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两亿人“三退”有奖征文】

【三退征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大骗局

作者:伍新

人气: 42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11月23日讯】中共的邪教本质和流氓本性,“九评”有句话可谓一语中的,那就是“它的原则就是无原则”。但是,真正认识到位,一般来说,尤其对大陆人而言,就不是那么轻易了,因为“中共几十年的洗脑和镇压,已经把它的那些思维方式、善恶标准压入了中国人生命的深层中,以至于我们都在一定程度上接受并认同了它的歪理,并成为了它的一部分,由此向中共提供了其存在的意识形态基础。”“从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输的一切邪说,看清中共十恶俱全的本质,复苏我们的人性和良知,是平顺过渡到非共产党社会的必经之路,也是必要的第一步。”(《九评共产党》之九)

据作家兼独立评论人士、叶剑英养女戴晴前段在为海外媒体撰稿时披露,胡耀邦逝世前,邓小平一度准备政治体制改革,考虑把“四个坚持”(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从《宪法》里拿出,放进《党章》。但胡耀邦的辞世令时局产生巨大变化,导致这个想法流产。

得知这一“过期新闻”,有人似乎再次发现了邓小平脑海里的“新大陆”,觉得邓在其两个月之后慰问戒严部队时声言“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从来都没有让过步”有情可原似的,甚或以为当时若不发生群众借悼念胡耀邦反腐败的运动,邓小平就会开明起来,搞政治改革了,共产党就会自动改邪归正了。首先必须强调,中共的所谓“四项基本原则”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即便如此,中共所谓的“四个坚持”其实也是个大骗局。

九评共产党》之二讲的很透彻:“为了维护其统治,如果人们见到共产党搞民主,开放宗教自由,一夜之间抛弃江泽民,平反法轮功都不要奇怪。惟有一个东西不会改变——那就是党的集团目标、集团生存、集团权力的宗旨不变,维护共产党的权力和统治不变。”因此,它的原则立场不断改变。“每次立场和原则发生改变,都是因为中共的合法性和生存碰到了无法回避的危机而引起。国共合作,亲美外交,改革开放,推动民族主义,无一不是如此,但每次妥协都是为了对权力的夺取或者稳固。每一次的镇压——平反的周期循环,也莫不由此而发生。”(《九评共产党》之一)

“共产党从没有祖国,建立全球大同,到今天的极端民族主义;从剥夺所有私有财产,打倒一切剥削阶级,到今天的吸引资本家入党,其基本原则南辕北辙自不必说。在其发迹和维持政权历史上,昨天坚持的原则今天放弃,而明天又再改变的事情比比皆是。但无论如何改变,共产党的目标明确,那就是夺取和维持政权,以及享受社会权力的绝对垄断。”(《九评共产党》之一)

就是说,中共的所谓原则,都是谎言、骗局,就连其“四项基本原则”也是骗局。

“四项基本原则”怎么是骗局呢?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道路,这“四个坚持”,难道不是事实吗?难道中共没做吗?

对。是事实,但那只是部分事实,是事实的表面部分。中共做了,全做了,但它惯于“说一套,做一套”。“四个坚持”,全有埋伏。严格说来,全是伪命题。

(一)中共自己明白,它坚持的,并不是什么字面上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实质是马克思给共产党注入的那个“邪灵”对人的附体,承续的是马列之“邪”,所以,它瞎编出一个所谓“马列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邪说来打马虎眼。什么叫“相结合”?它怎么折腾都叫“相结合”,成了,叫“结晶”,败了,叫“交学费”。它“打马列的旗号”,最初看中的是这块牌子(“十月革命”成功了)。而在这个旗号下,这块牌子如同黑板报,中共每届头目都要“创作”出自己的一套。于是,“中共的思想,从最早的马列主义,加上了毛思想,再加上邓理论,最后又有三个代表。其中,马列毛的主义和思想,和邓理论及江代表可以说是风马牛不相及,其背道而驰以至相差万里,也居然可以被中共摆在同一张神台上加以膜拜,实在是古今一大奇观。”(《九评共产党》之一)奇观的背后藏的什么猫腻呢?对其谜底,赵紫阳曾经如此揭示:“现在政治局里的人都信共产主义?他们多数人信的是对顶头上司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信的是自己摸索出的一套升官保官的经。”这不失为对马列之“邪”的一种准确注脚。

