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超级细菌出现 大陆滥用抗生素致生态告急

人气: 511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11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11月18日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发表了一项研究称,研究人员在中国大陆的牲畜和人身上发现了超级细菌,这种超级细菌可以让现有的抗生素失灵,也就是说,即使一个小病也可能要人命。研究显示这个超级细菌可以在不同种类的生物之间传播,调查发现已有人类受感染,专家警告这种病菌有可能蔓延,威胁全球。而这种超级细菌的形成是由于抗生素被滥用的结果。

柳叶刀》期刊11月18日发表了由中国华南农业大学的研究员刘健华主导的一项研究成果,他和他的团队在2011至2014年间在4个省的屠宰场收集猪只身上的病菌,并在广州30家市场和27家超市贩售的猪肉和鸡肉上取得样本。

他们发现在部分鸡、猪体内有可以抵抗动物用药克利霉素(Colistin)的病菌。这些病菌都具有一种名为MCR-1的变异基因,能抵抗被称为“最强抗生素”的多粘菌素(Polymyxins),而且有高传染性,常见于大肠杆菌和克雷伯氏肺炎菌等致命流行病菌。

更令研究人员震惊的是,这种MCR-1的变异基因被发现出现在住院病人的大肠杆菌和克雷伯肺炎菌样本中。表明这个超级细菌可以在不同种类的生物之间传播。

无敌细菌出现对人的危害

上个世纪初,没有抗生素的年代,世界上大约三分之一的人死于肺炎、结核、肠炎及腹泻。而现今这些病已不再是绝症,抗生素起了很大作用。但是随着抗生素的广泛被使用,人类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滥用抗生素导致耐药菌的出现。这意味着人类即将回到没有抗生素的时代,即轻微的细菌感染都可能致命。

耐药性细菌到底有多可怕?据果壳网介绍:几十个单位的青霉素就可以救命,但现在用几百万单位都可能没有效果。上世纪60年代抗生素的全盛时期,全世界每年约700万人死于感染性疾病,在本世纪这个数字却上升到2000万。这表明即使个体没有滥用抗生素,也可能受到耐药菌的感染。

文章中举例说,2012年出现了约45万新发的耐药结核病例,而目前耐药的结核病已经出现在92个国家及地区,这些出现耐药菌的患者不得不面对着更长的疗程和较差的治疗效果。这意味着那些曾经攻克了的疾病可能再次成为全人类的不治之症。

专家警告,如果这种超级细菌失控,那么人类的疾病将无药可治,而这一切源自人类对抗生素的滥用。

大陆医院滥用抗生素

11月16日~22日是第一个世界提高抗生素认识周。世卫组织发起了“慎重对待抗生素”的全球运动,世卫组织纽约办事处负责人在记者会上说,抗生素耐药性不断增加可能是当今全球医疗界面临的最严重问题。如果不采取措施,到2050年,这一问题可能导致每年上千万人死亡。

世界卫生组织观察员、反对抗生素世界联盟主席卡尔莱(Jean Carlet)向法国卫生部提交了抵制(滥用)抗生素的最新报告。图为各种瓶装的抗生素。(Joe Raedle/Getty Images)
世界卫生组织观察员、反对抗生素世界联盟主席卡尔莱(Jean Carlet)向法国卫生部提交了抵制(滥用)抗生素的最新报告。图为各种瓶装的抗生素。(Joe Raedle/Getty Images)

中国是抗生素使用大国,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经济学教授李玲透露,中国的人均抗生素消费量是138克,是美国的10倍,排名世界第一。住院病患的抗生素使用率达80%,使用广谱抗生素和联合使用的则高达58%,远高于30%的国际水平。

江苏媒体对此发表评论说,滥用抗生素是医疗费用过快增长的原因之一,如果大医院全面取消门诊输液,实质上将切断医疗机构“大输液”的财路。

抗生素被滥用在畜牧业和养殖业

抗生素的滥用除了发生在人身上之外,也发生在牲畜、鱼虾身上。中科院研究团队在广东、广西、湖南的猪场、鸡场、鸭场检测显示,养殖业使用了不同的抗生素,猪粪检出的抗生素中浓度最高为四环素5.6毫克/千克。在鸡鸭粪中检出的多种抗生素中浓度最高为6.11毫克/千克。奶牛场也在使用抗生素。

中国科学院发布的报告中显示,2013年中国所使用的16.2万吨抗生素中,48%为人用,52%为兽用;在36种常见抗生素中,用于动物的比例则高达84.3%。

在2013年《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曾登出一篇研究报告称,经调查发现,三家中国商业养猪场中的粪肥里,有149种“独特”的抗生素耐药基因。而这种耐药菌可通过环境、食用上述动物的肉制品等方式,传播到人体演变成“超级细菌”,导致抗生素无效。

猪肉一直是大陆百姓消耗量最大的肉类食品之一,巨大的需求量使得养猪业急功近利,滥用激素、抗生素。图为浙江省嘉兴市一头被遗弃的病猪。(AFP)
猪肉一直是大陆百姓消耗量最大的肉类食品之一,巨大的需求量使得养猪业急功近利,滥用激素、抗生素。图为浙江省嘉兴市一头被遗弃的病猪。(AFP)

