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系列报导之三

中共军事化活摘人体器官黑幕

中共活摘器官罪恶的黑幕已经被撕开,大量确凿证据和重要线索陆续曝光,黑幕口子被越撕扯越大。(新纪元合成图)

人气: 47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2月3日讯】
系列报导之一:谷开来离奇谋杀案 牵出惊天黑幕
系列报导之二:周永康和中国器官移植量暴涨之谜

(大纪元记者穆清综合报导)“其中一个医生拿着手术刀,从剑突下(胸骨下)作切口,一直划到脐部,作一个大切口。当时他的腿在抽搐,他的喉部已经发不出来声音。然后医生把整个腹腔打开。当时,血啊、肠子啊一下就冒出来。一个医生把肠子往对面一推,很快就取到一侧肾脏;对面的医生负责取另一侧的肾。

“只听到医生说让我去剪动、静脉。当时要求必须留出来一截做吻合用。当我用伸出去的剪刀一剪下去,血一下就喷出来,身上,手上喷的全是血。这血还在流动,证明人是活的。”

“同时,我对面的医生让我去取眼球。我当时是坐着,我向他的脸部看去……我看到,他睁着一对十分恐怖的、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眼睛,看着我……恐怖,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恐怖。真是看着我,他的眼皮还在动,他是活的……

“我想起头一天晚上住(军队)招待所时,里面的一个军官来告诉我们负责人说:不到18岁,是个非常健康的活体。难道是他?活体摘除器官,太可怕了。”

以上描述来自沈阳军区的一项军事任务,事发上世纪九十年代。当事人乔治曾是某军医学校即将毕业的学生,正在沈阳陆军总院泌尿外科实习。在经历了多年来自内心深处、压抑许久的痛苦后,2015年初,乔治向大纪元时报独家曝光了当年亲身经历所执行的这项军事命令。

乔治说:“当海外媒体曝光大陆活摘器官时,我一下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在中共的军队系统早已存在。只不过,镇压法轮功让他们找到一个更大的器官供应源。”

军医蒋彦永两会曝光军队活摘器官内幕

2015年初,中共两会期间,原北京301军方医院外科医生蒋彦永接受香港有线电视访问,踢爆军中腐败内幕,并称军队医院普遍存在擅自移植、买卖死囚器官的违法行为,甚至连301军方总医院都要派车到刑场拉死囚争抢活鲜器官。

蒋彦永表示,大陆肝移植源来自被处以极刑的死囚,包括301医院、北京军区总医等都设有“器官移植中心”,这些部门主要是做器官移植和买卖等违法勾当,经济效益很高,也是医院和医护人员灰色收入的主要来源。

报导称,为了能弄到器官,他们和公检法等串通,只要有死囚要枪毙,就派车到刑场接尸。有的犯人一枪还未被打死,就被拉回医院手术台摘除器官,然后向患者移植。其手法惨无人道,令人发指。

2003年在北京SARS病情被掩盖时,蒋彦永曾实名公布SARS真相,并揭露公共卫生“宣传战”的谎言。蒋彦永还曾呼吁为1989年六四事件平反。今年初《亚洲周刊》报导,最近蒋彦永医生致函中共总后纪检部,申请出国探亲,仍无法成行。

被称为“良心军医”的蒋彦永在两会期间曝光军队医院活摘器官黑幕。(视频截图)
被称为“良心军医”的蒋彦永在两会期间曝光军队医院活摘器官黑幕。(视频截图)

为什么“奇迹”唯独在中国频繁发生?

过去十几年,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盛行一时,高效得不可思议的移植手术屡见报端,有医生一年完成二百四十六例肝移植,也有病人四十八小时内两次换肾……国际医学专家对于中国庞大的器官来源不禁疑虑深重:国际社会上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肝脏肾脏需要数年的等待,为什么“奇迹”唯独在中国频繁发生?

