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人生的起跑点

文/王金丁

(摄影:苏昭蓉/大纪元)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

当枪声在跑道那一端响起,孩子,这是人生的起跑点。

你从选手群中迈出了自信的第一步,奔跑中,冬天的风鼓胀了你的小胸膛,头发在天空飞扬。孩子,外公在跑道这一端,虽然看不到你脸上的表情,你逆着风努力划动的两臂,已足够让我了解你此刻的心情。听见了吗?锣鼓声、掌声已在空中激荡。可知道,五十年前我也曾奔驰在画着白线的跑道上。

你一马当先,五十公尺的短跑已接近终点,战斗的气氛在掌声中升至最高点,孩子,可要一鼓作气。终于,你直挺的胸膛已触到了白绳,我远远的看到裁判老师跑过去抓住了你的手臂。

锣鼓声、掌声一波波扩散开来,操场四周阒无一人,空荡得一眼就能看到远处学校的围墙,才想起热烈的掌声是从哪来?渐渐的,掌声停了,接着,扩音器传出运动会主持人的声音,我才知道刚才的锣鼓声、掌声都也是从扩音器里送出来的。孩子,不能怪学校,这个小学全校只有十几个班,一班顶多也只十几二十个学生,这种场面的竞赛,学校已尽了最大的鼓励了。也因为这样,我们全家人才能在场内场外跟着你跑,爸爸用手机录影、外公为你照相。

看到奔跑中的你,使我想起了五十年前运动场上的掌声,那连绵不断的掌声仍深藏脑海里。也是小学运动会,大会接力赛全班五十几个同学都下场了,掌声从操场四处层层叠叠围观的人墙传过来,想想,那是如何壮观的场面。欢声雷动的掌声跟着选手绕着操场跑,人墙像海浪一样,在操场周围来回翻涌,那一刻,我奔驰在跑道上,眼前的白线笔直的伸向远方,掌声从天空传来,围绕着我身体四周,当时只知道兴奋,随着年龄增长,掌声在心底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渐渐发觉,掌声里有纯真的鼓励,纯真里带着温馨,包含着共同的荣耀,让宽容、无私的慰藉盈满我的胸怀。一生中,那掌声陪伴我走过平顺与坎坷,联考败北时,掌声是我的支柱,商场失利时,让我有了东山再起的勇气,朋友失义时提醒我慈悲善待,忍一时海阔天空。那一刻的掌声推动着我,一次次攀越生命顿挫的风尖浪口。

运动场上,各项竞赛持续进行着,扩音器里仍然播放着同样的锣鼓声、掌声,间歇时,主持人催促著竞赛得奖学生受奖的讯息,声音在空旷的操场上回荡。我立即赶了过去。孩子,我看着你走上颁奖台,当你弯下腰,老师将奖牌挂在你的脖颈上时,我用力的鼓起掌来,你挺起胸膛,意气飞扬的眼光射向我。

可是孩子,过了今天掌声就消逝了,要记得,起跑后人生的路上满地荆棘,许多关卡等着你用信心与勇气去攀越。

你抬头望向天空,阳光仍然照着你一脸的纯真。 @*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会儿,他的身体变成了小黑点,在岸上,还能辨出他弯腰的身影,身后一片蚵棚随着潮水退去,裸露出来的蚵架,已高过老渔夫的身体。
  • 早起的市民漫步园林小径,密叶间泼洒下早晨的第一道阳光。我跟着他们的脚步踏上园区东边露湿的木桥,一眼撞见了野溪从山上流下来,从脚下穿过,虽然不见水声,却感觉野溪连系着这个八公顷广阔的园林,隐藏着绵密的生机。
  • 梅姑瞧见了,抓准了空儿,嗓音一点一滴,从舒缓到急促,似一阵风打草绿大地连天拔起,老者指头细细拨著琴弦,催著琤琤琮琮的弦音绕着场子,流过每个茶客心湖…
  • 巴掌大的小沙弥还站在樟木平台上,背着双臂,小和尚的光头仰望天空,一袭褂袍飘逸膝前,满身仙风道骨,如玉树临风。我赶紧藏起赞赏的神情,转过头去时,还好艺术家正端详着手中的雕像。
  • 董事长端著咖啡站在窗前,望着眼前的高楼丛林,想了一下杯子里的咖啡,下了决定后,转身的姿态俐落而优雅,回到长桌前轻松放下杯子,白瓷碟子仍然碰出了响声,提笔在文书上满意的批了后,从容的端起杯子,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 一个大蒸笼端坐灶上,大口大口的冒着白烟,几个人眯着眼睛围着炉灶忙碌著,有人踮起脚尖捧著水瓢往大锅里加水,灶口,一个妇人弯著腰伸长脖子望着洞里添木柴,火舌一下子燃了上来。
  • 身处喧嚣的城市里,耳里灌的都是热门音乐,常常的,会想起北方小村庄的歌声。
  • 题名为“破晓、孤月、冬雪、愁云”的四个陶碗,此刻端庄地呈现眼前。这才明白陶艺家用植物灰与泥浆釉烧制的陶器,其釉彩的色泽、纹路与肌理之奇妙。
  • 从田野到都市高楼,母亲跟着父亲走过了一生,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们共同守护着这个最简单的爱情,只是都没有说出来。
  • 当忆起儿时乡下姐姐们手里抛起的一个个小布囊时,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温馨。可是,现在已不见小布囊游戏了,儿时玩伴也不知奔波哪儿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