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欧生活:瑞典人从小“搞政治”

作者:雨莲

人气: 4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1月22日讯】最近新浪视频热播美国民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初选电视辩论,让国人对西方的选举制度有了进一步真实的了解。看着微信圈里的朋友们对这电视辩论的褒贬不一,我不禁想起了去年这个时候,跟着上小学的儿子体验了一把上瑞典小学政治课的经历。

儿时记忆

小学生搞政治,我印象深刻,因为我刚上小学时正赶上文革结束,老师带着开大会,批判“四人帮”。懵懂无知的我们坐在会场里,听着云山雾罩的发言,只等老师领头拍手或者喊口号。那时大人们说搞政治就像进雷区,如果一步都没走错,也就正常生活;只要走错一步,立刻粉身碎骨。

瑞典小学怎么教政治?

瑞典小学从五年级开始就要学一门新的课——社会学。这门课每学期内容不同,涉及政治、宗教、地理、历史等,同时上课内容也会紧跟社会热点话题,比如2015年下半年讲的是难民潮。儿子在五年级时社会学主要涉及宗教,六年级主要涉及的是政治。

小学生模拟大选

2014年下半年,儿子刚上六年级,正赶上瑞典大选,各派的观点、政策、候选人的照片及介绍随处可见。有一周的家庭作业是:在参选的8个主要政党中,任意找出两个,对比他们在施政策略上的相同与不同。于是儿子做了一个表,列出几个大的方面比如:失业、教育、税收、移民、福利等几项。他用社会民主党与温和党作对比。

学校老师没有给出任何倾向性建议,连暗示也没有,就是让学生在一个完全公平的环境下独立思考、分析。虽然作为小学生对社会尚未完全了解,但通过对比各政党的不同观点,也会让学生们了解到社会生活中哪些问题比较重要,它会影响什么。最后,他们还在班里进行了模拟投票。

通过这次模拟大选,这些小学生知道了怎样分析和判断一个政党,如何理性的投出自己的那一票。

从未听说过的“人大代表”

记得上大学时,学校让我们每个学生都投票,选举人大代表。三个候选人,一个也没听说过,既没背景介绍,也没他们自己的观点态度。就三个陌生的名字,随便勾一个,美其名曰“庄严的一票”。看看瑞典小学生的做法,当年的选举真是笑话。

小学生“组党”

在全国大选结束后,班上政治课的内容也转向了模拟议题辩论。

上课时,老师首先介绍背景情况:在一个小镇,一条主干道从南到北,把小镇分成东西两部分,西侧集中了学校幼儿园和超市,东侧主要是居民区。由于主干道车多且速度快,对儿童和老人造成很大危险。

然后,全班学生平均分成四组,一组是企业主及有车的人群,一组是无车的人群,包括老人和儿童,第三组是A党,为“有车组”主张权利;第四组是B党,为“无车组”主张权利。

第三步,是各小组自己讨论,想出支持本方的事例,说明本方的主张,比如:取消主干道或保留主干道。而A党和B党的学生还必须从本方立场上提出解决方案。
第四步,各组陈述主张及原因。AB两“党”陈述解决方案及理由。

最后,大家对AB两党表决,看哪一党的解决方案能赢得最多人支持。

儿子分在了“无车组”,他们想出不少这条主干道的不利因素,比如交通安全问题、空气污染问题、噪音污染问题等等。他们要取消这条路。

到各组陈述理由时,“无车组”的学生们发现原来“有车组”也有充分的理由保留这条路。

然后是A、B两党发言,提出了各自的解决方案,最后A党(代表“有车组”的党)的方案得到最多支持,包括我儿子在内的不少“无车组”学生也认为这个方案最好。他们的方案是:在镇外修一条快速路,分流主干道车辆,在主干道上多设红绿灯,保证行人安全和方便。

建立沟通模式

整个过程老师一直没有表态,因为这堂课的作用不是要得出最佳答案,而是要让学生体验如何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如何认真倾听不同的声音;如何站在公正的角度解决问题;如何判断一个方案的优劣:是小团体利益最大化还是整体利益(效率)最大化?

这是一个开放公平的沟通机制,大家是一个整体,没有我输你赢的概念,共同找到最优方案是整体的胜利。僵持不下或只满足一方的需要而牺牲其他团体的利益,是所有参与者的失败。在这种机制下才会出现廉洁高效的政府。这里的高效指的不是决策的速度,而是决策的有效性。瑞典人做决策是比较慢的,但会考虑周全、长远,所以不可能出现“大跃进”这样的决策性错误。

善用政治可以共赢

跟着儿子“学习”了瑞典小学的政治课之后,我彻底改变了以前对政治的看法。原来政治分歧未必要“你死我活”,那其实是黑社会的帮派法则。真正的文明社会中是可以达成各方共赢的。

当这种沟通模式应用到企业中,大家都本着“整体效率最优”的目标去讨论,分歧多反倒更能激发技术或制度的创新。而创新能力是企业最重要的竞争实力。也许这种共赢的心态,正是瑞典企业创新能力始终居于世界领先地位的深层原因。

这样“搞政治”我也想参与

当我想通了善用政治的好处,看儿子还在兴奋地描述现场发言的场面,我也不禁跃跃欲试,说:“修快速路多费钱啊!多建几个行人过街天桥不就解决了吗?”
“哇!”儿子露出崇拜的眼神,“我们怎么都没想到?您这建议一定得票最多!”

望着儿子骄傲的表情,我不禁有点小得意,逗他说:“你看我能参加竞选吗?”他假模假式地把我上下打量了一遍,憋著坏笑说:“在我们班——可以!”

责任编辑:童景

评论
2015-11-22 6: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