就是说,中共自称坚持马列主义,并非真的坚持它公开宣扬的那一套理论化了的“主义”、“思想”,而只是承续那个“邪灵”。不然,无法解释:对于马列著作,没读过几本的毛泽东,取代了读过不少的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博古,而毛大言不惭地直言“真懂马列的不多”;邓小平,毛泽东斥为“不读书、不看报”,又称其“政治思想强”;江泽民,就靠拍马屁掩盖“二假二奸”和“六四”屠城“旗帜鲜明”,出人意料地当上党魁,还能拿“三个代表”忽悠,并且一边这么忽悠,一边悍然公开以“真善忍”为敌,在宣布“取消以阶级斗争为纲”,“不再搞政治运动”之后,违法违纪,倾尽国力,对那么众多的法轮功民众大打出手,甚至活摘器官。

后来,马列的旗号为什么不怎么打了?因为太臭了,拿不出手了。而眼下,为什么又是举办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又是炒作共产主义呢?穷途末路,实在拿不出什么东西来了。同时,它也是血债帮捆绑习近平、中共制约习近平的唯一的魔咒了。或许是因为已经发觉,习近平讲“中国梦”,可能是不想“玩”马列那“洋”玩意了。

(二)中共自己明白,它坚持的不是什么人民民主专政,加之“专政”越来越没有市场,所以,这一条,后来就不怎么提了。人民民主专政,这个名目本身就自相矛盾:民主和专政针锋相对,怎么能合二为一了呢?这么说,它也是没办法。过去,它叫无产阶级(共产党所谓的“阶级”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它不过是强行给篡改了的“阶层”而已)专政。其实,共产党跟哪个阶级、阶层都没关系(而哪个阶级、阶层都是其斗争物件),只跟流氓有关系。后来太馊了,就改了。而起初,无产阶级,称流氓无产阶级(毛泽东公开赞扬流氓最具革命性)。如按那时的说法,该叫“流氓无产阶级专政”。而今,穷流氓变富了,资本家可以入党了,就更不便借用无产阶级的名号了。说“流氓专政”,才名副其实。无论穷富,它依靠的骨干,始终是流氓、痞子。而为掩盖其“流氓专政”,它改称“人民民主专政”。尽管连“专政”二字都不怎么讲了。可是,流氓就是流氓。对于法轮功的残酷镇压,特别是大规模地活摘器官,更是远远突破了一般的专政极限和流氓底线,并且至今还在延续着。

(三)中共是极端的政教合一的“一党独裁”(毛泽东曾公然这样自我标榜过),所以,它弄出一个替代词“领导”来欺世盗名。领导,《新华词典》(1982年版)的解释是:①带领,引导。②领导者。就是说,邪党的领导不是直接的管理而是“管理的管理”。中共不是直接的管理者而是“管理者的管理者”。而且,它管的,也不是一般的“政事”,而是“党的事业”(它邪党自己的“事业”,骗人时说是“人民事业”)。

其实,中共自称为“政党”,都名不副实。“虽然共产党披着一个为‘公’的外衣,以一个政党的名义出现,的确能够迷惑很多人,但是共产党却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政党,而是一个邪灵附体的害人邪教。共产党是一个活的生命:党组织,也即邪教的世间表像,是它的肌体;从根本上主宰着共产党的,是最早注入的那个邪灵,它决定着党的邪教本质。”

“在共产党统治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国家里,在通常的国家机构之上,又附着一个权力更大的党组织–各级党委及支部。‘党附体’控制着国家机器,直接从各级政府调用经费,共产党如吸血鬼,不知从国家社会抢走了多少钱财。”(《九评共产党》之八)

