多的资源来展开对江泽民势力的最后清除。中国的经济保持平稳运行,是习近平当局清除江泽民集团战役所需要的外部环境和必须的条件。相比于李克强的前任温家宝时的弱势政府,李克强获习近平和王岐山的支持,能够动用的资源和权力都比较大。在江派势力利用掌控的资源不断制造危机搅局,如恶意做空股市制造股灾后,习近平迅速出动公安部力量强势,王岐山随后布局金融领域全面反腐。

习近平开始攻战上海

习近平在五中全会上打破惯例的做法,更多的是一种对阵江泽民集团的战略需要。在此之后,对上海的动作展开。

早在五中全会之前,上海市官场和国企就已经不断被习近平当局调查和清洗,江派官员接连落马,反腐打虎也已经逼近江泽民长子江绵恒。而在五中全会期间,一批江派官员被密集处理,其中包括人民日报社上海分社社长刘建林、证监会上海期货交易所理事长杨迈军。

11月1日,在公安部指挥下,上海警方破获特大操纵期货市场案,在五中全会刚刚结束宣布,是习近平、王岐山金融反腐配合对上海江派势力发起总攻的行动。

此前习近平王岐山持续布局上海官场。当前上海市的核心领导有五人,除了被外界认为是江派人马的市委书记韩正、市长杨雄外,副书记应勇、纪委书记侯凯、组织部长徐泽洲三人都被认为是习近平和王岐山的亲信。其中,应勇是习近平的浙江旧部,2013年4月从上海高院院长转任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后成为市委副书记。侯凯和徐泽洲则分别于2013年和2014年由王岐山从纪检系统调入。

五中全会是习近平围剿江派关键进程中的一个分水岭会议,也是在四中全会之后,全面清除江泽民集团的的标志性会议。五中全会上通过的“十三五”规划建议与习近平当局的国企、金融等领域的反腐行动等相呼应。会议之后,对江派的打击将呈加速趋势。上海市委书记韩正长期在上海任职,与江泽民家族关系密切,并且多年来一直听命于江泽民父子,了解大量江泽民家族内幕,在这样的背景下,韩正就处于一种十分复杂与微妙的处境。

在习近平打虎锁定江泽民的信号发出之后,对上海江泽民家族贪腐的调查已经全面展开,同时上海官场也正在被不断清洗。韩正在这两年的表现,从最初的左右摇摆,逐渐转向呼应和支持习近平当局的动作,这也是在江泽民大势已去状态下不少原江派官员的本能自保的反应。因此,五中全会前传出韩正将离开上海上调中央的消息,就非偶然。

五中全会后,韩正和杨雄的高调跟进表态,显示出上海做为习近平围剿江泽民的重要阵地,在经济与政治层面,都将要发生巨大的变化,江泽民势力,将会逐渐全部失去对上海的控制。

在上海经济和政治层面的变化,已经成为观察中国政局发展的重要信号,未来政局与江泽民相关的重要事件,可能将会在上海发生。#

责任编辑:尚一

评论
2015-11-02 8: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