猪肉一直是大陆百姓消耗量最大的肉类食品之一,巨大的需求量使得养猪业急功近利,滥用激素、抗生素。在中国,抗生素不仅为产业化饲养提供了对抗疾病的方法,同时也是比瘦肉精更常用的生猪增重剂。世卫组织驻中国专家马丁‧泰勒曾表示,由于抗生素使用规模大,动物体内产生的耐药性细菌会在以后通过食物链传播到人类身上。

养鱼业同样没能幸免。大陆媒体报导,2014年4月,研究团队到中山三角镇调查当地典型水产配套养殖体系,在鱼塘水体中分别检出磺胺嘧啶、磺胺二甲嘧啶等8种抗生素。浓度最大值达到382纳克/升,平均浓度值为123纳克/升。鱼塘底泥中检出了7种抗生素,最高浓度为3400微克/千克,平均浓度为524微克/千克。

大陆水源被抗生素污染

中国科学院6月11日在其创办的媒体上公开发表了一份“中国抗生素的使用量与排放量清单”,首次披露了抗生素在中国滥用以及排放之后所造成的污染状况。根据研究人员所描绘的抗生素污染地图来看,2013年生产的24.8万吨抗生素中,使用量高达16.2万吨,而排放量则超过5万吨。珠江流域、海河流域、长江下游流域是排放强度排名前三的区域;此外,中国东部的排放量强度是西部的6倍以上。

数据显示,2013年从排放到河流中的抗生素浓度来看,中国的最高值达到7560纳克/升,平均值为303纳克/升。而美国则是120纳克/升,德国为20纳克/升,意大利为9纳克/升。

由华东理工大学、同济大学和清华大学的研究机构共同完成的调查文章称,中国地表水中含有68种抗生素及90种非抗生素类的医药成分,且浓度较高。其中一些抗生素在珠江、黄浦江等地的检出频率高达100%。
由华东理工大学、同济大学和清华大学的研究机构共同完成的调查文章称,中国地表水中含有68种抗生素及90种非抗生素类的医药成分,且浓度较高。图为,2013年3月11日,上海黄埔江主航道上打捞死猪。( 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由华东理工大学、同济大学和清华大学的研究机构共同完成的调查文章称,中国地表水中含有68种抗生素及90种非抗生素类的医药成分,且浓度较高。图为,2013年3月11日,上海黄埔江主航道上打捞死猪。( 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水体中的抗生素主要有三个来源,一是进入人体未被吸收而排出的部分;二是动物饲料和水产养殖中,直接加入水中的抗生素;三是药厂和医院排出的医疗废水。除了水污染之外,大陆的农田有大约五分之一受到污染。

据《现代金报》报导,位于山东省济宁市的鲁抗医药股份公司,是中国四大抗生素生产厂之一。据当地市民反映,在老运河附近总是有浓重的药味。检测后发现,在鲁抗处理后的外排污水中,四环素类抗生素的浓度为每升53.688微克,是自然水体中抗生素浓度的上万倍。

鲁抗医药的这些废水最终会进入济宁市城市污水处理厂,说明鲁抗废水不是偷排,而是经过政府排污部门许可的。大公健康网站报导指,济宁环保局对于鲁抗排污数据知情不报,默认第三方运营公司在鲁抗的相关数据传输到济宁环保局之前做些“手脚”。这不是个案,据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几年前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5万公里主要河流的75%以上都已无法让鱼类继续生存。而中共官方的《2014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数据显示,近2/3地下水和1/3地面水,人类不宜直接接触。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环境污染治理方面的专家告诉《大纪元》记者,中国的污染,特别是水污染,完全是贪腐制度造成的,是纯粹的制度性污染。“大陆的水污染根本无法治理,不是技术上不行,而是各级官员和生产企业都不想改变现状。”

由于畜牧业、养殖业、农田、河水都受到抗生素的严重污染,中国人都在“被吃”抗生素。正如果壳网介绍的,抗生素吃多了,人体病原体就会产生抗药性,当这些抗药的病原体被传播后,没有药可以控制,不仅中国人受害,这些超级细菌会广泛传播到世界各地,那将是世界人类的灾难。

对此,独立撰稿人诸葛明阳表示:“几十年的时间,中国大部分的水不能喝了;几十年的时间,中国许多城市的地下水被抽干了;几十年的时间,中国许多地方的水变成了抗生素水、重金属水、其它各种有毒有害物质水。喝着这样的水,吃着这样的水里面生长的鱼,吃着这样的水灌溉的农作物,吃着这样的水养殖出来的鸡鸭猪羊,我们的下一代会是什么样?没有病吗?!不畸形吗?!”诸葛明阳最后说:“中共给十几亿中国人制造出这个把人变成鬼的生存环境,是彻彻底底要让中国人断子绝孙。”#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5-11-21 11: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