据“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主任委员陈实介绍,截至2005年底,中国已累计开展器官移植八万五千多例,其中肾移植七万四千多例,肝移植逾万例,心脏移植四千多例。特别是2002年以来,中国移植业迅速发展,每年开展的器官移植手术超过一万例,2005年达到了创记录的一万两千多例。

2010年3月,《南方周末》记者在《器官捐献迷宫》采访中山一院副院长何晓顺时得悉,“2000年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分水岭。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3倍。”

2013年11月5日,凤凰周刊发表了一篇报导《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文章披露,国际医学专家根据大陆器官市场的奇异现象分析,认为大陆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甚至活体器官库——事先验好血型和做好相关资料档案的活体器官供应者,在市场上获得器官“需求”之后,这些活体器官供应者就被送入“医院”(屠宰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器官市场上“随叫随到”的超短的等候时间。

报导称,在中国无法获得法律保护的法轮功学员、中国劳教所囚犯、社会流民、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等都可能是这个地下组织盗卖器官的目标。

2013年11月5日,凤凰周刊发表报导《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网络截图)
2013年11月5日,凤凰周刊发表报导《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网络截图)

“法轮功学员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

统计数据显示,自中共江泽民集团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在相对稳定、每年变化不大的普通死刑犯之外,大陆器官移植数量一直呈直线上升状态,特别在2003年至2006年间,移植数量呈现爆炸式膨胀。

1999年,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的初期,就叫嚣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并且在这一计划失败后,明确提出“从肉体上消灭(法轮功学员)”,镇压手段也从开始的酷刑折磨发展到直接杀人。

2006年4月20日,一位参与摘取法轮功学员眼角膜的主刀医生的妻子安妮(Anni)和媒体人皮特(Peter)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麦佛森广场举行新闻发布会,使得活摘器官的惊天黑幕首次在国际社会上曝光。

安妮在集会上说她的前夫亲手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了约两千人的眼角膜,他们的内脏器官随后也被摘取,“他们中一些人在被摘除器官后被秘密火化时还是活着的”。她和她的前夫在2000年到2003年之间曾经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血栓中心结合医院工作过,“我作证,(这家)医院犯下从法轮功修炼者活体摘取肝脏和眼角膜的残暴罪行。”到零四年,该地下集中营的五千多法轮功学员中的四分之三已被活摘器官后焚尸灭迹。

安妮的前夫告诉她,关押在苏家屯集中营的都是法轮功学员。她说,别的人,哪怕是死刑犯,都需要家属的许可等手续才可以施行器官摘除。只有法轮功学员,因为中共有“打死算白死”的政策,医院才可以在完全没有手续的情况下,关押和进行活体器官摘除。每个主刀人都知道受害人是法轮功学员。

前夫曾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手术的安妮接受媒体采访(大纪元)
前夫曾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手术的安妮接受媒体采访(大纪元)

随后,多次投书海外媒体的沈阳军区后勤部的老军医揭露:“全国类似苏家屯的秘密集中营至少有36个。位于吉林的代号为6721S的集中营,关押了超过12万法轮功学员和异见人士;吉林九台集中营的关押人数超过1万4千人……”

“中共中央军委在1962年就发文,省级政府有权在所辖军区的监管下,设立重刑犯的资源再回收机构,这政策一直沿袭至今。据1984年补充规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已被中共宣布为‘阶级敌人’的法轮功学员不再被当作人类而是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

中共盗窃死刑犯器官已有几十年的历史,形成了一套固定的程序,取器官时被利用的死刑犯常常还没有断气,相当于是变相活摘。在这种背景下,当中共把法轮功当作敌人,一个在司法系统之外的、被政府镇压、抹黑、丑化、被仇恨的群体,被当作比死刑犯还不如的迫害对像时,从利用死刑犯器官到活摘法轮功器官迈出的就只需一小步。而法轮功这个群体被非法集中关押,人数巨大,那么,这个群体就很可能成为活体器官库,特别是被拥有特权的军队和武警移植医院开辟成为新的器官来源。

