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两亿人“三退”有奖征文】

【三退征文】李桂新:我家的孩子不入队

“三退”大潮中的一朵小浪花

人气: 18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11月21日讯】经历中共六十多年强化洗脑的中国人,思想需要启蒙,真正醒悟后的人们,自然会生起无穷的勇气,能够堂堂正正拒绝中共,让它无计可施。我和我家人的“三退”故事(注:在中国大陆,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简称为“三退”,下同),足以说明这一点。

我是中国大陆一名法轮功学员,从1999年7月起,曾被当局非法关押多次。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对法轮功的打压是不公的,自己知道要坚定信仰,但对中共为什么那么凶恶不太明白,也就是说,对中共的本质不太了解。因为从小就是在中共的洗脑教育下长大的,以为中共就是中国,这个党如同母亲。在这种思想基础之上,还真以为我们坚守中共禁止的信仰错在什么地方,因而被奴性捆绑,屈辱终年。

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真相在显露。从2004年底开始,全球退出共产党,成为一场影响深远的新启蒙运动。这让我,以及和我一样的中国人,对国家、民族的历史和未来有了新的认识,特别是对中共本质的认识,发生了根本变化。我坚决公开退出了中共,而我家的下一代,也在小学公开不入队,这可能是当时在中国大陆能够这样做的较早的一批人。

我的退党史

我是在上大学时入的党,和大多数现代的中国人一样,那时入党无非是现实生存的需要。当然,也是因为对这个党的本质没有认识,包括它的来源和历史上对人民所犯的罪行。

事实上,我曾经以书面形式向中共退过一次党。大约在1999年8月,当我第一次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后,就被单位要求写退党申请。但我认为自己没有错,初时不肯退,后来我想,我们炼法轮功不参与政治,参与这个党就是政治了,就退吧。我所写的退党原因是:“不想参与政治”。

其时我对中共的流氓本质是看不透的,因为从来没有人告诉我真相。参与迫害者所说的一句“党培养你这么多年”,还让我不知如何回答,思想深处还真以为是因为我们“不听话”,做了违法的事,才被抓被关。

那几年思想上的不明白和习惯性的逆来顺受,使我吃尽苦头。他们开除我的政府机关工作我也没话说,企业改制时忽略我的权益也不吱声,单位员工集体去旅游不让我去,我也无可奈何。甚至是长达数年被控制在低工资水准,导致经济上长期拮据。对所有的这一切不公,我只会默默忍受。

直到2004年11月,一本《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让我的人生观发生了大改变。

当时在大陆,《九评共产党》一书还只是在朋友间辗转传阅,这本《大纪元系列社论》的结集,解开了我心底很多的迷团。作为西来邪灵的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和大量历史真相被大曝光。我从此明白了,中华文明与共产党水火不容,共产主义来到中国,历史至今都在害中国人,只是因为历史被中共当局掩盖和歪曲太多,而现在的迫害方式更隐秘而已。

我还发现,其实普世的理不是中共治下这样的,人是有人权的,中国民众不是这个党的奴隶。既然法轮功是真的好,信仰无罪,那么公民是有权利去与当局和平抗争的,这也是维护人间正义。

由此我也明白了,做为一个中华儿女,要获得重生,也必然要与中共决裂。2005年7月,我用“翻墙”软体登陆大纪元退党网站,发表了退党声明,又为妻子代发了退队声明。

我的退党声明是这样写的(原文可以在退党网站查到):

退党声明

在谎言和假像的背后,中共邪党其实是附体在国家和国民之上的世界头号大邪教,其几十年间历次运动迫害死无数中国人,对传统道德的打倒更令今天的人毫无信仰,世风日下,其党亦已腐败至极,无可救药,我、李桂新,郑重声明永远退出中共邪党及其附属的团、队等组织,并从思想上清除其多年来附加的邪灵思维毒素,否定其一切。

声明人;李桂新

2005-07-04 16:53

顺便提一下,自阅读《九评共产党》及声明退党后,我开始能够抬起头做人,一身堂堂正气又再汇聚,这让那些往往在所谓敏感日就来骚扰我的政府人员明显收敛。并且,三年后,我离开了一直配合打压我的原单位,到一家上市地产公司工作,收入大增,整体生活环境改善。

我家的孩子不入队

2001年初,江泽民集团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全世界被中共的宣传毒害。在这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疯狂的时期,我被珠海当局关在本市的洗脑班。当时我妻子已怀孕待产。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2001年3月1日晚,妻子被送到医院生产,需要亲属签名动手术做剖腹产,当地政府拖延许久才将我押送到医院。据知情人说,那一个夜晚,当局如临大敌,派到医院的人足有二十多人。

女儿3月2日凌晨出世,产后的妻子需要亲人照顾。但尽管我保证不会逃走,当地政府610的人还是把我强行押走,我记得当时现场有相识的警察都在流泪。直到孩子满月后我才被放回家。

让我愤怒的是,珠海当局为抹黑法轮功,竟编造了我因炼法轮功不让妻子做剖腹产的谣言,并冒用我的名义在中共专事攻击法轮功的官方网站发表一篇谎话连篇的文章,把法轮功学员描述成思维不正常。中共公然编造谣言,让我更加认清其流氓本质。