“党的领导”,远远超越了政权的概念。党领导一切:行政管的,党全管;行政管不着的,党也管。一切权力归于党。它坚持的,就是它的邪恶党权(远非一般的党权),其党权就是强权把持一切、邪教全面控制的恐怖统治权。从生到死,没它不管的。

“领导就是服务”,纯属掩饰之词。红朝政府与为人服务的正常政府截然不同,正好相反,一切为党服务,为着维护党权,而对于人民,则只是要、卡、整、坑、压、杀,逼迫和诱骗人民为党服务,“把一切献给党”。同时,“打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幌子,欺骗有此类美好理想的人,然后对这些人进行洗脑和全面控制,逐渐把这些人变成‘全心全意为党服务’而不敢为民请命的驯服工具。”(《九评共产党》之九)上述赵紫阳所指,对此也是明证。

(四)中共自己明白,它坚持的不是什么社会主义道路,所以,又胡诌出一个所谓“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来冒充。什么是社会主义?怎么搞社会主义?邓小平承认对此不怎么清楚,因而这个所谓总设计师所设的妙计是“摸着石头过河”,招牌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何为“中国特色”?江泽民的腐败治国,是对其最到位的演绎。何为社会主义?它中共怎么摸怎么是,摸到什么石头都是。结果呢?而今,“普天之下,莫非党土”,农民完全变成了农奴,农村是农奴社会。城市的所谓“产权改革”,把“国企”变成了分封式的“党企”(实际是“家企”),工人“主人翁”的说法都成为笑柄了。说白了,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无非是进城土匪的红旗黑帮帮会主义。

至今,很多善良的人不理解中共为什么镇压法轮功,不少人不理解中共为什么镇压不住法轮功,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把中共看成了一般的政党,没看出中共“假恶斗”本性(魔性)与法轮功的“真善忍”(佛性)原则格格不入,它也根本不可能控制得了法轮功。

可见,中共所谓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其客观的表述应该是:

坚持利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旗号掩盖党的邪灵本相、邪教本质,蒙骗、毒化人心:

坚持利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外衣掩盖党的流氓本性,制造恐怖环境、氛围:

坚持利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的名义掩盖党的嗜血本性,维系嗜权变态的一党独裁。

坚持利用社会主义道路的招牌掩盖邪灵附体,画地为牢式地囚禁党奴(包括党徒与民
众);

“四个坚持”,个个是骗局,整体上更是骗局(其实,“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整个还是骗局:中共从来没有把“经济”作为自己的“工作中心”。中共在洗脑灌输中明确强调,“四个坚持”的核心是“坚持党的领导”。就是说,其它三项,都是陪衬,都是手段。“四个坚持”,实质上是“一个坚持”。故意平列“四个”,是为了忽悠人。

邓小平所谓共产党“从来没有让步”的地方,说到底,就是权力(邓在1992年南巡讲话中就流露出了这张底牌:“反正政权在我们手里”)。其权力,彻底铲除了所有自发组织和自主成分,是彻底的自上而下的集权。从这个角度上讲,“四项基本原则”,又应该这样表述:
坚持马列主义,实质是坚持独霸真理的解释权、发布权和思想控制权;

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实质是坚持独霸生存方式的决定权和生杀予夺的恐怖控制权;

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实质是坚持独霸世间的一切世俗的权力和非世俗的权力(包括政权、财权、物权、生命权、人权和信仰权等);

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实质是坚持独霸生活方式的选择权和共产党的特权。

概言之,中共的“四项基本原则”,应该这样解读:

坚持打着马列主义旗号的一言堂邪教;

坚持以人民民主专政名义的正教合一的流氓痞子专制;

坚持披着共产党领导外衣的邪灵附体;

坚持挂着社会主义招牌的红色黑帮帮会门道。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5-11-23 11: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