军队总后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机构

“沈阳老军医”披露,从1999年到2006年5月,中共中央军委开过6次针对法轮功的“处理涉外宗教问题”专门性会议。苏家屯曝光后,中央军委立即在京召开秘密会议,会后时任总后勤部政委、负责对外宣传和消声的孙大发向全国相关军事机构转发了这次会议的精神,要求“针对特别军事监管区(即集中营)问题的资讯大量外泄”问题,进一步封闭法轮功的资讯管道,强化保密体系,并重申对泄密行为的严厉处罚。”

原国防部长、中共中央军委委员梁光烈也于2012年5月4日至10日访美期间在电话调查录音中承认,中共中央军委开会讨论过军队关押法轮功学员及军队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由总后勤部负责此事。

中共以总后勤部为核心,以军队为主导,由武警、政法系统、卫生系统配合,将进京上访和在全国范围内被绑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造册、验血体检、输入电脑管理,建立庞大的活人器官库,进行全国调配,以保证各地能在短时间内快速找到供体,而无需与法院、医院、器官中介或关押场所打交道,无需走法律形式,无刑场摘取死刑犯器官的不便,亦无后顾之忧,一切按照军队特有的隐秘、集权方式进行,由总后勤部统一分配集中营,进行调度、运输、交接、警卫和核算。

“沈阳老军医”披露了其具体流程:进行器官移植的学员被从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集中营带离后,将失去名字,只有一个代号,与此对应的是虚构的器官移植自愿者,具备完整的资料,并且在器官移植自愿书上有签字(当然是代签的,许多签字都是一个人的笔迹),声称本人自愿进行某种器官移植,并承担一切后果。该资料保存在省级军区,查阅资料须经中央驻地方专员批准。

而后进行身体检查,接下来就是活体移植。若移植失败,被移植人员的资料和尸体(甚至是活人)必须在72小时内销毁,这须经军事监管人员认可,他有权逮捕、关押、强制处决任何泄露消息的医生、警察、武警、科研人员等。军事监管人员由中共中央军委授权相关军事人员或军事机构担任。

经“沈阳老军医”本人经手伪造的自愿捐献器官资料就有6万多份,他指出:“由于有巨大的活体来源,在中国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要比公开的多几倍:如果官方公开数是一年3万例,那么实际数量是11万例……中国已在全世界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网,成为国际活体器官交易的中心,在2000年以后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85%以上。以上数据是军委上报资料的一部分,有几个人还因在此领域的突出‘成绩’被晋升为将军。”

2012年4月14日法轮功学员在德国东部科特布斯模拟演示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
2012年4月14日法轮功学员在德国东部科特布斯模拟演示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

据明慧网报导,在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两个月后,时任济南军区政委徐才厚被提升为中共军委委员、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因不折不扣地执行江的镇压政策,2004年9月徐再被升任中共军委副主席。

原成都军区司令员廖锡龙由于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不遗余力,2002年被江提升为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长,主管活摘器官运作,他把活摘器官产业化,当作一场战争来指挥。

孙大发在1999年后担任沈阳军区政治部主任,主管活摘器官,2001年被江提为中将,2003年八月后任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2005年7月至2010年12月任总后勤部政委。

军队器官移植专家解决关键技术

据中共媒体报导,江泽民曾四次会见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全军器官移植会议的首席顾问、有“中国肝胆外科之父”之称的吴孟超,并亲笔签署命令,由中共中央军委特别举行大会授其“模范医学专家”称号,颁发所谓的一级“英模”奖章。

吴孟超自上个世纪80年代初即已开始对肝脏移植进行研究,90年代研究中、晚期肝癌的基因免疫治疗、肝移植等方面。据报,他带领东方肝胆外科研究所(即第二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解决了肝脏移植的排斥反应和治疗问题。到2010年,他本人就完成了4千多例肝移植。