在这段时间妻子一直没有亲人在身边照顾,情形凄惨,即使这样,当局还派人监控她。这段往事让我们夫妇刻骨铭心,也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制造人伦悲剧的一个明证。

时间一年年过去,女儿长大,入读小学,我开始担心小孩面临被要求加入少先队,而且是强制参加。这个少先队,中共称之为“共产主义接班人”,不正也是魔鬼的组织吗?很多人本不喜欢中共,宗教人士都知道,中共的无神论和对神佛的正信恰是对立的,与中华的神传文化传统也是水火不容的。

我也知道,在中国大陆,入团,特别入党,好像还有一定自愿的余地,但作为小学就加入的少先队,基本上孩子们是全要被拉进去的。那阵子我仿佛看见了一个血盆大口,在往里吞噬孩子们。

经验告诉我,在中国大陆的环境下,强权的压力是特别针对独立思想者的。如果你没去信仰什么,没去反对中共的什么,或是根本不去凭良知独立思考,只是随和着中共的意识形态以及胡乱作为,它不会管你。相反,中共会放纵让你拥有所有丑恶的私生活自由。

但是,一旦你要在理念上或行动上对它说不,即使是和平的表达,不同形式的大棒就会打下来。这在经过“文革”和“六四”时期的老一辈人来说,印象深刻。而作为正在经受中共对法轮功的全力镇压的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对中共说不,同样面临巨大压力。

一直以来,许多人即使不喜欢中共,也不敢让孩子拒不入队,主要是特别害怕小孩在学校受岐视。我知道有朋友曾经这样做了,结果孩子时常在上学时,因被不让进校门口而哭,受到校方的不公对待。尽管如此,但我还是想闯一闯,要开创这条跟正常社会一样,自由选择加不加入政治组织的路。何况,中共是一个真正的邪教。

我想,信仰本身就应该自由,难道不信仰也没自由吗?需要有人打破这个死结,做第一批不入队的,和“三退”大潮一起,带动大陆民众觉醒。

就在那时,《九评共产党》一书全球热传,引发的“三退”大潮,使中共心惊胆颤,还以所谓“保鲜”运动拼命拉人入党团队,竟然将入队年龄下降到幼稚园的六岁孩子,小学生基本上全员入队。但我决意坚定孩子的信念,坚持不入队。

约在2008年5月,那时小孩上小学一年级下学期,有一天她放学回来说,班级组织他们到一个室里学习,还放录影。我知道这是入队的前奏了,就对孩子说:不用担心,爸爸帮你。我连夜写了一封致老师及学校领导的信:

以下凭记忆简单记录这封信的内容(大意):

尊敬的校长、老师们好!

我是贵校一(3)班的家长。近日孩子回家告知,学校将要全班学生分批加入少先队。为免校长、老师误会,有些话我需要说在前边。

中国社会发展至今日,相信校长、老师们都有开阔的视野,这个社会是多元的,信仰应该是自由的,国家宪法也规定信仰自由,中共的党章也规定入党自愿,入队当然也应按此规定。

因为我们家是有信仰的,我们并不信共产主义,作为孩子的监护人,在此我声明:我们家的孩子不入队!

换句话说,谁也没有权力能够强制别人加入一个独裁、腐败、充分暴力和谎言的组织。在这些年,共产党其实对人民犯下了重大罪行,只是因为事实真相被掩盖,很多人不清楚。我相信校长、老师会用智慧的头脑去思考和分辨的,也欢迎老师们随时找我交流。

同时我也声明,任何因为我家小孩不入队而给予的歧视,都是在侵犯人权,作为监护人,我会用尽一切合法的手段去维护孩子的权益和安全。

当天晚上,我还特意打电话成功劝了班主任退团。第二天,孩子带着信回学校,老师们都看了,一直传到校长那里,善良的人们作出了正确的选择:我的小孩不用入队。

这件事很快公开了,每天孩子上学进校门,值日老师和学生都不会在门口检查戴红领巾情况时挡住她,因为都知道,我的小孩没有入队,不用戴红领巾。孩子也说,每当全校集中开大会时,她在同学们清一色的“红领巾血色海洋”中,唯独一个清清白白,没有系在脖子上的中共邪教标记。许多同学私下都对我的孩子表示羡慕,“你真好,不用戴这鬼东西!”

公义自在人心。后来我在与一位老师通电话时,她说对我们的做法表示理解,但也担心我们可能会面临其它压力。

第二年,孩子换了老师,我与老师之间的沟通还是很好,孩子学习进步很大,各方面表现都很好,那学期班主任还在学生手册上给了孩子最高的评定。

2013年9月,我的孩子升学入初中,开学初期学校也要求全部戴红领巾进校。我的孩子因为不是少先队员,还是同学中最独特的一个,我也再次向相关的老师作了说明。

时至今日,我和我的家人,依然为坚持不入队的那段拒绝中共的历史,深感自豪。我知道,在中国,还有千万的仁人志士,在苦难中依然屹立,他们不但自己退出中共,还作为“三退”义工,不辞劳苦地帮助众多同胞,以真名或化名公开声明“三退”,从心灵上解脱中共邪灵的枷锁。人心在觉醒,“三退”大潮,还在滚滚向前。

(注:作者为原珠海中珠集团杂志主编,曾在珠海市湾仔镇政府工作。)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5-11-21 9: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