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高峰时期,吴孟超获2005年度“最高科学技术奖”。

2006年1月17日,时任总后勤部部长孙大发代表总后党委向吴孟超发了100万元奖金,吴孟超也是这次全军器官移植会议的首席顾问。

2011年5月10日,中宣部、卫生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上海市委在人民大会堂联合举行所谓的“吴孟超先进事迹报告会”。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时任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总后勤部长廖锡龙等出席了报告会。这些军头都是军队活摘器官的关键人物。

军队参与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等军头都是军队活摘器官的关键人物。(大纪元制图)
军队参与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等军头都是军队活摘器官的关键人物。(大纪元制图)

军队通过活摘器官牟取巨额血腥暴利

据明慧网报导,总后勤部通过各级渠道将供体调配到军方医院和部分地方医院,其运营模式是向医院提供供体时直接收取现金(外汇),医院付账给总后勤部后自负盈亏。军队医院移植是大头,卖给地方的器官只是额外牟利,目的是把地方医院作为向海外揽客的橱窗和广告,否则只有中共军方做移植手术对世界将难以掩盖。

由于移植器官的利润不入军队预算,而负责活摘器官的层层系统却由军费维持,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成了一条无本万利的生财之路,军方高层通过总后勤部牟利。

中共活摘器官罪恶的黑幕已经被撕开,大量确凿证据和重要线索陆续曝光,黑幕口子被越撕扯越大。(大纪元制图)
中共活摘器官罪恶的黑幕已经被撕开,大量确凿证据和重要线索陆续曝光,黑幕口子被越撕扯越大。(大纪元制图)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对大陆医院网站和医学期刊论文等公开资料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4年9月,做人体器官移植的医院数量超过八百家,完成肾移植超过17万6千例,肝移植4万例,眼角膜移植13万7千例。仅公布的一百家中共中央军委直属的军队总医院、各大军兵种总医院、七大军区十二家总医院、各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和序号医院及各地武警部队医院,就实施了至少6万例肾移植、1万1千3百例肝移植。

因这些作为统计依据的论文只报告了医院移植数量的一小部分,而且只是覆盖有限时间段的阶段性报告,这些数字仅是中共实际活体器官移植规模的冰山一角。

其中,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上海长征医院截止2013年累计完成肾移植手术4千2百30余例,肝移植手术1千2百38例,在2003到2006的3年里实施了120例急诊肝移植,皆为入院后平均存活3天的重型肝炎患者,“最短的患者入院4小时即进行肝移植”;河北秦皇岛解放军二八一医院只是个二级甲等医院,截至2007年4月,连这个自称“人员配备少、手术室规模小”的医院也同时进行6至9例同种异体肾移植达28次;济南军区总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李香铁曾主导该科室24小时内连续完成16例肾移植……

据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际移植网路支援中心的价目,当时在中国做一个肾移植需要6万多美元,肝移植10万美元,肺和心脏器官要价在15万美元以上;被总后卫生部命名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的三零九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医疗毛收入,由2006年的3千万元增涨至2010年的2亿3千万元,5年增长近8倍;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90年代末开始器官移植,医疗年收入从3千6百万增至2009年的9亿多元,增长近25倍。

江泽民直接下令操纵国家机器进行大屠杀

从2006年4月开始至今,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大量原始电话录音调查报导都显示: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非法牟利的罪行,有些医院公开承认他们移植用的器官来自于活着的法轮功学员。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的一名医生甚至说道:“法轮功该用就用呗,管他法不法轮功!”

2014年9月,“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布了对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就军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的调查报告。在录音文件中,白书忠供认是江泽民亲自批示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当时是江主席啊……有一个批示,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后,反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应该说,就是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此前,2013年8月知情人鲍光(化名)向海外媒体曝光的2006年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访德期间亲口承认是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电话录音相印证,进一步证实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是由江泽民直接下令、操纵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群体灭绝性大屠杀。#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5-12-04 12: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